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7(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话很不客气,水晶憋红了脸,怒道:“你…”

          我笑道:“若没有特别的理由,你娘下次定会换人主持,否则便要落下任用私人的口实!”

          她怒火上冲,脱口道:“既然反正都要换人,要你操什么心!”

          我嘻嘻笑道:“你这容易发脾气的性子可要改一改,怒火烧心,难道还能正常决策吗?你连我的话都没听明白…”

          她紧闭双唇想了一下,说道:“就算换人也没什么大不了,大家都为圣教出力…”

          我哈哈笑道:“虚伪,我又发现你一项优点,不过你说假话的功夫太差,以后还是让别人替你说吧!”何曾有人如此对她说过话,水晶又怒又惊,站起来瞪着我一时不知所措,我又道:“就算是我多管闲事,今日你已让那五人刮目相看,若是你的武功能比他们高一些,说不定下次仍会由你主持。”

          水晶打量了我一番,展颜笑道:“原来师兄是要指点我武功…”

          我摆手笑道:“我怎够资格指点你,还有谁能比你娘更了解你?她以前教你的,你慢慢去回想实践,比什么都管用!”

          金铃的武功以阴柔为主,和水晶的性情难免有些格格不入,但想必从小便曾有针对的悉心栽培。金铃只指点了杜预三日,杜预的武功便不低于水晶,我让她逐一回想金铃的言行而并未直接指点她,若她真希望从回忆中得到进步,那她就会反复琢磨金铃的话,也可以在潜移默化中逐渐影响她的举止。

          水晶静静地瞧了我半晌,突然道:“你干嘛要帮我?”

          我微笑道:“谁让你是我师妹呢?”

          她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道:“是我爹让你这样做吗?”我淡淡地瞧着她点了点头,她紧闭着唇吸了口气,似乎压下了内心澎湃的情感波动,平静地道:“我去打坐了!”

          看来师傅的死真的对水晶产生了很大的震撼,看着她的背影,我突然觉得答应师傅的事并不是很难。月儿的眼神也很是欣慰,温柔地望着我,三人静静地坐着,如雨瞟了我一眼,小脸却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

          月儿奇道:“雨儿怎么了?”

          如雨低声道:“没什么…”螓首却垂了下去,我心中大奇,抓住她狠狠地道:“不许鬼鬼祟祟的,快说出来!”

          如雨面红过耳,轻声道:“妾身担心这水晶也喜欢上相公,那铃姐…”

          月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哈哈笑道:“绝无可能,相公绝不会招惹她!”

          月儿也道:“水晶虽然也很标致,可怎能与铃姐比?”

          如雨更是娇羞,以蚊蚋般的声音道:“贱妾只是担心…”

          我甚觉好笑,想不到如雨会有如此古怪想法,摆手正色道:“就算比你铃姐漂亮,相公也不会沾上她…”

          月儿歉然道:“是贱妾失言!”我摇了摇头未作言语,如雨抬头笑道:“妾身胡思乱想,相公不用放在心上!”我用指背轻轻摩挲着她光滑的脸蛋取笑道:“咱家雨儿的想法有如天马行空,相公有时可真捉摸不透!”

          月儿咯咯娇笑,如雨顿时娇嗲不已,我心中大荡,把她拉入怀里轻怜蜜爱了一番。

          如雨软倒在我怀里,月儿在我身后俯了下来,轻轻在她耳边道:“雨儿想不想爷好好玩你一整夜?”

          如雨的身子阵阵的发热,娇嗔道:“月儿…”

          我看了看天色,见日落西山,云蒸霞蔚,笑道:“爷呆会的确会好好疼上雨儿整整一晚,现在却不用急,咱们上街去玩玩!”

          月儿和如雨半拥着我,神情雀跃欢喜,好似两只快活的小鹿。

          街道旁有的商贩正心满意足的收拾回家,有的却满怀希翼的才摆出来。

          月儿想起上次畅游洛阳夜市的情形,笑道:“不知苏小叶近况如何,咱们本答应再过洛阳时去探望她…”

          如雨娇笑道:“不如咱们下次找个时间,让小叶好好带咱们玩玩!”

          我笑道:“看苏小叶的模样也挺贪玩呢,武功又好,说不定经常穿上男装四处闲逛…”

          如雨笑道:“那日她似乎被那王君仪缠得很惨呢!”

          月儿笑道:“王潜的闺女嫁给了少林俗家掌门万春雨的孙子,儿子又想娶小叶姐,莫非他真打算做洛阳王吗?”

          我笑道:“那日你们三人耳朵咬来咬去,相公也没听到些什么,苏小叶家里想来也不凡,不知有什么来头?”

          月儿娇媚地白了我一眼,皱眉道:“咱们女儿家的悄悄话相公也想听得一字不漏吗?”

          我嘻嘻笑道:“好月儿,你竟然把相公说的如此不堪,相公一定要好好感谢你!”

          如雨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月儿愁眉苦脸求道:“相公饶了妾身吧,人家只是有些不忿昨晚被相公弄得那么厉害罢了!”

          我哈哈大笑,拧了拧她的脸蛋,月儿却对偷偷发笑的如雨嘻嘻笑道:“雨儿也别得意,你今晚儿就知道那死去活来的滋味了!”

          如雨顿时笑不出来,拉着她求道:“好月儿,你定要救我!”

          月儿开心地妩媚笑道:“我也很想救你,但实在是自身难保,月儿万分感谢你今日留下来陪相公,让我可以休息一晚…”

          如雨大愁,瞟了我一眼道:“相公…”

          我笑道:“你把苏小叶的情况给相公说说,兴许相公可以考虑一下饶你一两回…”

          月儿咭咭欢笑,知道我这话里大有文章,如雨也听了出来,撅起了小嘴。

          我揽住两女微笑道:“若是让你们太辛苦,相公不是成折磨人了吗?相公怎都会顾惜你们的…”

          月儿对如雨嘻嘻而笑,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如雨这才知道被她捉弄,嗔道:“相公,月儿老是欺负人家,相公要替贱妾做主!”

          我凑到她耳边轻声道:“过了今晚,相公每晚都狠狠替你出气!”如雨霞飞双靥,娇羞地垂下头去。

          月儿嘻嘻笑道:“不如由贱妾来告诉相公小叶的情况吧,希望相公以后每晚也怜惜贱妾…”

          我瞧着她一脸的顽皮神情,笑骂道:“鬼丫头还不快说!”

          月儿笑道:“爷知道龙游帮吗?”

          我点头道:“龙游帮似乎在黄河流域都颇是出名…”

          她又道:“那爷可曾听说过‘素手仙子’秋云裳?”

          我摇了摇头,月儿接着道:“这秋云裳便是龙游帮帮主的独生爱女,也是小叶的娘亲…”

          我哦了一声,道:“那苏小叶她爹是什么来头?”

          月儿笑道:“小叶的父亲大人只是个普通商人,根本就不会武功,不过家财可是相当可观。”

          我微笑道:“难怪王君仪想娶苏小叶,与龙游帮套上近乎好处可不小…”

          如雨笑道:“小叶也看出王家动机不纯,所以极是厌恶,无奈苏伯父似乎对王君仪颇为看重。”

          我嘻嘻一笑,见道侧有家颇具规模、名叫“碧华轩”的酒肆,门前金字招牌大书“洛鲤伊鲂”四字,欢喜道:“曾闻‘洛鲤伊鲂,贵似牛羊’,岂可过门不入?”

          鲂鱼产于伊水,故有“伊鲂”之说,黄河鲤鱼更是声名遐迩,想起那鲜美滑腻的嫩肉、素淡典雅的清香,我不由食指大动。两女见状娇笑不已,拉着我走进店去。

          入门后一眼看到的竟然是个俊秀的和尚,他文文静静地坐在店门内侧的一张桌旁,面前摆了一碗清水,低着头不敢看人,店中客人却不时拿眼瞧他,神情古怪。碧华轩内肉香飘逸,这和尚口中念念有词,不住宣着佛号。

          我们径自去一旁坐下,月儿笑道:“爷,这和尚要干嘛,莫非想尝尝鲜?”

          我摇了摇头,轻轻道:“不得无礼,这和尚武功厉害的很!”

          两女从未见我如此推崇任何人,惊讶地打量那和尚。那和尚似乎有所察觉,神态略微腼腆,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那碗清水,月儿虽经我提醒仍然看不分明,但也知对方深不可测,吐了吐舌头。

          内堂里走出名老人,手里提着个蓝布包袱。和尚似乎松了口气,站了起来。那老年人急步走到他身前递过包袱,抱歉道:“累师兄久候了!”

          那和尚合什微笑,竟是相当的文雅,只听他从容说道:“居士宅心仁厚、功德无量,小僧稍候片刻又有何妨!”

          那老年人笑道:“不过些许心意罢了,请师兄代在下向师傅问安!”

          和尚点头微笑道:“回寺后贫僧定会传达,贫僧告辞!”说完向咱们这桌看了一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