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迫不及待地要告诉她!(1/2)

加入书签

  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一个客观的结果来平定内心所有的猜测,揭开这一团迷雾。

  等不及等乔冉来美国再做鉴定了,所以拔了她的头发,也是为了保密,担心那些不想让他们知道真~相的人从中破坏。他找的是自己在美国的一位华人朋友,在基因研究所工作,找他私下做这个鉴定。

  “jayson,结果得等一两天才出来,看你很疲惫的样子,回酒店休息吧!”,穿着白大褂的威尔拍着他的肩膀,沉声说。

  “谢了。结果出来,第一时间通知我,拜托。”,他是很疲惫,到美国也一天了,还没合过眼。

  “没问题,相信我。对了,你是否知道,nathalie的心脏捐给谁了?”,威尔问了句,他和娜塔莉也是朋友。

  陆寂琛摇头,“这个我们没权利知道吧。”,想起娜塔莉,陆寂琛内心纠结。

  “我以为你会知道,算了,让她的心脏安静地活着吧。”,威尔苦笑着说。

  “是,我相信一定存活了!”,陆寂琛说罢,拍了拍威尔的肩膀,然后,出了研究所。

  回到酒店,他便搂着儿子,睡去了。

  ***

  乔冉熬了两个通宵,终于把问题解决了,“林叙,帮我订一张最近的飞纽约的机票!”,林叙刚进来,她立即吩咐,看了看时间。

  头有点晕,休假一段时间,刚开始这么卖力工作,身体有点吃不消。

  “是。”

  “对了,你进来什么事?”

  “没,没事!您休息会吧!”,林叙说着,转了身。

  那犹豫、迟疑的表情,逃不了她的眼,“到底什么事?我最不喜欢你吞吞吐吐的样子!”,行~事果断干脆的乔冉拍了下桌子,冲林叙的背影喝道。

  林叙知道,自己的职责就是,将一切所知道的,告诉乔冉。

  “是有一些和公司无关的事,关于车祸和孩子的。”,林叙转身,面无表情,平静地说。

  乔冉蓦地站起身,大步走到林叙跟前,“什么孩子?!还不快说?!”,这些事,在她看来,比公事还重要,她严肃地说。

  “通过当年给肇事司机家属打钱的账号,查出汇款的人了,对方说是陆家一个司机指使他这么做的。这事,年前我就知道了,一直瞒着你。”,林叙恭敬地说。

  “你!”,乔冉很恼火,但,这个消息让她更恼火,“果然是陆家!”,她气愤地说,“还有什么孩子?!”,乔冉激动地问。

  “就在昨晚,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里的人说,你当年车祸生下来的孩子,可能没死。”

  “什,什么?!”,乔冉先是愣了下,然后,僵硬地吼。

  声音很大,甚至传到了外面的秘书室。

  “你别激动,只是个陌生电话,我已经让人去查了!”,林叙看着乔冉那不淡定的样子,他心疼,他也很震惊,只知道,她的孩子早死了。

  “怎么可能?!我看着它的尸体的,冷冰冰的尸体……”,乔冉激动地说,像个疯子一样,双手掌心向上,十指弯曲,像是在捧着一个孩子。

  林叙按住她的双肩,“你冷静点!这个陌生电话说,当天医院有三个死婴,其中一个在被处理掉之前,活了!当然,也许这可能是个谎言!”

  乔冉大脑根本不听指挥,嗡嗡作响,整个人都僵了一般,脸色越来越白,林叙扶着她,在窗边的沙发上坐下,“是真的吗?林叙,是真的吗?!小孩能起死回生吗?我的孩子可能还活着吗?!”,乔冉双手紧抓着林叙的胳膊,看着他,激动地问。

  “我也不知道!已经让人去查了!你冷静点!如果这人说的是真的,那就有三分之一的希望!”,林叙心疼地劝着。

  别说三分之一的希望,就是001的希望,对于乔冉来说,那都是一种恩赐,甚至会自欺欺人地以为,她的孩子还活着。

  很多时候,她都觉得,那孩子没有离开,一直在跟着她。

  她冷静下来,眼眶也红了,林叙忍不住地将她圈进怀里,拍着她的肩膀,“我会查出个结果的!也许很快就有消息了!”,他对她安抚。

  “我让人帮你订机票……”

  “不!我不走!现在不走!我等孩子的消息!”,此刻,孩子成了她心里的一切,占据了她的理智,顾不得其它。

  “美国那边,陆总安排的过来吧?”

  “没事,我爸暂时稳定,你快帮我查孩子!快去!”,乔冉从他怀里抽出身子,将他推开,激动地说。

  林叙起了身,“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不然,失望也更大。”,他不得不提醒她,如果是假的,她也该适应,毕竟,最悲伤的事,她早经历过了。

  乔冉深呼吸,闭着眼,站在窗口的暖融融的阳光里,“我知道了,你快去吧。”,她闭着眼说,深深地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

  她坐进办公椅里,秘书送来饭菜,她没吃下的*,甚至连办公的*也没有,坐在那,焦躁着,发呆着,内心备受煎熬。

  等了两三个小时,林叙终于进来。

  “我去医院核实了,找到了当初处理死婴的老人,他刚从老家过年回来,他说,当年是有一个死了又活了的婴儿,后来被人偷抱走了!”,林叙说道。

  “被人偷了?!”,乔冉拍着桌子,站起身,眼前一片黑,就好像那个孩子就是她的那个般。

  见她快要晕倒的样子,林叙连忙上前,将她扶住。

  “是的,老人也很奇怪,他才要去传达室打电话给医院,回头,孩子就不见了。”,林叙一五一十地说。

  “我的孩子!一定是我的孩子!被人偷了!车祸不是意外,孩子也被偷了……一定是……”,乔冉说着说着,背过了气!

  “乔冉?!”,林叙焦急地吼,立即掐着乔冉的人中,掐了很久,乔冉才有了意识,林叙立即叫司机备车,将乔冉打横抱起,出了她的办公室。

  血糖低,身体负荷严重加上这件事的刺激,她晕倒了,被林叙低调地送去了医院。

  林叙也希望那个孩子就是她的孩子,这样,她起码不会这么痛苦。

  真相如何,暂时还不清楚。

  背景太复杂,水太深,这豪门恩怨和争斗太恐怖,牺牲太大。

  乔冉醒来后,已经是夜里,休息够了,身体恢复了些,林叙陪在病房。

  “林叙,我觉得是陆家的人偷的,直觉。你还有什么线索?!”,乔冉思绪清晰,也恢复了一点理智,对他问。

  林叙愕然,陆家偷的?那孩子在哪?

  “那老人说,年初一的时候,有人也去问过,是谁不知道,说,他的孩子也是那天死的,一个男的,看起来气度不凡。”,林叙补充。

  “肯定是阴谋!一定是!偏巧那天车祸……”,乔冉想着,背脊窜寒,但,心里更关心,那个孩子,在哪?!

  “如果你的孩子真被偷了的话,对方是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