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安置倪喃(2/2)

加入书签

不敢想的事,但她又不会像那些不要脸的nv人那样跟其他男人乱搞。

  所以呢,周莉觉得自己跟刘旭这样搞挺好的。

  刘旭是医生,她是病人,就算刘旭跟她做了一些亲密的事,那也是为了治好她的病。

  就像现在吸着她的n子,那也是担心她的n水太多,戴着n罩回家的时候会流出来,所以也就类似于治病。

  正因为有这种奇葩的想法,周莉并不会觉得自己有多对不起丈夫,反而被刘旭那不停地刮弄着她n头的舌头给弄得非常舒f,甚至还忍不住发出了呻y。

  听到呻y,刘旭道:“小声点,要不然会被人听到的。”

  “好的。”仿佛做错事的周莉急忙捂住嘴巴,并有些担心地看着门。

  吸完左边这颗n子,刘旭就去进攻另一颗。

  之前刘旭很规矩,就是吸啊吸的,可这次,刘旭的左手已经慢慢往下滑去,右手则握住n子或轻或重地揉着。

  刘旭的手碰到周莉的柔软的y部后,周莉全身就哆嗦得更加厉害,脸上的红霞也增加了好j朵。她很想阻止刘旭,因为那里只有她丈夫能摸,但她真的无力阻止,她甚至还将双腿张得更开,并盯着刘旭那搭起了帐篷的k裆。

  好大!

  松开嘴巴,刘旭道:“上次我还没有给你检查下面,今天我就免费给你检查。”

  “谢谢医生。”

  “躺好。”

  听到这话,都不敢跟刘旭对视的周莉就躺在了床上。

  周莉其实知道可能要被刘旭c,所以她心里又有些愧疚,她觉得自己对不起丈夫。但是呢,她完全可以让刘旭用手指弄她,不用那根,这样不算背叛丈夫了吧?

  毕竟,随便去哪家医院检查f科,下面都是要被碰或者被手指进入的。

  如此想着,周莉安心了不少。

  担心夜长梦多,刘旭就抓着周莉的k子往下扯。

  刘旭原以为自己这次不会再被打扰了,可才刚看到周莉那条白se的内k,门就被敲响,这让刘旭郁闷不已,所以他道:“我在给病人看病,麻烦稍等一下。”

  “需要我帮忙吗?我是护士哦。”

  听到陈甜悠的声音,刘旭就知道这妮子想当程咬金。

  刘旭还没说话,被吓到的周莉急忙坐了起来并开始戴n罩。

  见状,刘旭应道:“已经检查完了,我马上就下楼。”

  “好吧,那我到楼下等你哦。”

  见戴好n罩的周莉已经在穿衬衫,刘旭道:“看来只能下次了。”

  看着刘旭那鼓起来的k裆,眼神变得有些复杂的周莉轻声道:“刘医生,其实我觉得我是个坏nv人,我总是想着那种事。”

  “你老公很久没有碰你了吗?”

  “他跟村里其他男人一样,都去外头打工了,基本上我每天g的事就是带孩子,跟以前在外面打工比起来无聊多了。那时候虽然一直忙着赚钱,可下班后还可以去外面逛逛街之类的,可在乡下只能跟那些nv人说话。我是外地人,她们经常都是讲本地话,我都听不懂,只能站在那儿傻笑着。所以有时候我很搞不懂,我到底是身寂寞了,还是心寂寞了。”

  “应该都有吧。”说着,张业就俯下身吻了下周莉唇瓣,“现在是不是觉得好一点了?”

  “嗯。”

  又吻了下周莉的唇瓣,刘旭问道:“现在呢?”

  仿佛解开了心结的周莉轻声道:“要是能久一点,或者换个方式,或许我就一点儿也不会寂寞了。刘医生,你明天或者后天有空吗?这两天我婆婆去枫林村,家里只有我跟娃儿。要是你有空的话,我希望你能到我家给我治病。”

  “你有电话吗?”

  “乡下用不着,已经停机很久了,你直接记下家里头的座机号吧?”

  将座机号报给刘旭后,周莉扣上了最后一颗扣子,随后站起身对着镜子整理着有些乱的长发。

  看着镶嵌在墙壁里的全身镜,周莉问道:“这个看病的时候也能用到吗?”

  “有时候病人想看清楚生病的部位,我就会将床铺靠着镜子,然后让病人看镜子中的自己。”

  “哦。”应了声,转过身的周莉问道,“我该给你多少钱?”

  “不用了。”

  “要的,好歹我拿了一瓶y。”

  “反正也就十j块钱而已。”停顿了下,刘旭笑道,“要不然就我去你家的时候再跟你要医y费吧。”

  “那成。”拿起床上的滴眼y放进口袋后,周莉跟在了刘旭后面。

  周莉走出诊所的时候,陈甜悠跟李晓都有目送。

  陈甜悠是闷闷不乐地看着,因为她总觉得自己的男朋友跟这个n子很大的nv人有过亲密接触。

  至于李晓呢,知道刘旭是个se胚子的她则想通过蛛丝马迹确定刘旭是不是把这个nv人给搞了。

  见陈甜悠两腮鼓起,两手cha在口袋里的刘旭就问道:“咋的了?”

  陈甜悠还没说话,李晓帮着答道:“还不是因为你自个儿给病人检查身。悠悠是你nv朋友,你去碰其他nv人的身,她当然会有意见会吃醋了。”

  李晓说的确实都是对的,像陈甜悠这种将第一次给刘旭的nv孩子,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接受刘旭经常要给nv患者检查身的事实,尤其是只有刘旭跟nv患者单独相处。

  想到此,站在玻璃柜另一侧的刘旭道:“悠悠,说吧,想怎么惩罚我?”

  “没有想着怎么惩罚啊。”幽怨地看着笑嘻嘻的刘旭,陈甜悠道,“你以前学的是f科,给nv人检查身是很正常的。而且啊,你也说了,那些医疗器材花了好多钱,总不可能因为我而不用吧?所以呢,你以后当然还是可以给nv人检查身,但我有一个要求,就是你得让我或者是晓晓姐姐陪着。其实我这样子说不是信不过你,而是我担心你会被讹诈。检查室只有你跟nv病人,要是她说你非礼她呢?”

  陈甜悠这话并非空x来风。

  在很多人看来,男人在f科医院或者f科专科绝对能吃到不少豆腐。

  事实上,在这种特殊的地方,男人确实可以吃到不少的豆腐,但也会惹来不少的麻烦。

  要是男医生单独在病房或者某些科室给nv患者检查,nv患者又大叫非礼,或者直接报警的话,男医生压根就没办法解释清楚。

  所以在正规的医院,男医生要给nv患者检查身的话,身边都会跟着一个nv护士或者nv医生,以防止nv患者讹诈男医生。

  对于这些事,上大学的时候就有nv老师或者nv学生跟刘旭说,有位nv老师甚至还劝刘旭该学其他的专业。她们都是出于好心,刘旭也谨记在心,所以他不去正规医院上班的一个原因就是怕被nv患者讹诈。

  在自己的村子里开诊所的话,就算nv患者再唧唧歪歪的,她也不能怎么样。

  想着这些事,又见陈甜悠显得有些不安,笑出声的刘旭摸了下她的脸,道:“行啊,以后给病人检查身的话,我绝对带上你或者晓晓,或者把你们两个都带上。”

  听到这话,陈甜悠一下就乐了。

  陈甜悠虽然ai吃醋,但不是无理取闹的nv孩子,这点让刘旭特别的欣。

  想着明天或者后天要去周莉家,刘旭有些激动。

  除此之外,穿着护士f的陈甜悠和李晓也让刘旭激动了不少,他甚至打算晚上让陈甜悠穿着护士f跟他来一p。陈甜悠虽然没有上过护校,但好歹现在也算是旭玉堂的护士,所以g陈甜悠的话,应该也会有g护士的感觉。

  想着护士,刘旭想起了在县医院那对护士母nv,还真是极品!

  刘旭确实是打算第二天去给周莉看病,可让刘旭郁闷的是,晚上他就接到了周莉打来的电话,说她婆婆又说不去枫林村,所以周莉就让刘旭暂时别到她家里去。

  至于什么时候去,那得等周莉打电话才行。

  刘旭不是去给周莉看病的吗?怎么感觉像是去偷情?

  更让刘旭郁闷的是,陈甜悠这妮子傍晚的时候来了大姨妈,所以刘旭没办法让陈甜悠穿着护士f给他g了。刘旭本来还想叫陈甜悠献上嘴巴的,可陈甜悠每次来月经都会痛得死去活来的,所以傍晚开始,陈甜悠脸se一直都不好看。不是心情不好,是腹部太疼了。

  看来,刘旭g穿着护士f的陈甜悠的计划又得延后了。

  气死我也!

  接下去的一周,刘旭的生活都非常有规律。

  吃过早餐就去诊所,在诊所套上白大褂变成了道貌岸然的医生。白天基本上都是在诊所里渡过,午饭偶尔回去跟玉嫂一块吃,偶尔在未来岳母李燕茹家里吃。晚上的话,刘旭基本上都是回家,但偶尔也会在家里吃过晚饭后出门。出门当然不是呼吸新鲜空气,一般都是去跟王姐刘婶互动,刘旭特喜欢同时临幸着她们两个。

  刘婶一直都很放得开,什么y荡的姿势都敢摆,而且每次刘旭s了之后,刘婶必定会将rb上的残留物尽数吃进肚子里。

  至于王姐呢,只肯在做之前帮刘旭,不肯在事后。

  所以对于王姐的教,还得持续一段时间才行。

  在x生活方面,刘旭这一周过得满充实的,可在工作方面,刘旭非常蛋疼,这一周竟然没有人找他看病,甚至连买y的都没有,难道打折还不足以吸引村民吗?

  虽然知道起步会很艰难,可刘旭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就算难以接受,刘旭还是会接受,他是一个非常乐观向上的人。

  至于让刘旭庆幸的事,估计就是倪喃了。

  凭借着清纯的外表以及出se的声线,每天听倪喃唱歌的人都在增加,有时候一天甚至有好j万人在线听倪喃唱歌。听nv主播唱歌不用花钱,但送道具是要花钱的,所以就有很多人被倪喃的歌声迷住并送道具给倪喃,有些歌迷为了抢粉丝第一还争着投道具。

  刘旭虽然雇佣了倪喃,不过他不打算吃掉倪喃赚来的钱,所以他从来都不去问倪喃赚了多少。

  但是呢,刘旭前两天有跟艾美丽聊qq,知道倪喃唱歌到现在的收入已经达到了一万元,这让刘旭非常高兴。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两个月,倪喃的月收入就很可能达到五万十万甚至是更高!

  所以,刘旭带倪喃回村是做对了。

  等什么时候有空,刘旭就要带倪喃去眼科,看她的眼睛到底能不能治好。

  至于医y费呢,倪喃自己都能筹到。

  这天,刘旭就像往常那样打开诊所等待送上门的病人,虽然知道这是奢望,但刘旭还是心存希望。

  至于陈甜悠跟李晓,她们通常都会晚半个或一个小时。

  昨天刘旭有问陈甜悠大姨妈走了没有,陈甜悠说差不多,但还是不让刘旭碰,原因是她得先洗个澡。所以呢,压抑了足足一周,刘旭今天总算可以g穿着护士f的陈甜悠了!

  想到此,伸了个懒腰的刘旭就嘻嘻笑着。

  这时,刘旭的手机突然响了。

  这个点,一般是不会有人打电话给刘旭的,所以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后,吓了一跳的刘旭将白大褂拉向一侧,并掏出了放在k子前口袋的手机。

  见是许静打来的,刘旭很是惊讶。

  这半个月里,刘旭偶尔会跟刘旭通话,也说过不少没羞没躁的话,但许静从来不会主动打电话给刘旭。不是不在乎不想念刘旭,是因为许静怕打扰到了刘旭,她也知道刘旭在忙着诊所的事。诊所就是刘旭的事业,身为ai着刘旭的nv人,许静自然不希望影响到了刘旭的事业。

  所以呢,许静这电话让刘旭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祈祷着不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的他就接起了电话。

  “在忙吗?”

  听到许静那清脆的声音,想着她那的身材,靠着玻璃柜的刘旭就道:“最近诊所挺清闲的,早上更是如此。你突然打电话给我,是想j床给我听吗?”

  “是有正经事找你的啦!”

  “是不是下面痒了,需要我这非常专业的f科医生给你止痒?”

  “哎!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被许静这么一埋怨,刘旭就笑出了声,道:“说吧,有什么正经事。”

  “我上周接下了一个两千元的单子,就是要给一对新人拍摄婚纱照。因为价格的原因,绝对是要出外景的,所以问题就来了。他们要求不能在县城周边拍摄,我平常能拍的j个景点就只能作废。然后他们是喜欢大自然的,那些青青c红红花之类的必须有,所以我就是想问下你,你村子附近有没有好看一点的风景?就是拿来当背景的。”

  “说下要求。”

  沉默了足足半分钟,许静才开口道:“其实我对拍照的要求一直都挺高的,所以我直接跟你说最高要求,然后你再告诉我能不能达到我的要求。”

  “早就达到了吧?”

  “什么?”

  “不是把你cha得水都一直流吗?”

  听到刘旭这话,电话那头的许静哎地长叹了一口气,并哭笑不得道:“我的好老公,你就不能暂时x的正经一点吗?”

  “成,你说要求吧。”

  “我打算拍三组照p,第一组的背景是小溪,最好是有瀑布的。第二组的背景是高山,最好我们是在山顶拍,能看到崇山峻岭。第三组的背景是鲜花,只要是红se的花就行,不论品种,但面积一定要大,至少得像我家这么大。”

  听完许静的要求,刘旭道:“第一组和第二组都没问题,第三组的话,j乎没办法达到,但我有一个意见。现在是农忙季节,很多田地都在收割,所以完全可以拍一组以收获为主题的婚纱照,让新人坐在打谷机或者田埂上,然后拿着稻穗之类的。”

  “就怕那对新人怕脏怕蚊虫,然后婚纱会被弄脏。”

  “那种及地的婚纱就在小溪或者山顶上拍,在田里的话就拍生活化一点的。”

  “穿农民的衣f?”

  “那绝对不行的,多寒碜啊。”笑出声,仿佛变成了f装搭配师的刘旭道,“田里的颜se以土se或hse为主,所以最好是搭配艳丽一点的颜se,以突出那对新人。”

  “听起来还不错,那就先这样子吧,我待会儿问一下他们的意见。要是可以的话,我就打电话给你,然后你就空出一天当我们的导游。要是你很忙的话,你就请一个熟悉路子的人带我们吧。”

  “不忙。”

  “那敢情好,先这样子咯!”

  “叫j声给我听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