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 瘦了,憔悴了(2/2)

加入书签

的连猫的脚步声听着都分外沉重似的!

  **好梦,**温柔的怀抱,轻声的嘟囔了一句,女人翻身继续睡,却摸着一堵结实的肉墙……

  “懿轩……天都亮了?”莫然睁开眼,便看见自己像一只树懒熊一样抱在男人的身上,她的腿搁在男人的腿上,她的大半个身子都挂在男人的身上,而男人则是双臂环绕着她,眼眸更是柔情深深!

  “是呀,太阳早就晒屁股了!”男人微微扯了扯嘴角,不知道是笑还是哭的表情,他沉声说道。

  “这什么表情嘛!”女人斜睨了男人一眼,随即翻身准备下**。

  “嘶~”男人齿缝里抽冷气,莫然回头,却看见男人依旧保持着刚才抱着她的姿势,脸上的表情,略显痛苦。

  “怎么了?”女人看着男人,把她的胳膊给往回推过去,却不料男人龇牙咧嘴哀嚎:“哎呦,不行,不要动,麻……全麻了……”

  “你这姿势保持了几个小时?”女人想起貌似曾经好几次这个男人都是这样,把自己的胳膊给折腾的不能动的,女人的眼里便也泛起温柔,她抬手,轻轻的给男人按摩着胳膊,边问道。

  “昨晚七点……”男人的神色,半是因为女人的按摩而满足,半是被按摩的时候那种钻心的酥麻痒,他小声说道。

  “现在……十一点?十六个小时,你没动?”女人惊呼,十六个小时,这非一般人能够忍,就算是特工训练,也不至于啊,这个男人……

  “中间,你把被子踢了,我给你拉过一下被子,然后就是到现在。”男人笑了,狭长的桃花凤眼里,眸光闪烁。

  看着这双桃花眼,看着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女人举起粉拳轻轻的一捶男人的胸口:“讨厌,以后不许这样,你可以在累了的时候推开我。”

  “那不行。我喜欢抱着你,喜欢看你熟睡的样子,如果可以,我都想着二十四小时我们就在**上呆着。”男人看着女人刚睡醒红扑扑的小脸蛋,抬手摸着她的肚子,说道:“宝贝昨晚还踢我一脚,我刚把手放上去,他就对着我的手踢了一脚,这肯定是儿子,调皮。”

  “那假如是女儿踢你的呢?”莫然把手放在男人的手上,双手交叠,阳光照射在屋子里面,俩人一起感受着这温馨的时刻……

  这天的下午,莫然赶到医院,安南和安北已经出院在帮忙矿上整理第二天的开工大典,大街上,到处都是宣传,开工大典很隆重,很盛大,很多人都在说将会准备在第二天去参加。莫然是在刚和安懿轩在洗车房分手之后接到医院的电话便赶过来的。

  “老大,白子文找你。”亚玛在医院里面,米洛尔将莫然从洗车房接过来直接送去了医院。

  医院里,白子文坐在特护病房的病**上,纯白色的**单,映衬着白子文满脸的纯白色纱布,让走进病房的莫然心头再一次狠狠的一抽。

  亚玛说过,莫然就是那种,有恩必报的人,白子文一直呵护着她,一直帮着她,直到最后还为了她……

  “小白……”莫然的唇角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慢慢的走到白子文的**边。

  “莫然姐。”因为纱布裹着,也因为嘴唇有烧伤,所以白子文吐字的时候并不是那么清晰,但是他的眼眸却是清亮的,眼眸里的神色亦是流动着似水的温柔。

  “小白,今天怎么样?脸上还很疼吗?你放心,姐一定给你找全世界最好的整容医生,一定要还你原来的漂亮容貌。”莫然坐在**边,轻拍着白子文的胳膊,柔声说道。

  “不。”白子文摇头,随即他慢慢的抬起右手,很吃力,很费劲,莫然轻轻的将脑袋凑过去,白子文裹着纱布的手轻轻的放在莫然的秀发上,他含糊不清的小声说道:“莫然姐,你瘦了……”

  “姐没事,没事。”莫然摇头。

  “姐,有人在算计你,要小心。我快好了,可以出院了,我出院保护你。”白子文看着莫然,眼眸里满是怜惜。

  “傻瓜,我还要找人给你做手术,等你手术好了,依旧跟着姐,到时候让别人都羡慕我有这么帅气的弟弟。”莫然摸着白子文裹着纱布的手,柔声说道。

  “不用了,姐,我

  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只要能保护你就好了。”白子文摇头。

  “老大,我已经让军哥派出的人在t国联系整容医生,如果可以,米洛尔亲王殿下答应继续用直升机去接过来给小白做手术。”亚玛走到莫然身边,说道。

  “嗯,好。”莫然点头,随即吩咐亚玛:“不但t国,网上搜罗全世界最顶尖的整容医生,不管多高的代价,都给我找过来。”

  “姐……”白子文有些激动的要说话。

  “小白,不要多说了,姐决定的事情,不容驳回。”莫然拍了拍白子文的手背。

  岂料,就因为莫然派人在t国搜罗整容名义,导致t国在三天后**暴毙三个顶端整容名医,更有数个医生像医院递交辞呈之后不知所踪……

  这是后话,而在莫然见过白子文之后的第二天,安氏金矿开工大典盛大开幕。

  开工大典这一天的早晨,莫然打开房门,便看见了一身盛装的秦杨,他看见莫然,依旧是那一如既往温润的笑容,他轻轻的走到莫然面前,深情的看着莫然,嘴角又上扬了些许:“莫然,这两天没事吧?昨晚睡好了吗?你瘦了。”

  “我挺好的。昨天你去哪里了?晚上回来你都不在……那天海边……”莫然微微一笑,说道。

  “海边的事情,是雷氏做的,我早就猜到了,雷雅静不会放过我们,所以那天我很担心你,幸好有亚玛和莫家兄弟,得知你没受伤是最好的。”秦杨的笑,看着分外真诚。

  “嗯,目前来说,自然还没有人能够伤得到我。”莫然点头,她原本说话只说一个开头,就是想要看看秦杨对这个事情内心是怎么看的,现在听秦杨这么一说,莫然虽然读不出他的心思,但是她还是觉得,不管他知道或者不知道真相,至少他暂时必须这么认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