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8章 玄门御尸(1/2)

加入书签

  天雾山脉长千里,北起石川冰原,南达泪人湖。像弯弯的月牙一样印在大夏朝的土地之上。

  山中林木茂密,恶兽成群,山高地险,极少有人活动。

  天色昏暗,微风湿润,似乎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阴郁。

  绵雨一连又下了三天,天雾山脉中湿漉漉的,凭地惹人生厌。

  三棵巨大的劲松呈三角矗立,当中空地上,段锐跪倒在一松软的针叶上。

  除了已死的何妈妈之外,还躺着个黑衣男人,正是那天夜里被晏媚击成重伤的男子。

  如果不是他帮段锐断后人,恐怕段锐也不能全身而退。

  三日来,段锐背着何妈妈的尸体来到大山之中,黑衣人一直勉强撑着自己的身体来到这里,终于还是撑不住了。

  “为什么要救我?”段锐心中依旧无法面对他干娘的死,声音之中尽是伤感。

  “你的善良救了你的命,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你要帮帮我!”黑衣人从怀中取出一封没有属名的书信,“替我送到月族公孙家中,到时公孙家人自有重谢……”

  段锐还未答应,黑衣人就断了气息,这次是真死了。

  他突然感到有些迷茫,陪伴了自己十六年的师父没了音讯,养了自己十六年的干娘也死了。这个黑衣男子莫明其妙地出现,莫明其妙地把自己给救了,结果也死了。

  他中握着四方玉佩,还有一封信,想到师父对他说过的北际峰流云谷,三个地方都不在同一个方向,他到底应当去哪儿啊?

  就在这时,枝叶异响,风声渐近,不一会儿,一道人影坐在了段锐身后的劲松枝杆上。

  “小子腿脚挺利索,害你猎鹰爷爷追了这么久才追到!”

  段锐闻声,转过身去,从头到脚打量起这个年近花甲的老家伙,花白的头发,垂眉细眼,一口烂牙恶心无比。

  长得这么丑,偏偏衣着体面,说是一路追来,泥泞的路上人却没让他周身脏污半点,可见其身手了得。

  段锐不知,此人乃司马家三鹰之末,号猎鹰,极善追踪。那夜三鹰受命于司马天星,前来追捕。

  猎鹰身法高明,抢在他大哥二哥之前找到了段锐,这次任务当居首功,念及于此,抑制不住地开怀大笑。

  段锐本想将干娘就在掩埋,此刻怕是不行了,一想到她死在司马天星那小杂种的手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修炼十六年,并无多大进展,此刻栽在这老贼手中,靠他一己之力肯定是打不过的。

  生气归生气,保命才是首要的,当下退了两步,讥笑道:“猎鹰?不过是只扁毛畜牲,我爷爷早死了,如果是你,顶多也就是只死翘翘的扁毛畜牲!”

  “小杂毛,找死!”猎鹰飞身而下,冲着段锐疾掠,像极了一只展翅掠食的苍鹰。

  此时,段况知道,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拼死一搏。

  玄门三术,御尸、御灵、御兽。

  曾经段锐听师父提过一些粗浅的御尸之术,他也反复练习过多次,只不过……

  猎鹰挥爪如风,转眼便杀至段锐身前。

  段锐屈身半蹲,双掌各自拍在何妈妈与黑衣男子的胶前额之上,传入掌心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