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9章 活下来就是新开始(1/2)

加入书签

  一道黑色闪电当头劈下,任李世钦再想把段锐碎尸万段,也不可能罔顾自己的性命,极速抽刀,顺势朝天上划出一道银色电光,与那黑色闪电怒撞一所。

  锵!

  脆响突起,气劲狂泄,水面陡然击起三四米高的水幕,余威惊人无比。

  黑影现身,原是一人身着黑衣,黑罩蒙面,露在外面的仅有两只猛兽般的又眼,眼神锐利无比。

  刀剑相交之时,黑衣人如遭雷击,立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后飘飞,刹时后背一紧,原是那段锐突然出现将他接了下来。

  方才此人突然杀到,让段锐立时有了喘息之机,当即唤出绿牙,绕飞而回,将他救下。

  绿牙驮着二人振翅高飞,于明月之下横空掠过。

  “小贼,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就算到天涯海角,老子也会将翻出来,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李世钦握着刀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酥麻之感,仍未散去。

  这两年来,司马家不断有人被刺杀,传闻那杀手剑法刁钻且独到,出剑之时如黑色闪电,被他盯上之人,绝无活口。

  即便是强如李世钦这等武道高手,单枪匹马下也不敢冒然前去,此刻那牙关都快被自己咬碎了。

  只闻人声由远而近,“老贼,你教子无方,那蠢儿子死了也罢,不用多久,就是小爷斩你狗头之时,不信咱们走着瞧!”

  段锐一席话,耗尽了他最后的气力,气海中空空如也,连“小泥鳅”也似乏力了一般,昏昏欲睡。

  这一战,他仍是太过托大,以凝气中境硬撼补天境高手,这与找死没多大分别,能活下来,还真亏他有足够好的运气。

  若是那李世钦不带半点轻敌,一个照面段锐就再没存活的可能人,便便还让他能骑在绿牙背上大放厥词。

  当然,他能逃出生天,还要感谢这位黑衣人。

  此时,黑衣人已将面罩拿下,冷俊的面孔无比的陌生。

  只见此人细眉鹰目,英气勃发,实乃世间不多见的美男子。即便是自认帅到掉渣的段锐也不得不夸上他一句。

  不过段锐实在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他,又或是与他有什么交集。莫不是当年花舞人间的熟客?应当不可能啊,只要在花舞人间出现过的客人,他绝对认得出来。

  段锐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着段锐,两人对望半晌过后,同时一口鲜血喷出,仰头便倒在了绿牙的背上。随即有气无力地笑了起来,全身酸痛!

  黑衣男子那一击虽然逼退了李世钦,但是自己同样被那刀气伤及五脏,此刻内伤颇重,若不好生调息,只怕将来会落下病根,再杨探索三道极致,只怕是再无可能。

  而段锐的伤也不比他好多少,当他被李世钦的气场所制时,竟别出心裁的想到倒施真气这等自残的方法来助自己脱困,当真算是修炼的奇才了。

  人体内的筋脉,就像河道一般,与气海所接,真气就像河水,顺着河道循环不休,生生相息。

  当修炼者以意念内力引导真气运转之力,均是按特定方向运转,这是定数,不可破。倘若以内力强行逆转,试想,两道浪花激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