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贪婪(1/2)

加入书签

  眼前这团黑影大小和刚才的饕餮几乎一致,浑身笼罩着一团黑sè雾气,不过这并不影响秋宇翔透过黑气看见其中的本体。那是一头与现在黄牛大小相仿的动物,四肢健壮的蹄子敲打着地面,小山般的身躯充满了一股力量,硕大的脑袋上,嘴部部微微前倾,不是呼出一股淡淡额黑气,嘴边露出两排尖利的牙齿,闪烁着yin森的光芒。两双拳头大小的眼睛充斥着一股红sè,死死盯着秋宇翔。后颈部棘突发达,背部鼓起几个瘤般的东西,样貌很是奇特。

  “巨猪?”

  想不到夺舍饕餮的竟然是一头巨猪,让秋宇翔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巨猪现在自然早已灭绝,其鼎盛时代是在上古,那时的巨猪几乎遍布整个华夏大地,是数量最多的猛兽之一。不过在那个时代,巨猪也是出于食物链底层的动物,在它之上,还有无数可以蹂躏它的物种,饕餮自然在内。想不到横行一时的上古凶兽饕餮,竟然会被一只巨猪的yin灵夺舍,世间万物之间的羁绊真是让人无法看懂。

  “可恶!”发现秋宇翔不屑的眼神,巨猪yin灵怒吼着说道:“要不是本君还未恢复,即使守圣又能如何?!”

  对于巨猪的嚎叫,秋宇翔不以为意。确实如同它所说,从魂魄波动来看,这头巨猪的力量应该是受损了,原本至少也在化神八转以上,如果是全盛时期的它,秋宇翔对付起来可能还要费一番手脚。但是此时不说它尚未恢复,仅仅凭借着混元扇对yin灵天生的克制作用,就让秋宇翔将这头巨猪吃的死死的,更别说自身修为还高过此时的它。

  “我们聊聊吧。”秋宇翔保持着混元扇对巨猪yin灵的压制,突然和颜悦sè地说道。

  巨猪愣了愣,疑惑地看着秋宇翔,它不明白自己和这个年轻人有什么可聊的地方。

  “黄伯俊几人是被你吞噬的吧。”秋宇翔淡淡说道,他的话语却让一旁的李红愣了愣神。

  “黄伯俊?不记得了。”巨猪嘴角低微地吼了一声,金网对它的压制让它很不舒服,体内的灵力不断被消耗着。

  巨猪虽说力量也算不素,但是自古以来便有一个缺陷:智商不高。对秋宇翔而言,要从这只巨猪嘴中得到自己想要的,非常容易。在他的“徐徐诱导”下,巨猪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讲述了出来。而随着讲述的深入,秋宇翔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这头巨猪竟然和那个神秘组织有着莫大的联系!

  据巨猪回忆,它原本是沉睡在地底极深之处,却在某一ri被一个黑衣人唤醒了。那个黑衣人有着绝对xing的力量,压制的它丝毫没有反抗之心。后来这个黑衣人将带到了一处地,这处地似乎是镇压着什么,它的目标便是吞噬地的守护阵式。巨猪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唯一能够称赞的便是它的吞噬之力,无所不吞。据说巨猪一脉就是得到了饕餮的一丝血脉,才具有如此独特的能力的。那个黑衣人也是神通广大,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到了一具饕餮的尸骸,通过秘法,让巨猪与这具尸骸相容,更加强化了它的吞噬之力。在黑衣人的威压下,巨猪只能全力对地的阵式进行吞噬。期间也有一些人类进行了反抗,可是都在举手之间被那个黑衣人打败了。

  最后巨猪成功了,但是此时也来了一人,一个即使黑衣人也觉得难以对付之人。两人一场大战下来,可以说是两败俱伤。黑衣人败走,巨猪也被后来之人利用饕餮身躯将封印入了造像之中。而这人,巨猪不知道名字,但知道他便是守圣!这也是为什么它在听闻秋宇翔是当代守圣后便立刻想要逃窜的原因,那个人翻天倒海的手段,让它至今依旧记忆如新,心中的恐惧半点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散。

  被封印入雕像的饕餮不知道外面时间过去多久,只是在某一天,一个人竟然开启了玉像的封印,有人献祭!此人就是黄伯俊,此时的巨猪知道这是一个契机,而黄伯俊的目的它也很清楚,非常默契的让他得到了玉像中间的玉髓。黄伯俊自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解封了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面对能够提供玉髓的雕像,他并没有任何的掩饰,从片语之中,巨猪也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黄伯俊偶然间得知了玉髓的存在,经过多年的研究,肯定了线索便在那幅画卷和一尊雕像之中。通过那幅画卷上黄家俊留下的线索,黄伯俊历经艰难找到了那处重塚,从赤阳道士遗留的石壁上知道了开启石雕的方法。那时的黄伯俊很是沮丧,因为赤阳道士留下的方法,必须要双生子才能施展,从小他便知道自己是独生子,因此也渐渐绝了这个念头,只是将这种想法深深埋入了心底。

  也许是天意使然,几年后,事情却突然有了转机。

  因为新同的习俗,黄伯俊的胞弟直到二十岁后,才被养父母告知自己的身世,此时的他竟然巧合的认识了李红的同胞姐妹,而且很快便成为了恋人。两人经过多方打听,直到了此时黄伯俊的地址,便急匆匆地赶到了东方市。让两人想不到的是,此去等待他们的却是一条不归之路。

  对于新同的风俗,黄伯俊也知道,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也会有一个同胞兄弟,更巧合的是,这个兄弟和自己妻子的胞妹成为了恋人。第一次看见自己同胞兄弟的黄伯俊压抑住内心的sāo动,不动声sè的将两人安排进了自己卖的另外一套房内。这时的黄伯俊,满脑子都是“永生”这个联想,亲情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可怜的一条可断可不短的细线而已。更别说为了得到玉髓,他已经尝试过让雕像吸收一个人的jing魄,但是丝毫没有异样!就像想瞌睡来了个枕头似的,此时的黄伯俊,认为老天都在帮助自己,让万念俱灰的自己找到了一条通往永生的金光大道。

  经过周密的布置,黄伯俊狠心的将自己的同胞弟弟和李红的妹妹骗到了郊外一处僻静之地,狠心得将两人杀害。可怜的两人原本怀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