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号之生意(1/2)

加入书签

  在新移民的住地中,已经是二月末了,天气和一个月之前可以说没有差别。

  温度计显示的数字一直在一个微小的区间浮动,室外的空气仍然冷得能冻掉人的鼻子,过冬前储备的像小山一样高的煤堆早已不见那高挺的弧度,只在雪堆中露出星星点点的黑色,取煤的人将硬结的雪块敲开,把煤一趟趟地用雪橇拉到铁工房旁的半地下锅炉室里。

  炉火几乎日夜不休,通过堪称严苛的标准检验的成套铠甲被抹上油脂,亮晶晶地装进用干燥的树叶内垫的箱子里;叶片已见缺损的风车还在水塔顶端吱呀吱呀地转动,间中响起提水上塔的大桶将水倒入塔内的哗啦声,机械工房中的车床切削声渐少,叮叮当当的各种敲击声多了起来。生活平稳,秩序,按部就班,却又像温室里的已经长出浅绿色真叶的小豆苗一样,有种清晰的活力。

  宿舍里又增加了一些设施,这个外出极为不便的季节,也有一些手工的小工作分配下来,跟春夏秋相比已经算得上相当清闲,而且由于无须为食物和寒冷忧虑,生活甚至可以说是舒适的。有些人在这段时间里长胖了一些,也有一些人反而生起了病。在术师的吩咐下,大厅的墙壁和附近地面上多了一些木造的小东西,见过示范后,人们才知道这些木杠,梯子和拉环是为了让他们活动身体而设置的 ,虽说利用率其实不怎么高。对这些玩意青睐的是些好奇的年轻人,没有任何人的指引,他们也能在这些简易到了极点的运动设施上玩出自己的花样。

  从每天清晨开始到夜晚,宿舍里总是热闹的,因为空间并不宽敞,好动的孩子们能够活动的场所也不过那几个,而术师又对他们相当宽容照顾,在楼梯上和大厅里玩耍的小孩子吵吵嚷嚷,不被警告就不会特意收敛,只有每天固定的某个时刻来到,他们才会无需大人召唤,自己就安安静静坐下来。云深将电视放过来,是想用这种方式代替一部分的启蒙,顺便为不得不禁足在这里的人们提供一点乐趣,他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些娱乐极其匮乏的年代,自然也预计不到这个在他看来十分普通的措施给人们造成的影响力——每天短暂的放映时间一到,唯一可供观看的大厅就会拥挤得连他都挤不进去,以至于电视的悬挂位置被一再提高,如今已经快要触到第一层的楼板了。

  随着播放的时间变长,云深拣选过来的影视材料也丰富了不少。兴趣是最好的教师这句话是老生常谈,而老生常谈往往被证明才是普世价值。在集体宿舍里5岁以上的孩子把儿歌唱得每个人的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之后,成年人们也多多少少学会了几个常用词句,云深在给少年组和青年组讲课时,也可以加入一些这个世界的语言中没有对应存在的词汇。

  “出芽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七,”云深俯身摸了摸从覆膜下冒出头的苗叶,“没发现什么病害吧?”

  “这个是没有的,术师。”负责管理温室的山丁说。

  云深直起身,看着向两侧延伸而去的苗床,这些刚刚萌发的红薯幼苗数以万计,将在春季日温稳定在15度以上之后开始规模种植,这种耐贫瘠易管理的高产作物,和马铃薯一样是今年粮食生产的主力品种。

  “那些黑牛的状况如何?”云深问。

  “就是草料有点不太够,其他也很好。”山丁说。

  “给它们穿上去的鼻环没有感染?”

  “没有,术师。只是现在不太好驯……”

  “那也是急不来的事,”云深说,“我对这方面不太了解,不知道能不能先带出来几头?”

  农具的制造不算太困难,在机械化作业完全是个妄想的情况下,该如何驯熟那些从撒谢尔带回的黑牛,使它们成为劳作助力就成了一个问题。纯人力用于开荒尚可,不过耕地和犁田没有畜力到底有多难,云深在入冬之前已经见识到了。

  “关于这个,其实……”

  正在说话间,一名遗族青年忽然小跑入温室,臂上的布条说明了他今天轮值的身份,旁人给他让开了通道,云深看着他来到自己的面前,听完他有些急切的报告后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好久不见了,术师。”解下厚厚的狐皮斗篷,有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冰蓝色双瞳的狼人将它递给侍立在旁的一名遗族青年。

  “在单调乏味的季节然能迎来您的到访真是荣幸。欢迎您来到这块新土地上,冰山阁下。”在住所兼办公室的房间里,云深对突然造访的人微笑道,他没有坐在桌后,而是让人搬出了几张椅子。他看了一眼端坐在另一边青灰色毛发的狼人,“布拉兰先生也来了,让人有些意外啊。”

  布拉兰给云深回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我只是一个随行的闲人。”然后就把视线移到周边摆放得密密麻麻的架上了。

  “此地打扰,是因为我们遇到了一些小问题。”修摩尔说,随即非常直接地向云深说明了一下撒谢尔的通讯石是如何完蛋的。他的态度是如此坦荡,在别人身上可能显得愚蠢无比的错误似乎也变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在听完他的请求之后,云深沉吟了一会。

  “关于这方面,抱歉,阁下,我从来没有学过通讯石的做法。”他对修摩尔说。

  修摩尔显然没预料到这一点,在斯卡向药师保证的时候,连他都以为通讯石的制造是每个“有点”本事的力量天赋者必备的技能,这位远东术师如此直接地否认,他在想斯卡那小子是不是在扯谎的同时,也稍微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远东和这边的地域差别原因。不过远东术师已经这么说,那他此行前来的目的是无法完成了,“是我准备不周,只能说这真是个遗憾……”

  “我想这并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云深说,他伸手从架上抽出一本页缘已经泛黄的,“无论灌注多少法力,耗费多少材料,通讯石这种工具作为一次性用品的缺陷都无法改变。尤其是只能单向传递,无法实现即时交流这一点,已经注定它的不堪大用。”

  “哦?”修摩尔挑眉看向云深,“听起来你似乎是有更好的方法?”

  云深微微一笑,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贵族的部落需要通讯石,是因为从前往帝都到最终决出兽皇,全部过程结束,至少需要三个月吧?作为边疆守卫者,在邻国处于不安定的战争状态的时候,首领不能及时掌握部落的状况确实不太妙。”

  “帝位争夺战是一个冗长的游戏。”修摩尔笑道。

  “听说这边通讯距离最长的记录是——以一个我和阁下都较为熟悉的标准来说,600华里。”云深说,华里是修摩尔还活着的时代常用的一个距离单位,差不多就是现代的“里”,“撒谢尔部落和帝都的距离应该比这更远?”

  “至少长两倍。”回答的是布拉兰。

  “不过这玩意还是很有用的。”修摩尔说,“不知术师你掌握的方式能做到哪种程度?”

  云深将这本《硅两瓦短波电台技术说明》倒扣在桌面上,“地域不同,还要视能源和零件的成熟状况而定,通过我的技术进行通讯的有效距离可长可短。不过即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