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1/2)

加入书签

  第十八章

  高耸的额角,挺立的耳朵,长长睫毛下的眼睛大而清澈,不必掰开牙口,只是从它时不时在地上磨蹭蹄子的动作来看,就知道这匹比普通马匹高出四分之一,健壮而漂亮的什普罗郡马还很年轻,并且和它的主人一样有些不着调的小毛病。

  这匹来自享誉大陆的什普罗郡的优秀战马刚刚来到赫梅斯的时候,不是没有人眼红它而向格里尔子爵提出挑战的,全被子爵圆滑无比地避开了。他以一种在这个家族格格不入的风度,请他的兄弟和亲戚们自己去驯服这匹价值一座城堡的马匹,虽然在他们用惨烈的失败证明什普罗郡战马的忠诚和暴戾绝非浪得虚名之后,子爵并没有如最初他们预计的一样大肆嘲笑——但这种阴险的礼貌反而更令人心生厌恶。于是这匹名为波路路的小马就和它的主人一并被列入了赫梅斯那座要塞一般的城堡的不欢迎名录,在此时被打发到这个贫瘠无聊的地方来。

  雅克师在他的骑兽上打了一个呵欠,作为法师的坐骑,并不需要骑士一类肉盾职业的坐骑那么良好的运动能力和坚韧性情,它需要的是尽量地性情温和,容易控制,而且乘坐舒适,并且外表不要太挫(就算是法师也有泡妞的需要)。雅克师这头博斯牛就很理想,至少在那个傻得可怜的警卫队队长带着一帮不耐烦的士兵在蜂窝一样大大小小的石窟里寻找任何一个可能留下的遗族的时候,法师还能在他的坐骑上打一个小盹。

  而格里尔子爵已经就着附近那道小溪的溪水给自己的爱马洗了一个澡,把它打理得好像要参加五月花节那样无懈可击。

  “在明年的五月花节上 ,如果我们都努力一点,说不定就能给你找到一位有美丽的蓝色眼睛,胸部和臀部一样丰满并且愿意给我做烤饼的女主人了。”子爵最后顺手在波路路的鬃毛上打了个蝴蝶结,一边自言自语道。现在他那头有点儿缺心眼的爱骑看起来更傻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个白痴?”雅克法师又打了一个呵欠。

  私自增收税款这个罪名其实可大可小,不过警卫队的胃口太大,赫梅斯家族打算强征壮丁没错,但并不打算把这些可再生资源一次性消耗殆尽。为了明年就要发生的战争准备,赫梅斯领地上的农夫都要作为预备役接受训练,这样一来就很可能耽搁土地的耕作。在光明教会影响所及的地区中,赫梅斯算是少有的几个对遗族并不惧怕的贵族。虽然遗族有媲美兽人的力量,又拥有那些会直立行走的野兽没有的狡猾智慧,但只要□得当,12岁以下的孩子还是有为赫梅斯奉献的潜力的。甚至考虑到遗族对于传承的执着,赫梅斯还差使了那帮懒惰的幕僚制定出相关的补偿方案,并且本着光明神感召下的慈悲和平等情怀,赫梅斯对其他几个山居部族也给出了相同的条件——而这一切苦心都被授权执行的一帮蠢货搞得一团糟。

  就为了贪墨那些微不足道的补偿,以及向赫梅斯的贵族争功,边境警卫队在这片山区表现出了王都税务官也要自叹弗如的手段。不过这些可以称为在石头上刮油的手段应用的对象可不是石头,遗族即使已经分裂,淹没在裂隙之战后两百年内兴起的数十个国家之中,但当年他们烈风般横扫战场,独立于中洲联合军之首的辉煌还在灰尘漫步的历史中闪耀。一旦被逼到绝境,他们反扑起来的力量绝非这帮自以为是的傻逼能想象的。眼下所见遗族显然是迁走了,这算不上什么坏事,只是作为子爵回到赫梅斯之后得到的第一个机会,这个结果可算不上好看。

  “那倒是个问题。”子爵说,他的语气依旧轻快无比,“为了大家的心情愉快,尤其是父亲大人的面子着想,我应该暂时在外面逛逛。”

  “剩下的呢?”雅克师问。

  “父亲大人给我派来的这些人么,还是有点浪费了。不过没有一点战果也不行。”子爵说道,微笑着看向满头大汗从被拆得乱七八糟的栈道上爬下来的警卫队队长,“父亲大人不是缺兵源吗,把他们送进去就好。塞缪和附近的部族居然迁得一个不剩,而负责这片地区治安的警卫队却在事发后3天才向上报告,如果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