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节风雨欲来(1/2)

加入书签

  晋时候桌子这种东西还未出现,虽然张金亮把桌子已庄,但是由于传统习惯的影响,在正式宴会上,用的还是条几,并且还是一人一几,人跪坐在几后的软垫之上,屁股放在脚后跟上现代的日式坐法就是中国魏晋风俗,几上只摆一个人的食物,完全类似现代的分餐制,当然饭庄里面的地板肯定是木制的。

  当时高档的宴会的主餐就是猪肉,鹅肉,牛肉。

  猪由于太浪费粮食在当时并不常见,被视为珍馐美味,尤其是猪脖子,司马睿出镇建,当时“公私窖罄,每的一豚,以为珍膳,项上一脔优美,辄献于帝司马睿,群下未尝敢食。尤其还把水中味道鲜美的鱼还叫做河豚,意思就是这种鱼的肉像猪肉一样鲜美啊趣。

  在宴会上进行最多并且最烘托气氛的就是灸肉,灸肉分为帮灸、捣灸、灸、肝灸、牛眩灸、饼灸、酿灸、豹灸等烤,现代的越南等地以及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还保留有这种做法,,高档的棒灸肉原料就是大牛的里脊和小牛的腿肉,这些原料要“逼火偏灸一面,色白便割,割遍在灸另外一面,含浆滑美。熟然后割,则涩恶不中食。

  当然牛肉不是一般人能吃的起的,当时的牛被法律保护,是不能随便被宰杀,南朝梁官居九卿的傅昭在收到儿媳家送到地牛肉曾经说:“食之犯法,告之不可,取而埋之。吃

  本来锦绣山庄地这次活动主要是为了庆祝胡忠的饭庄开业,但由于缪传等人地到来,逐渐的已经变了味道,锦绣山庄的人大部分都是穷苦出身,以前饭都吃不饱,哪有机会饮酒。令又开始了

  西晋时期的士人能不能饮酒那可是判断是不是名士的标准之一,“名士不必须奇才,但须常的无事在这种风气下,这些士人地酒量极大,竹林七贤中的山涛,就能饮酒八斗方醉,刘伶更是“天生刘伶

  在这种大气氛下的缪传哪会不能饮,再说这种只进行过一遍蒸馏的酒度数并不高,一星半点人根本醉不了。起来,再行着酒令。

  眼看盘中食物渐罄,而众人正酣广场上架起篝火,现场制作起来了灸肉,由侍者片下后端到客人面前取用。

  胡忠没有牛里脊或者小牛腿,无法制作棒灸,他只有整只的筒子羊,他这种把整只动物羊架到火上的灸肉叫作豹灸,这可是碣胡地拿手技艺,中原地区的豹灸就是从这些碣胡从老家带过来的。

  随着灸肉的香味飘散出去。在篝火周围,对酒当歌,乱成一团,后来的童子军将领,把缪传带来地几个小兵也拉进了酒团,大有一网打尽之意。氛,率先离席而去,回家睡觉去了。

  就算缪传酒量再大也架不住锦绣山庄众人的轮番轰炸,到后半夜地时候。了一片,缪传已经找不到人影。已经趴在屋中抱着小几的腿,坐在一片呕吐物中睡着了,而段文鸳还稳稳当当的坐在那里,面不改色,和张金亮在那里一杯对一杯地牛饮,张金亮头开始没有喝多少,所以现在还能支持住。

  王勇强已经彻底败退了,他拉着小三几个在旁边嘀咕道:“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怎么这么难弄,几位又没有别的办法让他出糗的。

  小三歪着头想了一会,嘿嘿笑道:“你等着,他不是力气大么我给他弄个玩具让他玩玩>

  时间不大,他和铁工场的两个工人赶着一辆马车跑了回来,他一下车,就向王勇强点了点头,王勇强拉着段文鸳说道:“适前曾经答应过要给文鸳兄一把趁手的兵器,吾弟不才,费尽心力,终成一器,文鸳兄今日可以一试,如果不合适,再让吾弟修改。

  那边小三和铁工场的两个工人已经把那个器物抬下了车子,早先王勇强让小三给段文鸳打造一把好兵器的时候,小三已经做出了一个大槊地头。

  当时大家也都知道这位天生勇猛,在制作槊头地时候,就已经做成了特大号的小三为了让段文鸳服输,他找了一根一丈多长的外径寸半的无缝钢管在铁工场的车床之上现场套丝,安到了那粗大的槊头之上,为了增加重量,他还在铁管之中灌满了河沙,尾部用枪簪封上。少有30斤的分量81公斤

  俩人把这杆大槊抬下车子,放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段文鸳听到这声巨响,眉毛一挑,人已经借着酒气战起,摇摇晃晃走到那根大槊面前,用脚一挑大槊想把大槊挑起,却不想那大槊却不随他愿,哗楞楞发出脆响滚到了一旁。

  段文鸳一声怒吼,人弯腰已经抓住了槊身,双膀较劲把大槊提起,已经有点晕的他,略微一个踉跄,差点被大槊带倒,他仔细看

  槊身,叫道:“好个器物杆

  围绕着他那高大的身形飞舞,瓦亮地槊尖在灯光的照耀下向四周撒出一片寒星。把一旁的篝火也吹得分散开来,爆出阵阵火花,。

  王勇强的脸僵住了,小三也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位战神“这还是人么”

  孙刚从卫生间里面呕吐出来,正好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吃惊之余,他在张金亮身边轻声说道:“此人日后若为他人所用。敌,如若至此,不若杀之。

  张金亮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不置可否。

  段文鸳舞到兴头,仰天长啸,大槊飞起,直接扫上了那辆大车。一声巨响中,那大车已经变成了漫天飞舞的碎片,拉车的马一声惨叫,大已经从他的尾部扫过,锋利的槊刃,已经把那马的后半身扫上了半空i头已经在那马地头骨上扫出一道口子大头上的血槽带的向四周飞舞,在四周的地上、人的身上现出一朵朵妖艳地小花。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那大车连车带马已经成了一堆散布在地上的木片,零件和碎肉。

  段文鸳大槊扫过马车,忽的收住了槊身,立起大槊,重重的顿在了地上,伏地向张金亮跪倒:“感谢刀神赐槊再所不辞。

  张金亮哈哈一笑,伸手虚扶,“文鸳兄请起,不必客气,文鸳兄真乃绝世猛将,人选兵器,兵器也选人呵,此槊和文鸳兄很是相配。三的那点花花肠子哪里能瞒得住他,从大槊落地地声音他已经听出了貌端

  段文鸳起身拉住了王勇强,“勇强兄弟愿为你结为异姓兄弟,不知可否。

  王勇强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一个是懊悔怎么送了一个这么利器给段文鸳,同时也感觉自己暗算这个性格直爽地汉子有点太卑鄙了点,他笑道:“甚好,勇强也有此意。磾,叫人摆上香案,向天而拜,一叙年庚,到是段匹磾年级最长,王勇强次之,小三还是老三,段文鸳竟然刚过20,排列最小。

  拜过老天以后,段文鸳又向张金亮拜倒:“兄弟师,即我师,刀神地位尊贵,如不嫌弃,愿刀神收下我这个记名弟子,不知可否”他虽然是鲜卑贵族,但是这个贵族的名号在汉人眼里最多也就是相当于汉人庶族子弟,在这里象他这种人,简直就是一抓一大把。是比奴隶略微高那么点。张金亮他可是不敢想了。

  对于这个猛将张金亮有心想收,可是毕竟人家家族的利益在那里放着,段文鸳断然不会放弃家族利益,跑到锦绣山庄来,一切只能从长计议了,段文鸳能和王勇强结为兄弟,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他坦然接受了段文鸳的跪拜和敬酒说道:“我受你拜,却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把刀随我很久了,刀名锦云吧。

  段文鸳双手接过佩刀,轻按绷簧拔出了刀身,在火光的映照下,刀身反射出红色的光芒。龙在五色彩云间翻滚游动。

  他扑通一声,满面通红,浑身哆嗦着,再次跪倒在地,“多谢刀神赐刀刀是一个武将的命,而张金亮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佩刀交给了他,那可是意义非凡,更何况这把刀的来历非同寻常呢

  实际上他想多了,这把刀不过是今天早上张金亮在他n把库存刀中,随手拿了一把出来装点门面而已,不过是恰好拿住了和那天在阵前拿的那把刀差不多的一把而已,要是过几天在有人值的他送刀,他说不定又会拿出一把和这把差不多的刀说,这把叫锦龙呢。

  这种夹钢的刀现在已经量产,不过最好的都被王三挑出来,仔细研磨,让张金亮装点门面磨要次上好几个等级。瑕而已,譬如刀身某处的线条不够顺畅美观啊之类地。

  苦命的刘伯根在锦绣山庄的人撤走以后,又重新占领了临城,然而临城内已经空无一物,锦绣山庄的人连根条都没有给他留下,当然条不是被运走了,而是被当柴火点火烧了,临城内剩余不多地居民也被锦绣山庄拉走。最后,刘伯根都弄不清楚攻击临城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但是青州华族的那把大火,彻底断绝了他西进的念头,但是他想南进,也南进不了,因为没有足够的军粮每天除了从占领地郡县搜刮粮食以外。窝,下河打鱼,掏老鼠洞维生。

  刘伯根的那些谎话早已经没有人相信,唯一还让他们保持跟随刘伯根的信念就是。别处也是饿死,聚在一起还有可能活下去

  秋收

  缪传在到达东平陵以后才完全清醒过来。厕所的隔间里面被人发现的,当时他正抱着马桶睡得正香,马桶里外包括他身上到处都是他的呕吐物和大便,众人七手八脚的把他洗涮干净,装上了马车,然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