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凶案(1/2)

加入书签

  严炎年后被调任为部里监察局局长,级别等于平调,不过其中蕴含的意味却是值得让人深思。从其满脸红光的神态来看,对于这次平调,他还是很高兴的。今天部里几个局长相邀到这个会所聚聚,对于刚到此地不久的他,自然不会拒绝。对于这个会所在京市的地位,他也有点了解,看着几个同事那种骄傲的表情,他对这间会所的能量又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严叔叔?”秋宇翔叫住了严炎,微笑着站了起来。在游欣欣的时间中,这个人也给了自己不少的帮助,虽说是在庄思军的授意下,不过秋宇翔还是记住了这个颇有手段的公安局局长。

  “秋少?你好。”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竟然还有人认识自己,严炎有点惊讶,看向叫住自己那人,他一下就认出了是自己以前顶头上司的公子,只是那满头的白发却让他心中有点诧异,不过却不敢多问,歉意的和同事说了一句,便走了过来,和秋宇翔打着招呼。

  “严叔叔,恭喜了。”对于严炎的出现,秋宇翔也很惊讶。从其面相上判断,官运亨通,看来是高升了。

  严炎愣了愣,不过想到秋宇翔的身份也就释然了,连忙谦虚了几句。在京市这个地面上,自己这种级别的官遍地都是,明白这点的严炎几乎每天都是小心翼翼的,和以前在东市的地位比较起来,自然憋屈了许多,不过为了自己的前程,他还是甘之如饴。通过短短时间的任职,他很明白像秋宇翔之类的太子爷在京市有多大能量,所以突然碰见秋宇翔,他在态度上自然也带了一丝恭敬,有点讨好的嫌疑了。

  “对了,秋少,有件事不知你有没有兴趣?”严炎猛然间想到一件事,回想起之前领导的交代,他凑到了秋宇翔面前,小声说道。

  “哦?什么事?”严炎神态的变化秋宇翔自然感受到了,不过对他所说心中还是升起了一丝好奇。

  “是关于之前领导交代的关于石牌的事。”发现秋宇翔脸sè变了变,严炎心里有了底气,也没丝毫犹豫,继续说道:“几个月前在我们市发生了一起离奇案件,一个黑网吧,十几人全部身亡。网吧监控也似乎被人破坏,从还原的部分监控来看,场面很是怪异,和龙津发生的盗墓贼拒捕事件有点相像。”

  严炎和龙津市的陈忆是同学,两人私交不错,在龙津发生的事他也很清楚。发现秋宇翔对入魔似的盗墓贼很在乎,所以离任前发生的那件离奇凶案也让他留了个心眼,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秋宇翔心中一跳。龙津市发生的事情幕后之人便是那个神秘的组织,难道这次又和他们有关?虽说并没有任何证据指明严炎所说的事和那个组织有关,可是秋宇翔直觉认为,两者之间肯定有着必然的联系。

  “老严,遇见熟人了?”和严炎一同前来的那人似乎等得不耐烦了,走了过来,高傲地瞟了秋宇翔一眼,对于这个满头白发的青年,他并不认为会是哪家的公子,经常混迹于此的他,几乎能够将够得上分量的太子们默数一遍,记忆中却没有一个白发青年的印象。

  坐在一旁的张自翔对于严炎的到来并没有表示出多大的热情,在他看来,一个部属局局长,还够不上分量。而后面那人,更是让他心里不愉,虽说已经有几年没在京市这个地面公开露面了,但是被人忽略的感觉实在让张大少爷不爽。

  “郑局,这是秋宇翔。宇翔,这是我们部里交通局局长。”

  严炎发现同事过来,连忙介绍到。但是他却犯了个错误,在他看来,秋宇翔是庄老的孙子、蒋老的外孙,旁边这位混迹京市官场有几年的郑局长肯定认识他,所以只是礼节xing地介绍了一下,可不成想,秋宇翔这人压就对这些不敢兴趣,加上来京市的几个月就有两个多月昏迷,老爷子们更是对他严密保护,在京市官场上,就没几个人真正认识他的。许多人也只是只闻其名,而郑局长这个级别,连他的名字都没资格知道。

  郑局长略带傲气地点了点头,让秋宇翔心中一愣。习惯了刚才那群官宦子弟的追捧,突然来一个这样的人,让他心中不由有种怪异的感觉。不过他也是洒脱之人,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多说什么,反到是追问起严炎那宗凶案的情形来。

  发现自己同事轻视的表现,严炎心中一突,知道自己可能犯了错误了。眼角瞥见郑局长有点不愉的神情,他心中暗暗叫苦,可现在又不能点明秋宇翔身份,只能心不在焉地和秋宇翔聊了两句。

  一旁的张自翔发现这个郑局长傲慢的态度,心中火起,正准备站起来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所谓的局长,却发现在几人身后,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从一旁的包间里走了出来,看见聚在一起的几人,脸上愣了愣,便微笑着走了过来。发现这一幕的张自翔止住了身子,四平八稳地坐在沙发上,嘴角不由挂起了一丝戏谑的微笑。

  “小严、小郑,你们怎么在这?”男人走了过来,简单询问了一下,不过还没等两人有所反应,便直接走到了张自翔跟前,笑容满面的说道:“张少,许久不见了。”

  张自翔客气地站了起来,握了握男人的手,微笑着回应道:“丁部长,想不到在这里还能遇见你。”

  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