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不能太自信(1/2)

加入书签

  在药师的淫威下,最近异常黏人的斯卡唯有屈服一途。

  送药师上马之后,百无聊赖的斯卡转身回到部落,从某个角落投来的几道恶意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直到他进入帐篷。

  “族长,那是……”跟在他身后的伯斯低声说,斯卡抬手制止了他,然后咧嘴一笑。

  “我等着他们。”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受到袭击的是药师。

  在离移民聚地还有大约半天路程的时候,一阵冷箭忽然射向他们的队伍,当即有两名比斯骑士受伤,随即一群手持武器的人类从下风处的灌木丛中冒了出来,他们的攻击缺乏技巧,却悍不畏死。

  比斯骑士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但连同药师和他的助手在内,这支队伍人数不足十五人,敌人的数目粗算就有近百,加上地形不利,初次冲击就将狼人骑士的队形冲乱,惊变之下的狼人唯有极力回护药师突围。

  三骑四人突围之后,在回部落还是向移民聚地求援上,药师毫不犹豫选择了远东术师在的地方。没有人去想那些留下来的狼人结果如何,药师和另外三名狼人受到轻重不一的外伤,当在萨德原地外拉练的预备哨兵发现他们时,已经有一名狼人快要支撑不住了。

  遗族现任的药师正明闻讯之后匆匆赶了过来。药师只有肩膀上中了一箭,另外三名狼人是伤势都比他重得多,其中一位连小臂被砍断后来不及处理,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他的巨狼偎在他的身边,用粗糙的舌头舔去他身上的血迹,一看到陌生人靠近就伏地身体发出威胁的低吼。

  脸色苍白得透明的药师站起来,慢慢走过去轻轻摸了摸巨狼的脑袋,正明眼见这头凶兽被安抚下去,连忙拧开随身携带的小玻璃**,将盛放其中的淡黄色粉末向那名狼人的伤口抖落下去,药效几乎是立竿见影,连骨茬都清晰可见的断肢伤口已经开始止血。

  “这是白蓉花?”

  被人扶到一旁坐下的药师向正明问道,一名黑发少女正小心翼翼地用剪刀剪开他的衣服,让伤口露出来。

  “是白蓉花没错,平阳师兄。”狼人中能听懂遗族语言的几乎没有,这里也没有外人,所以正明回答道。

  “术师不是冬天的时候才得到的种子?”药师问,箭杆也被剪掉了半截,伤口传来的震动让他蹙起了眉。

  “我们有温室,这种药草也长得很快,已经差不多占了温室三成的地界了。”正明说,“师兄你忍着点。”

  话还没说完,他手上就一个用力,一串血花连着黑色的箭头被带出,药师闷哼一声,冷汗从他的额上滚下。正明的助手捧着一个陶盆走了进来,正明将刚拔出来的箭头浸入水中,血色晕染开去,陶盆中的小鱼四散游走,过了一会,在血水中游动的它们仍然看不出动作迟滞的模样。

  “幸亏没毒。”正明松了口气,开始为他止血上药,包扎伤口。

  “撒谢尔的毒药都由我掌管,”药师喘了两口气,说道,“他们本来也没这个脑子……虽然胆子不小。”

  正明怔了怔,“这是撒谢尔的狼人干的?”

  “说来话长。”药师说,此时门口人影晃动,一位衣着样式与人不同的黑发青年走了进来。

  “术师。”正明恭谨地叫道。

  神情温和的术师对他点点头,“大家的伤势如何?”

  “除了断肢难以再续,其余都无大碍。”

  “如此狼狈,真是让您见笑了。”药师难掩疲惫地说,他用的是通用语。

  “主要你们没事就好。”云深说,“我已经把这件事通知了斯卡族长,他说他会处理这件事。追兵我也已经让人去应付了,现在不会有其他危险,你先安心休息吧。”

  无线电台在狼人部落落户之后,凭借带过去的发电组,基本上能和聚地之间就保持着隔日通联的频率,药师此次出行已经提前通知过了,斯卡肯定能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至于他会有什么反应,药师也想象得出来。“非常感谢您这次的帮助,撒谢尔会记得这份恩情。”

  “作为契约同盟,这是我应该做的。”

  离开诊疗室,云深去了另一个地方。将药师他们护送回到聚地的同时,塔克拉也带了一队人去应对追兵,完成狙击的任务之后,他们带回来一个俘虏,这是唯一剩下的活口。倒不是这些人拼得有多壮烈,而是塔克拉认为只要一个人就足够说明问题,剩下的都是多余。

  一盆水被泼到俘虏的身上,清水湿透了他的头发,黑色染料从他的发间流下,枯草般的底色显露了出来。被黑色颜料污染得看不清长相的面孔上,眼珠的颜色也是蓝色。

  “这明显是要栽到我们头上么。”塔克拉说。

  范天澜伸脚把人踢翻过去,用刀鞘勾住俘虏的衣领一拉,他肩膀上的烙印就袒露了出来。

  “奴隶。从烙印能看出来他属于哪个部落的贵族,不过要让狼人来辨认。”范天澜说。

  云深看了一眼从开始到现在都一声不吭的俘虏,他的伤口擦在满是砂和土的地面,却没有吭过一声,“暂时不用打扰他们。斯卡族长既然说他知道该怎么对付,就说明他心里有数。”

  “那这家伙也没什么用了。”塔克拉说,弯腰下去就要把人拖走。

  “等等。”云深说,他走到俘虏的面前,对方虽然不太清楚他的身份,面对他的视线时却没有退缩,“我听我的副队长说,他带队前往追击你们时,战斗中只有你不抵抗,为什么?”

  俘虏沉默了一会,在塔克拉感到不耐烦之前,他终于开口了,声音听起来出乎意料地年轻,而且语言流利。

  “药师曾经给过我帮助,作为背叛他的罪人,这是我应得的下场。”

  “每个人做事都有他的理由。”云深说,“你伤害他的理由是什么?”

  “为了我的妹妹。”俘虏回答。

  “她也和你一样是奴隶?”

  “是。”

  云深直起身,“我明白了。你会受到你应得的惩罚,不过有这个权力的人不是我,我会交给药师来决定。塔塔,把他带走吧。”

  年轻的俘虏吃惊地看着他,塔克拉已经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嫌弃地看了一眼这名俘虏身上的邋遢肮脏,他一边嘀咕着真是浪费食物一边把人带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