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2章 酒色醉人(1/2)

加入书签

  段锐好一阵纠缠,那着急赶路的百姓才将近来发生的事告诉段锐。

  原来,这两年来,司马家的人以司马无忌的死兴师问罪,强迫公孙家交出杀害司马无忌的凶手。

  而这所谓的凶手,竟然是公孙家主的掌上明珠,公孙千落!

  月族公孙氏,势力于族中足可排进前三,人强马壮,钱多粮足,实力之上,明面上可是与司马家不相上下。但实际差得很远,单凭军权,就足以说明两家的差距。

  司马家奉龙帝之命掌管龙象军,而公孙氏是没有兵权的,而府兵却不足以与司马家对抗,若有数量庞大的私军与司马家对抗,那么就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落下一条谋反之罪。好一招将军抽车,让公孙氏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

  不过,事态如果当真这么简单,就不会等到如今了,传闻公孙千落与月族凌家的大公子有婚约在身。

  凌家家主自然不会看着自己儿媳去送死。为此事,已从旁周旋了近两年。

  不知为何,最近司马家突然调动人马,大军压境,直捣月族边境两大城池。两位城主放弃抵抗,甘当俘虏!

  司马大军长驱直入,均是连夜破城,屠杀军民数万,顿时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如今这香都城,就是龙象铁骑下的又一座城池。

  段锐听闻之后,咬牙切齿,恨不能将司马家的畜牲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已失两座城池,月族之中各大势力竟然不作反抗,城守大军丢盔卸甲,早逃得没了踪影。

  如今族内尽是让公孙氏交出杀人凶手的声音。就连凌家,此刻也只得默不作声。

  那小哥心急如焚,拔腿就想走,段锐一把将其拉住,递过一张百两银票道:“最后再答我一问,此城的城主现在何处?”

  小哥将银票收好,不耐烦道:“那家伙?只怕被那只小娇精迷得下不来床吧,小兄弟,听我一句劝,别指望城主能做什么,司马大军铁骑杀到之时,第一个献降的必定是他!”说罢,扭头就跑。

  司马天星布局杀了自己的弟弟,段锐本以为只是内斗罢了,如今看来,绝不仅仅是这么简单。

  段锐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这就是为何他一路被追杀。

  司马氏?既然在这里碰上了,不跟他们打个招呼,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段锐冷冷一笑,跺足跃上那屋顶,旋身望去,轻易就寻到了那城主府邸所在。

  段锐本以为城主府应当看守严密,不想这府门大开,连护卫也不见一人。

  段锐跨门而入,过大堂直达内院,绿叶成荫,花团锦簇,只闻那幽幽香味不断传来。

  只是短短一瞬,段锐就险些失了心志,真气疾行,这么让他头脑清醒一些,朝前迈去。

  百步之外,碧湖入目,一道石桥接连湖心,八角亭台立于水面之上。

  筝音柔美,宛若潺潺流水,悦耳动听,只见一名白衣男子抚筝作曲,而一位粉衣女子闻乐翩翩起舞,似那桃花仙子一般。

  不论她的一举一动,还是那一颦一笑,都让那白衣男子看得两眼发直。似乎在他的眼中,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