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没有内部矛盾的种田文是不完整的(1/2)

加入书签

  与会的所有遗族都在次日陆续到预备队两名队长的办公室去报到了。(:网,看小说最快更新)而根据塔克拉他们整理出来的记录,这种防范疏漏的密会才开过三四次,最初只是在延长到每周一次的例行总结后,各级队长相互之间交流队中的一些状况,然后在某个人的倡议下,一个初衷只是管教刺头的集会就成立了。

  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自己是在为术师分担的,因为聚居地的摊子越铺越大,术师的繁忙看得到的人都知道,又何必让这些“区区小事”让他伤神呢。不过他们作为在一线的负责人,非常清楚这些杂音和刺头放任不管将造成的后果,而当他们自行处置了一些人却没有受到追究,渐渐就有人产生了理所当然的态度。

  以至于他们最近发现有些情况不太对,而处理起来又实在超出了诸人的职权时,身为秩序直接执行者的范天澜接到的不是报告,而是与会邀请。

  连塔克拉都感到无语,他们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直到在术师出现在他们的会议上,这些人才终于意识到不妥。术师说了不归咎,但“只是你辜负了我的信任”这句话,不只是对玄侯的责备,话未说尽,是给他们反省的余地。

  大部分人经过一晚上的辗转之后,第二天都急匆匆地去认错了。毕竟他们连组织都没有形成,实际也没有造成什么明显的后果,他们所作的不过是隔离或者轻微体罚,对那些新纳成员来说,对比过去的生活,这种程度的对待甚至没有让他们感觉到自己被针对了。

  聚居地现在是没有正式的公检法部门的,相关职能由前族长和长老们承担裁判的一部分,预备队负责的是另一部分,实际范天澜平时没有时间直接管理这些工作,大部分都交由塔克拉跟他手下的一个小组处理,就算塔克拉的身份让那些人不肯接触,但那个执法小组的副组长之一也是遗族人,他们还是跳过了他直接找上范天澜,其中显然有些别样意味。

  因为玄侯在本职工作上的表现一贯出色,他行事向来都有充分的计划,对下级的控制力也很强,而他在组织这种集会中呈现出来的,失常得简直像有意的破绽。

  可惜云深没有如他所愿地在事后找他彻谈,虽然处罚还是有的,他的职位没有变动,只是人事调动的权力被暂时移交他的两位副职手中,他的行动仍然自由,不过最近一次例行会议必须缺席。

  由塔克拉负责的调查持续了一段时间,跟范天澜总是给人压迫感的行事方式不同,塔克拉就算能力在同辈人中显得极其突出,由于外在性格原因,大部分人对他的印象多少都是有些轻佻和不着调的,这反而让他的调查很顺利,就算这次行动的规模略大,也没有引起什么过激反应。

  云深和范天澜各有别的工作要应对,这件事似乎像落叶轻触水面产生的一朵微澜,已经自然地消散平息了下去。

  几天之后,云深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

  作为一个曾经生活在官僚会议被人无比诟病的国家中的人,云深简化了自己熟悉的那些流程,将这种行之有效的议事方式分成了几个层次,组内或者队内讨论,成套工程所需的队级合作交流,每周例行的组队和大队工作总结及检讨,然后才是在颁布上规模的建设计划和宣布重要决定时才会召开的全体会议。

  虽然名义上是全体,受到条件限制,与会的最小单位仍然只能是一位小组长带上两位普通组员,只是这样,能容纳五百人的会场就已经显得拥挤不堪,所有人都自带了凳子,座位排序没有规定,所以各种发色和肤色的人各自寻找熟悉的对象,隐约形成一个个小团体地坐了下来。(suing.)在在术师进入会场之前,不少人都在轻声交谈,絮语声如密集的蜂群在会场上空回荡。

  但那个略显清瘦的修长身影走进来的那一刻,所有的声音都像被切断一样停了下来。

  不管这种情形看过多少次,格尔因都对这种景象感到吃惊,作为撒谢尔送来那两千名奴隶中获选的代表之一,他大部分的会议都是有资格和义务列席的。来到这里之前他已经知道术师的威名,一个拥有非凡力量的统治者受到尊敬是理所当然的,但这里的气氛从来与他所知的完全不一样,那些人确实尊敬甚至崇拜他,却不畏惧他,而术师……他控制着这些人,同时向他们敞开教授技艺,这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和那些为此欣喜欲狂的低等奴隶不同,格尔因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他所见的越多,被教导的越多,就越迷惑,也越不安。

  近似于恐惧的不安。

  不仅他,和他处在同一地位上的卡尔纳斯,还有他们的熟人也有类似的感受。而这位术师最近做了一个什么“调查”,让那些专职武力的人来向他们问一些不相关的问题,曾经是山民的那些武人还好,但黑发黑眼的遗族不管看了多少次都让他不适应。他尽力安分守己,虽然认为自己没有做什么冒犯那位术师的事,但他很不喜欢……而且那些人好像总想挖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他不明白他们在寻找什么,也不认为自己身上有什么应该向他们展示的!

  他看了一眼身边,卡尔纳斯也在这时候转过头来,他们用眼神交流了一会,然后术师特有的温和语音平静地响了起来。

  “感谢大家的准时到会。”云深说,他的声音不大,放在桌面上的扩音器确保站在最后的人也能听见,“现在开始我们的议题。第一件事,撒谢尔部落已经同意了重新结盟的要求,具体条约他们会在冬季之前正式确定。预计从明年开始,我们会和撒谢尔有计划地合并,狼人部落将用五年左右时间逐步迁入我们的城市。”

  虽然众人已经熟知会议纪律,这件事还是让人群发出哄地一阵骚动。

  “新盟约的几条原则是,同盟关系由从属变成平等,狼人可以获得城市一半的管理职位,但不得干扰任何生产活动,对保卫城市负有完全责任,禁止对我方普通人类的任何特权,违法违规都照常处置。”云深说,人们惊讶的反应没有持续多久,绝大多数的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他接下来的话,“而我们要向他们提供同条件的住所,确保食物和武器供应,以及保证他们学习同等技艺的权力。”

  会场没什么声音,说是还有具体条件要商定,实际结果和术师今天说的不会相差多少,他们已经习惯了。所以大部分人现在在想的是狼人加入之后对自己工作的影响,尤其对预备队来说,他们曾经和狼人有过的短暂合作看来是要变成常态了。

  在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