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此方彼方(1/2)

加入书签

  开拓者代表回来了,?这件事在工业城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英雄般的待遇——不能说完全是这样子,不过也差不多了,尤其他们当中还有范天澜这个年轻人的梦想——当然不只是因为他长得好又聪明,?而是作为术师的学生,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在灾难肆虐的大地上扫除陈腐,?重整秩序,?挽救以十万计的人们的生命,?在这个过程中克服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并创造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遥远地方的人们正因此得到新生,?这难道不比任何传奇故事都宏大和富有激情吗?

  所以这些代表成员一回来就接到了许多部门的邀请,人们想听他们讲述更多关于新玛希城建设的故事,?分享更多具体的实践经验,?包括在准备即将召开的大会的部落首领们,?也想通过接触这些术师最忠诚的追随者来确定部落最合适的未来。于是交流会办了一场又一场,在这些密集的短会上,开拓者和工业城的建设者们都不过多地炫耀自己的成绩,而是用坦率、直接而且迅速的方式探讨具体的事务工作,?并将之与抽象的规律印证,?他们这种暴风骤雨一般的交流方式令与会旁听的部落首领目不暇接,?震撼非常。

  毕竟开拓者代表们回来的时间是短暂的,?作为对外工作的主要骨干,?新玛希城和奥比斯王都的工作不能让他们长时间离岗。不过交流会的效率如此之高,?主要还是因为开拓者在长期紧张氛围中养成的习惯,?为了解决无穷无尽的问题,他们必须抛去杂念,在最短的时间内建立共识,?找到方法,周全计划,并在行动上达成一致。他们通过密集的沟通将自己视为一个大的整体上的零件,同时又清楚自己的工作对整个集体的作用和影响,所以工作的时候既忘我又手段灵活。

  他们用以说明的具体事例很能好的工作方法产生的影响,工业城各生产部门的一线和二线人员对此很有共同语言,并不是说有了机器和厂房,接上了电源,他们拿着操作手册就可以实现生产了,机器是需要维护的,生产流程由于自生产部件与核心部件之间不可逾越的技术代差,不仅需要改进、更新,也要求生产人员不断地学习更多更深入的知识、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并通过学习班和交流会进行部门内部和部门之间的互相交流和促进。人们都很明确这些部门的生产是为整个工业城及工业联盟服务的,所以他们的工作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更高乃至最高的利益。

  在这样亲密和紧密的交流中,部落首领们也会忍不住提出一些问题,而他们的提问都会得到耐心且诚恳的回答,不过这种问答越是诚实,越是让双方感觉到巨大的差距。通过部落大会,首领们已经作出共同的彻底并入工业联盟,接受工业城领导的决定,但对于如何“配合联盟的生产、建设及经营计划,接受联盟对部落以自愿为前提的改造”,他们至今仍无法想象出一条明确的道路,虽然他们也渴望着强大和富裕,但实际上,他们连新玛希城和奥比斯王都的前景都觉得是模糊的。

  他们很难像开拓者那样抱有纯粹的乐观,提出的问题也非常直接大胆,“是否有统治王国全境的打算”“如何让本地人完全服从你们这些外来者的安排”“为什么要选择和培养本地人加入城市管理”“如何确保他们在掌握权力和生产能力后不会将开拓者赶走”“怎样以少数人统治大多数人”“会大规模向外移民吗”……提问的人迫切想得到明确的回答,回答的人也不认为这些问题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会产生困惑是必然的,不解决一些问题是不可能真正完全地投入工作的,当地的人会问他们这些为什么,他们自己也会问自己如此付出的意义,并且人的想法也是会改变的,有些问题在当时他们得出的是一种答案,在经过了长期的艰苦工作之后,他们又得出了另一种答案,又或许在更久之后,他们还会修改自己现在的认知。

  他们愿意在这里共享自己的答案和体会。

  是否有统治王国全境的的打算——现在的工作仍是要专注于城市及基点村的建设,若非必要不会主动对外出击,但城市会不断完善对外的交通建设,通过物资和人员流动增强对周边地区的影响。公路和铁路铺设到哪里,就在那里建起联盟的秩序。

  如何让本地人服从外来者的安排——做有益于大多数人的事,并让他们看到和加入。

  为什么要选择和培养本地人加入城市管理——因为开拓者在当地治理的合理及合法性建立在最初的本地代表会议上,他们有权,也应当自己管理自己。

  如何确保他们在掌握权力和生产能力后不会将开拓者赶走——通过反复的工作让本地人产生一种共同认识,让人们确信整体的利益高于个人和少数团体的利益,在这种认识下,在彻底解除同工业联盟的关系之前,任何造成割裂的行为都是对整体利益的背叛。

  怎样以少数人统治大多数人——能够做到前几点。

  会大规模向外移民吗——派遣更多的工作组是必要的,但为什么要移民?

  ………………

  无论部落首领们是否真的相信,是否认同这些答案,开拓者的言行对他们的触动都是极大的。盘踞在他们脑海中那些顽固的念头,那些过去的生存经验塑造而成的对世界的认识,包括已经被术师创造的联盟以各种形式摧毁了,但仍隐藏在不忿的心灵深处的对“人类”这个群体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并不会因为一场或几场大会就完全消失,但绝大多数的兽人并不会有这样复杂的想法。

  开拓者在人类地界上的探索同样能应用于兽人部落,因为无论是什么人种,生活在何处,“人”对生存的需要几乎是相同的,开拓者能满足那么多人最迫切的需要,所以他们得到了最大的正确,他们在那两座城市任意改造自然和社会的权力不是来自于术师的授予,而是当地最多数人的交托。

  工业联盟在部落内早已打下了更好的基础,完全可以说,部落大会的结果既是首领们形势所致的表态,更是无数部落人为了根本利益作出的抉择。

  这种夺取、转移最高权力的方式在整个世界都是绝无仅有的。在联盟代表大会的准备期已经过去大半的时候,之前那场广播的影响也在工业城、新玛希城和奥比斯王都之外的地域渐渐扩散开来。

  李云策走进会见厅的时候,精灵们正讨论得热烈。

  他的来到并不显得突兀,认识他的精灵很自然地同他打招呼,李云策也同他们微笑致意,虽然半边脸上蒙着纱布,他还是步伐稳健,不错一步地来到了主座旁,女王转过头来,对他柔声说:“孩子,过来。”

  李云策在她脚边屈膝半跪下来。

  亲王将坐在果盘上的树精灵端给了女王,女王伸手在他头上撸了一把,那撮绿毛摇晃了一下又竖了起来,树精灵还在勤奋地啃果子,女王的指间已经夹了一片闪闪发光的叶子,她转向李云策。

  李云策用稳定的手将染血的纱布和绷带拆下来,仰起脸,女王低下头,将这片珍贵的树叶轻轻按到他血肉模糊的半边脸上,清灵芬芳的气息弥漫开来,李云策发出一声闷哼,紧咬牙关,青筋鼓起,汗水迅速湿透了他的脊背,看得出来他有多难受,但与此同时,那些可怕的伤疤像被擦去的污渍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空洞凹陷的眼眶也渐渐充实起来。

  大厅变得稍微安静了一些,附近的精灵看着这幅堪称奇迹的景象,轻声说:“虽然长出来的速度变得这么奇怪,但治疗得还是很好的。”

  “我也看不太出来和以前的疗效有什么不同——虽然以前也没有这么多的叶子可用。”

  “毕竟是我们的殿下呀。”

  “可还是满奇怪的。”

  “殿下看起来跟以前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话是这么说……”

  在这丝毫不见外的轻声议论中,复生的过程终于完成了,李云策压抑着喘息,眼睑颤抖着,然后豁然睁开,一只绿色的眼眸——先是嫩绿的,然后渐渐变深,碧绿、深绿、最后是墨绿,虽然颜色很深,但仍明显同另外那只完好的眼睛不同。

  精灵们有点新奇地看着他这半张脸。李云策眨了眨眼睛,有精灵问他:“感觉怎么样?”

  “很……很好,很清楚。”他低声说,起身时踉跄了一下,“看得太清楚了。”

  “你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习惯它。”精灵递给他一面镜子,“不过,它应该会蛮好用的。”

  李云策只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样子,没有露出什么特别惊喜的表情,更沉重的情绪将那份重伤复原的喜悦压到了深处,他的手里还拿着染血的纱布,被他团成一团,塞进袖子里,他对精灵们说:“实在难以用语言形容我的感谢,也非常惭愧,身为一无所长的无名小卒,竟能得到森林如此的厚待。”

  “你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自然也是森林的孩子。”女王说,“在这短短的三年里,你已经做了你所有能做的,失败并不是由于你的过错,美好的意愿并不总能带来美好的结果。”

  李云策默然不语。然后他说:“我也以为自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陛下,包括付出我的生命。”他说,“但是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做的事是否真的有意义,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