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又一个开始(1/2)

加入书签

  他们走的不是兽人少年们第一次来的路,那不算很好的经历:人类驱赶着他们在没有人烟的山野中走了两天,眼前只有一条曲折细小的土路,看起来随时都会消失在无穷尽的荒漠般的绿色之中,除了蛇虫,他们没有在路上看到任何动物,就着中途发现的泉水,啃着人类发给他们的有限干粮,在为前路茫然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能想到他们的未来。网大多数少年以为他们最终会被卖掉,或者送进远方群山的某些巨大洞穴之中,在所有的传说之中,那些危险的,邪恶的,可怕的生命总是住在那种地方,并且没有任何人知道里面曾经发生过什么,以及会发生什么。

  这段路程让他们首次见到了人类真实的生活,虽然他们只是看到了远方的建筑,田野,像绷紧的线一样笔直的水渠,并且匆匆而过。在巨大石板平铺而成的灰白色道路上行进的车辆靠一个很大的铁玩意拉动,肚子里烧着煤,头上的长角冒着烟,让第一次乘坐它的兽人少年们胆战心惊,在很快适应并且对这种载具产生浓厚兴趣之后,他们见到了更让他们惊叹的东西。

  他们刚刚离开的那几辆“车”,跟它相比,就像甲虫和长蛇的对比,而他们是刚刚离巢的小小蚁类,被几个领头的大个子带着走进一片荫凉的庇护处。在这个被称为“车站”的地方,高挑的顶棚非常宽广,从离开营地到这里,白亮滚烫的日光只是拂了拂他们的毛发,他们连点汗都没出,空气干净清爽,这里有许多他们看不明白的东西,不过和人类在其他地方表现的一样,一切他们明白不明白的地方看起来都非常整齐。教导员们有事要走开一会,他们被要求在一个地方等待着,虽然附近就有成列的长椅,但所有人都要照训练时一样排列,反正对他们来说已经完全习惯了。

  前方就是要把他们带到撒谢尔原住地去的“火车”,少年们用各种眼神打量着这个庞然大物,大多数人的眼睛都在闪闪发亮。

  不过,没过多久,他们的注意力就被别的东西引开了。

  有一批人来到了这里,都是狼人,有不少女人和极少数的孩子,他们带着很多东西,连孩子背上都背着少年们在野外使用的那种铁锅。要去游牧的话,人类制造的东西显然能够让那种艰辛的生活轻松方便一些,但这些狼人的表情并不像是要去放牧,他们的脸上带着忧愁,不安还有怨恨,身上的负担不仅压低了他们的肩膀和腰,还有他们的精神。这些列队在旁的兽人和人类少年们本来是十分引人注目的,但除了孩子,其他狼人只是看了他们几眼,就转头向外张望。

  很快地,这批狼人等待的也来到了这里。

  那是另一批狼人,令人吃惊的是,这似乎是一个押送的队伍,押送者佩戴着武器,身着护甲,而被他们押送的狼人双手被缚,外表狼狈,巨狼在这支队伍的外围游走,谁想要挣扎出队伍,它们就把他顶回去,同时露出利齿威胁。几乎在他们来到这里的同时,一阵哭叫,咒骂,哀求的声浪忽然爆发了,等候在这里的狼人向着他们扑过去,轰响在这片平台上的各种声响很快就加入了哨音,喊叫,兽吼以及血肉相撞的声音,场面一片混乱,兽人少年们齐刷刷地看着那边,瞪大了眼睛,比刚才看着列车的时候还要亮。

  小跑着来到这里的人类打开了车门,押送这支队伍的狼人在伴生巨狼的帮助下,把这些狼人一个个或者塞,或者踢,或者撞了进去,透过透明的窗户能够看到那些狼人挣扎的身影,很快他们愤怒的面孔就凑到窗边,但那些喊叫隔着一层,听起来比刚才更无力。终于把他们弄上去之后,那些押送者就转头来对付被驱逐的那些家伙的亲属。他们催促那些坐在地上哭泣的狼人,拎起那几个年幼的对他们张牙舞爪的孩子,也通通把他们送上了车。

  然后半路加入进来,协助了那些狼人骑士的教导员们才回到学生们这边。一名教导员在队列的边缘停了下来,他的目光停在最左边这名兽人少年脚下,再抬头看向另一边,一个明显的空隙出现在他们和人类学生之间。毫无疑问,这是刚才出现的,混乱其实没有波及这边,少年们自己挪动了脚步。

  教导员静静看了他们好一会,直到他们自己自己一点点挪回去。然后依照一队兽人,一队人类这样的次序,他们排队上车。

  虽然不远的地方还有纷争的声音传来,首次体验人类最神奇的造物之一的兽人少年们即使明知他们的“同学”在看着他们,也压不住他们的好奇和兴奋,尤其是在列车动起来,沿着砂石道路上的两根黑的发亮的“铁轨”越来越快地前进之后。教导员们等到他们稍微平静下来,已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车窗外的绿野和山丘在正午的阳光照耀之下,像没有影子一样发亮。

  “那些狼人被驱逐了。”

  教导员们在各自负责的车厢里说话,每个人的第一句话几乎都是这个。

  “从应当属于他们的地方,他们被驱逐了,并且失去了很多现在属于他们,和将来会属于他们的东西。”一名教导员在他的车厢里,对兽人少年们说,“你们获得很容易,要失去也会很容易,我要告诉你们的就是这件事。”

  他们很快就到达了,在宽广的站台迎接他们的只有几个人,三名成年人,两名少年。在所有人都下车后,他们来到车站旁一个简陋的大棚下,虽然简陋,但这里确实是一座食堂,然后一边吃着午饭,那几名接待者告诉他们最近原住地的状况和需要他们做的事。午饭结束后,接待者离开了大半,只留下两名少年。

  他们的年龄看起来和兽人少年们最大的那群差不多,但这里没有人轻视他们。教导员们也很年轻,对人类和狼人的联盟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在这片正在被建设的土地上,差不多所有掌握权力和技艺的人都很年轻,就像那位传说中从天而降的“术师”一样。老人们的经验和习惯在这里几乎没什么用,一切都是新的,道路是新的,房屋是新的,工具是新的,规矩是新的,仿佛连土地也是崭新的,任何来到这里的人都要从头开始。

  短暂的休息之后,来到这里的学生们开始分组,这也是他们早就习惯做的事,就像他们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