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7章 长街之战(上)(1/2)

加入书签

  周一,最难熬的一天,求老天保佑下场雨吧,真的快热死了!求个收藏与打赏,谢谢啊,愿你们有开心的一星期!

  段锐最为恐怖之处在于不但杀了凌铁心,还在那一刀冰刃斩掉其头颅的同时,连带他的魂魄也一同抽离了躯体,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这一举动才是真正让王魁心服口服的地方。他活了十多年,如果不是见过自己爷爷展现过这等变态的能力,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或是感知力出了问题。

  凌浩于鸿运楼之外的叫嚣,无疑让段锐这个姓名变得更加响亮。

  段锐面对李掌柜有些担忧的目光,淡淡道:“给王魁他们准备些吃的,他们也许会很饿!”昂首阔步,踏出楼外,四周立时惊呼一片。

  “想不到这小子真敢应战,果然胆大包天!”

  “何止胆大包天,你看他的样子,就像完全没将凌浩放在眼中一样。”

  “他这是要逆天吗?”

  “就凭他?开什么玩笑,光境界就压他大截,再是逆天之才,今夜也必将饮恨于此,这小子还是太年轻啊!”

  嘈杂人声一浪高过一浪,整条街的酒楼之中陡然爆满,连房顶上都站满了人。

  一场街头决斗立时便要打响,只不过这一场较量没有胜负,只有生死。

  凌风的到场,也让百姓们惊呼,好歹是巨月四大豪门中的凌家,这家主一现身立时引起轰动。

  有他坐阵,段锐这一战凶多吉少。

  凌子天目光从段锐那张淡定的脸上一扫而过,淡淡道:“爹,你不会真以为段锐能斗过二叔吧?”

  凌风嘿嘿一笑,传音道:“儿子,你怎么就明白呢?那段锐的威胁远比你二叔要大上许多,这些年我任由你二叔培养自己的势力的目的难道你不明白吗?要杀他,随时都可以。不过段锐这小子嘛,身份不明不白,所有的消息都证实他的过去像一张白纸,很难让人不胡思乱想,他会不会是中哪家宗门放在尘世中的棋子呢?”

  凌子天跟他爹这只老狐狸相比,自然是嫩了不少,闻此一言,终于明白,不管有没有那封信,这场复仇之战都会发生,要么凌浩死,为凌风除去眼中钉。要么段锐死,为凌家铲除一个心腹大患。

  凌风身为一家之主,在月族之中位高权重,又是族会时大长老的热门人选,但不知为何,面对段锐这不知来路的小子,他竟然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当他收到段锐遣人送来的书信之时,当中的内容差点让他魂飞魄散。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小子虽然在公孙家,却并没打算全心全意效力于公孙家。否则的话,他与华族间的猫腻只要知会长老会,凌家定会受到影响。段锐不除,定叫他寝食难安。

  他顺眼望去,段锐的脸平静得如一旺清水,波澜不惊。

  凌浩尽力压制的怒火与杀意在这一刻全然爆发,真气冲冠,发髻散乱,花白长发随劲风摇摆。

  那批头散发的样子加之一脸欲将段锐食之而快的怒色,如疯魔在世,令周遭百姓齐惊恐后退。

  “喝!”一声狂吼,真气透体狂泄,地面陡然大震,引得众人惊叫不已,顷刻间倒了大片,慌忙间连滚带爬朝街道两头涌去,有人手脚慢了半拍,被人群踩得哇哇乱叫,赌咒发誓再也不凑这狗屁热闹。

  段锐身形一晃,感受着地面传来的巨大力道,心中惊讶之情一闪而过。他本就对凌浩看得极为厉害,没想到真正人面对他之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