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你一程】60:要不要试试床结不结实?(1/2)

加入书签

  阳光明媚,晴空万里,花瓣和整只整只的花朵从空中飘落。

  “真的是花瓣雨哦!我有画过!”,穿着白色小皮靴,黑色打底~裤,深粉色斗篷毛呢小风衣的小雨,仰着头,大声地说道,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欣喜。

  她有画过这样的花瓣雨,没想到真的可以看到!

  裴素素听着孩子的话,深吸口气,笑得更深,幸福的暖流早已溢满了胸腔。

  这样的浪漫和美好,本应该属于童话里,纯真的孩童们的幻想里。然而,莫驿程今天让童话成了现实。

  碧蓝的天空中,“rry?,susu”,“写”得不算工整的一句话还清晰地存在。

  虽然不是很工整,但是能够驾驶飞机,利用飞机云表达出这样一句,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

  “慕年他真的能准确地降落到这里吗?”,何琇美又担心地问,双手合十,已经在默念心经了。

  莫驿程受过专业的飞行训练,当然也受过跳伞训练,这是每一位飞行员的必修课。只是,都那么多年过去了,他的跳伞技术仍在吗?

  “妈,不用担心!这附近没有河,应该没问题的!”,乔冉安慰了句,裴素素一直没说话。

  回想过去几天莫驿程的表现,看着朝自己越飞越近的降落伞,她的笑容比哭还难看,他这些天一定是在忙训练!

  嘴上说领证的事不急,其实一直在暗中精心准备,为的就是给她这个惊喜!

  “是爸爸!”,小雨认出了莫驿程,激动地大喊,小~嘴张成了o型,爸爸被一只粉色的大伞吊着,在天上飞呢……

  “so?ol!”,小闰桀第一次亲眼看到降落伞,兴奋地跳脚,拍手,赞叹!

  这样的场面,他平时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哦!

  小闰桀以前对莫驿程的印象不是很好,不过,从今往后,这位舅舅就是他的偶像了!

  降落伞是深粉色的,上面似乎还写着黑色的字,隔着太远,看不清。隐约可见莫驿程穿着深色的衣服。现场的一些神秘的穿着黑西服的男子,悄悄地说服大家往一旁站。

  唯有裴素素,还愣愣地站在原地,降落伞越来越大,有阴影笼罩下来,她仰着头,看着玫瑰花瓣和花朵洒落,彼时,平地上已经散落了一地的花瓣和花朵。

  她终于能看清楚他的脸了……

  莫驿程也看到她了,嘴角上扬,目光殷切。

  素素,感动吗?

  他痴痴地看着她,在心里问。

  他相信,无需太多的语言,她一定会明白他这样求婚的用意。不仅仅是别出心裁,与众不同,独一无二,更多的是,竭尽他所能,给予她爱和依靠。

  “莫驿程!你小心点!”,看着就要着地的降落伞,她此刻最关心的还是他的安全,扯着嗓门,大声地吼。

  莫驿程是听到了,因她的关心而感动,双眼还痴痴地盯着她的脸。

  傻女人,我怎么可能让自己受伤?

  熟练地拉了两根操纵带,做好降落的准备!

  他接受过专业严格的训练,对降落伞操作的熟练程度不亚于一名专业伞兵,定点降落于他而言,十分简单。

  看着他在降落,她下意识地后退,屏息着,生怕他摔伤,也看到了降落伞上的大字,用中文写着:素素,我爱你!

  她捂着嘴,眼泪还在飙飞,彼时,莫驿程的双脚已经着地,降落伞像一只泄气的气球,落在地面上,他蹲在地上,三两下解开了束缚。

  裴素素愣在原地,看着他站起身,一身黑色,不是正装西服,是她喜欢的酷帅装束。黑色短皮靴,黑色牛仔,还有帅气的机车服,那挺拔的高大的身影朝着自己不急不缓地走来,视线一直和她的相对。

  她放下手,满脸泪水,还在感动地抽噎,很想朝他的怀里飞奔而去,可是,双脚像生了根,根本无法移动,就傻傻地站在那,等着他走到自己跟前。

  二十岁时的自己,从没奢望过这个心爱的男人会爱上自己。

  二十五岁时,从没想过,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现在……

  幸福来得太不容易,所以才更令人感动!

  她庆幸自己一直在坚持,一直在等待,才没有辜负自己。

  没错,爱他,并不等于付出,而是成全自己!

  莫驿程越走越近,两人之间有十米的距离,看着她满脸泪水的样子,他心疼地扬唇,视线离开她的脸,在裴素素的诧异之下,他并没走向她,而是去了其他人那。

  她慌乱地转身,就见着他走向了父母那。

  她屏住呼吸,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莫驿程首先来到的是自己父母跟前。

  父亲乔玉麒,穿着一身黑色长风衣,身形明显不是他记忆中的挺拔、健壮身材,母亲何琇美,风韵犹存,双眼里仍流露出对自己的*溺。

  “爸、妈,我今天向素素求婚了,请你们过来,是做见证!俗话说,百善孝为先!过去的两三年里,我不是个孝子,我糊涂、迷失!不是个好人!”,莫驿程挺直背脊,站在父母跟前,声音洪亮,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听到他的话。

  “慕年,最苦的人是你,不要说这些了……知道错了就好!”,何琇美流着泪,看着儿子,哑声地说,乔玉麒也点着头。

  “慕年,你现在的改变,我们都看在眼里,别太自责了!男人的胸怀应该宽广,既要容下别人的错,也要容下自己的错!最重要的是改变,而不是自责!”

  乔玉麒语调不急不缓地说,脸上流露出宽容和欣慰的笑。

  “爸、妈,在我对素素求婚之前,我先跟你们有个交待,以后,儿子会继续孝顺你们,做个好儿子!”,他相信,这也是裴素素乃至她的父母愿意看到的。

  裴素素擦了擦眼泪,他对父母的话,清清楚楚地传进她的耳里,心悸地更厉害。

  这才是她裴素素喜欢的男人!

  她不要他心里只有她,她希望他是个好儿子、好爸爸,然后才是好丈夫!

  莫驿程又来到了裴家父母跟前,裴元绍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