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能解释下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遇没遇到危险?流衫,今晚猎杀过后回去领罚。”

  “是。”

  月妖兰揉了揉额头,“没事。猎杀要等慕容傅云和龙天行的人攻过来再开始,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说完月妖兰就进屋去了,没睡午觉真是好累啊。

  见月妖兰不想多说,苏夏他们也没有逼她,只要她想说那便说,不想说就这样,谁没有点点属于自己的秘密。

  夜幕渐渐降临,时间点点过去,所有人都准备好了今晚的行动,只要对方动,简流阁便会倾巢而出。

  冬季的夜晚很是安静,因为寒冷的冬天,很多小商小贩也畏惧严寒的躲在家里暖和着,热闹的大概只有花街了,只是笑语客栈距离花街很远很远,所处的都城主干道,安静的没有任何声响,偶尔才会有路过的旅人而已。

  这样个寂静的夜晚,道道人影闪过却不发出任何声音。

  笑语客栈的房顶上,无数道人影小心的趴在上面,在确定了里面没有了动静之后,这些人影才个个跳进客栈之内准备猎杀。

  但是,有句古话叫什么来着?

  哦,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的时候有人说,古话都是经验之谈也是多数都是真理,至少这句话在此刻是正确的。

  是黑影猎杀客栈里的人?还是,客栈里的人猎杀黑影?

  排倒下的5个人安静的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因为他们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对这个世界说了再见。没有人看见他们是怎么被杀的,但是他们的脖子上,喉管的位置横了条细细的痕迹,没有血迹,只有痕迹,但是他们却死了。

  简流阁!

  黑暗里,身黑色劲装的少年阴沉着脸走了出来,手里的长剑透过月光的照射闪闪发亮。

  “简流阁,任务,猎杀。”

  原本已经空了的屋顶又全部的沾满了人,只是每个人在月圆这天的月光的照射下脸色发黑,可是每个人的眼睛却是透漏着诡异,透漏着如狼般的感觉,阴森恐怖明亮。

  看着下面的人仿佛看着许久不见的猎物,兴奋的目光闪过,纵身而下,道道白光闪过。

  君府旧址,月妖兰身后跟着青晨,看着面前破旧的大门,应该大火之后后按上去的,她记得当时就已经破败不堪了啊。

  “小姐,为什么挑了今晚来这里?”青晨看了看周围的状况,在确定这里没有敌人的气息之后转头问了句。

  摸着面前的大门,月妖兰满眼的怀念,重生之后两年,再回来,种真的回家了的感觉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心里,“青晨,你知道吗?君府其实就是建立在死阵之上的家族。”

  清晨愣,“死阵?那,那些进入君府的人怎么可能活着出去?”

  “所以,青晨,接下来,我来带你见识下什么叫做无法可解的死阵。”

  月妖兰淡笑着看着青晨,在青晨震惊的目光中推开了君府的大门。

  吱呀吱呀,后按上的大门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但是却完全不能破坏这里的切,这里有着重修的痕迹,只是龙天行这辈子都可能不知道,君府的大门才是解阵的关键,这是自己没有告诉他们的东西。

  随着大门的缓缓打开,青晨震惊的看着面前出现的切。

  “小小姐这里这里”

  月妖兰却满怀怀念的进入君府之内,恍若无人般的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欣赏着乱入的风景。

  出现在青晨眼前是战场,千军万马朝着自己扑来,骑兵的铮铮铁骑,步兵的长枪,幻阵么?只是怎么才能解开?青晨不断的扫射着解阵的方法。

  “青晨,这场战争是君绯少年扬名的那场战争,解阵的地方也会是另个阵法开启的地方。”

  君绯少年扬名的那场战争?那突破口是哪里?他很少关注战场上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君绯那场战争的突破口是什么。

  月妖兰拽着青晨往里面走,很快的场景改变,青晨愣,竟然出来了?

  再看向面前的景象,颗巨大的桑蚕树下,个蓝衫少年温柔的坐在下面雕刻着枚扳指,然后用手帕擦了擦,举起那枚扳指放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个小女孩儿跑了过来,蓝衫少年温柔的将扳指套在了小女孩儿的拇指上。

  “那枚扳指”青晨看清了扳指的模样,震惊的看着月妖兰手上的那枚扳指,模样!

  “君澜”

  个场景接着个场景,最后到了君妖妖刚出生的那天的场景,月妖兰抬头,看着这幻阵上空的月亮,新月以前自己都没注意过呢。

  将幻阵里襁褓中的君妖妖抱了出来,所有的幻像消失。

  青晨看着月妖兰手里的东西,是个镖,个淬着毒的镖,“所以小姐才说这本无解是么?”

  “没错,即使你们解开了所有的幻阵,找到了君府之人,可是这枚解阵的镖却会要了你的命。”

  “那,君府的人进来呢?”

  “还记得我刚才推的那扇门么?”月妖兰将那枚镖放下,自己百毒不侵,这毒自然毒不死人。

  “记得难道解阵跟那扇门有关系么?”青晨惊讶的看着月妖兰,谁会闲的没事儿在意扇门?

  月妖兰点了点头,“没错,君府之人进府不用敲门,都要自己将大门推开,然后

  按照这解阵之法解阵,其实中途就可以出去,只不过只有君府的人才会选择另外个答案。”

  青晨沉默了下,想来已经知道如何完全解阵了,在感叹的同时也惋惜,这样个强悍的家族,个明明守护着西野的家族,就这样被冠上通敌叛国的罪名惨遭灭门,奇耻大辱啊!

  “当年,君妖妖爱上了慕容傅云,将龙天行视为生死之交,这解阵之法自然也会告知,但是却没有告诉他们大门上的秘密。”

  月妖兰站在院子里看着属于今夜的月圆,当年的自己还算留了手么?

  青晨终于知道为什么凭借慕容傅云能杀的了君府的人了,若不是知道这解阵之法,怕是他连门都进不来吧。

  月妖兰安静的站在那里,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儿,翘了翘嘴角,猎杀已经开始了么?

  “小姐?”

  “青晨啊,你回他们要赔多少银子,我想个人待会儿。”

  “不行!小姐,你”

  “回去吧,很快就会解决的。”

  青晨看着月妖兰,只能回身离开,希望不会出事。

  青晨刚走,院子里那颗桑蚕树下,个蓝衫的身影走了出来,手里还牵着个小男孩儿,身边跟这个小女孩儿。

  “二哥,晨晨,慧慧,为了君府,最后次手染鲜血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12请去君府饭锅锅

  笑语客栈,紫第次参与到简流阁的任务中来,但是这第次却是简流阁所有任务中最危险也是范围最大的任务,猎杀。

  简流阁成立的目的本是保护月妖兰的暗卫,随后逐渐展成了杀手阁,这里是杀人的地方,只要你出得起价钱那他们就杀,杀的过程中也会得到他们想要的报,有利益的事简流阁从来不会推脱。

  只是来这里的人没有人后悔,即使经过再痛苦的训练,他们仍旧没有后悔过。

  苏夏站在房间里看了眼之后便也放心了,看来这里交给紫他们就是了,自己还有其他任务在身。

  “王爷,该走了。”腾飞站在苏夏身边看了眼人群中的紫,随后提醒苏夏时间到了。

  苏夏点了点头,随后旁若无人的经过院子准备离开,那些来这里杀他的黑衣人本想群起而攻之,可是却被流拦住了。

  “流,多谢。”苏夏好心的来了句。

  剑杀掉两个人的流嘴角抽了下,“要不是阁主吩咐过,我从来都不救人。”

  苏夏耸了耸肩膀,简流阁的人都是不错的伙伴,但是就是个个的太无聊啦!那么板眼干什么嘛!还是青晨比较有趣,他们两个经常狼狈为咳,是合伙黑人,看着其他人炸毛的反应,嗯,这是个不错的点子,可以扬光大!

  “等下!”紫从旁边赶了过来,拦住了苏夏要出去的脚步。

  苏夏转身看着紫,“嗯?有事?哦,腾飞,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姓苏的!你要死啊!”紫突然炸毛的看着苏夏,他明明叫的就是这个苏夏好不好!

  “哎?我怎么要死了啊,不是把腾飞留给你段时间了嘛,我都自觉的去外面等着了,难不成你要我在这儿看着你们亲热啊?欺负妖妖不在我身边是吧?”

  看着喋喋不休的苏夏,腾飞拼命忍住要冲上去捂住他的嘴的动作。

  紫咬牙切齿,磨牙的看着苏夏,这个姓苏的,要不是担心没人能完成他要完成的任务,靠,他定冲上去杀了这个呱噪的男人!

  苏夏边儿喋喋不休的说着,边儿往门口移去,笑话,他难道真的要打扰这两个人相互道别么?虽然不会离开个时辰。

  “姓苏的,你给我闭嘴!这个你拿着!”紫实在受不了的将个小瓷瓶扔了过去。

  苏夏接住这瓷瓶,打开闻,好浓郁的药香,不过给他这个干什么?

  “这个是给你救命的,你之前因为小姐的关系不是把寒毒然上身了么,芷静兰说寒毒会在冬天特别的猖狂,怕你在这段时间有事才将这个委托给我的,只有在我们行动的时候才能将这个交给你。”

  “他干嘛不直接给我?真是拐好几道弯儿不嫌累。”苏夏撇了撇嘴,将瓷瓶收好。

  紫白了苏夏眼,直接给他?紫想起了芷静兰把瓷瓶交给他时扭曲的脸还有那句话——要是我亲自给他,他定会边儿收起来还要边儿得瑟的挤兑我,为了不被气死,这个你交给他吧。

  腾飞抽了抽嘴角,按照自家王爷的脾气,恐怕芷静兰当时的表定很扭曲。苏夏脸真是可惜的表让腾飞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还好芷静兰没有亲自送,免去被苏夏气的疯的又人。

  苏夏带着腾飞悠哉的离开笑语客栈,他的身边明里暗里都跟着不少金木阁的人。

  沿着宽阔的大道走着,苏夏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身后跟着腾飞,两个人似乎特别喜欢这此刻的宁静,声不的走在雪地之上。

  “这耗子怎么这么多?”苏夏脸上是无奈的表。

  腾飞嘴角抽,“爷,耗子多也是很无奈的事,这天底下猫向来很少,更何况是好猫?”

  “嗯,我喜欢看猫鼠大战,不知道这好猫们准备好了么?”

  “爷,那再怎么说也是夫人身边的人”腾飞叹了口气,他只是这么形容下,王爷怎么就用上瘾了。

  “样,样,紫就是带着尖爪子的猫嘛!动不动就要炸毛,还得定期顺毛。腾飞,你的责任也不小。”苏夏耸了耸肩膀,看着腾飞脸同。

  腾飞想说,为什么又扯到他的身上了?转头,不理会,他后悔搭话了。

  旁边跟着的金木阁的人都憋着笑,总不能出声被人当靶子吧?但是,真的容易内伤啊!

  苏夏挥了挥手,小部分人直冲向他们左前方不远处,阵兵器对兵器的声音传来,对方还来不及放出信号便个个的死在敌人的剑下。

  苏夏和腾飞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慕容府,看着紧闭的大门摇了摇头,“这种阵法在爷的面前真的不好用啊!”

  苏夏很遗憾的宣布这个消息,在月妖兰的锻炼下自己的布阵能力大增,这样的小阵法在自己眼里根本不值得提,而且慕容傅云向来不擅长布阵,秀之前来查看的时候跟走自己家样轻松自在,真是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腾飞推开门,不意外的看见里面严正以待的群府内暗卫,彩凤站在最前面,腾飞眼神暗,她竟然还活着?紫不是杀了她么?

  “彩凤?你竟然还活着,真是不容易。”苏夏也有些诧异,但是活着又怎样?再杀了就是了。

  “没想到你们竟然真的敢闯进慕容府,杀无赦!”彩凤颜色阴险,自己虽然被救了,可是傅云却不再正眼看自己了,都怪君月那个死女人!

  就在腾飞他们刚要动手的时候,个背着棺材的人突然出现,“嘿嘿,王爷啊,这些人能不能交给我们灰家呢,嘿嘿嘿,不能再忍耐了呢。”

  灰雾转身看着苏夏,看来他赶回来的时间正好。

  苏夏看见灰雾有丝惊讶,没想到赶的时间倒是挺好的,点了点头,他是没什么意见,谁杀都样。

  灰雾将个木牌交给苏夏,“有了这个,即使森林那边的那帮白痴有部分想要帮助龙天行和慕容傅云也不可能了。”

  “这是?”

  “君月的军令,我们族的至高命令。”

  苏夏虽然不知道他指的族是什么意思,但是黑心女定明白的,收好这令牌,苏夏悠哉的朝着慕容傅云的书房走去。

  门口,个个灰衫少年男子大叔涌进慕容府,每个人身后都被着个棺材,如果有人在这里仔细数的话就会现,这些棺材的数量正好跟彩凤带着的人的数量样多。

  悠闲的在慕容府里逛来逛去,苏夏看着这里的草木感叹着,直到了书房的门口,推开房门却现里面连个人影都没有。

  “爷?”

  “看来还真跟黑心女说的样不在书房,那么接下来就要去随风院了。”

  随风院内,慕容傅云站在大树下方看着天空,仿佛大门口的杀虐声音他听不见样,直到苏夏的到来让他有了丝闪神。

  “芷澜”

  “啧啧,我不是啊!”苏夏脸

  你很白痴的表,然后在慕容傅云越来越黑的脸色出现之后将自己带着的人皮面具摘了下来。

  慕容傅云黑着脸全身气的颤抖的看着面前的人,苏夏!

  “是不是很惊讶?不用那么惊讶,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而已,而且你放心,我只是来传递消息的,有四个人很想见见你,而当你见到他们的时候就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他们在君府等你。”

  慕容傅云愣,君府?没有人能够活着进入君府之内的,除了君家人!君家还有剩余的?在苏夏妖孽的笑容当中,慕容傅云肯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立刻转身去了君府。其实,慕容傅云脑补的内容不对,苏夏那妖孽的笑容不过是在告诉他,去吧,去吧,你不去我就郁闷了。

  看着远去的慕容傅云,苏夏妖孽的笑容更加的妖娆,“群龙无的慕容府就是群废物,影,做你想做的事。”

  影从暗处走了出来,即使是苏夏和腾飞见到全身死气沉沉的影都是愣,他们都知道影曾是慕容府的药人,这样的奇耻大辱和迫害让他有着危险的仇恨是有可能的,但是,影的样子似乎有些奇怪。

  “飞,你确定影现在的状态没什么大碍么?”苏夏皱着眉头问着旁边出现在影身边的飞,为什么他会觉得有些不妙?

  飞拍了拍影,但是影给他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初遇他的那日,那日也是如此死气沉沉没有丝人类该有的气息,真不知道小姐是怎么让他变得正常的。

  “姑爷,最好把这里的人都撤走,影这个状态不分敌我,尽快吧。用不了半个时辰,慕容府都会变成废墟的。”

  苏夏抽抽了下,虽然知道影很厉害,但是也不至于将整个慕容府变成废墟吧?

  只是影的状况变得越来越阴沉,这让他们不得不动弹。

  苏夏是最后撤走的,站在影的身边,“影,我知道你想报仇,但是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妖妖想要知道的事别忘了调查。”

  “我知道。”

  苏夏这才满意的走了,影既然还能回答自己的话就证明他没事。

  走出了慕容府就看见腾飞傻眼的站在原地,就连飞都傻眼了,“我说你们干吗呢?”

  腾飞手指颤抖的指着面前的场景,苏夏纳闷的看了过去,如果嘴里有水的话他定全喷出去,他怎么有种到了坟山的赶脚?

  看着面前群忙的不亦乐乎的灰衫人,地上摆的是个个棺材,有开着盖子的有没开着的,这帮人正在将死尸往棺材里面放。

  “灰雾,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嗯?嘿嘿,王爷,我们是收尸人,当然是要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啦!嘿嘿嘿。”

  噗本职工作?可是,你们收完的尸体都放哪?

  “灰雾大人,都收拾好了。”

  灰雾背上自己的棺材,他的棺材里面放着的是彩凤,要好好研究下呢,“嘿嘿嘿,王爷,我们先走了。会儿皇宫见啊!”

  还来?苏夏翻了个白眼,转身往皇宫的方向走去,这些收尸店的人行为太过诡异,自己还是不要深思的好,要不容易变态啊。

  转身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丝毫不在乎这路雪地上有了多少滴血。别说,潘多拉他们做事倒是稳妥,至少自己能够轻松点,只要将慕容傅云和龙天行弄去君府就行,他还要负责剩下的善后呢。

  皇宫门口,苏夏有些意外的看着站在那里的潘多拉,“怎么了?”

  顺着潘多拉的目光看过去,地的死尸,干得不错。

  “苏夏,我怕我会进去就直接杀了龙天行,让你的人进去吧。”潘多拉靠着皇宫的外墙坐在地上看着夜空,害怕,是的,怕自己进去就恨不得杀了龙天行,可是杀了的话小姐的仇恨没有办法泯灭了。

  看了眼潘多拉,苏夏也没再深究的直接进了皇宫。皇宫里错综复杂,他们干脆用了轻功直接找到了御书房,站在御书房对面的墙沿上,苏夏毫不意外的看见了龙天行,只不过此刻的龙天行和刚才的慕容傅云都是个表。

  “爷,你不觉得这两个人在提到君府的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