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能全姑娘之美名,只是不知姑娘可肯应否?”

  陆婉仪怔怔地望着她,半晌方才低声道:“请姐姐示下,若能使万郎安心,我我便也”她不知温照能有什么主意,但只见这个女子虽无绝色姿容,可神情温柔,言语也是可亲可近,说话句句中听,心中已是有了几分亲近之意。

  “陆姑娘,方才外子已拜见过二老,见二老因失子而悲痛,外子亦是心酸难忍,想要膝前尽孝,奈何人鬼殊途,陆姑娘若肯认二老为义父母,则可名正言顺代外子向二老尽孝,二则,也可稍解姑娘心事,纵使与外子无夫妻之缘,亦可有兄妹之义,全了姑娘忠贞的美名,也不耽误姑娘的终身,不知陆姑娘可肯应否?”

  温照的这个主意,颇使人惊愕,但细细思来,倒也不失为个双全之法,至少万青是极认可的,此时望向她的眼神,已是目光灼灼,充满了欣喜之意。

  陆婉仪却是不言不语,沉吟许久,才终于抬起头来,道:“多谢嫂嫂周全。”转而又向万青行礼,“婉仪见过义兄。”

  她虽是固执,却并非不通情理,这两全之法固然还是有些不足之意,但已经是她唯的选择,陆家与万家已无婚约,因此事,陆家还落了个无信无义之名,父母蒙此恶名,也是心全为自己,虽是令她有苦难言,可到底不好指责父母的不是,更是心疼父母,若自己认了万家二老为义父母,也可为父母消此恶名,化解两家芥蒂,还能使万青泉下安心,免他为难,只是这夫妻之缘变成兄妹之义,到底令她意难平,可也只能如此了。

  万青不想她竟是当场就肯应下,连忙回礼,道:“义妹有礼。”

  温照笑道:“如此便好了。相公,眼下已过了子时,妹妹回去怕不安全,你便相送程吧。”低头看看两个兀自还晕着的丫环,陆婉仪扶不动她们,而她和万青虽然得玉佩之助可以显形,但想要扶人还差了些劲道,于是索性又将只烤鸡塞到小狐狸的手中。

  “榴儿妹妹,还要请你帮个小忙。”

  胡绯只烤鸡刚啃完,此时嘴里还叼着最后半根鸡腿,忽地又见只烤鸡,时欢喜得差点连尾巴都露出来了,哪顾得温照把她当成苦力使唤,屁颠颠地跟前跟后,温照说什么她就干什么,施了个法术就把两个丫环送回陆府马车上了。

  “照娘,你与我同送义妹回去吧。”

  万青不放心把温照个人留在坟园,番好意却被温照直接驳回。

  “我与榴儿妹妹还有许多话要说,相公但去无妨,有榴儿妹妹在,哪个恶鬼敢欺我。”其实她是有些修炼之法要向胡绯请教,却不想被万青知道,这才故意打发了万青。

  胡绯在旁用力点头,挥挥拳头道:“万大哥你走吧,有我在,照娘姐姐定没事,我要请照娘姐姐去西山玩去。”

  万青有些怵这只无法无天又任性妄为的狐妖,见她这样说,只得无奈道:“如此,送了义妹,我便到西山来接娘子。”

  温照巴不得他快走,自是笑着应了,也不与他多废什么话。

  等到万青随着陆府的马车走得远了,胡绯才笑嘻嘻地凑到温照的身边,道:“照娘姐姐,你就真放心让万大哥去送那个什么陆姑娘?”

  温照瞧她嘴巴上满是油光,偏又做出挤眉弄眼的模样,又是可爱又是令人好笑,屈弹在她的眉心,道:“小孩子家家的,你又懂什么?”

  其实她对付陆婉仪的这招,跟当初对付小狐狸的是样的,都是拿名份说事,她把胡绯认做妹妹,万青是胡绯的姐夫,小狐狸再怎么任性,也只能认了,何况还有烤鸡收她的心,堵她的嘴,而陆婉仪则不同,她跟万青原是有婚约的,温照要是认她做妹妹,恐怕就要被误会成要跟陆婉仪共事夫,所以不如让万青认她做义妹,把名份定死了,没人能说闲话,也绝了陆婉仪的念头。

  做鬼是个技术活第三十四章狐九公子秋十三

  “我怎么不懂,我也是女人”胡绯不满了,她是谁,她是狐妖耶,就算还没成年,她也是世间注定要狐魅天下的狐妖,男女之间这点小猫腻,她懂得多了,“万大哥只是认她做义妹,又不是亲兄妹,照娘姐姐你就不担心她打别的主意?”

  温照故意瞥着她,警惕道:“你我也不是亲姐妹,莫非你也还惦记着你姐夫不成?”

  胡绯却是点也不羞,嘻嘻笑道:“我原是惦记着万大哥的,可是见了姐姐以后,就不惦记了,只惦记姐姐的烤鸡,照娘姐姐,你可要常常拿烤鸡来哄我,不然我又得去惦记万大哥了。”

  温照哑然失笑,妖终究是妖,哪讲什么理法人伦,看来她能让小狐狸退却,还是烤鸡占了大功劳,不过这样的小狐狸,才是真性情,倒也可爱。

  “你呀既然变做人形,也该懂些人情,烂漫天真虽是好,但人心难测”她有心想说教几句,但看小狐狸爱听不听的,哂便也放弃了,小狐狸的可爱正在于烂漫天真,若变得如陆婉仪般认死理儿,反倒抹杀了她的天性。

  “照娘姐姐你这话倒与我爹爹说的极像,我爹爹总说人心叵测,让我不要往人堆里跑,可是我却偏爱人多热闹,就不听他的,今天我就偷偷跑出来”

  胡绯嘀嘀咕咕,却是在说话间,已经带着温照飞回了西山,在山腰上飞绕去,最后还是选择了半月潭落下。

  温照听她嘀咕了跳,心下好笑,倒是觉得那位西山狐祖多半是吃过人类大亏的,不然也说不出人心叵测的话来,人皆惧妖,以妖为恶,其实这些妖类哪有什么善恶之分,多半还是循着本性而行事,遇着讲究理法人情的人类,自然是格格不入,彼此厌恶,久而久之,妖以人为可恶,而人也以妖为邪魅,彼此不两立。覀呡弇甠像胡绯这样喜欢热闹好奇心重又天真烂漫的小狐狸,便成了牺牲品,若她不是好命有个神通广大的父亲,恐怕早就投胎去了。

  “榴儿妹妹,你那飞来飞去的法子,我可能学么?”

  脚踏实地的感觉虽然很好,但是飞在空中的惬意感却更使人陶醉,温照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盘算了很久的话。

  胡绯“啊”了声,道:“照娘姐姐,你想学飞天之术么?”她低下头,有些苦恼地样子,“这飞天之术,原是我生前修炼时所学,也不知姐姐能不能学呢。不如我把法诀告诉姐姐,姐姐自己琢磨吧。”

  温照顿觉惊喜,忙又问道:“这飞天之术是你们狐妖的法术,教给我不要紧么?”却是虽然惊喜,但也没有忘记,法术不是谁都能学的,就像阴间,普通阴魂只能学聚阴术和阴食术,敛阴术却是只有鬼差才能学,许多法术都是不随意外传的。

  胡绯嘻嘻笑,道:“我们妖怪才不像你们人类那么小气呢,只要姐姐能学会,什么法术我都可以教给姐姐”说完,又“啊”了声,“那个天地赋不能教啦,不然冥君会生气的,那个家伙可小气呢,我爹爹用了好多灵物才跟他换了天地赋,还只有半篇,更不让外传,哼小气的男人最讨厌了。”

  冥君?小气?

  温照无语,她虽不曾见过冥君,但是能统率整个阴间的,怎么也不可能是个小气男人吧。小狐狸没有心眼,童言无忌,她也不当真,只是把飞天之术的法诀用心记下。胡绯倒是主动得很,当然,也有可能烤鸡的诱惑太大,当温照许诺她个法诀换只烤鸡的时候,她就恨不得股脑儿把自己所有会的法术法诀都拿出来。

  可惜温照没有过耳不忘的本事,小狐狸又没有耐性,个飞天之术教了小半个时辰,她就开始满地打滚。

  “不教了不教了照娘姐姐,你等等,我喊九哥来,他最会教人了”

  “哎等等就差两三句法诀了”

  温照伸手去拦她,可是胡绯动作飞快,下子就现了本体,竟是只小红狐,在山石上三蹦两跳就没了影儿。哭笑不得,温照只能收回手,小狐狸可以没耐性,她不能没有,先巩固下已经记住的法诀吧。

  反复把缺了个尾巴的飞天之术默诵了七八遍,确认点儿遗忘也没有,才松了口气,抬头张望,胡绯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找她那个九哥了。

  正这样想着,耳中突然传来“啪”的声,温照怔,低下头看,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显形的身体又开始变得虚幻,这才连忙往腰间看去,却见腰间那块玉佩不知怎地,竟然裂开了条缝,顿时就心中惊,赶紧手忙脚乱地解下来,左看右看,满是疑惑,这也没碰着磕着,怎么突然就坏了?这可是件宝贝呀,会儿怎么跟小狐狸交待?

  “照娘姐姐,我把九哥找来了”

  胡绯的声音遥遥地传来,温照手抖,本能地想把玉佩藏起来,但哪比得上小狐狸眼尖,已经看到了,顿时惊呼声:“啊,玉佩怎么坏了,爹爹要生气的”

  “对不起”温照也知道这样的宝贝自己是赔偿不起的,更不是三只五只烤鸡就能唬弄过去,只能老老实实地先认错,虽然不知道玉佩是怎么坏的,但总是坏在她的手上,这个认错态度首先就得诚恳,至于怎么解决,那个慢慢再商量就是。

  “小妹,这不是你随身的护玄守身对佩么?怎地不见另块?”

  个懒懒的透着磁性的男声乍然响起,温照这才注意到,在胡绯的身后,还跟着个青年男子,穿了身玄色衣裳,与夜色相衬,若不是他主动出声,恐怕等他走到近前,她才能看到。

  “这位是狐九公子?妾身万温氏有礼。”

  既然看到了人,就不能不行礼,只是如何称呼,温照有点犯难,干脆就用了“公子”这尊称,她在阴间生活已经有年时间,多少也懂些礼法上的事,“公子”这个称呼,只有公侯世家的少年男子才能使用,万家固然财可敌国,但万青左右也不过是个大少爷而已。把人间礼法对应到妖怪上,西山狐祖能跟冥君平起平坐,起码也是妖类中的公侯了,称声“公子”,绝不为过。

  做鬼是个技术活第三十五章出事秋十三

  “温娘子。亜璺砚卿”狐九公子瞧了她眼,微微颔首算是回礼,然后笑道,“你既与小妹姐妹相称,便不要见外了,叫我声九哥便是。”

  这位狐九公子也是心有九窍之人,且素来最疼爱自己这个小妹,见胡绯把护身的玉佩都送了块给温照,便知道眼前这个阴魂是得小妹喜欢的,小妹也是阴魂之身,处于妖类中间,终归已属异类,除了兄弟姐妹,便再也难有个玩得来的朋友,难得她这么得小妹喜欢,所以他也就格外厚待些。

  温照还在犹豫,胡绯却是爱凑热闹,笑道:“正是,照娘姐姐也叫九哥好了,什么狐九公子,听着就不顺耳,莫非姐姐还要叫我声狐十七姑娘么?”

  “九哥。”

  温照只能从善如流,反正也是她占便宜,何乐而不为,小狐狸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眼瞥见她手仍抓着那块裂了道缝的玉佩,灵机动,赶紧就拉着狐九公子的胳膊摇来晃去,道:“九哥,照娘姐姐都叫你哥哥了,你可不能小气,这玩意儿你就给修修吧,不然爹爹知道了,生气,我是不怕的,可照娘姐姐怎么办?”

  狐九公子不由得失笑,在妹妹的鼻尖上刮了把,道:“整天的闯祸,把性命都弄没了,还是这性子,也不知道改改”虽是责语,但语气亲腻溺爱,哪有半点责怪的意思。

  “温娘子,如此,便把玉佩给我瞧瞧,兴许还能修好。亜璺砚卿”

  温照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这声“九哥”真没白叫,赶紧就送上玉佩,同时道:“劳烦九哥了,妾身先行谢过。”

  狐九公子微微笑,月色映照在他的脸上,肤色如玉,沁着柔光,竟是清俊怡人,风姿绰绝,直看得温照呆,旋即脸色微红地转开眼睛,狐魅狐魅,果然是魅绝天下,甭管是公狐狸还是母狐狸,修炼成丨人形以后,都足以冠之“祸水”二字。

  低头审视了玉佩片刻,狐九公子脸色突然变,道:“这玉佩不是受外力所损,而是自动裂开小妹,另块佩此刻在哪里?”

  胡绯怔了下,道:“我给万大哥了啊啊啊难道是万大哥出事了?”

  小狐狸虽然没心眼,但也不是真笨,马上就反应过来。她这对佩之间,本就有相互牵引之效,对儿佩戴在身上,可使护身之效发挥数倍,即使分开,也能彼此呼应,眼下温照身上的这块玉佩裂出条缝,不是被外力所损,那就是受到另块佩的牵引。另块玉佩挂在万青身上,无缘无故怎么会碎裂,肯定是出事了。

  温照不明究里,但听得小狐狸说万青出事,顿时脸色也变了。

  “子母同心,万里呼应,去!”

  狐九公子捏了道法诀打入玉佩中,只见那块玉佩蓦然飞起,化做道白光往东而去。温照“啊”了了声,面上露焦急之色,狐九公子却对她微微笑,道:“温娘子莫急,我已施了子母同心术,跟着玉佩,便可寻到另块玉佩所在。”

  温照听了,强自压下焦急,屈膝礼道:“是妾身关心外子,时心急了,还请九哥相助,妾身感激不尽。”

  “就是就是,九哥你定要救救万大哥”胡绯团团转,瞧着倒比温照还急。

  狐九公子顿觉好笑,在她脑门上轻敲了记,道:“稳重些,温娘子都不曾急成你这模样这护身守玄佩乃是爹爹亲手炼制,护峙阴魂,最为得利,岂是轻易能损的,时半会,当不会有大碍。好了好了,别转了,走。”

  说着,他大袖扬,在场三人,竟是同时腾空而起。胡绯是早知道自己这个九哥的本事,自然见怪不怪,温照却是大吃惊,狐九公子这手,也不知是什么法术,竟比飞天之术要高明多了。胡绯施展飞天之术带她飞行时,还要用手拉着她,仗着魂身轻灵,这才能轻松带她飞行,若她不是魂身而是沉重的肉身,恐怕胡绯根本就拖她不起。而狐九公子大袖扬,她的脚底却仿佛有股大力,将她生生托上了空中,即使是飞行之中,也有脚踏实地的感觉,稳稳当当。

  胡绯这会儿眉眼通透得很,见温照有惊讶之色,便嘻嘻笑道:“这是青云之术,九哥还没有炼到家,若是炼到了家,平地起时,脚下便有云气滋生,哪怕大白日地飞上天,也不怕会被凡人瞧见。”说着,又愤愤然道,“可恨这云气需有阳气才能滋生,咱们阴魂之身,炼不得了。”

  言下,似是对这青云之术也艳羡之极。

  “确是实用。”温照应了声,心底下却也不大为意,飞天之术虽然不能隐匿形迹,但样能飞行,倒也不差什么,而且她是阴魂,白日根本就不可能到阳世里来,就算能来,也还有障眼法可以配合使用,所以青云之术虽然好,但于她来说,却是可有可无,能不能学也就无所谓了。

  转眼间,丰城已经近在眼前,西山离丰城大约有十余地里,狐九公子的这手青云之术,不仅飞得稳当,而且速度比飞天之术还要快些。玉佩化成的白光,停在了城南处十字街口,自空中府视,温照眼就看到了那辆陆府马车,旁边还有自家那辆简陋小车,不过令她骇然变色的是,此时竟有十几个凶魂厉鬼正绕着陆府马车飞来飞去,拉车的两匹马,已经生机尽失,七窍流血地倒在地上。万青离马车七步站着,正挥着锁魂链护住马车侧,他的脚下,落着几块碎玉,正是胡绯给他的另块玉佩。而另侧,却是叶敬文和个不认识的白无常护着,三条锁魂链呼啦啦地飞来舞去,声势惊人,可尽管如此,也架不住凶魂厉鬼太多,车厢已经攻击了好几下,后车壁上,那道八封避邪符几次闪光之后,明显变得黯淡了。

  做鬼是个技术活第三十六章斗鬼秋十三

  “今夜鬼节,竟还有女子敢出门,偏还是处子,莫怪被群凶魂厉鬼给盯上了。覀呡弇甠”狐九公子眼力极高,下子就看清了下面的形势,尽管隔了段距离,他也能感应到车厢内的处子元阴非常充沛,对阴魂来说,是难得的大补之物,吸引到这么多的凶魂厉鬼,也是情理之中。

  “九哥,这个时候你还嘀咕什么,赶紧下去救人啊。”胡绯跺着脚,喊出了温照的心里话,甚至她的动作比她的声音还快,整个人就要往下冲,

  狐九公子哈哈笑,把将她拉住,道:“别冲动!”然后不急不缓地自腰间摘下只玉葫芦,这葫芦也是黑色,又用黑绳系着,加上他又是身玄衣,温照竟也没有注意到他身上还悬着这么只墨玉葫芦。

  轻轻拔开葫芦嘴,他慢慢捏了个法诀,打入墨玉葫芦中,然后葫口朝下,疾喝声:“收!”

  随着这声疾喝,葫芦嘴中射出道黑光,眨眼间就缠上只凶魂厉鬼,拖着往葫芦嘴里钻。那只凶魂厉鬼促不及防,被缠了个结实,口中发出声尖厉的鬼嚎,死拼挣扎,然而那黑光仿佛力大无比,只略略顿,就缠着他钻进了葫芦嘴里。

  胡绯望着他手中的墨玉葫芦,眼馋道:“九哥,你这葫芦比我的玉佩管用多了,爹爹真是偏心,给了你这只炼妖葫,又能收妖,又能收鬼,还能炼成阴阳二气,辅助修炼,我这对玉佩真没用,才被攻击了几下,就碎了。”

  狐九公子没好气地瞪了她眼,道:“你还敢说,若不是你整天出去闯祸,爹爹怕你性子未定,若给了你太强的法宝,便会闯出更大的祸来,这才给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