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前方高能注意(1/2)

加入书签

  “格奥尔……”格里尔看着生死未卜的同伴,附近几位骑士想要靠近去查看格奥尔的情况,却在数步之外被猛烈的气流掀开。(网suing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利亚德!”

  没有回应,利亚德仍旧半抱着格奥尔站在原地,他身边的气流开始变得混乱,飞舞的银发遮挡了利亚德的表情,只能看到断断续续的闪光出现在他身侧,空气中传来强烈的不安定感。

  “……”连格里尔也一脸的感到棘手,这种情况不在预料之中,虽然杀掉法圣可能付出的代价大家已经有了准备,但利亚德和格奥尔本应位于死亡梯队末端……

  “失控了。”他紧皱眉头,被打断的右手连握剑都极为困难,他转头对跟随在身侧的银骑士命令道,“凯尔西,你去阻止他!”

  “是。”跟随在他身侧的银骑士低声应道,将盾牌确实不负他的守护之名,倒不如说实在像一个久经考验的战士……

  从不知何种材料制成的袋口倾泻而出的泉水违背了常理,清澈的水流凝滞在空中,并且开始缓慢地移动扩散。亲王移开水袋,最后从中倒出了三枚翡翠色的美丽叶片,芬芳的生命气息在那枚绿叶出现的一霎就弥漫到整个空间中,护罩能够抵挡寒风却不能阻隔寒气,这些绿叶却像把森林的春天带了进来。

  “愈伤之叶?”

  “这只是精灵木上的叶片,愈伤之叶只有树精灵才能产生。”亲王说,他拿着这张叶子走到伤势最重的精灵身边,守护在旁的精灵将这位精灵失去的肢体捧了起来,亲王将两枚精灵木叶揉成绿色的浆液,滴在断肢的接口上,接下来的一枚他用在了腰部被风刃切开的的精灵身上。(。suing。)

  重伤那两位精灵的伤口几乎是以看得见的速度愈合了,格里尔看了一眼格奥尔背后那个可怕的空洞,终究还是保持了沉默。

  “树精灵一年之内只能产生两枚愈伤之叶,阿尔瑟斯的上一枚已经给了紫铜的格兰迪斯,你们要做好准备。”

  “他身为骑士,应当早已有了为信念或者至重之人而牺牲的觉悟。”格里尔说。

  “他的意识已经快要消散了,有什么觉悟都无所谓,关键在于另一个人。”

  “……”格里尔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利亚德已经昏了过去,但他总不可能一直昏下去,“实在没办法的时候,我会做决定的。”

  于是这个话题到此为止,而由圣地的赐福之泉构成的水镜也终于合上了最后一个缺口,精灵亲王割破了自己的指尖,伸手在它光滑无波的,透明得近乎空气的平面上划了个十字,金色的晕光沿着十字扩散,镜面上慢慢浮现出了图像。

  首先出现的是一张非常无邪的幼儿的圆脸,他微微侧着脑袋,用可爱的新叶色大眼看着这边。

  “阿尔兰德。”

  就像听到了西梅内斯的声音,这位树精灵又凑近了一点,甚至能够从他明亮的双瞳中看见亲王的身影,光滑的绿色短发从他鼓鼓的脸颊边垂下,只差一点点就触及水面,在他想要伸出白白的小爪子朝这边伸过来的时候,有人从后面伸手过来把他提了起来,然后托在手上。

  将未成年的树精灵抱起来的女性令人几乎无法移开视线,深青色的长发如同流水滑下她纤细的肩膀,精美的额饰下,那双翡翠色双眼每一次睫毛的颤动都能令凡人心悸,但容貌的美丽只是外在,这位成年的女性树精灵气质极其高贵,与索拉利斯侯华丽而锋锐的风格不同,这位精灵身具的是超过绝大多数人类王者的沉静的威严,不过被她抱在手上的幼年树精灵那软绵绵的样子给她过于完美的形象有了温情和柔软的气息。

  在见到这位女性精灵的那一刻,格里尔的神色也变得凛然,他虽然从未见过这位陛下,但有些存在完全是第一眼就能够认出来的。

  面对只是静静地看着这边的精灵王,西梅内斯的神色也稍稍有了变化,“王。”

  镜像对面的女性精灵王对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抱着树精灵侧过身,一汪纯净美丽的泉水在她身后现出,画面也随着她的动作而移动,越过白色的石阶,来到被晶莹的沙粒和幽绿的精灵木所围绕的泉水边。

  新的画面在泉水中生成,先是一座巨大的如同水晶砌成的品形建筑,白雪覆盖在它锯齿形的穹,幼儿做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意味着该换尿布了,但树精灵毕竟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云深只是有些意外地看着他那根绿色的小天线又慢慢升了起来,这是在紧张……?

  显然事实并非如此,两只小手都攥起来——但苹果还是没放下——的树精灵一副非常努力的模样,在云深也忍不住想跟他说做什么都好,慢慢来没关系的时候,那根绿色的毛毛左右摇曳着,慢慢长出了一样闪闪发光的东西。

  淡绿色的,近乎完全透明的叶片。

  这张小小的叶子把树精灵的绿毛压出了一个弧度,他仰起脸,两只小手够呀够地地想把那张叶子拿下来,不过他肥肥短短的小胳膊让这个场面显得有些杯具,云深弯腰接住那只滚下来的大苹果,另一手绕到后面扶住眼看就要往后栽倒的树精灵,终于让他把那张叶子揪住了。

  叶子掉下来之后那根绿毛毛就趴了回去,树精灵抬脸把抓着这张叶子的小拳头递到了云深面前。

  没想到能收到礼物的云深伸出了手,轻轻落到他摊开的手心上的叶片质感并不像植物,那是温润的,甚至算得上坚硬的,看起来精致而惹人怜爱,但从接住它的那一刻云深指上的伤口就消失无踪来看,这不是什么简单的馈赠。

  在云深寻找能够保存这枚叶片的容器的时候,范天澜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是来向云深报告一件事的。

  “前膛和后膛两门试行火炮都已准备就绪。”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也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