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烫坏了主席(1/2)

加入书签

  秦杨恨不得竖起大拇指表扬安懿轩。

  “耿主席,早。”莫然靠在安懿轩的身边,对着脸色发青的耿如雪笑着打了个招呼。

  “我知道,这是莫然的家,但是懿轩,你别忘了……”耿如雪又要说那张协议的事情了。

  “我不会忘记这是莫然的家,你也别忘了。”安懿轩冷冷的说道。

  “这一大早的大家就都起**了?怎么都没有多休息会儿啊!耿主席看来昨晚没睡好!有黑眼圈啊!”莫然靠在安懿轩的肩膀上看着耿如雪笑着说道:“耿主席最近也辛苦了,也该多休息,今天还要去医院照顾雷小姐吗?真是苦了雷小姐了,这赌石看来赌不成了,她这来缅甸竟然是来住院的,太可惜了,哎!今天记得帮我跟雷小姐问声好,祝她早日康复!我太忙了,就不去医院探望了。”这话说的,好像雷雅静住院不是因为她的一脚,让人家硅胶破裂似的。

  这厚脸皮的表现,让秦杨和何伯不得不双双低下头去,俩人心照不宣的想笑。

  而把厚脸皮演绎的登峰造极的莫然莫老大说完话,便走出了房门,她顺手把房间的门开着,让耿如雪看到了更凌乱的一个房间和更凌乱的**,仿佛这张**,昨晚有过一场旷世之战似的,皱褶的不像样子。

  “莫然,懿轩和小静是有婚约的,我希望你好自为之。”耿如雪起的肚子一鼓一鼓的,终于她把话赶紧说了出来,要不然,她还真怕被这两个可恶的家伙给堵的,这些话都没有机会给说出来。

  “懿轩,你会娶她吗?”莫然抬头,给了安懿轩一个迷人的微笑。

  “不会。”简单两个字,却有着不容驳回的肯定,安懿轩看都没有看耿如雪一眼,只是坚定的说出这两个字来。

  “嗯,我相信。”莫然笑着看向耿如雪,却不说话。

  男人说出的这两个字,她相信,绝对相信!有时候,爱情无需多言,无需多么花哨多么华丽的誓言,简单的两个字,她懂他的坚持和肯定,他也懂她对他的懂。

  秦杨的眼眸,瞬间有些暗沉,但是他的脸上却一如既往的笑着,仿佛他天生就不知道心伤为何物似的!也许不然,此刻他的笑容里,有一丝苦涩,很苦很苦的滋味,犹如他现在紧咬的牙关,有丝丝血迹渗透进入唇尖……

  一旁的何伯是何等精明锐利的人,他的脸上,有忧虑,深深的忧虑,且不说身旁秦杨周身的落寞气息让他多秦杨多少有些心痛之外,更是安懿轩的坚定,让他想到以后,安懿轩和莫然的前路漫漫,皆是荆棘,他心疼他的安少,更心疼莫然,这个女孩,他喜欢她的坚韧,喜欢她时而的嚣张,喜欢她时而的心狠手辣,更喜欢她的聪慧和胆略,只是……

  “安少,张嫂已经把早餐都做好了,莫然也起**了啊!既然都起**了,就先来吃早餐吧。”裴丽温柔的笑着说道。

  “嗯。”安懿轩点头,拉着莫然便往楼下走去,走过何伯和秦杨的身边,这俩人都眼眸闪了闪,随即何伯和秦杨回头招呼了耿如雪,也走下了楼去,只留下耿如雪一个人在楼道里发呆。

  最终,当大家都吃着早餐,都以为耿如雪不会过来,会被气着去医院的时候,耿如雪竟然朝着餐厅走来。

  “耿主席,来吃早餐。”邱家伟刚想站起来招呼耿如雪,转头看见安懿轩阴沉的脸,他便又讪讪的坐下了,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家的主人,他更知道,莫然很不喜欢耿如雪,他还知道,莫然听安懿轩的,或者安懿轩听莫然的,他……

  心底有些微微的痛,邱家伟端起牛奶狠狠的喝了好几口。

  “懿轩,爷爷找你。”耿如雪完全无视掉了邱家伟,把电话递到安懿轩的面前。

  “哦。”安懿轩的脸色微微一沉,半响之后,才接过电话。

  “兔崽子,你……你真不想好好的了是吧?你要气死我是吧?”电话一拿起来,安局长安老爷子便已经开始大发雷霆了。

  “爷爷,我很好。”安懿轩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转头眼睛随着安懿轩的身影走去了客厅,向晚晴咬牙切齿的说道:“原来有些人除了会欺负人,还会告状,真是嫌弃。”

  “有些事情,肯定要让老爷子知道才好的,否则的话,到时候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了,老爷子怪罪我了,说我没有管教好孩子,我可就难做了。”耿如雪竟然无视向晚晴的白眼,坐到了餐桌边上,阴阳怪气的说着话。

  “镗”裴丽切鸡蛋的刀子和叉子碰到了盘子,发出清脆的响声。

  众人扭头看了一眼裴丽,知情者,秦杨、何伯和莫然的脸上,神情纷纷有些复杂。

  而耿如雪却犹如在这一招上面胜利了似的,嘴角微扯,带着一抹讥讽的笑看向裴丽。

  “给耿主席添一套餐具。”莫然脸色冷然的吩咐道。

  “是。”张嫂很是勤快的把餐具拿过来放到耿主席的面前,张嫂不愧是一个手脚麻利的人,她快速的开火,打蛋进锅里,不到一分钟,一个香味四溢的煎荷包蛋便出锅了,张嫂把蛋很快的端过来放

  到耿如雪的面前,说道:“刚煎的蛋,您慢用。”

  “真以为耿主席没有食欲呢!看来我估计错了。”莫然对着耿如雪冷然一笑说道。看着自己面前的食物,她怎么又有一种想要吐的感觉,这妊娠反应真是坑爹,这么折磨人的。

  不过为了不让耿如雪看出破绽,莫然硬是深呼吸让自己憋着。

  “我胃口很好,谢谢莫小姐的招待。”耿如雪被莫然这么一将,便边竖起耳朵听着客厅里安懿轩接电话,边用叉子快速的叉起那煎蛋就往嘴里塞去:“嗷~”

  “哈哈哈哈”向晚晴突然大笑,差点打翻了牛奶杯子。

  “烫死我了,烫死我了。”随着一声嚎叫,接着耿如雪“蹭”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跳着脚喊叫起来。

  “哎呦,我说主席您……我刚才说了,刚煎的蛋啊!您怎么这么茹莽的……看看这嘴唇烫的,都脱了皮,起了水泡,这……哎呦,我该死,真是……”张嫂赶紧上来,看着耿如雪的嘴巴,一叠声的道歉。

  桌上,安懿轩面色平静的看着面前的早餐,依旧慢慢的

  “你这弄的是什么?怎么这么烫?”耿如雪的嘴唇瞬间就红肿起来,犹如两根腊肠挂在嘴边,她恼怒的看着张嫂,又看向莫然,见后者只是淡定的慢慢的喝着牛奶吃着盘子里面的火腿鸡蛋,她貌似知道这小丫头是故意的了,她的气啊……

  “这是云腿豆腐荷包蛋啊!这是尚总最爱吃的,很营养的,我给尚总做了这么多年了,尚总也没说换口味,他就喜欢吃这个,营养又美味。今天给大家都做了,大家都说好吃,这不我也赶紧给您做了个,我想着您这么优雅的女士,吃东西肯定慢慢的,而且我还提醒了的,谁知道,您……”张嫂很是无奈的摊手说道。

  “我的衣服,我的嘴……你,你们……”耿如雪这下子真的要发怒了,她的嘴唇现在火辣辣的,不用照镜子都能知道,肯定是香肠嘴,她的名贵套装,好几万一套的米白色羊绒套裙上面,蛋黄汁液黄黄的溅在上面,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夫人,赶紧喝点儿凉水,这嘴唇烫了能不能抹药膏的啊,要不我送您去医院?”何伯把一块蛋吃完,喝光杯子里面的牛奶,赶紧站了起来,说道。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