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美丽的误会(1/2)

加入书签

  远处的山头上,曾经的虎族族长僵硬地看着已经被人类包围起来的最后希望,抱着脑袋慢慢萎顿了下去。

  一名面容显得颇为苍老的萨满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离塔克拉不远的地方,他身后的白衣萨满中,有两位比他更显老态的持杖兽人,他们的白眉轻轻抖动,沉默注视着面前的一切。

  “人类的年轻人,你是他们的统帅,”他低声问,褐白色长眉下泥色的眼珠看着塔克拉,他用的是很流利的狼人语言,雷帝萨莫尔在位和不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冰川狼族的语言都是兽人帝国的官方用语,苦修院也曾想以此定下帝国自己的文字,只不过后来停止了这种工作。

  “我是他们的总队长。”塔克拉说。

  这个说法与一般兽人所知的军职有明显差别,那名萨满看着塔克拉身上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区别的军服,说道:“你不是能够做主的人,让斯卡·梦魇过来吧。”

  塔克拉笑了,他那种长相做起嘲讽的表情特别给力,看着两人之间那层已经薄透如冰的屏障,又看看那群挺直脊背站立的白袍萨满,他说道:“就这种程度,你们以为还能多久?”

  他的声音清晰地穿透了防护壁,依旧沉默的萨满们神色僵硬,但没有人反驳他。

  “我们仍然能抵抗。”老年萨满语气平静。

  塔克拉神色平静,“你们已经输了。”所以那句话不是威胁也不是强调,不过是在重复眼前的现实。

  “你们打算如何处置我们?”老萨满问。

  “你们想要什么待遇?”塔克拉问。

  那名萨满看了塔克拉一会,才说道:“我要求保全所有萨满和贵族的生命和尊严。斯卡·梦魇毕竟没有叛出帝国,他应该知道我们死了对帝国而言意味着什么。”

  塔克拉歪了歪脑袋,“斯卡·梦魇也没背叛你们的帝国,你们数万大军跑了一个多月赶来,攻打一个总人数不到两万的小部落,应该也知道这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了?”

  塔克拉背后的队伍里传来狼人不忿的喷气声,护罩内的兽人大多脸色阴沉,老年萨满说:“那是立场不同的选择,我们苦修院无论何时都必然站在帝国一方,这里没有对错的问题,唯独一件事——我们不会向人类投降。”

  塔克拉一手叉在腰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在那些兽人的神情从阴郁屈辱变成愤怒之前,他点了点头,“没问题。”

  山谷中的炮击停止的时候,撒谢尔骑兵的战斗还未结束,虽然在斯卡看来这只能叫做收尾的活计。山谷中人类发动的攻势将拉塞尔达的大军变成了仓皇的羊群,无论穿着皮甲的仆从军还是铁甲护身的强兽军,他们脆弱的**在密集的炮击面前几乎没有区别,没有弓箭,没有锋刃,那是他们根本没想象过的战争形势,而人类的轰击不仅在军阵中造成了惊人的杀伤,每一发炮弹落地,剧烈的爆炸声连与狼人骑士心意相通的巨狼也难免惊惧,更不必说那些坐骑。

  能够从谷中跑出来的几乎都是步卒,背后是令人心颤胆寒的连番轰炸,面前是高举利刃的狼人骑士,有些凶悍的兽人还能拼死一搏,但更多的兽人只是本能地想要逃离这个火狱,没有阶级,没有秩序,所有人都是一样地狂奔。

  而对付这些仓皇的败家之犬,世代积累了不知道多少经验的狼人们对付起来几乎不用思索。每一次刀光闪烁都有人倒下,鲜血横飞惨叫不绝的场面不如谷中惊心动魄,却有另一种原始而血腥的残酷,而在其中,一黑一白两名高大狼人的表现比他们的毛色更夺人眼球,他们踏过的道路,俱被鲜血铺满。

  以刀锋和利爪为鞭,尸体为圈,狼人们用毫无怜悯的手段拦下了兽人大军最后的乱流,响亮的呼哨声互相传递,在杀伐中展开一张大网的比斯骑士又在杀戮中收拢了网口。

  在狼人对付那些出逃兽人的时候,随兽人大军一同行来的庞大车队也曾尝试撤离,但他们向后的道路上,又一路狼人骑兵拦住了去路,他们的坐骑不是凶残的巨狼,但马匹也是神骏,身上的铠甲一看即知其精良昂贵,手中长弓在握,腰间佩刀如墨,马侧长枪锋尖闪烁。整支车队所有大车总数超过两千三百辆,人数过万,即使不论那些毫无战力的女人和仆役,仅凭奴隶,少年军和各商队的雇佣兵加起来也超过三千,但面对这区区五百人的骑兵封锁,他们宁愿结成圆阵固守,也没有一辆大车敢继续前进。

  表情温和得不太像一个狼人的布拉兰拄着血色大剑站在道路中央,面对着那些猬集在前的兽人和商队私兵,他不动,那些人也不敢稍有一动。

  车队中有人类天赋者,从随风传来的味道判断,还不算弱。在布拉兰毫无顾忌施放的压力之下,他们已经聚集了起来,在肉盾背后围成了一圈,但还没有人出手。

  没有人敢先出手。

  “这就是那两头魔狼之一?”科尔森轻轻放开挡住视线的枝叶,轻声问。

  “是。”异瞳法师同样低声回答。

  他们此时缩在离两段战场都有一段距离的小山丘上,栖身的大树并不能真正隐匿他们的身形,即使有匿息术和迷幻术的掩护,这两名北方来客仍然小心翼翼。凭借异瞳法师的特殊能力,他们在兽人大军进入山谷之前就脱离了车队,科尔森的真实身份在商队中只有极少数人知晓,他们的计划原本进行得很顺利,实际上也可以算作顺利——没有涉入任何一边的争斗,以完全的旁观者身份,他们目睹了一场足以令大6上所有力量天赋者震惊的战争。

  收获不少,除了他们现在走不了这一点。

  “那名狼人族长看起来也很强,不过最强的,果然还是那一位……”皮肤苍白的蓝血贵族抬头看向山谷之上,却被异瞳法师按着头颅压低了视线,同时低沉警告。

  “不要直接注视,也不要直呼他的称号。”

  普通人畏惧天赋者,在他们眼中拥有力量的人物简直像另一个物种,神秘导致崇敬和恐惧,力量天赋者的威能会被想象无限扩大,哪怕是一名学徒,也能凭此在弱法之地获得崇高地位,而在严苛的天赋者阶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