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媚动人】28:单独相处(6000)(1/2)

加入书签

  伍媚听着霍司爵的话,嘴角不自觉地浮现起冷冷的嘲讽的笑。她以为霍司爵已经进步很多了,没想到,他还是那么骄傲、自负。以前她怀~孕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态度,要她没名没分地陪在他身边。

  快四年了,没想到他一点都没变。

  仍然自以为是。

  还以为能用儿子捆绑住他!

  若是在四年前,她肯定会为了孩子留在他身边。

  看着伍媚在笑,霍司爵心慌,现在的伍媚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无所有的小孤女了。她现在强大、有资本,不是他能强势控制住的。

  两人面对面,彼此对望,伍媚嘴角嘲讽的笑逐渐地变为释然的笑,“霍先生……”她呢喃,伸手抚上他的俊脸,眉眼柔和,“你的意思是,让我继续没名没分地跟着你,等着你将来再有未婚妻时,再跟我分手,重新上演四年前的戏码?”

  伍媚轻声地说,听不出他语气里的情绪,表情也是淡淡的,修长的素手轻柔地撩~拨他的脸,像是融化的巧克力丝在心头缭绕,甜甜的,夹着一丝淡淡的苦涩。

  霍司爵再次怔然,他暂时没想那么远。

  伍媚的手指继续撩~拨着他的俊脸,轻轻地点动,目光淡然,“继续上演着我和儿子骨肉分离的苦情戏?”这个自私的男人,就从没站在她的立场考虑过。

  从来都是他想怎样就怎样。

  霍司爵被伍媚堵得一个字说不出来。

  “霍先生,我们不是和平分手了吗?你现在又来找我算怎么回事?我希望跟你是好聚好散的,你可别再逼我跟你撕破脸。”伍媚客气地说道,放下手,开始推拒他。

  她身上的礼服本就很性~感,两人又是这么近的姿势,已经够暧昧了。

  “你真不爱我了?迫不及待地要跟别的男人好了?看不上我了,是不是?”霍司爵的自尊心受挫,也知道现在的伍媚和以前不同了,她有资本可以选择更好的男人,不是非他不可!

  霍司爵的心受伤了,丝丝地抽疼。

  看着她越飞越高,越走越远,有种无力感折磨着他。

  “是啊,我早说过了,不爱了,不要再见面,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你有你的事业,我有我的生活,你的终点跟我的都不一样,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你给不了我要的永远。”伍媚释然地说,对霍司爵没什么好憎恨和厌恶的。

  这是一个没有感情,没有人性,不懂爱,不会爱的冰冷男人。

  她能理解他。

  “我做不到!”霍司爵控诉地低吼,恨恨地瞪着她。

  他的感情不动可以,一旦动了,就倾巢而出。

  四个字,足以道出了他这些年来的压抑以及对她的感觉。

  从没有忘记过她,没有想念,没有找她,是因为把她埋在了心里。试着要忘掉,抹掉那段不该存在的感情,却做不到!

  伍媚被霍司爵的样子怔住,心隐隐地有些悸动,他不会撒谎,不会说情话,他眼眸里的无奈,被她看得清清楚楚。

  “做不到……上一次分手的时候,你挺潇洒的啊……”抑制住那些不该有的悸动,她轻声地说,嘴角染着无情的笑。

  “你不相信我?!”霍司爵再次受伤,就好像一场爱情,她已经潇洒转身,他仍然弥足深陷,她却还怀疑他的情!

  “刺啦——”

  突然间猛地将她的礼服撕碎成两片,伍媚还没来得及惊呼,他已经埋下头,啃噬那片雪白的诱人的嫩~肉,像是寻找安慰般,放纵地啃噬,深深地吸吮她的甜香。

  “你给我住手!霍司爵!你冷静点!别让我再恨你!我不想再恨你!”爱一个人很累,同样地,恨一个人也很累,她不想浪费时间在爱与恨里,人生之中还有更多的事情值得她去做,还有更多的人,值得她去爱和付出!

  伍媚的嘶吼声,让霍司爵顿住,他僵硬地愣在那,垂着头,全身僵硬,伍媚看不见他的表情,看不到他已经泛红的眼眶。

  霍司爵其实真的流过眼泪,从他记事起,生平第一次流泪就是为了她。

  是在她和女儿要离开别墅的前一晚,那晚,他误会了她,粗暴地强要了她,带着对她的恨意,也带着心理不平衡和被她伤害的痛,流下了痛苦而珍贵的眼泪。

  一颗清澈的泪滴坠落,恰好落在她心口的位置,伍媚感觉心口有一点灼热,转瞬是清凉的感觉。

  他离开的动作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转过头,已经看到霍司爵背对着她站在了不远处,他好像肯放过她了。

  伍媚连忙坐起身,扯过薄被,遮掩住胸口,防备地看着那道高大顷长的背影,仿佛看到了孤单与落寞。

  “打扰了。”霍司爵冷淡地说出三个字,迈开了步子。

  伍媚蹙眉,没想到他会突然放过自己。

  “那颗翡翠白菜太贵重了,我已经叫人送回去了!还是谢谢!”那是一颗货真价实的翡翠白菜,翡翠成色极佳,没有上千万,也有好几百万。

  霍司爵顿住,没有转身,“你的公司在纽交所上市,作为纽约的东道主,我送上一份薄礼,无可厚非。”他平静而疏离地说道。

  刚刚还一副欲罢不能的样子,现在就恢复了客套和疏离,他转变地还真快。

  “还是送回去吧,不想跟你有任何人情往来。”她也冷淡疏离地说。

  伍媚的话快把霍司爵折磨地喘不过气,从没如此地心痛!

  带着骄傲和尊严,他逼~迫自己走向门口,不断地催眠自己:伍媚已经不爱你了,你再赖着她,是一件很丢脸很没骨气的事!

  房门被他打开,他出去了,伍媚松懈地垂下头,下意识地揭开被子,看向胸口。

  那里,确实有一枚铜钱大小的水印……

  她愣了,讶异地看向门口。

  霍司爵刚刚,是在哭?

  不可能的事吧……

  难以置信。

  容言是看着霍司爵离开伍媚的套房的,他没再进去,看霍司爵的脸色不大好,应该是被伍媚赶出来的。

  他松了口气。

  今晚对伍媚的“一时冲动”应该没被她发现。

  霍司爵离开酒店后,开车飚去了别墅,进门后,看着熟悉的家具、摆设,他疯了般地开始拳打脚踢,乱砸一通,不一会儿,别墅一楼一片狼藉,他站在楼梯上,冷笑着看着这片狼藉。

  既然人已非,还留着这些干什么?!

  又冲去了二楼,去了主卧,刚进门,看着那张曾经无数次跟她欢~爱的那张大床,他心口一阵撕扯,疯了般地上前,将枕头、床单,全部掀掉……

  这么发泄一番,心里算是好受多了,衣柜里,她所有的衣服都被他丢进了垃圾桶,有的被他撕烂!

  最后拿着酒坐在一片狼藉里,猛灌。

  那一片狼藉,像是一片废墟,他坐在爱情的废墟里,独自喝苦酒。

  听着那首叫《其实都没有》的歌。

  其实都没有。

  其实是自欺欺人。

  明明热烈地爱过,激烈地纠缠过,真实地存在过,怎算什么都没有?!

  伍媚泡在浴缸里,脑子里一直在努力勾勒着霍司爵流泪的样子,可惜,怎么也想象不出。

  唯有那双看似冰冷,实则蓄满了深情的黑眸,一直刻在脑子里,挥散不去。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忆昔颜作品——————

  工作需要,她在纽约需要逗留几天,酒酒这次没带来,小丫头九月份开始念幼儿园了。

  她听容言打探的消息,贝尔也开始念幼稚园,而且,知道了是哪所学校。

  霍司爵她可以不见,也不想见。

  儿子,她不能见,但很想见。

  傍晚,她悄悄地打车来到了那所幼儿园附近,戴着墨镜,打扮低调的她,站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等待幼稚园放学。

  没多久,她看到了霍司爵的身影,见他是来接贝尔的,很是意外。

  一大一小的父子俩,牵着手,朝停车场走去。

  伍媚心悸,看着他们朝这边走来,立即转身,躲着他们,被霍司爵看见,肯定得生气。

  好在附近人多,他应该不会发现。

  右肩膀被人拍了下,伍媚诧异转身,看到了霍司爵,低下头,贝尔仰着头看着自己。

  伍媚心紧,摘掉了墨镜,又看向霍司爵,“我——”

  “请你一起吃顿晚餐,ok?”他绅士地问,伍媚更加诧异,下一瞬,手被霍司爵握住,他右手牵着儿子,左手拉着她——

  贝尔时不时地抬起头看着伍媚,也看着两个大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