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7章 大难临头(1/2)

加入书签

  传闻司马家主育有四子,大儿子随其掌管龙象军,次子从商,生意做得极大,三子自幼拜在天武门中学艺,几年前就已名动各族,乃新一代不可多得的人才。

  这华衣少年,与传闻中司马家的三子司马天星极为相似,想来当是不离十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司马三少,奴家有失远迎了,无忌少爷现下正享鱼水之欢,三少若无急事,不如移驾楼内,奴家为三少选几位当红的姑娘,好生伺候一番!”何妈妈娇笑连连。

  段锐心中狂跳,面不改色,靠在何妈妈身边尽量压低声音道:“司马无忌死了!”

  何妈妈笑容不减,就像没听见一样。

  而就在这时,突来一声哭喊,“三少爷,你可得给小少爷做主啊!”

  众人的目光立时寻那声间望去,只见一大汉横抱着一个人,细看之下,不是那司马无忌又是谁?

  只是其面色苍白,两眼空洞、手脚僵硬,显然死了多时。

  “哼!”司马天星怒容突起,冷哼道:“何老板,我弟弟就是这么享受鱼水之欢的吗?”

  何妈妈想要解释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了,目不斜视地说道:“臭小子,明知他死了,你还回来做甚?”

  这句话当然是责怪段锐,但是责怪当中又充满了关切之意。

  段锐已经感觉到了危险,心中叫了千遍“师父”,霄游也没并点反应。

  大汉倒没说假话,把司马无忌如何成为入幕之宾的事说得一清二楚,还不望递上一副晏媚的画像,说是从她的房中取下的。

  段锐前世在娱乐场所练就一身过目不望的本事,阁楼中打斗虽然激烈,但屋内一切陈设都被他记在心中,哪有什么画像?

  司马天星打开画像一看,气得浑身发抖,半睁着眼睛仔细打量着何妈妈,半晌后,冷声道:“你好大的狗胆,竟然勾结公孙家贱人杀我弟弟,今日我司马天星留你不得!”

  锵!

  钢刀飞出,司马天星抬臂握刀,飞身跃起,刀刃带着一道淡淡的电芒蓦地朝何妈妈劈去。

  段锐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踏前一步,想要保护他的干娘。

  只不过刚挪了半步,一股强大的力道立时将他卷起,朝后抛了七八米远。

  原是何妈妈在这关键之时,真气狂泄,将段锐扔至身后,失声叫道:“快逃!”

  哗!

  同一时间长刀贴胸而斩。

  何妈妈的身躯如遭雷击一般,被那一刀劈得跌退倒飞,段锐双脚一站稳,立刻将何妈妈抱住。

  滚烫的鲜血染红了段锐的双手,他顾不得难过,凭着多年锻炼出的一把子力气,抱着何妈妈就朝楼中逃。

  司马天星抽刀而回,将手中的画像扔给老者,“众人听令,将这花舞人间围起来,一个不留!”余光瞥了眼人群中全身发抖的两个男子,又道:“当然,定远侯,镇山侯的家人除外!”

  司马天星身后一众黄衣男子刀剑同时出鞘,迎着那惊恐哭泣的人群冲杀过去,如同一群恶狼冲进了羊群,残肢断臂,人头滚落,只见鲜红漫天。

  顿时,哭喊连天,腥风伴着血雨,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