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说好的绿胖胖(1/2)

加入书签

  晨光穿透森林来到花枝蔓绕的窗前时,神光森林的最珍贵的宝物也醒来了,精灵少女们脚步轻盈地托着银盘走进门来,新鲜的果蔬和花瓣上还流动着水珠的光芒。

  精灵少女将盛放餐点的银盘逐一放到木桌上,西梅内斯亲王弯下腰,将正在地上玩耍的阿尔兰德抱到桌面,然后才是从精灵少女们进来之后,视线就一直跟着她们移动的阿尔瑟斯。

  阿尔兰德盘着小腿自己坐好了,张开小嘴等待着侍女们的喂食,阿尔瑟斯已经整个身体前倾,自己伸出小胖手捧起了一个最大的水果,先是转头看了看亲王,年长的金发精灵轻柔地摸了摸他光滑的绿发,阿尔瑟斯才低下头专注地啃了起来,头顶愉悦竖起的绿毛随着他的动作有节奏地摇晃着。

  精灵少女们笑着看树精灵们用餐,偶尔交换一下眼神。

  越是临近仪式,就越觉得这种场面看一次少一次。两位殿下的身体依旧健康,在即将转变的这段时间里,阿尔兰德相比过去的变化并不大,而另一位……阿尔瑟斯也许是受到了外界的影响,平时的行为变得更主动活泼,动作也更复杂,但最主要和最明显的,还是那个个头,或许不止个头——

  西梅内斯亲王用柔软的棉布擦去阿尔瑟斯脸颊上沾染的汁水,树精灵仰起小脸,眯着眼睛接受了监护人的照顾,亲王将用过的手帕放到一边的托盘上,阿尔瑟斯转过头,看向他还在吃的兄弟,负责喂食的精灵少女正将一串紫红色的浆果送到阿尔兰德面前,对差不多所有的小孩子来说,艳丽的颜色都是他们不能抗拒的,阿尔兰德刚刚叼住一颗,阿尔瑟斯已经把他的微带着粉红的脸蛋凑了过来,咬住了另一颗。

  阿尔兰德含着浆果看着脸比自己圆了一圈的兄弟,阿尔瑟斯无辜地回望他,那颗果子他刚刚吞下去,片刻之后,阿尔兰德把精灵少女还捧着浆果的手往他的方向推了过去。

  “殿下他还没吃饱?”一旁的侍女有点担忧地问。

  但是阿尔瑟斯殿下的早餐分量已经明显比阿尔兰德殿下多得多了啊。

  亲王过来把手放在阿尔瑟斯肥软弹滑的凸肚上,感受了一下之后说道:“下次再加点吧。”

  “那这次……”

  “这次就不用了。”亲王说,把阿尔瑟斯抱了起来,“把赐福之泉拿过来。”

  在水晶杯中的金色泉水被端到了树精灵的面前,阿尔瑟斯咕咚咕咚地喝着,加上之前的食物分量,让人简直要惊讶他那小小的身体怎么能容纳那么多内容,杯底全空之后,他终于满足地趴在了亲王的肩头,西梅内斯亲王轻拍着他的脊背,同时弯腰去看刚刚吃完的另一个孩子,赐福之泉阿尔兰德只喝了一半就放下了。

  轻缓的呼吸吹拂着亲王耳侧的长发,阿尔瑟斯快要睡着了。如果是正常的孩子,吃完就睡自然会长得胖一些,但树精灵毕竟和一般人类的孩子不同,他们的生长并不是渐进,而是跨越式的,从幼胎到幼儿过渡的阶段极其短暂,从幼儿到成人更是只有一夜。

  他们的身体与其说是生物,不如说更接近力量的结晶。在幼儿期内成长,这是在神光森林的记录中没有发生过的事。

  至少在被带离森林之前,阿尔瑟斯和阿尔兰德的身体状况几乎没有区别,流落在外的那段时间里,觊觎树精灵的那名人类法圣没有接触过这个孩子,周转过程中经手过树精灵的人类之中仅有两名高级法师,他们也只是提供了途径,其实树精灵是最不容易被环境和其他因素影响的生命,阿尔瑟斯身上发生的变化已经经过精灵女王和亲王等人的数次探查,直到阿尔瑟斯对此产生抗拒的情绪,他们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好的地方。甚至可以客观地说,身体略有成长的阿尔瑟斯比他的兄弟更健壮。

  精灵女王几经考虑,终于决定在上个冬季向远在兽人帝国的龙主和远东术师去信,向他们询问相关情况。对那些力量强大,尤其是像龙主墨拉维亚这种已经不能用这个世界的标准衡量的生物来说,被怀疑对一个幼儿下手很有可能被认为是一种侮辱,但那两位的心胸显然没有这么狭窄,他们寄来了一封内容极其充实,堪堪在报信鸟承受能力之内的信件……因为内容之一是一份观察日记,从阿尔瑟斯到达他的领地到离开为止,树精灵每一天的行程和饮食规律都被人类记录了下来,另一部分颇有分量的内容是阿尔瑟斯日常生活的影像记录。

  对于这种回复,精灵们不知该说是尴尬还是忧虑,作为一名强大的统治者,远东术师对树精灵的照顾之妥帖周到已经超过了他应做的,同时作为一名严谨的炼金术师,他在温柔照顾这个孩子的同时,还在用另一种目光观察他。

  远东术师为自己的个人行为表示了歉意,而这封极具参考价值的信件也让精灵们相信树精灵在兽人帝国的人类聚居地中没有发生过意外状况,除了他曾经令远东术师受了一点小伤,并且接触到了血液。

  树精灵几无例外地厌血,尤其是对幼年期的他们来说,但阿尔瑟斯在过程中没有表现出丝毫排异反应,而且亲王证实,他对那名远东术师的喜爱十分明显。

  龙主的回应也比精灵们想象的温和,他觉得树精灵的成长过程与幼龙有些相似,而远东术师的体质十分特殊,他是他在两个世界遇到的唯一一个与他的兄长拥有相同血脉的存在。龙主自己的血液对几乎所有生命来说都是剧毒,他的兄长却与他完全相反,“圣王祝福”是龙族新生儿才能享受的待遇,就算远东术师仍然属于人类,血脉的效果也最多是被稀释了。

  而中洲与裂隙另一端世界的区别至少在他的兄长身上并不成立。

  树精灵的成长过程已经受到了一些影响,墨拉维亚并不认为这会是什么问题。他认为这个只接触过一次的孩子活泼可爱,很期待他的长成,未来说不定能和他那个性格有些过于沉闷的孩子成为朋友。

  精灵女王不确定那头人形巨龙的态度是不是认真的,但这可以说是唯一的保证了。那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龙族已经找到了他的后代,那是一位外表遗族一样是黑发黑眼青年,正在远东术师身侧追随学习,而阿尔瑟斯如果正常成年,也会是差不多年龄的形貌。

  看着仰躺在花瓣圆床上伸着短手短脚呼呼大睡,连他的兄弟在他身上绊了一跤都毫无所觉的阿尔瑟斯,女王美丽的双眸盛满了怜爱。

  人在面对未知的时候总难免畏惧,即使精灵女王已经经历了比一般人类要长久得多的岁月,也无法克服这种弱点。她起身走过去,阿尔兰德刚刚一跤扑到床上,柔软的身体滚了一圈,正撅着屁股自己慢慢爬起来,伸手抓住了女王柔软光滑的袖子,抬起头来。看着那双清澈如泉的绿眸,想着再过几个夜晚,这张可爱的小脸就要变成另一种英挺的模样,女王的心情既有期待,又有些许失落。

  她只愿他们一切顺遂,一切安宁,不幸不要发生在他们任何人身上。

  “陛下,中央帝国的储君希望能与您会面。”

  精灵女王直起身,声音的温度和目光截然相反,“我知道了。”

  前来观礼的中央帝国皇太子已经带着他的仪仗在偏殿等待了一段时间,精灵女王还未到达门前,腰背挺直坐在座位上的男人就将那双鹰一样的眼睛转了过来。作为深受期待的帝国皇太子,这位储君的身体历来孱弱的帝国皇室中算得上是最强壮的,眉眼轮廓很深,容貌与其他皇子有着明显的区别。精灵女王听过有关于他的许多传闻,仍在帝座上苟延残喘的那位病人让他还未能将最高权力握在手中,但这不过是一步之遥。

  女王摇曳闪光的裙摆出现的那一刻,即使早有心理准备,受到女王美貌震撼的贵族们还是发出了不少惊叹,只有肯特皇太子的目光依旧锐利逼人。

  “多年未见,神光森林一如既往地美如仙境,您的容貌也依旧如同最耀眼的明珠,不受时光沾染。”互相见礼之后,肯特皇太子说道。

  “时光易逝,你也即将登位了,肯特殿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