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没有内部矛盾的种田文是不完整的(2/2)

加入书签

里的几乎所有人和狼人接触的时间都不长,初来乍到时对方确实倨傲霸道,但那时候谁又知道他们能走到如今这种局面呢,而在术师的庇护下,狼人也从来没有机会向这些人类表现他们兽性的一面。重新约盟总体上对双方都有利,所以没有什么人反对术师的决定——

  “这是不允许的!”

  一个金发男子突然从人群中站了起来,云深停止了下一个议题的准备,抬头看着他。

  坐在范天澜身后的一个人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说:“我就知道……”

  “你怎么能这样做?居然向狼人传授知识!” 那个外表三十多岁的男人不顾身边众人的视线,伸手指向台上的术师,脸色通红,塔克拉歪歪头,做了一个手势,“兽人是在神的规则之外的生物,无论你来自哪里,都没有资格向他们传授人类的技艺!他们本该……”

  “墨阳!”云深微微提高的声音响了起来。

  刚准备出手的遗族青年急忙站了起来,他的位置离那名金发男人只有一步之遥,“是,术师!”

  “你和塔克拉出去。”云深说,“发言是他的权利,你们到门外去反省一下自己的做法。”

  墨阳怔了下,然后就红着脸出去了,塔克拉磨蹭了一下,走过范天澜身边的时候在下面踢了脚。

  这么一打断,刚才义愤填膺的金发男人一腔意气也泄了大半,虽然还没软下去,脸色却苍白了起来,术师还没说什么,周围刺来的视线已经足够让他感到压力。云深将文件放到一边,身体微微后倾,两手交握在桌面,看着他,“卡尔纳斯·德西·吉尔帕斯,这是你登记时的名字吧。”

  卡尔帕斯强撑着镇定,“是的。”

  “你自称随商队游历的小贵族次子,来自霍尔许这个小国,商队被狼人袭击后,你以奴隶的身份在撒谢尔度过了六年。因为懂得计算和部分文字,你在撒谢尔受到的待遇略高于其他奴隶,他们对你也比较信服。”云深说,这是为什么他能够成为成为队长级人物,“不过你没说过,你同时是一位传教士。”

  坐在一旁的格尔因背后冒出了冷汗,卡尔纳斯咬牙说:“因为你们没问。”

  云深沉吟了一下,“好吧。你反对我们和狼人结盟,理由是不能向他们共享技术?”

  “没错!”事已至此,卡尔纳斯也想不到什么退路,干脆直说了,“他们是有违常理的生物,只有罪恶的灵魂才会转生为兽人,他们不仅智慧低下,毫无信义,而且生性残暴,哪怕位于大陆边缘,也是对其人类的威胁。您作为力量天赋者,停留在这里建造城市已经是违背常理,还要向他们传授技艺的话,就是对人类的背叛!”

  塔克拉双手插兜,背贴在墙上,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切了一声,“什么玩意。”

  “刚才就应该给他那一下的。”墨阳在旁边很遗憾地说。

  卡尔纳斯挺着脖子看着云深,他认为自己的信念毫无错误,其他人却有些按捺不住了,从术师降临到现在,还没有人敢对这位大人这么无礼,而且他说的都是什么东西?对在这里的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只有家庭,部族以及被灌输的集体概念,“国家”对他们来说都有些飘渺,何况“人类”如此巨大的概念?

  “那么,卡尔纳斯先生,来到这里的几个月时间,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云深淡淡地说,“你眼前所见的几乎所有人,在你的世界中,和狼人一样都是没有资格得到知识的人种。”

  被这个世界的主体民族驱逐的遗族,同样被赫梅斯贵族当做野兽狩猎的山居部族,甚至连卡尔纳斯自己,也曾经是在狼人部落没有任何自主权利的奴隶。

  卡尔纳斯想说那是不同的,在出口之前他总算反应了过来,在他受到的教育中,遗族比兽人更不堪,而那些山居部族——真正的贵族眼中其实从来没有这些野人的存在。他的脸色再度张红,只能重复:“但那是神的旨意……”

  “我不信神。”云深说,“任何神。”

  连格尔因都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哪怕是那位远东君主,来到中央帝国时也不曾拒绝过教会的感召,这名年轻的法眷者居然敢这么说?

  “我知道在这个世界和更多的世界都有力量超凡脱俗者,但他们不是神。”云深说,“发生在大地之上的事,不在他们插手的范围内,所谓神旨不过是贵族借神之名施行的种族歧视,那种神迹是完全可以复制的。至于其他,狼人已经用时间证明了他们的信用,所以你的意见我不能接受。”

  卡尔纳斯呆若木鸡地站着。

  “还有一件事,我借此提前说明吧。”云深说,“我是无神信仰,不过在这个集体里,所有信仰都是自由的,包括卡尔纳斯先生的信仰。只是我希望所有人记住,这不是没有任何限制的自由,不强迫传播,不因教派对立争斗,不损害集体利益,不影响正常的生产和生活,这几条是必须遵守的原则。具体细则将在会后颁布到公告板上。”

  他在这里停顿了下来,卡尔纳斯抖着声音说:“你……”

  “坐下。”范天澜冷冷地说,卡尔纳斯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本就安静的会场变得更加寂静。

  格尔因没有等卡尔纳斯说出让他们处境更难过的话就把他拽了下来,旁边的人早已自发和他们隔开了距离,卡尔纳斯差点摔到地上,他的手还在发抖,“他居然……他居然……”

  “闭嘴!”格尔因用气音狠狠地说,这句话其实他更想对那名术师怒吼。

  渎神者……这个词在他脑海中不停地回荡。

  云深把文件重新拿过来,“接下来是第三个议题,与撒谢尔结盟,我们需要有专人负责应对相关事务……”

  会议结束后,云深整理了一下桌面,刚才的卡尔纳斯和格尔因几乎是逃着离开的,有人问是不是要把他们扣下来尽快处理,云深却不打算这么做。其他队长都带着人退场回到各自的岗位上了,刚才被点中负责撒谢尔事务的人早就赶着离开去准备材料,台上现在只剩几个人。

  将手里的东西自然而然地交给范天澜,云深抬起头,不出意外地在门口看见了等候的玄侯。

  “你想传达给我的,包括了这件事吧?”

  “不仅如此,术师。”玄侯低声说。

  云深没有等到他接下来的话,这个男人就在他面前缓缓跪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这个标题放到后面的某个章节更合适,但今天应该奉上的番外完结篇被狂性大发的作者吃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