第167章:他离开了(5000)(1/2)

加入书签

  骄阳下,马路边,母子俩彼此相望,她低着头,小家伙仰着头,她的眼眶早已涨红,孩子的脸上是激动的表情,她的身子缓缓地蹲下。

  “乔冉,你怎么了?”,小闰桀见她有些怔忪,疑惑地问。

  “ray……”,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声音会自然沙哑的,此刻的乔冉就是,用力地喊着他,出来的声音才一点点。

  “乔冉没事,就是,太激动了!”,她的声音仍然无比暗哑,吃力地说出这一句,看着眼前可爱的,比以前长高了很多的儿子,他的脸比以前瘦了些,俊脸脱去了稚气,五官轮廓越发明显。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控制不住地将他抱进了怀里!

  “ray!”,她低喊一声,眼泪再也无法抑制地涌了出来,将他紧紧地抱在怀里,小家伙温热的身子刚好填补了她心口的一块空缺。

  “妈咪……”,小闰桀低喃,小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表示安抚。

  “呜呜……呜……”,孩子没哭,反倒是她,哭得像个伤心的孩子,眼泪鼻涕全部流出。

  林叙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有些不忍,别开头,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为她开心。

  下意识地在周围寻找陆寂琛的身影,没任何发现,反倒从商务车上下来两个大人和一个小女孩,两个大人分别是莫驿程和裴素素,小女孩是,小雨!

  林叙的眸子里闪过讶异。

  “乔冉,你别哭了……”,小家伙在凌晨已经和爸爸撒娇过了,没那么多眼泪了,而且,他是男子汉,怎么能够在女生面前掉眼泪?

  反倒安慰起乔冉来。

  此刻,儿子成大人了,她成小孩了,在他面前撒娇地哭着,儿子越安慰她,她哭得越凶。

  “乔冉今天,太开心,太激动了。ray,让妈妈好好看看你。”,乔冉双手捧着儿子的脸,仔细盯着他看,说话间,眼泪和鼻涕又落了一大把,看起来无比狼狈。

  哪还是平时那个女强人的样子,她双膝几乎跪在了炽~热的柏油马路路面上。

  裴素素看着他们母子团聚的画面,鼻酸着,感动着,也为他们心疼,她转过头,看了身侧的人一眼,“你打算怎么做?”,她轻声地问。

  莫驿程看向她,无言以对。

  “妈咪!是莫叔叔,他抓了我们!”,小闰桀发现了走来的几个人,看向莫驿程,气愤地说,这时的乔冉再次怔住了,她缓缓地转头,看向从南面走过来的人。

  莫驿程、裴素素还有小雨。

  刹那间,大脑里闪过一片白光,然后,空白一片……

  林叙上前,将乔冉扶起,乔冉像个木偶,任他拉起,双眼直直地看着莫驿程。

  林叙这时仿佛明白了一切,他一言不发地站在她身边,而小闰桀则勇敢地站在妈妈的面前,双臂张开,护着她。

  “冉冉!”,裴素素开口,大声地喊。

  乔冉的魂魄像被她喊了回来,视线仍落在莫驿程的脸上,“怎么回事?”,她低喃,自言自语地问,声音很小。

  “妈咪,莫叔叔叫人在美国把我抓走的,后来抓了小雨,最后抓了素素阿姨。”,小闰桀听到乔冉的话,立即回答。

  “冉冉!他就是乔慕年!”,裴素素激动地喊出声。

  乔冉的身子晃了晃,要摔倒,被林叙扶住,她原本因为激动而涨红的脸,现在已经变得煞白。

  莫驿程没有反驳,只是定定地站在那,隔着二三十米远的距离,看着穿着纯白色连衣裙的妹妹。

  裴素素来到了她的身边,双手圈住了她的手臂,“素素,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清楚。”,乔冉看着她,轻声地问,刚刚一定是她听错了。

  “冉冉,我说他,莫驿程,是乔慕年!是你哥!他当年没死,现在只是整容了!小桀是被他绑架的!他为了报复陆家,利用你,威胁你!”,裴素素一口气说了出来,情绪已经分不清是气愤还是心痛了,她为什么要心痛,面对这么一个邪恶阴暗的人,她不值得为他心痛!

  愤怒而已!

  感觉乔冉的身子又晃了晃,她差点没扶住,“冉冉,你镇定点,不要太难过。”,裴素素知道,乔冉一定很受打击,小声安抚。

  “怎么可能……”,她低喃,心口冰凉,如坠冰窟的感觉。

  此刻,骄阳还热烈地照射在她身上。

  就在这时,从旁边山坡上的树丛里钻出数个人,为首的是冯唐。

  四名便衣警察已经将莫驿程包围,他没反抗,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

  “素素!”,冯唐冲裴素素喊了声,“你们——”,冯唐是想抓莫驿程吗?

  “爸爸!”,小雨看到这么多人,吓得叫着莫驿程,裴素素连忙上前,将小雨抱了过来,林叙也将小闰桀抱住,“小桀,小雨,你们先上车。”,林叙镇定地说,这种场面让孩子看到了不好。

  “我爸爸怎么了?!我爸爸是好人!素素阿姨!乔阿姨!”,敏感的小雨担心莫驿程,激动地喊。

  “小雨!爸爸不会有事的!”,莫驿程看着女儿,沉声说了句,冲林叙使了个眼色,拜托他把孩子带走。

  两个小孩子被林叙抱上车,车窗上的窗帘全部被拉下。

  “莫驿程,我们怀疑你参与绑架勒索!”,冯唐走到莫驿程面前,向他出示警官证,示意同事为他戴上手铐!

  这时,乔冉突然冲了过去,在所有人的震惊之下,从冯唐的裤腰上,抽~出他的枪!

  “冉冉!”,裴素素大惊,冲了过去,其他便衣警察拔枪,指着她,而乔冉双手握着枪,这时,枪口指向莫驿程的脑袋!

  “告诉我,你不是乔慕年!”,骄阳下,穿着白色长裙的她,双手紧紧地握着枪,指着莫驿程,瞪着他,大声地吼。

  “我不是乔慕年,真正的乔慕年,在六年前已经死了。”,莫驿程看着她,轻声地说,“冉冉,对不起,我利用了你。”

  “你混蛋!”,乔冉激动地吼,笨拙地要给子弹上膛!

  “冉冉!你冷静点!不要冲动!会出人命的!想想孩子!”,裴素素被警察挡着,看着这惊险的一幕,激动地喊,生怕乔冉一个激动真把莫驿程给杀了!

  “你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乔慕年!我恨你!”,乔冉爆吼,跺着脚,想着是自己的亲~哥哥绑架了自己的儿子,威胁她报复陆家,想到自己这段时间的挣扎和不惜欺骗陆寂琛,为他报仇,然而这一切,都是他在导演的一场戏,她的心便如火烧。

  痛苦、惆怅以及荒唐的感觉,让她觉得可笑、可悲!

  “我知道会有这一天,但我不后悔!”,莫驿程看着她,嘴角染着笑,沉声地说。

  这时,冯唐趁乔冉不注意,将她手里的枪夺了回去,“冉冉!”,裴素素冲了过来,将乔冉抱住,“乔慕年!你看到了吧?!这难道是你想看到的?!”,裴素素苦笑着看着莫驿程,大声质问,警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