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媚动人】41:你叫我嫁给别人?(1/2)

加入书签

  强烈的灯光照亮了整条巷子,地上倒了很多人,很多人在呼喊,寻找朋友、亲人、爱人。

  伍媚仰着头看着霍司爵,不知是不是灯光的作用,他的脸色煞白!

  霍司爵嘴角在抽搐,“我被砍了……把你的手机给我!”说话时,再不停抽气,前一句说得云淡风轻,后一句几乎在咬牙命令。

  伍媚微愣,还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来,被霍司爵立刻抢了过去。他的手机在刚刚的慌乱中弄丢了。

  霍司爵立即拨了助理丁克的号码,在他转身打电话时,伍媚才看到他后背上的一条斜长的伤口!

  嘴震惊地张成了o型,转而捂着嘴!

  “dink,我在洛城遇到了意外,被砍伤,记住封锁消息!”霍司爵沉声地说,语气严肃,像个没事人,伍媚更加地震惊。

  他挂了电话后,全身才松懈下来。

  鲜血从西服外套破开的缝隙里沁出,里头的衬衫被鲜血浸湿,贴在身上,伤口火辣辣的,钻心的疼。

  “你,你……”转过身,对上的是伍媚那张惊恐的脸,像看怪物似地,看着他!

  “你真没受伤吧?”霍司爵不放心地又打量了她一遍,刚刚看到那几个暴徒,他确实是怕的,怕伍媚被伤到,将她切实地抱在怀里后,他就不怕了。

  伍媚摇着头,“可是你受伤了!”说完,双手抓住了他的手臂,霍司爵依旧一脸镇定,“死不了的。”淡淡地说了句,皮肉伤而已,死不了人。

  “好痛!救命!”

  “妈妈……”

  “爸……”

  倒在地上,被砍伤的人,不停地哀嚎,现场还有各种手机铃声,警察、救护车都已经赶到!

  “好疼!我的屁股!呜呜……”

  “安琪!安琪!”

  “许臣!”

  女孩趴在地上,身侧散落着麻辣烫,还冒着热气,她的屁股被砍伤了,鲜血肆意地流,男人在人群里不停吼叫……

  嘈杂的巷子里,乱作一团。

  伍媚彻底清醒,将霍司爵扶住,“快!我们去救护车那!”顾不上其他人,不知道霍司爵能不能走路,后背伤得多深。

  她比他要慌得多,也许是出于关心,也许是在这种情况下的过度紧张。

  霍司爵迈开步子,向前走,忍着灼痛,尽量不发出任何抽气声,怕把她吓着。

  同时,不想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她面前。

  那样的话,她会更觉得他不能给她依靠吧?

  霍司爵就是这么笨,连儿子都会用的苦肉计,他不会。

  一步步地走出了巷子,伍媚叫他上救护车,他说不必,“我叫司机来了,把资源让给别人,而且,要保密……不能让霍氏股民知道,我受伤……”霍司爵低声道。

  “霍司爵!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公司!”伍媚气愤地吼。

  霍司爵无言。

  等了两分钟,救护车一辆一辆地来,一辆一辆地走,霍司爵的司机找到他们,和伍媚一起扶着他,上了轿车。

  去最近的一家医院,到了医院急救室,伍媚才看到他背后的伤有多深。

  好在不是伤在致命部位!

  急诊科过道乱作一团,伍媚在过道守着,看到了熟悉的面孔,许臣也认出了她。

  “你女朋友也受伤了?”伍媚看着沉着镇定,却紧锁眉头的许臣,轻声问。知道他是陆寂琛的助理,现在是陆氏的代理总裁。

  许臣点头,微笑,“半夜非要出来吃麻辣烫……伤在屁股,不严重,皮肉苦。”

  伍媚点头,“那就好,我也是贪嘴,想出来吃点小吃,谁知道……”

  “霍总没大碍吧?”

  “也是皮肉伤!对了,请帮他保密。”伍媚笑着说,仍心有余悸。

  “一定!”许臣沉声说。

  安琪先被推出来,屁股上的伤缝了20针,出来时还是清醒的,打了麻醉,也不嫌疼了。

  “我手机丢了!你手机借给我用一下!阮奕均肯定很担心我!”安琪冲许臣张着手,大声地说。

  许臣的脸色瞬间垮了,“你给我闭嘴!”冷声地说,冲护士示意。

  “许臣你这个大混蛋!你毁我姻缘!”安琪趴在平车上,气得大吼,要不是屁股上有伤,浑身没力气,她早下来揍人了。

  许臣尴尬地对伍媚笑笑,然后跟着去病房了。

  霍司爵不一会也被推了出来,背后的伤口缝了四十多针,人已经睡着了。

  住院手续由他的司机负责办妥,完全不用她帮忙。

  她坐病床边,只静静地看着。

  因为案发地点在她的公寓附近,很多朋友看了新闻后,打来电话关心。第一个打来的是容言,她对容言撒谎说自己没出来,在家,很安全。

  其他朋友陆续打来,她也一样的回复,除了乔冉。

  “你家现在没人吧?两孩子在家能行吗?”

  “我让珊珊过去了,没事儿。”她疲惫地说,回到病房。

  “你也注意休息!别太担心,霍司爵身强力壮的,皮肉伤不会有大碍。”乔冉安慰道,伍媚答应。

  她根本了无困意,看着睡着的霍司爵,她在病床边坐下,怔忪着,失神。

  有点搞不明白霍司爵了,不是公司利益为重么?

  为什么还往回跑来找她?

  不过,那种情况下,是个人都会那么做的吧?霍司爵虽然冷血,但还不至于没了一点人性。

  有点想不明白。

  说无情,又很在乎她。

  回忆起那一瞬间,突然被他保护在怀里,后知后觉地觉得那一刻很安心。

  就像当年在美国夜店的那晚,在以为自己快被人杀了时,他突然出现,像神一样,把她救了。

  伍媚越想思绪越清晰,以为已经被忘记的那些往事,清晰地,一件一件地,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回忆了一遍。

  ***

  贝尔在听说爸爸为救妈妈受伤后,十分开心,而酒酒,不争气地伤心地哭个不停,吵着要去看爸爸,被贝尔阻止。

  这是两个大人培养感情的好机会,他们两个去了就是碍事的小灯泡。

  两孩子像往常一样去上学了。

  霍司爵醒来后,疼得只能趴在床上,听着隔壁病房女人的哭喊声,他很气恼,“这什么烂病房,不隔音的吗?”

  “vip病房没了,好不容易挤了单人病房!”伍媚连忙说道,隔壁的安琪叫得跟杀猪似的,大概是过了麻药了,太疼了。

  “我叫人转院……”霍司爵没好气地说,眉心紧皱。

  “你不疼吗?”伍媚关心地问。

  “废话!”当然疼!难道他也要像隔壁的女人那样鬼叫才叫疼吗?

  “疼,你还有精神生气……”伍媚嘀咕了句,本来还很担心他的,见他这欠扁的样儿,她也不担心了,巴不得他疼死!

  “我回去了,你在这休息吧,转院的话,让你神通广大的助理去办吧!”她起了身,一夜没睡,头昏脑涨。

  霍司爵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你没受伤吧?”

  “废话!我要是受伤的话,还能在这吗?!”她反驳,瞪着趴在床上的臭男人,他背后全裹着纱布。

  霍司爵松了手。

  “谢谢你昨晚救了我!”伍媚沉声说。

  “有什么好谢的……你回去吧……”他无谓地说,救她,是他的本能,没什么好感激的。

  当时什么也没想。

  房门被敲响,霍司爵的司机进来,给他送来了新手机,他的手机昨晚在暴乱时丢了。

  “您的旧手机已经被找到了,被踩烂了,里面的数据信息全部转到这部手机里了,不必担心**泄露。”司机恭敬地说。

  霍司爵放心。

  拿着新手机给丁克打电话,忘了伍媚的存在,伍媚只听到他开口闭口全是公司的事情,而且十分严肃,一点也没有受了伤的虚弱样儿。

  “ok,下午的会议正常,我到时会参加视讯会议!”他说着,挂了电话,司机已经去帮他忙转院的事儿了。

  “霍司爵!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忙着生意?!停一下不行吗?!”伍媚没好气地对他教训,话出口,觉得自己多管闲事了。

  “当然不行,那样霍氏会损失多少!”他反驳,无力地趴在那,侧着头,闭着双眼。

  “那你昨晚为什么还救我?你可以不用受伤的!”伍媚大声反问。

  “我不救你,难道想看着你被乱刀砍死?那时候我什么都没想!”霍司爵诚实地说。

  “那我当初动手术的时候,你怎么没放下霍氏过来?!”伍媚反问,她也茫然了,其实她也没那么了解霍司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