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t在逗我(1/2)

加入书签

  讯问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结果,倒不是伯斯他们的手段还不够有力,而是跟类的前哨斥候已经获得并且仔细整理过的情报比起来,从这些强兽军派出的探子身上榨出来的东西只能算补充,没有多少有新意的内容。

  伯斯站起来,看着地上几具奄奄一息的躯体,旁边一个狼说,“都破烂成这样了,送到类那边恐怕也不会要了。”

  “那可未必,他们最擅长这个。”另一名狼说。

  “谁去,”那名狼问。

  正是大战之前的紧张时节,两地间的来往虽多,要找能顺便把这几个伤残兽带过去的可没那么容易,送到之后这些兽的气也咽得差不多了,那样实没意思。

  伯斯一弹袖子上的血,说:“杀了。”

  然后他去找斯卡报告自己挖出来的消息。

  那座主帐被当成杀场之前,斯卡已经很久没那个应该是族长标志之一的地方待过了。他医务室占了两个房间,而且就药师隔壁,那样狼们就算有事找不到他,请药师转达也是一样的结果。伯斯刚走出部落就看见了那座大白房子,平顶半回型的结构,正前方的空地已经被开垦了出来,毛茸茸的药草生长得整整齐齐,几名狼少年正蹲药田间埋头拔草。

  无论族长对类口头上有多少意见,送上门的东西他从来没有客气过,而且类那边对他们也一向大方,医务室当初划定选址的时候,那灰线画得连药师都有点吃惊,族们不管男女老幼对这种专门为医治伤患而建造的地方都感到很新奇,建造过程就一直跑去围观,类也非常自然地开口招募手帮忙,而足足能够同时容纳一百名狼的医务室完成后——虽然这种规模还叫“室”已经近乎无耻,族们还前方的空地上点燃篝火,专门庆祝了一个晚上。

  医务室的建设是由远东术师决定的,药师的原意只是想要一个明亮清洁,不受风雨侵袭让他看病治伤的地方,最理想也不过现一个大厅的大小。但类内部两次讨论后,那位黑发的术师否定了所有意见,然后为此专门联系了族长。那时候伯斯对“医务室”这个名词还是有点陌生,得知术师不仅要求将这个专门用来治的地方面积扩大,还要聚居地第一批药师学徒完成学习之后把他们送过来之后,他心中就颇有疑问,而族长直接问道:“是吃多了还是诅咒?”

  “想办一间医院。”远东术师温和地说。

  “啥玩意?”

  所谓“医院”,就是住着和药师一样的“医师”和他们的学徒助手,收取报酬,为上门来的几乎所有进行救治的地方,无论他们是类还是兽,是聚居地,撒谢尔,赫克尔还是撒希尔,或者更远的随便什么品种的兽,只要不是敌并且能够付出一定代价,通通不拒绝。

  族长当即表示这么麻烦的事他不想干。伯斯不知道那位术师是如何说服族长的,总之它确实顺利地建起来了,虽说至今没收治过其他部落的兽,除了药师,但显然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自己就可以把这里塞满了。连伯斯都忍不住想是否术师还有预知的能力,提前就准备了这个。而且那位术师大早有预备的恐怕远不止这些。

  伯斯进门的时候,斯卡靠着椅背,两条腿交架桌面,用一种懒散的姿态翻看面前厚厚的草纸画册。听完伯斯的报告后,斯卡将画册一合,递给了他。

  伯斯将那本颇有厚度的集子接了过来,这是类聚居地与撒谢尔部落往来的“文书”合并装订而成的集子,类的文字有多复杂,伯斯自己深有体会,更不必说对此一向不擅长的族长,但很多事情远东术师未必有时间谈,所幸类总是什么情况都能解决。

  看完了最新的十几张,伯斯猛地抬起头,“族长,这是……!”

  斯卡两手枕脑后,应了一声。

  “您还是同意了?”伯斯有些急促地问。

  “不然呢?”斯卡说,“四万头羊站着让杀都要杀几天,何况会跑的。”

  “但是!”伯斯皱眉道,“这样们就只能听从类的命令,和对岸那些红毛一起后方镇守,比斯骑士是撒谢尔的骄傲,这样一来简直像类的附庸,们的勇士该怎么……”

  伯斯停了下来,斯卡的目光从天花板落到他身上,没有明显的情绪,但伯斯知道他的态度。

  “战争的目的是什么?”斯卡问。

  “是胜利,族长。”伯斯低声说。

  “对付那些强兽军,打算怎么赢?”斯卡又问。

  伯斯沉默片刻,才说道:“两军平坦的战场上展开,类和他们的攻击力量位于中阵,们的比斯骑士分掠两翼,对方攻来的时候,类打击他们的中央主力,们从两翼包抄将他们围困,只要类的‘枪’和‘炮’能够持续给强兽军造成损伤,们将外围维持住,然后向内挤压,这场战争只需要一次战斗就能结束。”

  “‘类打击他们的中央主力’,逗?”斯卡看着他的千夫长,“这样们的骑兵就不是附庸了?”

  “那是不同的,族长!”伯斯分辨,“他们确实力量更强,把们的编进队伍之后数量也更多,但这样们与类就同一个战场上,而不是等待着他们把结果带来,们的族也不必因此产生疑虑……”

  “疑虑什么?”斯卡问。

  伯斯不回答。

  “类自己就能赢,们是捡他们漏下的?”斯卡把他没说的话说了出来,伯斯默认的同时,他哼了一声,然后换了个问题,“只算现撒谢尔的,们能让多少算得上骑士的族上战场去打仗,而不是送头?”

  “……不到三千,族长。”伯斯说。

  “只有两千五百吧?”斯卡不留情地戳穿了他,“不说四万,就算三万,知道三万光是站着都有多少?”

  “真正的强兽军也不到八千,他们很有可能不会一次派出,而那些仆从军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所有敌都没有应对类的雷火巨爆的经验,他们首先就会混乱起来,自己践踏自己——”

  “——也践踏们,们绷不住的。”斯卡说,“两千五百拉开之后的防线有多单薄,难道已经蠢到想象不出来?就像用一根草绳去阻拦发狂的马群,结果只有……”他摊手做了一个动作,“啪。”

  伯斯不能直接面对斯卡的目光,只是带着焦虑的表情低下了头。

  “为了所谓荣誉和骄傲用族的命去冒险,这种念头哪来的就塞回哪去。”斯卡冷冷地说,“要的是胜利,只有胜利,而且是最低损失的胜利。”

  伯斯忍不住抬起了头,“以后呢,族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