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换工作(1/2)

加入书签

  “那么,”玄侯问道,“为何却我们不能将我们的敌人保留得更久?”

  他的话似乎没什么道理,云深轻轻点了点头,“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需要敌人。”

  “但您现在将大多数我们的敌人、和成为敌人的人,变成了‘我们的人’。”玄侯说,“我不是怀疑您的决定的明智,我只是……感到困惑。我觉得我们有很多问题,只是大家都在忙于处理自己面前的事,彼此各不相关,所以似乎并无大碍。然而在我眼中,我们对于根本的——工厂、矿山、铁路等等的建设,好像正在与我们的学校有了分隔,我们的学校内部,也有了分隔,学习基础的,和学习技术的,还有学习军事和战斗的都不在一起了,各自成块。我知道分工和权限,然而数量如此众多的兽人涌进来,就算将他们安排在撒谢尔的原住地上,我仍然感到担心。”

  何况他们之中的相当一部分人要被安排加入到聚居地之中。都是活生生的,要饮食、睡眠、学习还有活动的人,每个人都有一双好的眼睛和一双有力气的手。玄侯自己所在的发电厂地形绝佳,守卫可靠,并不担心,他也不担心目前,认为那些受到某人训练的护卫们不能发现有关的威胁。但多疑仿佛是他天性之中的一部分,他知道自己的这些话可能让一些人更困惑甚至生气,作为受到信任的接近权力中心的人之一,他居然不能理解术师的谋划,虽然他们自己也完全不了解,但盲目的信仰能遮盖一切。

  云深说,“我也听说过一些忧虑。”

  实际上,关于接纳这部分兽人之后可能产生的相关问题的报告在他的桌子里就有三份。

  “我知道您所做的这一切都自有其用意。”玄侯说,“我想知道您这种布局的远虑。”

  云深略一沉吟,然后回答他,“就像人的定义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一样,一个能够正常发展的集体必然是开放的,与环境相联系的。保留一部分没有实际威胁的敌人,或者故意保持与他人的敌对关系,看似对我们自己施加压力,使得我们能够居安思危,不过,在另一方面,也会将我们限制在一个固定的范围之内,我们圈养敌人,而他们成为我们故步自封的围栏。”

  “但我们足够强大,我们随时能够走出去。”玄侯说,“让他们成为屏障,一种伪装的迷雾有何不好?坦诚地说,越是学习,我越是能够感受您背后那个庞大体系的严密艰深,穷尽常人一生的智慧也难以把握。只是初探表面就让我们有如今的成就,深入下去,我们一定能够创造更为辉煌的景象。然而诸多变化令人眼花缭乱,也使许多人因此分心,如果我们能够在更安全,更干净的环境中专注与于我们的建设,在我们的成果更为成熟之后,站在更坚实,更卓越的基础上去驯化异邦人,那样的成效也一定会比今日更好。”

  云深坐在座位上,抬头看着他诚挚的面孔。

  片刻之后,他叫了玄侯的名字,问道:“你对兽人……”他微微低下头,调整了说法,“有些看法?”

  “没有。”玄侯几乎是立即否认道,“但如果一定要增加人口,我们还可以有别的选择。有一名青年……李云策的背后就是一个不小的部落,他们长期在精灵森林中生活,性格平和,并有进取心。”

  云深嗯了一声,他慢慢地说道:“我先回答前一个问题。用一种系统的观点来看,‘形态越高,进化越快’,这是我们的必然优势,在一定时间内,外部环境发生根本变动的可能并不大。但是我们自身也要解决几个问题:一,法理问题,‘名不正,则言不顺’。一般来说,一个政权稳定的基础,是能够保证大多数被统治者生存和发展的需求,只要我们的工业基础仍在此地,我们的主要人口仍在此地,我们就必然会走融合发展的道路,就必须承担这部分义务。二,是发展问题。我们自身的发展不足,对人口,尤其是能够进入生产之中的工业人口一直都有要求,培养这些人口需要一个不小的基数,仅凭我们自己不能实现,而基础教育是一个比较长时间的过程,需要稳定的努力,最好不要先走捷径然后回头补课。三,这算作我个人看法,有些复杂问题不会因为时间变得简单,它们总是随着情况变化而变化,而任何处理事务的经验都不能凭空得来,尤其是在对待‘人的组织’这样复杂的问题之上。”

  云深停顿一下,尝试用一个比喻,“每当开始一个项目之前,我们都要进行小试和中试,这是一次‘小试’。”

  “这是小试?”玄侯喃喃。

  “关于那支分支,精灵女王也向我提及他们。”云深说,“来到这里也是一种选择,同时他们还有一种选择,在僵持战场另一边的同胞所在。”

  玄侯皱起了眉,他想说点什么,却听到云深继续说道:“也有人对我说,他们的命运应该由自己选择。”

  玄侯没有问那个人是谁,他几乎是有些生气地说:“但在这里肯定是最好的。”他说,“何况有他们牵线,我们这里的成功也一定能够传播到我们的同胞那里去。”

  云深静静地看着他。

  玄侯过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这是他真正的想法,但不是正确的。并非对术师来说是它不正确,而是它本身的不正确:他为自己的族群争取利益,但就事实来说,就在刚才,被他抗议的那些族群也有同样的权利——这是那些兽人的土地,他们的资源,术师并不是通过战争的手段得到这些,而是通过一种道德的交换,所以他们能在早期发展时有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而在玄侯自己,他不愿意将利益分给那些兽人,却对自己人用了另一种态度。

  术师能够接受私心,但不能接受错误的面对问题的方式。

  “我……”玄侯停了下来,他扶着自己的额头,“我……我,对不起,术师,是我出了问题。”

  “你将自己的工作完成得很好,维持一个发电厂的运转并不只是照着手册操作就够了。”云深说,“你的学习进度也很快,在操作人员和其他工人之中组织的互助小组一直是其他工厂的学习对象,不过,相对于纯粹理论和技术的学习,你的兴趣和天分一直都表现在别的方面,你没有让它们影响你的工作,也没有要求别的安排,是因为……你始终有一种非常强烈的责任感,这也是你强烈危机感的来由之一。”

  在玄侯为自己收到的肯定发呆的时候,云深问道:“你想尝试一个新岗位吗?”

  “……什么?”

  “维尔丝的情报机构要分出一个新部门。”云深说,“你的数学基础不错,管理制度也在发电厂运行有效,可以试试看把它们结合起来。”

  玄侯没有马上接受,他思考了好一会儿。然后他说:“我没有直接接触过那边的工作,我想先了解一些东西,才能决定要不要交接工作。”

  云深从桌边拿来一截白纸,“我给你写一份证明。”

  在他写字的时候,玄侯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