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就是这么吊(1/2)

加入书签

  当初接到计划书的时候,云深有些意外。

  这样的想法更像塔克拉或者洛江他们会提出的,有点儿浪漫主义,冒险,效果会十分明显,副作用也可能难以控制,但那详尽的基础数据和扎实的论证逻辑,着眼点不在为什么要这么做而是如何令之实现之上,却是范天澜一贯的风格。而当云深将这份计划放到会议上讨论的时候,没有经过多少讨论,就获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

  即使这涉及数个部门的物资调配,还有几个大队的人员抽调,但这本来就是撒谢尔原址规划的一部分,只是具体计划仍然在预备的过程之中。工作,学习,学习,工作,对那些年轻人来说,他们已经被培养起了“我们的目的一定要实现,我们的目的一定会实现”的自信,他们眼中的未来明亮而平坦,愿意为新的有挑战性的工作投入时间和精力。而连黎洪这样年纪更大的成员在听过范天澜的论述后,也说“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跟刚刚来到这边的时候比,他们总比那时候长进了不少吧?”他说。

  “时间会不会太紧?”云深问。

  “不会。”范天澜吐字道。

  “这样不才能检验他们的效率吗?”塔克拉说,“就算真的做不到——”他稍稍拖长了声音,看着范天澜说,“也没什么。”

  这种小小的挑衅连范天澜的皮都擦不破,云深沉吟片刻,转头问:“你已经有团队人选了?”

  范天澜点了点头。

  “我看一看名单。”云深说。

  范天澜将一张纸推到他面前,云深看了一会儿,然后将它传递了下去,“这上面关联到的部门,还有队伍,你们看一看有没有困难的地方。”

  有几个人脸上露出了沉思的表情,有人拿出了随身的小本子,经过对比和计算之后,他们不知该说是惊讶还是佩服地看向术师身侧的青年。对各个生产部门的计划和大队的人员轮换把握得如此精确,就算大家都知道他的能力和权力非同一般,准备工作能做到这种程度仍然是在他们的意料之外。他都干了三人份的工作了,哪来的时间做的这些?

  “基本上可以配合。”他们说。

  “这样的话……”云深说,他看向范天澜,“只要是你认为能做到的,那就去做吧。”

  范天澜将桌面的文件收拢成叠,站了起来。

  “我将尽力。”他说。

  这不是他主持的第一个大型工程,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当第一铲土被挖开的时候,围观的兽人所注意的,只是他们使用的工具和劳作的方式,撒谢尔赠礼的奢华仍然刻印在他们的记忆中,那些人类工匠能够同样用上铁制的工具也不算不可思议,当然,这确实让人既羡慕又嫉妒——瞧他们挖土多快呀,轻松得就像刀刃切入熟肉!但那些人类工匠要干的不止是这样的体力活,他们均分到四处挖坑的只是一部分人,另一部分跑到了附近,掀开了那些不知他们何时搬来的材料上的草毡,从下方露出来的不是木材,而是一些非常大,非常方正,由各种笔直的短条构成中空结构,只有颜色和质感能够令人分辨的大家伙。

  “这……都是钢铁?”毕格尔的阿普拉难以掩饰自己的震惊,“他们有这么多铁,能打造这么大和复杂的东西?他他们怎么做到的?”

  “他们的铁根本用不完……”他附近的狐族轻声说,“甚至能够用它们来建造房屋。”

  “建造房屋?”阿普拉已经不仅仅是震惊了,他身边的族人比他表现更甚,他们急切地向前走了几步,伸长脖子想要看得更清楚,划定界限的白线就在眼前,他们只分给它一丁点眼角的余光。

  而在那些黑黝黝的钢铁从遮蔽下显露出庞大规模的时候——对这些兽人来说,这些数量确实惊人,另一部分的人类在附近弄出了更引人注目的动静,他们在地上捣腾了一段时间,这些在远处观望的兽人还未看清他们做出了什么样的东西,他们已经将一根长长的圆柱斜升了起来。那是一根长度非常可观的木柱,来自年轻而笔直的树木,重量看起来十分不轻,那些人类却能让它以一种违背常理的姿态停顿在空中,似乎只用一些短柱在下方支持着。一根绳索坠着铁钩从它末端延长的铁件中垂了下来,在空中慢慢摆荡。

  而那些掀开罩毡的人类也立起了一个比人略高的铁制框架,几人合力抬起,慢慢移动到一处平地放下,然后半跪在了地上。这些巨大的铁框里可没有神像(兽神可不允许他们崇拜偶像),也没有神物,而那些人类没过一会就站了起来,回去搬动别的铁框。

  旁观的兽人们低声交谈着,注意力集中在那完全不同于他们的任何想象的现场中,他们没有注意到移动的日光,甚至也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也来到这里的撒谢尔狼人。

  又一个铁框被竖了起来。但这次这些人类并没有移动它的意思,反而退了开去,然后那根斜在半空的圆柱被人类推转了一个方向,吊钩几乎是擦着铁框过去,很快就被人抓住了,勾到了那巨大的铁框上。然后那个巨大而沉重的铁框被吊了起来,在一根绳索,铁件,木柱和一个宽大的底座,加上两个人类的力量下。它晃晃悠悠地,缓慢地来第一个被竖起的铁框上方,摇晃停止了,人类观察着,细微地进行调整,然后它稳稳地落了下去。很快就有人爬了上去,在他们下来之后,一些兽人猜到了他们刚才是干什么,他们是在将它们继续连接在一块。

  下一个铁框也是以这样的方式吊了上去。

  阿普拉有些激动地对他的族人说:“他们能这样垒起高墙!这么快,只要在外面封上木板就够了,如果在其中填满石头和泥土,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摧毁它们!”

  “这可真是厉害啊。”他的族人们恍然大悟,然后赞叹地说。

  阿普拉忍不住看向之前和他说话的狐族,却发现对方双手抱在胸前,注视着前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