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做人要大方(1/2)

加入书签

  将他们领到术师面前的哨兵没想到这种情况,脸上现出茫然的表情。

  云深却神色如常,他不去看站在一旁的满眼无奈神色的阿奎那族长,看着俯首屈身跪在面前的年轻狐族,他开口道:“抬头。”

  提拉慢慢抬起头,对上那双俯视着他的黑色双眼,不同于遗族人的无底纯黑让人有灵魂都被看穿的错觉,提拉心中一惊,差点又低下头去。

  “你做这个决定,是因为我的力量,还是只为了活下去?”云深问。

  “因为您的力量,阁下。”提拉说,他直视着云深的眼睛,回答得毫不犹豫。

  有人在旁边嗤笑一声,提拉没有去看是谁,真正能决定他的命运的是这位术师,他所求的也只有这位术师。

  “看在你的父亲面上,我接受你。并且不是奴隶,而以学徒的身份。”云深说,“站起来。”

  提拉有些吃惊,不过还是照着术师的话站了起来,那人也不再看他,而是将目光转向站在旁边的阿奎那族长,“你有一个充满心计的儿子,在兽人中倒是少见。”他微微一笑,“不过对我来说却没有多少意义。”

  阿奎那族长苦笑一声,“非常抱歉,术师阁下。”

  到底是为了什么而道歉,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云策。”云深说,旁边一名外表俊朗的黑发青年应声而出,“既然是学徒,就从最底层开始,你把他带到工地上,让南山教导。”

  “是。”云策应道,他走到提拉身边,“你跟我来。”

  提拉略有迟疑,术师根本没问他的名字,不过犹豫只是片刻,他还是转身跟云策走了。阿奎那族长目送这个总是让他放心不下的幼子的背影,长长叹息了一声,然后他听见了术师的声音:“阿奎那族长,你特地造访,应该不只是为了这种小事吧?”

  “如您所知,”阿奎那族长转过身来,“我冒昧打扰,确实是有事想跟您谈一谈。”

  术师的神色有些不置可否,不过他还是说:“那就换个场合吧。”

  待到狐族的族长离开术师的会客室,与同来的他人一并离开,从开荒地回来不久的云策站在房门外,伸手轻轻敲了敲。

  “请进。”

  “术师。”云策走进去,目光一动就将这个面积不算小的书房尽收眼底,跟上一次他见到的相比,似乎又增加了不少东西,“人已经送了过去,南山队长让他先从农具的使用开始。”

  “嗯。”云深应了一声,一边抽出备忘录,“不用要求他干多长时间,五天之后就把他换到另一个岗位上。除了少数重要场所,两个月足够他基本轮换一遍了。”

  “和我那时一样?”云策不由自主地问。

  “不一样。”云深说,他抬眼看向这位来自神光森林的遗族青年,“你能够选择自己的方向,他却必须接受我的安排。”能跟随一位强大的力量天赋者,对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说都是一种荣耀,而以学徒的身份——至少在人类和兽人中,只有裂隙之战那样特殊的年代才出现过这样的关系。而且学徒不是学生,他们的导师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他们的主人,同样有决定生死的权力。

  得到回应的云策脸上现出窘迫的神色,他不是缺乏自信的人,唯独在术师面前很难放开,“但那是兽人……您信任他们?”

  “我们和他们还谈不上这种关系,有交易往来,并且双方都有确保契约执行的能力——至少撒谢尔的族长是可以考虑长期发展的对象。”云深说,一边拿笔,“说到这个,云策,这几个月你还过得习惯吗?”

  “我受益匪浅。”虽然不知道术师为何问这个问题,云策还是诚恳地回答。不仅受益匪浅,说颠覆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不过分。

  “那就好。”云深边写边说,“两年后会有精灵来接替路德维斯,你和他同行会少一些麻烦。然后不妨写一份这段时间内的学习和工作计划书,我应该能给你一些建议。”

  云策没声了,云深停下笔,抬头看过去,对上对方震惊而又有些慌乱的表情。

  “怎么了?”他问。

  “术师……您是怎么……”云策勉强自己镇定下来,“您知道我要走?”

  因为云深从来没想过他会一直留在这儿。这名青年自中央帝国的庇护地远道而来的真正目的,虽然南山和黎洪由于某种限制不能跟他直说,有参与过信使任务的范天澜在,云深大致也能分析出来部分内容。他关注这个与自己同源的民族,不过除了现在这里的这些人,对在中洲边缘生存的大多数遗族来说,他肯定是一个“外人”。而他所处的位置和一段时间内的实力也影响不了什么,这名表现出了良好的接受能力和积极的学习态度的遗族青年想学什么云深都会提供方便,对方这么吃惊反而让他有些意外。

  “因为我听说你要将李云灵夫人的骨灰带回她真正的故乡,她当年希望见到的家族复兴,现在应该有人替她办到了吧?”云深说,“你是他们意志的继承者之一,终究是要回到中央帝国的。”

  云策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同是黑发黑眼的术师,自来到之后,无论听闻还是亲眼所见,力量和知识之外,术师温柔的性格和独特的行为方式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他没想到术师早就他真正的身份,术师不仅接受了他,还给了他多少代价都换不来的帮助。

  “请恕我冒昧,术师,您为什么……”云策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如此关照我们呢?”

  只是相似的外貌这种理由对处事冷静理智,手段实际的术师来说应该是算不上的。这个问题让云深停了一下,“原因吗?”

  “我想在这个世界上做一些事,证明一些东西。这就是我的理由。”

  持续了半个多月的密集降水终于有了缓解的迹象,虽然天空看起来仍旧是湿漉漉的,远山沉甸甸地压在地平线上,沿着草原走来的一行人几乎人人都脚步沉重,雨水将草原上的低平地带变成了沼泽,稍微干爽一些的地方,草甸只要受点力,就会从底下大量地渗出水来,连空气都粘腻不堪地裹在人的身周。

  对毛发比较茂盛的生物来说,没有比这种天气更讨厌的了。尤其他们还要在没完没了的暴雨大雨和中雨中和同样没完没了的追兵战斗,狼人们普遍感到烦躁。不过这一切总有结束的时候,虽然脚下的土地是属于赫克尔的,不过近月前狼狐两族将虎族的大军一举击溃的战绩不是白给的,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