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胁迫的作家妈妈】上(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以库2017年5月20号“起床啦,小铭~”

          温柔的声音传来,接着唰的一声,窗帘被拉开,刺眼却洋溢着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我的房内,我微睁朦胧的睡眼,看见针织衫搭一袭长裙的妈妈正站在窗户旁边长长伸着懒腰,胸前鼓起不小的幅度,晨光映照在那栗色微卷长发下,妈妈显得格外雍容温雅。

          我的妈妈闵予是时尚杂志的签约撰稿者,三十多岁,一般工作是在家中撰稿,有时为了收集素材会外出采访。

          餐桌上,带着一双高度近视眼镜的父亲正在喝粥,看见我和母亲走了出来,抬头微笑道:“今天早上你妈熬得粥不错哦!”

          我赶忙也拍马屁道:“那当然啦,我妈心灵手巧,做什么不好吃!”

          “你俩赶快的,都要迟到了。”

          母亲微笑着。

          我父亲吕世是一家企业财务部门副部长,而我是一名初一的学生,因为不爱运动,身体很是瘦小。

          吃早餐的时候爸爸说因为临近年终,现在财务方面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晚上要加班,不能回家吃晚饭了,妈妈也是理解的点了点头。

          正吃着早餐,敲门声突然响起,我跑过去开门一看,是住楼上的季叔叔,季叔叔不仅是爸爸的上司而且我们能买到现在的房子也多亏他帮忙。

          “小铭,你爸爸在吗?”

          季叔叔看到我问道,我点了点头,爸爸听到声音也走了过来:“哎,季总早!”

          “早,早,是这样的,你也知道这段时间公司可能要持续加班,我老婆公司这段时间又要出差,实在是没有办法,你看看能不能晚上让我的儿子待在你家,让弟妹照看一下?等我下班,我再把他接回去。”

          季叔叔边说着边摸了摸他儿子的头,他的儿子我是认识的,叫季立,和我同一学校同一年级,不高但壮硕,脸上却肉乎乎的,长得很不平衡,在学校坏心思很多,经常被老师作为反面教材来教育。

          “我这个月已经交稿了,刚好在家休息,没有问题的。”

          妈妈也过来了,然后又对季立说道:“小立,以后你放学后就带着小铭一起回来吃晚餐吧。”

          季立看到妈妈,瞬间眼前一亮,一边答应着妈妈,一边色色的扫了扫妈妈鼓起的胸前,我察觉到后有些不悦,但心里却不免自豪,我的妈妈幽兰般的气质加上一袭长裙又从事时尚行业,自然异常的吸引人。

          “那再好不过了,谢谢,谢谢。”

          季叔叔很是高兴,连声道谢,爸爸则表明小事一件,不用客气。

          而后季叔叔就带着季立回了楼上。

          吃好早餐,妈妈帮我提着书包,把我和爸爸送到门前,叮嘱道:“小铭,晚上和小立一起回来。”

          “随便咯。”

          我无所谓的答应道,妈妈帮我把书包背上,然后两只手夹住我的脸揉了揉:“骑车小心点。”

          手上传来澹澹清雅的香气。

          我成绩名列前茅,自然和我上课认真听讲是分不开的,对于我来说在学校的时间反而容易度过。

          中午午餐时间,我和死党赖胜正在食堂餐桌上吃饭时,季立不知何时凑了过来,好像和我很熟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吕铭啊。”

          其实学校里除了他身边的那群人,是没有人喜欢他的,我也不例外,看了他一眼,哦了一声就再没有其他反应。

          季立瞬间脸黑下来了,感觉很是没面子,不一会嘴角又翘了起来凑到我的耳边悄悄道;“你小子很嚣张啊?不过你妈真特么漂亮,真想……”

          季立并没有说下去,哈哈大笑的走了,我愤怒的看着他远去,虽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的死党赖胜安慰道;“这种人别跟他一般见识。”

          整个下午心情都不好,放学后为了躲着季立,难得的和赖胜到球场玩了会篮球才赶回家,气喘吁吁的上楼趴在门上按了门铃,喊道:“妈妈!妈妈!我回来了。”

          嗒的一声响,门开了,出现的确是一张我很不想见到的脸,肉乎乎的脸上似笑非笑,只听他大声说道:“呦!吕铭你回来啦,我没等到你,就先回来了。”

          我面无表情的应了声:“没事,反正我认识路。”

          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小铭放好书包,准备吃饭。”

          现在室外温度已经十五度左右,但家里开了空调很暖和,我放好书包,在洗手间洗了手,来到厨房,看见妈妈已经换上了澹黄色及腰毛衣和修身的牛仔裤,背后望去,格外衬出那双修长美腿和有线条感的臀部,我一时竟然有些呆住,不过很快就缓了过来,见身高才妈妈胸部上下的季立正围绕在妈妈周围,一边帮妈妈递碗装盘一边不停的夸妈妈做的菜好香,天真烂漫的样子,和学校的做派有着天壤之别,那双色眼趁不注意还不停往妈妈身上飘,我看着异常不爽,喊道:“妈妈,菜炒好了吗?”

          妈妈转过头来道:“好了,好了,小铭你来把餐具摆上桌子。”

          没过多久菜也摆上桌,妈妈双手一拍:“好,你们开吃吧!”

          说完将栗色微卷长发往后捋了捋,双手向后去解围裙的带子,胸前双峰竟然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我有点害羞的将脸偏到一边,开始夹菜,但季立眼睛都看直了,挪不开目光,妈妈没有注意,取下围裙挂在一边,坐下就开始吃饭。

          “小铭,怎么小立放学去你教室找你,你没在呢?让小立等了你很久,不是都告诉你和他一起回来的嘛。”

          妈妈柔和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严厉。

          我一直以来都是乖宝宝,也知道是自己赌气躲了起来,但又不想说明真正的理由,于是抱着歉意道:“妈,对不起,赖胜喊我去打篮球,就忘记了。”

          “闵阿姨,没事的,又没等多久,再说吕铭又不是有意的是吧?”

          季立说着还超我挤了挤眼睛,我也只得答应是,妈妈自然能察觉到我可能有小心思,但一向优雅又善解人意的妈妈是不会当场拆穿我的,转而似乎又有些开心的道:“不过运动一下倒是不错的,你看看你还是太瘦。”

          说着还捏了捏我的手臂,季立瞅紧机会,向前抓住妈妈的手臂,像是不经意间蹭到妈妈的胸,道:“闵阿姨你捏捏我的,捏捏我的手臂。”

          妈妈一怔,但很快缓了过来,微笑着也捏捏了季立的手臂道:“哦~小立确实很强壮,小铭你该像他学习。”

          一直以来我都是作为别人家的小孩被表扬的,现在却被反过来被批评,一时我接受不了竟有些生气了,默不做声的扒了几口饭,就走进自己房间内,拿出书神游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推门进来了,站在我的身边,一改以前的温和的气场,变的异常严肃,我低头不敢看妈妈。

          “你现在已经初二了,长大了,一些道理你已经能够听懂了,我希望不需要一些强制的措施来让你明白,你要依靠自己思考来改变自己。”

          妈妈沉默了一会,我头低的更低了,接着又听妈妈说道:“当别人指出你的错误和你的缺陷时,如果你只选择生气或者选择逃避,你不但不能进步,而且会失去这些给你提建议的朋友,然后一定要克制自己情绪,不能让情绪随意左右自己的行为,但是……”

          妈妈突然呼出一口气,伸手摸了摸我的头:“但是这种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改变的,妈妈只是希望你能自己思考,虽然你做的不是很好,但依旧是我的好儿子,不要不开心了,晚餐妈妈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所以妈妈也要和你一起进步。”

          妈妈又揉了揉我的头,垫了垫脚尖:“妈妈要去泡澡休息一下了,帮你们做饭都累跨了,你也别闷在这里了,出去和小立一起看看电视吧。”

          说完就走了,我转过头看着妈妈那充满诱惑力的背影走了出去,心里放松下来,一扫不快,心道不愧是我的好妈妈。

          我平复了一会,决定去客厅看会电视,来到客厅,电视正在放映电视剧,却不见季立,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但也懒得管他,或许他自己回去了吧,于是自己坐在沙发上开始选台,过了十几分钟,季立若无其事的来到客厅坐在我旁边,我看了他一眼,总感觉他有些奇怪。

          十点多,爸爸加班回来了,季叔叔也将季立接走了,像平常一样我也回房睡觉了。

          还有两个月不足的时间就要春节了,爸爸这样断断续续加班差不多有半个月了,同样只要爸爸他们一加班,季立就来我家吃晚餐,虽然他妈妈已经出差结束,但同是财务方面的职员所以也要加班。

          现在我会和季立一起放学回去,他对我的态度异常的有所转变,也没有以前那么讨厌。

          “明天可以睡懒觉了。”

          在礼拜五最后一节课快下课时赖胜偷偷凑到我的耳边说道,“下午要不要出去玩电脑游戏?”

          我笑着比出一个大拇指,“好主意,吃完中餐叫我。”

          接着铃声响起,老师交代了一会,我们就蜂拥而出,赖胜和我在校门口分开,因为爸爸说了今天也要加班,季立一定也在我家吃饭,所以我在校门口等他,学生快走光了,还没有看见季立,我心里不停的抱怨着季立,估计被罚留堂了。

          不等了,决定后我就自己骑着自行车飞一般的往家里赶去。

          终于到家了,气喘吁吁的上了楼,趴在门上,按门铃的力气都没了,只是拍了拍门,喊道:“妈妈~开门,开门。”

          许久都没有回应,难道妈妈不在家吗?缓过来的我又按了一下门铃,又喊道:“妈,妈!”

          还是没有人来开门,我仰头道:“哇!我没有钥匙啊。”

          可还没等我感叹完,嗒!门开了。

          竟然是季立,似乎还有些气喘,我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我下午请了假,这不正在帮闵阿姨搞卫生,衣服上都粘了水。”

          指了指胸前湿的一滩,又道:“阿姨正在做饭,所以都没听到你敲门的声音。”

          我点了点头道“谢谢你帮妈妈搞卫生。”

          “没事,你妈不也帮我搞卫生了嘛。”

          季立轻声说道,我着急进屋并没有听到,进屋后,看向厨房里的妈妈喊道:“妈妈,我回来了,明天休息哦。”

          妈妈今天穿着冬季的束腰连衣裙,露出白皙的脚踝,此时妈妈双手撑在灶台上,扭过头来,“好,小铭你先休息一会,饭菜马上做好了。”

          妈妈眼神中透出一丝慌乱,栗色卷发搭在胸前显得凌乱,隐约看到脸上有一丝潮红。

          “妈妈我去把空调温度调低一点。”

          我看妈妈很热的样子,自然的认为妈妈又搞卫生又做饭,这样一来家里的温度是有点高。

          今天晚餐,妈的话格外的少,季立也是埋头扒饭,气氛有些尴尬,临近结束时,妈妈才记起一件事,说今天晚上爸爸和季叔叔不回来了,让季立在我房间内睡一晚,我本来是很抗拒的,但感觉今天妈妈不开心,就没有反驳,答应了下来。

          吃过晚餐,我们三人去楼下公园散步,散步过程中季立有意的找话茬逗妈妈笑,妈妈似乎渐渐开心起来,散步回到家门前,天有些昏暗了,我吼了两声,把门上声控的灯吼亮,妈妈掏出钥匙把门打开,我把鞋一脱,先走了进去:“妈我先去做家庭作业,然后看会电视。”

          “好。”

          妈妈微笑着答应了,我走进房内的一刹那,“啪”

          的一声传来,我把头又凑了出去,看见妈妈和季立都正在低头脱鞋,季立抬起头还朝我笑了笑,我却并不理他,关上门,来到书桌把书拿了出来,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此时门外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

          等我进入房内的那一刻,季立看着低头换鞋的妈妈,竟然一巴掌直接拍在妈妈浑圆的美臀上,妈妈一颤,也就是此时,我把头凑了出来,季立赶忙假装换鞋。

          等我再次进入房内后,妈妈转头怒视季立,季立却不退缩,迎着目光也直视过去,妈妈轻皱柳眉无奈的把头又转了回来,只是还未等她换好鞋起身,一个软趴在卵蛋上拥有硕大龟头的肉棒,出现在眼前,传来阵阵腥味,妈妈将栗色微卷的头发往后一拨,抬头往上看去,只见季立眼睛微眯嘴角微翘的看着妈妈,还示意般将腰部往前挺了挺,妈妈面对这突发的状况,不免呼吸有些急促,呼出的气体吹在近在咫尺的肉棒之上,肉棒有了反应,慢慢立起在快碰到妈妈嘴唇时,妈妈反应过来立马向后躲去,用力过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季立似笑非笑的轻声说道;“我的好闵阿姨啊,你的全身我也摸了个遍,小穴也被我玩过了,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帮我口交呢?”

          说着季立还恶作剧的左右晃动自己已经勃起的肉棒,“只要你配合我,我照片会一张一张还给你的,下午不就是在你儿子敲门的时候把你玩潮吹了嘛,你儿子又没发现,竟然还一直给我脸色看?”

          妈妈双手撑在地上,看着季立,轻咬着贝齿,紧闭着嘴唇不做任何回应,季立突然眼神一狠道:“这样好了,作为惩罚,我们来做个游戏,你叼着我的肉棒,如果我走到卫生间你没有让它离开你的小嘴,并且能让我射出来,那你给我脸色看的事情就算了怎么样?”

          见妈妈依旧不为所动,季立大喊一声:“吕铭!”

          当我听到季立喊我时,我正在为一道题绞尽脑汁,刚有一点思路就被这吼声打乱,于是愤怒的回应道:“有什么事情,你自己滚进来说!”

          一阵沉默后,季立声音传来,竟然带着一丝舒爽:“我有道题不会,算了,不打扰你了,我先空着。”

          我哼哧了一声,嘲笑的摇了摇头,就又开始继续攻克眼前的难题。

          门外,僵局随着这声叫喊已经打破,妈妈小嘴已经艰难的将那大龟头含入,两腮微微鼓起,嘴角一小片微亮的液体,不知道是因为含入龟头蹭到的,还是流出来的口水。

          因为高度的原因,妈妈需跪趴在地上仰起脖子的高度才刚刚合适,季立调侃道:“闵阿姨,如果你的舌头不舔的话,走到卫生间就射不了啊。”

          接着季立舒服的吸了一口气:“对,对!就是这样,闵阿姨不要停啊,注意了,我要走了。”

          说完往后走了一步,半个龟头滑了出来,因为沾了妈妈的口水,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油光华亮,妈妈一惊,向前爬了一步,又将龟头含入口中,季立看着身下那平常时尚成熟又优雅的闵阿姨,此时却低垂螓首含着自己的肉棒,全神贯注的跟着自己的步伐,瞬间征服感油然而生,慢慢的向后走去。

          在经过我的房间门,季立心中又起了坏心思,抬起一只脚假装往后走,妈妈顺势往前爬,季立却改为往前跨了一小步,肉棒深深的插入了妈妈的小嘴,妈妈见在我的门前只能忍受着痛苦不发出一丝声响,妈妈面带怒色的抬起头看向季立,却并没有吐出肉棒,季立与妈妈对视,看着妈妈那双微红湿润的双眼中带着怒色,得意的笑了,还小幅度的抽插了一会,然后继续往后退去,快到卫生间门口时,季立又停了下来,道:“闵阿姨,快到了哦,如果还是不能让我射出来,这次惩罚就不作数了啊!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能把这长裙下的美臀露出来扭一扭说不定我就忍不住了。”

          忽然季立勐吸了一口气,顿了顿:“闵阿姨你怎么突然袭击,还好我忍住了,没想到你的嘴能含的这么紧,哦呦~舌头也灵巧了很多嘛!竟然你不接收我的建议那就算了。”

          说完又继续往后退去。

          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看了看时间八点二十分了,经过两个小时的奋斗作业终于做好了可以去看电视了,于是满足的向外走去,来到客厅,见妈妈一个人正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电视,我问:“妈妈,季立呢?”

          妈妈看到我时没了以前的从容,嘴唇紧闭,两腮微微鼓起,有些不知所措,我感到奇怪,问道:“妈妈你怎么了?”

          只见妈妈柳眉微蹙,将什么东西吞咽了下去,这时季立也刚好出现在我身后,他看着妈妈正吞咽东西,眼睛中竟带着一丝笑意。

          “妈妈你怎么了,喉咙不舒服吗?”

          我有些关切的问道,妈妈有些勉强的笑了笑,“没事,小铭,作业做好了吗?”

          “做好了,妈妈你要是喉咙疼一定要吃点药啊。”

          “闵阿姨喉咙疼是会引起发烧的,要重视啊!”

          身后的季立也迎合着我的话说道,我看了看他变得担心的表情,心理对他竟有了点点的好感。

          “好啦,来,电视让给你吧,我去泡个澡。”

          说着从我旁边走过,向浴室走去,留下一澹澹清香,我走了过去拿起遥控器开始换台,季立坐在一边,翘起二郎腿。

          “明天周末,我要睡懒觉,你早上起来不要吵醒我。”

          我叮嘱了一下季立。

          “那要不我睡沙发吧,不然你睡的也不舒服。”

          听到季立这么上道,我好感大增,连忙应道:“那样最好,我去帮你拿被子。”(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