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卷天下大乱第十节乱三朝廷皇帝(1/2)

加入书签

  张庭威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靠在椅子背上,也不回答张金亮的问题,也不说话,只是那么躺着。

  张清明放下手中的文件,清了清嗓子,说道:“金亮贤侄,这封信上面写的也太匪夷所思,但据我所看,至少玉玺不是假的,字迹也是当今的亲笔,不过这内容。”他摇了摇头说道:“说东海王擅权我信,说何伦抄掠公卿我也信,可是说何伦等人逼辱公主,就有点过甚了,逼辱哪个公主先皇帝2个公主,一个身故,一个跟在裴氏身边,何伦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到裴氏身边乱来,而当今的两个皇女不过数岁,逼辱二字从何讲来难道是何伦逼辱幼女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何伦可真就是禽兽不如了,并且东海王也脱不了干系。必定背上千古骂名。”

  “金亮,这件事情不能急,不能急于表态。如果你把这封信交给东海王的话,全天下都会认为你是东海王的同党,你可要一起背负骂名了。”

  “清明公,在青州奉行的是规矩,是制度,既然皇上已经颁布诏书任命随同东海王的行在完全负责大晋的政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皇上也应该通过正当的渠道来解决,像这样偷偷摸摸把所谓的诏书送给征、镇,并不合规矩啊。这完全背离了青州坚持的原则。张清明脸色略沉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帅土之宾。莫非王臣。不管行在在哪里,当今圣上的旨意永远是最高地命令。”

  “清明公难道说青州应该遵从皇帝的旨意”张金亮反问道。

  张清明默不作声,他无法回答,刚才他还在说让把这事放放,但是这却又和他刚才说的皇帝的旨意是最高的旨意相违背。

  张金亮见张清明不吭声,接着说道:“大晋非一人之大晋,大晋乃是天下人之大晋,皇帝只是大晋的代表,而不是大晋的全部。青州忠于是大晋帝国,而不是帝国的皇帝。”

  张清明脸色一沉,说道:“金亮你这言论可有点谋反的嫌疑了,这句话引用地不对,虽然意思大家都明白。可惜在你这个位置上说这种话,可是要被人误解的。测试文字水印5。”

  张金亮一愣问道:“为何。”

  张清明苦笑了一下,暗自骂道:“山村野人,就是山村野人。书读的不多。反到想到处引用例句,要不是我张家的利益和此人相关甚密,我可要去管他。要不是我等在此帮衬,这个楞小子怎么死的他都不知道。”

  他心里想着。嘴上说道:“金亮有所不知,你这句话原文是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这句话出自周书:汤放桀而归于亳,三千诸侯大会,汤警告说:此天子之位,有道者可以处之矣。夫天下非一家之有也。有道者之有也。

  六韬也有记载:太公说,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

  “引用这句话地时候,一定要注意前后句,否则金亮,有可能你是怎么死的,你都不会知道啊。”

  张清明虽然是依靠武力纵横清河郡的,但是此人也是清河张氏的一支宗族地族长,文学水平决非张金亮这种二把操所能比拟地,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种话都是一些雄踞一地的具有雄才大略的人物,在夺取天下地时候说的话,况且这话中的天下人,也不是张金亮理解的全天下的人,而是有道的人,所谓有道的人所指地是什么人,那就可想而知了,实际上这句话就是为改朝换代找借口地话。

  而此时张金亮虽然雄霸一方,势力强大,但也不适合把这种话挂在嘴上。毕竟现在天下虽乱,人心还主要是向着大晋,张金亮的这句话如果传出去,别人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张金亮地脸一红,暗自叫了一声惭愧,向张清明抱了抱拳,表示了歉意,并说道:

  “商汤,太公姜子牙等先祖雄才大略,金亮自感无法和他们相比。”张金亮此话一出,满座皆惊,张清明,张庭威心中骂道:“竖子,你不想活了还是怎的,和这两位先人比,你真是活腻歪了。这话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