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3章 冤家路窄(求收藏)(1/2)

加入书签

  内,裤都打湿了,太尼玛热了,一更送到,求收藏打赏!

  巨月城相传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在这一望无际的平原上饱受风霜,却始终屹立不倒。

  巨月城高足有近三十米,筑墙的石材均取自于三江平原以北青岗岭的一种天然石料,土金石,此石坚硬无比,不惧水火,号称当世十大坚石之一。

  搬山的工匠利用平沙江的便利,顺流而下,将土金石运抵巨月,耗时近百年,才有如今这连龙象巨兽来了也不惧怕的城防。

  当年筑墙边角料,全用在了城中的街道之上。

  段锐现在踩着的正是由土金石铺出的道路,听公孙连赫这般一说,段锐差点要垫起脚来走,这么贵重的石材竟用来铺路,可真算得上是奢侈了。

  如将三江平原比作天空,此城就如一轮巨型的满月挂在天空之上,城中以天路与无极两条大街纵横相交,将它完整地分成四分,古往今来,便有西贵、东富,南兵,北匪之说。

  西城住的均是月族的权贵大家,东城乃是商旅盘杂之地,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南城重兵屯集,为巨月城的主要力量所在,而北城正是所谓的平民窟,月族中最底层的人都集中于此,甚至没有权利越界,似乎天生就被打上了穷人的烙印。

  段锐听公孙连赫将月族之事大体说来,除了一声叹惜外,并无其它。

  人的一生最怕的就是认命,一旦认命这一生也就毁了。段锐的前世正是生活在最底层的百姓,不过他并有因此自暴自弃,反而更加期待精彩的生活,也许正是这种人生态度,让他走到了今天。

  夜色正浓,段锐与公孙连赫足足走了近一个时辰,终于来到东城,却过鸿运酒楼不入,偏偏去了大街对面的朝临居。

  两家酒楼门对门,可这生意却做得天差地别。

  朝临居门庭若市,鸿运楼前无人问津。

  段锐苦笑一声,暗想,这生意冷清得过了头吧?

  这时,公孙连赫把着段锐的肩,笑道:“我不知你从何地听说这鸿运楼,不过这楼中连只苍蝇都没有,有什么意思,还是让老哥做个东,让你尝尝朝临居的双醉一绝!”

  不料刚到门口,朝临居大门外的两个小厮立时将他二人拦了下来。

  公孙连赫本来就憋着一口气,刚失了城主之位,又差点叫一个不上台面的吴广给羞辱,现如今连门口的小厮也敢这般对他。

  他的身份虽然只是公孙千落的堂兄,可好歹也是公孙家的少爷,也不是一个下人能得罪的。

  公孙连赫在段锐跟前丢了面,怒火中烧,正欲发飙时,段锐抢先问道:“两位小哥,为何不让我们进啊?”

  那灰衣小厮瞥了段锐一眼,见他面生得很,再看公孙连赫,虽然认了出来,但一起到如今的公孙一族地位,顿时冷笑一声,歪眉斜眼道:“我当是谁,原是香都城主大驾光临!今日不巧,唐家大少今日包下了朝临居,未受邀者一律不得入内!”

  原来如此,段锐不知唐家大少是谁,耳中突然听公孙连赫道来。

  巨月城四大豪门旺族,公孙氏、凌氏、唐氏与韦氏,于是便有了月城四少,他人分别是公孙一族的公孙长空,凌氏一族凌子天,唐氏一族唐柯,韦氏一族韦宝宝。

  四大家族中,若论财富,必然公推唐氏一族,因为他们掌管着月族中七成的兵器铸造与贩卖,说是富可敌国有些夸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