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头发,商唯嚣张的看着苏夏,“苏夏,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高贵的逍遥王?你现在只是我们的手下败将,我要你看着这个女人死掉!我要你看着她被侮辱!怎么样?这种滋味应该会很好吧?”

  “你这个疯子!”苏夏怒气冲天的扯着铐住他的锁链,可是无论怎么用内力都不管用。

  商晴天巴掌将商唯扇倒,“我说过我会把她安全的送回去,商唯,你是在违抗我的命令么?嗯?”

  商唯捂着脸坐在地上低着头颤颤巍巍的不敢说话,商晴天要是生气了他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眼里闪过丝凶狠,月妖兰商晴天,你们总会有天为你们对我的侮辱而付出代价!

  商晴天看着有些狼狈的月妖兰,“说实话我还是很欣赏你,若不是你直执著于跟商家作对也许你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不会死那么多部下了。”

  “哼,就算我不惹你们商家,也是你们商家亲自来惹的我!十几年前,若不是你们商家的人,我娘就不会死!”

  “也许吧。月妖兰,告诉我你是怎么从冰天盏里活着出来的。”商晴天在意的是这件事情!

  月妖兰冷哼声,“想知道答案?可以,不过解药拿来!”

  商晴天拿出了个小瓷瓶放在地上,“你回答我,我就会将它给你。”

  “我凭什么信你!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信度。”月妖兰并不妥协的说道。

  商晴天将里面的个药丸塞在了月妖兰的嘴里,很快的月妖兰后背上的冰层融化掉,“现在可以了么?”

  缓了阵子的月妖兰表情淡淡的,“你要问我为什么?其实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过是在里面泡着,大概是意志力强大才出来的。不过的确有不正常的事情发生,冰天盏的池底似乎有什么东西。”

  商晴天的眼里闪过丝狂热,手挥,身旁的护卫便上前将月妖兰和苏夏的锁链打开。

  被打的月妖兰现在没有任何力气,几乎是没有了锁链的支撑便倒在了水里,还是苏夏将她捞了上来抱紧了。

  “好了,想回去就自己站起来走人。我送你们回去,既然答应了蕊姐姐我就会做到。”商晴天瞥了他们眼转身准备离开。

  月妖兰靠着苏夏,看着商晴天的背后,“商晴天,我最后问个问题,商绝和商辉是药人么?你们到底要药人有什么目的?”

  商晴天停顿了下,转头看着月妖兰,“他们两个不过是引你来正和城的人,没想到你还真的上当了。不过,药人的作用?你不是知道我们商家会让死人复活么?药人可是重要的媒介!”

  月妖兰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商晴天,药人是媒介?他们把活人当做什么了!

  商云经过月妖兰的身边的时候,“月妖兰,还是不要再挖的好,这已经是极限了。再接下去就算是我们也保不住你,好好的活着比什么都强。”

  月妖兰看着商云并没有再说话,只是跟在他们的身后走。苏夏只能抱着月妖兰半托半就,他身上的伤不比月妖兰的少。

  夹着月妖兰和苏夏,商晴天四个人很快的便回到了正和城,这个时候已经是天刚亮的时候了。

  “蕊姐姐,我可是将他们安全的送回来了。”商晴天笑眯眯的看着下面正在忙碌的救人的唐蕊。

  唐蕊全身僵,回过头看着被商灿夹着的两个人,安全?尼玛!她妹妹的那身伤是怎么回事!刚想发难却不想芷静兰走了出来,只是他的笑容有点危险。

  “商晴天,你的胆子很大,竟然敢伤害小东西。”芷静兰的声音很轻,轻的几乎听不见,可是商晴天却真真切切的听见了。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这是我们两家之间的事情,不知名的小人物还是不要出现的好!”商云挡在商晴天的身前警惕的说道。

  芷静兰只是勾了勾头发,笑的那样风轻云淡又不甚在意,“你算得上哪根葱?商云,不要以为你是商家的少主就无敌了,连商晴天这个女人的地位都不如还真是悲哀呢!”

  “你你能知道什么?晴天是我妹妹自然是商家的公主,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你到底是谁!”商云全身有点黑暗的看着芷静兰,真想把他杀了。

  “我是谁么?这个问题不错,不过我想小东西会好好的告诉你我是谁!”芷静兰突然笑的非常灿烂的说道。

  商云不明白为何这个男人看见月妖兰身受重伤的时候,眼里都没有丝着急的意思,而且这个男人的压迫感很强烈,如此强悍的人物竟然在武林中名不见经传?这不可能!为什么他会有种掉进了漩涡的感觉?

  商晴天看着芷静兰,这个男人不错,看样子很喜欢月妖兰,不过他是谁?看着月妖兰,商晴天笑眯眯的问道,“月妖兰,能不能告诉我他是谁?”

  被苏夏架着的月妖兰只是拉拢着脑袋,声音闷闷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商晴天的眼里闪过丝危险,“月妖兰,你最好告诉我,让你身体里的寒毒再度爆发的能力我还是有的!”

  “呵呵,商晴天,你永远都不会想到他是谁。既然看中了那就自己好好的挖,否则不是没意义了?呵呵”似乎心情极好,月妖兰的语气里充满了欢快。

  商晴天抓住月妖兰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拽了起来,但是因为其他的头发都挡着月妖兰的脸所以她看不清她脸上的笑容,只能看见她嘴角的笑容,“你有种!”

  “我没种,因为我是女人,但是商晴天,你从现在就开始后悔吧!有没有觉得身体里很痛啊?嗯?”

  心脏猛的跳动下,商晴天突然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月妖兰翘起的嘴角,松开抓着她头发的手,捂着心口的位置蹲了下去。

  “晴天?你怎么了?晴天额咳”商云本来是想看看商晴天是怎么回事,却不想自己的心脏咚咚咚的跳的极快,甚至开始吐血。

  而商唯也有同样的反应,现在唯正常的便只有商灿了,商灿脸不明所以的看着三个人,“你们怎么了?”

  商唯咬牙切齿的想要压下心口的痛苦,抬头恶狠狠的看着商灿,“为什么只有你没事!”

  月妖兰却低着头脚踹向了商唯,“答案很简单,因

  为他没碰到我,你们三个都很悲哀的碰到了我。”

  商晴天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月妖兰,“你你什么时候下的毒,不可能的!”

  就在这个时候商灿开始跳脚,不停的挠身上,“哎呦,这什么啊!好痒啊!”

  苏夏拍了拍商灿,副哥俩好的笑道,“可怜的男人,这是痒痒粉,好好的痒个个月吧!”

  商灿哭丧着脸到处挠,可是越挠越痒,痒的到处跳脚。

  唐蕊傻眼的看着现在的发展,等会,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情势逆转了?芷静兰的笑容慢慢扩大,最后只能捂嘴笑的很无奈,这个小东西太坏了!

  商晴天只感觉身体里疼的要命,那种灼烧了内脏样的感觉让她痛不欲生,咬破了嘴角想要让自己清醒些,可是那种痛太难受了,就在自己忍受不了想要昏过去的时候,心脏却剧烈的跳动起来,自己的脑袋又因为疼痛而瞬间清醒。

  “怎么样?永远都不能痛昏过去的感觉如何?”清脆的声音仿佛从远处传来。

  不是仿佛,而是就是!

  所有人都看向了声音传出的地方,然而让他们所有人都愣住的是,那里站着的明明就是

  “月妖兰?这不可能!”商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城门方向缓缓走来的男女。

  商晴天也不可置信的看着缓缓走来的月妖兰和苏夏,怎么可能?那他们抓住的是谁?转过头,那个‘月妖兰’和‘苏夏’却直接从房顶坠下地,没了生气。

  唐蕊不可置信的指了指城门方向的两个人,又看了看地上的两个人,不断地变换着方向看着两方的人。

  唐景之迅速的走到从房顶上掉下来两个人身边,拨开‘月妖兰’的头发,然而让唐景之震惊的是这个人的脸上开始起皮,不断的鼓泡,最后张人皮面具飘落在地,这个人既不是唐门的人也不是简流阁的人,那她是谁?

  “商晴天,这个人熟悉么?你身边的唯的个女暗卫,这张人皮面具不错吧?”月妖兰好心情的靠着苏夏脸得瑟。

  “这不可能,你你什么时候他他们不可能!难道我们打败的人都是假的么!怎么可能!你不可能做出来这些的!”商唯不可置信的疯狂着。

  月妖兰身后,紫青晨香可腾飞他们都安静的站在原地脸不屑的看着商唯他们,仿佛商唯他们所做的切都是场笑话,场让他们看得非常爽的戏剧!

  瞥了眼商唯,月妖兰冷哼了声,“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们以为你们的计划天衣无缝么?好心的告诉你们好了,切不过是场戏,从帝都出来之后的切都是场戏!”

  商云不可置信的坐在地上承受着身体里的痛苦,场戏?从帝都出来就是?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确信之前遇到商绝的月妖兰是本人,她也的确发烧了要进入正和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月妖兰似乎变得很好心的告诉了他们真正的状况是怎么样的。

  在帝都里,蓝竹收到了来自金木阁和简流阁的消息说是商云和商唯将在正和城碰面,而正和城早就已经在蓝竹的算计范围之内。那个被商家主导了的城池是这条到达南湘的支路的必经之地,虽然也有其他支路可以走,但是这条支路却是最快的,而且为了想要弄清楚商家和君府的事情,月妖兰决定冒险进入正和城。

  在出发的前天,月妖兰和苏夏避开了所有人悄然来到了天云寺简流阁的老巢,而蓝竹早就已经等在那里,就连唐玲他都没告诉,为的就是让唐蕊和唐景之逼真的演出。

  而这次,简流阁内包括紫和青晨在内的9个主脑人物,还有金木阁包括腾飞在内的8个主脑人物全部到场,面对月妖兰和苏夏,两个阁的人自然是持着不同的态度,唯相同的便是对两个人崇拜和敬重。

  竹林里,月妖兰看着这些人,“我知道你们都很反对我走正和城这条路,但是没有冒险就没有利益。你们也知道商家和唐门的战争在所难免,但是现在还不是他们打起来的时候。蓝月现在刚刚稳定下来,想要对外战争很难,而同样的南湘也面临着内忧外患,如果这个时候没有危名峡谷的挟制,西野帝国就有可能冲过来攻击任何方。”

  “夫人,恕我等直言,没了君府的西野就是没了利爪的老虎不如猫。”

  月妖兰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既然他们除掉了君府就必定还会有自己的底牌?有哪个帝国的皇帝傻到将自己的底牌拆掉然后供其他帝国啃食的?利爪扔在,只是我们不知道这个利爪会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而已。”

  苏夏用根木棍在地上画了起来,便是他们现在所在的帝都,“我们要做的便是将诱敌计和几大阵法合并使用。”

  条直线连接了帝都和正和城,而中间的转折点就是永济城。

  月妖兰站在原地看着脸恐惧的商晴天和商云,“永济城已经在我们的掌控范围内,蔡康奇的和盘托出让我们可以顺利的将戏演下去。唯让我们意外的便是我的好友蔡明安的出现,不过也不是特别的意外,当初调查的时候,蔡明安的动作的确有些奇怪,只是没想到她跟你们是同个等级的,都是某个人手底下的人。”

  商云摇头,他不想相信这切,为什么他们能调查的到?

  而月妖兰他们计划在永济城利用蔡酥安将蔡明安引出来,但是他们还在帝都的时候蔡酥安并没有在永济城,这点金木阁的人给出了最新的消息,蔡酥安正在横向的个城镇里。

  竹林中,月妖兰看着流,“流,你派人挑点事情让蔡酥安快速的回到永济城,至于方法么,就说他老爹给他找了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等着他回去享用。”

  于是蔡酥安就真的快马加鞭的赶在月妖兰他们到达之前回了永济城,准确的说是在月妖兰他们刚到永济城的时候才到而已。

  客栈里,苏夏的中毒和紫的重伤的确在月妖兰的计算之外,她没有想到背后的那个人会在这里出手,但是却没有因为这个而停下他们的计划,夜探城主府的行动照旧进行。

  根据金木阁的消息,商云在永济城停留的那晚去了城主府,但是进了城主府之后便没有了动静。进去的时候他的身边明明跟了两个孩子,可在他走的时候,两个孩子不见了。于是他们想也许这就是商云的计划,而当他们夜探城主府的时候成功的发现了那条地道。

  地道里,他们如愿以偿的见到了那两个孩子,果然,都是商家的孩子呢,只是他们并不是药人。

  按照信他们的说法,所有的药人会因为药物的侵蚀而导致身上的某些部位定会发生变化,可是这两个孩子并没有什么改变。而且他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不过是两个孩子,蔡明安根本不可能搞不定。

  于是假装救两个孩子的做法开始了,跟蔡明安的打斗是真的,蔡明安的切想法也是发自内心的,这既是月妖兰计划之内的也是她计划之外的,然而当蔡明安死的时候,无

  声的说了句正和城。

  月妖兰真的很谢谢蔡明安到死都担心她的想法,让她感叹这个好友依旧是好友,只不过立场不同而已。惺惺相惜,蔡明安也的确让她安葬在了崇明山上。

  带着两个孩子走是月妖兰安排好的,两个孩子将毒粉洒在车里她也是知道的,然而那个时候他们早就已经吃下了解药,月妖兰因为百毒不侵的身体素质并不用吃,但是因为毒粉进入身体会引起正常的发烧反应,于是两个孩子就以为他们成功了。

  云卓和香可的提前到来不是意外而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为的就是在正和城中布阵,布的什么阵?当然是种幻影移形的阵法,这种阵法便是君妖妖出名的三大围棋阵法中的寒衣调和剪影,利用各种房子和各种物件可以摆出让人相信眼前所见之物的阵法。

  而就是利用这个阵法,只要你人在正和城便会走入阵中却毫无反应,意味着你直生活在个虚幻的映像当中。至于那些表演了重伤了的紫他们的人是他们早在帝都的时候就已经悄然利用催眠解决了的商家人,为了不露出破绽,这层催眠直存在着,而且都由月妖兰个人维持着。

  商云咬牙切齿的看着月妖兰,他们都生活在阵法当中?这是什么阵法这么厉害?这些事情,月妖兰只说出了几个重点,其他不该透漏的东西是点都没有透漏。

  “你既然说了是正和城,可是我们的别院在城外!”商唯根本就不信的吼道。

  月妖兰点了点头,“的确,但是那个别院早就被我布下了阵法,地牢里,我可就站在那里你们都看不见,真是可惜了!不过倒是让我看了出好戏也得到了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你是怎么办到的?他们不可能按照你说的做!”商晴天不信月妖兰所说的话,不可能如此控制个人,就算他们用盅毒都不行。

  “我自然有我的方法,只不过不足为外人道也!”耸了耸肩膀,月妖兰说得极其欠扁。

  苏夏翘了翘嘴角,搂着月妖兰扬起脑袋不可世,“你们还是想想怎么才能不死吧!”

  商云他们身体上的疼痛已经不是星半点了,真的很痛,可是没有解药他们也无可奈何,甚至就连体内的盅都不能帮他们减少疼痛。

  “你是打算用这件事情攻击商家么?你要是这样我们也会反击的!不要小看人!”商云咬牙硬挺着,勉强的抬头看着月妖兰。

  月妖兰笑的很温和,“我知道,但是给你们下毒可不是为了开战,我现在没那个心思,而我也不能让你们存了这个心思!”

  “你想做什么?”商晴天惨白的脸上没有丝血色。

  “不干什么,只是来告诉你们,在我解决南湘的问题之前,你们最好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才是月妖兰的目的。

  “臭丫头,不要以为你能得逞!”强烈的压迫感从天而降,群人突然出现在这里。

  为首的男人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手掌成爪朝着月妖兰抓来,紫他们如临大敌的想要保护月妖兰,却发现根本就因为这股压力而不能动弹,那种压迫感让他们感到了强烈的恐惧。

  月妖兰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他是谁?商家的谁?

  “黄口小儿,想要动老夫的外孙女也要看看你是不是有这个能耐!”

  唐老爷子脚踹开那个中年男子,脸气愤的看着他,“不过就是商家的家主而已,老子还不当回事,怎么像现在开战?你还是回去好好照顾你的侄女的好,要不然下子死了就糟糕了!”

  “商家家主?你最好还是回去,否则我会让商家的这些精英们只有个时辰可以活!”

  挺直了背脊,月妖兰仰起头,神色狠厉而肃穆。

  “我月妖兰说到做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6关于推倒的探讨饭锅锅

  恭喜您获得张月票

  “我月妖兰说到做到!”

  月妖兰神情狠厉而肃穆,她的话不容其他人质疑!

  商星品嗤之以鼻,“臭丫头,你以为你能做到?既然你中了我商家的寒毒我也样可以让你试试被控制的滋味!”

  月妖兰却在这个时候笑容点点拉大,“商家家主,如果你能你早就开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