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二人吓了一大跳,回头看去,却见对面站着一个脸色黝黑的老丐,衣衫褴楼,望着二人嘻嘻直笑。段菲莹暗暗数他背上麻袋的数目,三只一叠,共有三叠,总数是九只,又见他满脸皱纹,容色甚是愁苦,双手奇大,几有常人手掌的一倍,手背上青筋凸起,显见是一生劳苦,心中暗自称奇:“这老丐应是丐帮中的九袋长老,地位至尊,可为何如此狼狈?也是了,丐帮自与其他帮派不同,越是狼狈褴褛的乞丐或许地位就越高呢。”

          她在庞寒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提醒他这老丐并非等闲之辈。庞寒急忙上前拱手道:“原来是丐帮的前辈驾到,晚辈多有失礼,万分抱歉,还望前辈海涵。”

          那老丐笑嘻嘻道:“你这小娃子倒也礼貌,怪不得年纪轻轻闯下如此名头,我起初听见关于你的消息,心想不过是个靠女人吃饭的面首罢了,但是见了你的所作所为,越发觉得你是武林中不可多得的人才!”

          庞寒低头拱手道:“多谢前辈夸奖,您这么说晚辈反倒不好意思了。”

          老丐大笑道:“做人何必谦虚,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咱们江湖中人就是说话绕弯太多,耽误了太多的事。”

          庞寒见这老丐谈吐非凡,定画是大有来头之人,便趁机问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那老丐哈哈一笑,道:“老朽姓翟,叫翟华建。”

          庞寒与段菲莹闻言都是一惊,这翟华建不是一般人,乃是丐帮中的执法长老,地位仅次于岳听雨,甚至在威望上还要高出一筹。

          庞寒心想:“他来这里做什么?”说道:“久仰久仰,不知前辈到此意欲何为?”

          翟华建笑道:“我也只是路过此地,偶尔在茶寮外听说司马家仗势欺人,居然敢抢帮主的女儿为妻,觉得很为丐帮不忿,我丐帮雄踞江湖数百年,早有不可撼动的势力,何必与司马世家这种朝廷鹰犬结交?岳贤侄做事越来越让人看不明白了!”

          庞寒恍然大悟道:“原来当初在茶寮外,是您为我们报的信?那么方才支开司马家的人也是您干的喽?”

          翟华建点头笑道:“我不过是出于义愤,也是手痒想玩一玩而已,索性拦截了司马家的一只信鸽,将上面的书信涂改了一番,胡说什么司马昆仑重病,必须让司马凡赶回家去,就这样他才连抓你们都顾不上了而飞快赶了回去。”

          段菲莹笑道:“原来是这样啊,多谢前辈暗中相助!”

          翟华建笑道:“小意思,我也不想莺儿落入司马凡的手里。你们有所不知,丐帮表面上是江湖中一大派,其实内部势力盘根错节,大体上分为净衣派和污衣派,岳听雨属于净衣派,而我则属于污衣派,虽然大家表明上都是丐帮的人,可是对帮中教义的理解上差异很大,净衣派觉得丐帮已有几百年的基业,已经颇具规模,帮众应该都能过上好日子,所谓乞丐的形式简单走一走即可,还应凭着丐帮的影响力捞钱为先,所以他们几乎都是华服锦衣,只在身上装几个补丁而已;我们污衣派则不同,我们认为,说到底丐帮是以天下的叫花子为本,像有钱人那样穿好衣吃好饭,那还能叫丐帮么?我早就说净衣派那帮人失去了根本,以至于走火入魔同官府上层打得火热,其实并非好事,也看不惯岳听雨最近的种种做法,所以我才出面暗中相助你们,只希望丐帮的脸面能够得以保存。”

          庞寒心下了然:“怪不得你以一派执法长老之尊前来相助,原来是因为净衣、污衣两派相争的缘故,不过有了这位老前辈暗中相助,我们也安全了许多,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有个高手助阵何乐而不为呢。”

          他笑道:“多谢前辈帮忙,只是若那岳帮主追究起来,前辈未免会受到牵连……”

          翟华建大笑道:“岳听雨是我的晚辈,他还不敢对我有何不公,倒是你们可要小心,我听说他知道了你带走他的女儿,已经暴跳如雷,发誓要集合全丐帮的势力找你的麻烦呢!”

          庞寒心中一惊,暗道:“这丐帮的势力深不可测,光是帮众全天下何止百万,有叫花子的地方就有丐帮,这是几百年颠扑不破的真理,与这么强大的帮派为敌,我可要万分小心了。”

          他忙恭恭敬敬向翟华建请教道:“不知前辈有何指教能让晚辈脱离危险?若能帮我脱险,前辈尽管差遣就是,在下绝无怨言!”

          翟华建笑道:“你小子很上道,我很欣慰。”

          他向远处瞧了瞧,道:“十里之外有一座酒楼,咱们去吃些东西如何?”

          庞寒道:“也好,大家边吃边说。”

          来到酒楼,店小二将三人迎了进来,他突然看了看翟华建,疑惑道:“这位也要进来么?”

          庞寒瞪了一眼,道:“这是我尊贵的客人,你敢不招待?”

          店小二忙陪笑道:“哪里哪里,客人想招待什么客人我们管不着,请进请进!”

          三人到了靠窗的一张桌子,庞寒要来酒菜,可是酒菜上桌之后翟华建却不动筷,庞寒与段菲莹对视一眼,不明所以,便问道:“前辈为何不吃呢?是不是嫌饭菜不好?”

          翟华建笑道:“在老朽的眼里,什么饭菜都是好吃的,不过污衣派向来有个规矩,绝不吃新鲜的酒菜,定要别人吃剩下的才行,你们快点吃,剩下的残羹冷炙才是我的食物。”

          庞寒尴尬道:“这样不好吧,如此一来太对不住前辈了。”

          翟华建道:“你若给我吃新鲜的饭菜才是真的对不住我,还不快点吃,你们方才办事很费力气,也应该补充一力。”

          庞寒与段菲莹俱是一惊,心道:“莫非这老头当初在偷窥二人办事?”

          翟华建也看出二人请选择http;的疑惑,大笑道:“你们当我翟华建是什么人?年轻人办那点事我还没必要去偷看,当时我远远躲到十里之外,等你们做完了才又来找你们俩,可放心了么?”

          庞寒与段菲莹这才放心,痛快地吃喝起来,快吃到尾声了,翟华建哈哈一笑,道:“这才轮到我吃饭的时间了。”

          他从背上麻袋里取出一只破碗,一双竹筷,伸出碗去,说道:“你们吃过的残菜,倒些给我就是。”

          庞寒不敢怠慢,当下将吃过的残菜都倒在他的破碗之中,那翟华建在麻袋中抓出些冷饭团来,和着残菜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他吃罢饭菜,伸舌头将碗底舐得干干净净,把筷子在衣服上抹了几抹,都放入麻袋之中。

          庞寒与段菲莹看的请选择http;新奇,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瞧着翟华建将饭吃完。此时店小二已经端上了饭后的茶水和点心,庞寒便与段菲莹喝茶聊天。

          翟华建将手放在麻衣上蹭了蹭,擦去了油污,端起庞寒喝过的茶碗,将里边的残茶一饮而尽,拍了拍肚皮,笑道:“吃饱了饭就是爽啊,多谢两位恩客赐饭!”说着站起身来深施一礼。

          庞寒急忙起身还礼道:“前辈太客气了,晚辈不敢当。”

          翟华建道:“这是我们污衣派的规矩,受了人家的饭食,自要鞠躬感谢,不看对方的身份是谁。”

          庞寒道:“原来如此,只是前辈能否告知晚辈脱身之策?”

          翟华建道:“在武林大会召开之前,丐帮也要召开一次帮内大会,推举新的帮主,若是按照往常,仍是岳听雨无疑,不过老朽心中早已有了其他人选,但是需要外人协助才行,所以我想到了你。”

          请选择http;

          庞寒一惊,摆手道:“晚辈德福浅薄,无德无能担任丐帮帮主之位。”

          翟华建嘿嘿一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就算你想当也当不上,若要当上帮主,必须有自己的身份地位,最基本的条件是三代以上必须都是乞丐,光这一条你根本就不适合。”

          庞寒讶道:“那老前辈说的人选是谁?”

          翟华建道:“眼下还不能透露给你,不过有一点你要知道,只有岳听雨下了台,你和岳莺才能安全,否则你的命没了,岳莺也会嫁给司马凡。”

          庞寒道:“既然如此,那晚辈定为前辈效力,您尽管差遣就是。”

          翟华建满意地点了点头请选择http;又道:“我知道你们要去五云山给一位姑娘治病,说来也巧,这丐帮帮内大会也在五云山召开,只不过你们要去的温泉在西山,我们召开大会的地点在东山轩辕台。”

          庞寒点头道:“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为陆琳治好病之后,我会赶奔轩辕台,与前辈汇合。”

          翟华建道:“你要记着将莺儿带来,她可是此事的大关键,绝不可疏忽了。”

          庞寒点头应允,三人又是闲聊一番,段菲莹见这老头说话好玩儿,又是丐帮的执法长老,也便和他多多亲近,言谈间大家颇为投机。

          正说笑间,忽听楼下人声嘈杂,只听楼板蹬蹬响起,走上来三个人,一见翟华建也在此,全都愣住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