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9章 小泥鳅(1/2)

加入书签

  夜黑风凉,雾气弥漫。

  咕啰鸟呜咽嘶鸣,枝叶摩挲,偶见绿光点点,似鬼火一般,阴森恐怖。

  段锐将那死鬼猎鹰身下带着鲜血的针叶掏出,一路朝林中深处铺洒。

  弄得七七八八,段锐小心翼翼地在那具冰凉的尸体前蹲了下来,嘴里念念有词,“有怪莫怪,你的死可怨不得我,怪就怪你不知好歹,你身上的东西也带不走,就当替你生前做的恶事赎罪吧!”手上不停地翻找,不时在猎鹰身搜出一个钱袋来。

  几张银票加十多两碎银子,立时让段锐胆子大了起来,在他身上又搜刮出一个锦囊和一张帖子。

  天太黑,帖子上不知写了什么,只知道锦囊中装着几颗药丸,一闻味道,还真是好东西,立时收入自己怀中。

  这么算来,也算是收获颇丰了。

  来回搜了几遍后,直到确定他身上再无可用的东西,段锐这才盘膝坐下,如今对他最有用的,还是这具尸体。

  御尸之术贵在心神合一,以气御尸,人尸相通,方能大功告成,相比御灵、御兽,御尸却要简单许多,因为这毕竟是个没有了意识的死物,可任人摆布。

  想着猎鹰惨死的模样,段锐还是禁不住后背冒凉气,心中发怵,生怕这尸体突然弹起来咬他两口。

  过了许久,段锐才平复下来,手掌印在猎鹰前额之上,默念玄门御尸口诀,运转真气。

  可以不管他如何努力,也再难有先前的灵光一现的奇迹。

  段锐的额上已有水珠,不知是汗,还是这雾气所致。

  他本身是个聪明无比的人,前世运气不佳,好在身处逆境永不妥协,脏活累活全干,他坚信,只要坚持不懈,就没有他办不到的事。

  此刻,他的倔脾气又来了,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十次。可是反复尝试了近百次,也不见尸体有丝毫反应。足可见,有些事不是靠蛮力就能办到的。

  连日来的奔波,加之惊魂未定,此刻又此专注地使用御尸之法,他的身体再撑不住,仰头就倒了下去。

  身体很疲倦,精神却很亢奋,记得在晏媚的阁楼中时,第一次龙吟,从失神中将他唤醒,他本以为是师父霄游所为。可是就在白天奇迹般地让干娘和黑衣人起尸,又再次听到那声震耳欲聋的龙吟。

  段锐猜想,这应该不是霄游的声音,记得当年初见,霄游上他的身,引九龙真气入体,这么多年来,段锐根本不知道九龙真气是何物。

  当他听到龙吟的时候,心想多少会与九龙真气有些关联。

  腹下气穴之中藏着的那条通体青色虫子,此刻睡得正香,段锐喜上心头,怎么把它给忘了。

  段锐第一次感觉到体内有它的存在,正是在九龙真气入体之后。十六年过去,段锐已然长大成人,可是这条小家伙根本就没变过。

  不知不觉当中,段锐进入了一种奇特的状态,半梦半醒,而那条小虫子,就在他的眼前。

  仔细一看,它根本就不是一条小虫子,确切地说像是一条泥鳅,有鳞,虽然很小,但是段锐却看得很清楚。细小的头首上,两条髯须自其上颚鼻前两端生出,无风自摆,头顶隆起两块,就像有什么东西随时都会破皮而出一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