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事吧?”

  月棉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

  月妖兰看着双眼有些空洞的月妖简,跟香那双看不见东西的瞳孔样,估计小简现在并没有自己的意识,“影,这种梦魇会有什么功效?”

  “失去自己的意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跟她的催眠有些像,但是这种药除非是有解药否则是不可能停下来的。蓝沁的算盘倒是打得好!不过,心里闪过丝别扭感,可是看着冲过来的月妖简,月妖兰也只能放下那丝感觉冲了上去,尽量避免要害的掌掌的打在月妖简的肩膀上。

  就在月妖兰打出掌之后,月妖简却错开了身朝着月棉冲了过去,护在月棉身前本就重伤的宁浩咬牙冲了出去,右掌挥出想要对上月妖简的那掌。

  “你疯了!”月妖兰把拽过宁浩,跟月妖简对掌之后双方各退了几步才停了下来。

  “妖妖,你没事吧?”月棉焦急的过来看着月妖兰,转头又看着宁浩冷下脸训斥着,“本来就受了伤,逞什么能!出事了怎么办!”

  月妖兰转头看着跟月妖简缠斗在起的小翼,看着小翼那诡异的移动,诡异的对打,月妖兰有些深思的目光放在了小翼身上。但是现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她只能将这股奇怪放在心底,她现在要解决的是月妖简的问题,月妖简的武功并不好,但是刚才的那掌让她知道,他的身体里至少有四五十年的内力。

  虽然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但是现在不容她多想,月妖简的动作已经开始处处威胁小翼了,小翼渐渐不支的受伤了。

  咬了咬牙,月妖兰脚步诡异的冲了上去,脚将月妖简踹了出去,警惕的看着站起来的月妖简有些不可思议。她的那脚可以说是蓄积了全部的力量,说不重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月妖简还能站起来?

  月妖简又再度冲了上来,月妖兰跟他颤抖的同时却发现月妖简的动作就像不要命样,只知道打,不管被她拍了多少掌受了多重的伤都会继续。

  掌过后,月妖兰停在月棉的身前,警惕的看着月妖简,突然种不是想法的想法闪而过,调虎离山甩了甩头,应该不可能的吧?应该不会的,蓝烟和蓝沁两个人应该不会等下蓝沁?

  突然瞪大眼睛,“糟了!”

  仿佛验证了月妖兰的想法样,皇宫的方向,个大红色的狼烟在半空之中炸响,久久不能散去。

  月府内的青晨他们都抬头看着那个红色的狼烟,那是阁主专用的狼烟,能发出这种狼烟的只有阁主还有阁主身后三个影子样的人物,此刻留在皇宫的只有保护唐玲的信!

  “该死的!”月妖兰声怒吼,掌将月妖简打飞出去,再也爬不起来。

  看着不远处的红色狼烟,月妖兰双眼通红,满眼的血丝,两眼暴突,“蓝沁!我要你不得好死!”

  看着手中的蓝军令,这个蓝军令只有她个人才能用,就算是爹都无法使用的。撰着手中的蓝军令,他们

  手里的军队都驻扎在城外,想要调遣的话根本就来不及,蓝沁的兵力都是守城的,在城门就会有场恶战,这太耽误时间了。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

  突然月妖兰的头顶多了抹阴影,抬头就看见苏夏看着她,眼里是她不熟悉的温柔,“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月妖兰在这刻无比信任面前的这个妖孽。

  欣喜着月妖兰此刻对他的信任,苏夏捧住月妖兰的脸笑的异常温柔,“乖,还有我呢。”

  句还有我呢,让月妖兰紧张的心情突然的放松了下来,看着苏夏耍起了小孩子脾气,“你哪有军队!”

  “虽然没有万人,但是我的五千铁骑也不是闹着玩的。”苏夏笑弯了眼睛,语气里有着抹自豪。将月妖兰抱在怀里,苏夏的下巴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蹭了蹭,“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在意的人有事。放心将帝都交给我,你只要去皇宫里就好了。”

  “苏夏,我能信你么?”此刻的月妖兰有点脆弱,她直以为不会出现她意料之外的事情,可是她还是小看了蓝沁的心思,甚至第仗就输得难看。

  苏夏直起身低头看着月妖兰,在她的唇上印下吻,“上天入地,只为你人。月妖兰,这辈子你只能信我个!”

  从苏夏的怀里退了出来,月妖兰转身看着月棉直微笑着,没有说话便转身离开准备前往皇宫。

  看着渐渐走远的月妖兰,苏夏心里虽然有了丝失落,但是还是打起精神看着她渐渐走远。却不想月妖兰回过头来看着他灿烂地笑着。

  “苏夏,今生今世,若你不负我,我必陪在你身边。即使天下人负你,我也不会放弃你!”

  苏夏的眼里迸发出灿烂的金光,随即温柔的看着前方那身红衣的身影,心里的那块冰彻彻底底的化为柔水。

  “妖妖,宁负天下人也绝不负你!这辈子,你别想从我身边逃离,我会让你点点爱上我,再也不会离开。”

  淡淡的呢喃,苏夏的心被添的满满的,直到看不见了月妖兰的身影,他还是站在那里看着她走远的方向。

  “想要娶我女儿不容易,还不赶紧去做你该做的事情!”月棉的话仿佛盆冷水泼了下来。

  苏夏揉了揉被月棉拍了掌的后背,真疼啊,“那个,爹啊,我知道,我知道的。”

  月棉瞪了眼苏夏,“别给点阳光就灿烂,谁是你爹,我女儿还没嫁给你呢!”

  苏夏脸讪笑的看着月棉,“这不是快了么!”

  “赶紧干活去!”脚踹上苏夏的屁股,月棉丝毫不给他好脸色看。

  皇宫里,太子府出来的护卫都护在了蓝竹和唐玲的面前警惕的看着对面的群侍卫,只是看起来普通的侍卫现在却全身肃杀,看就知道是上过战场的将士。

  蓝竹站在唐玲的身前,平静的脸上挂着抹淡然的微笑,“沁想做什么?”

  蓝沁依旧坐在椅子上,只是脸上恢复了妖孽的笑容,“皇兄,如果你没有取消父皇的那张圣旨,也许我还能饶了你。但是你竟然取消了呢,既然这样就更不能容你了。”

  “你计划的时间挺长的。”蓝竹依旧温和的笑着,仿佛在跟自己的兄弟谈天说地般。

  “还行吧,只是没成想你竟然换了脾气,不过现在也容不得你从容了,月妖兰的军队进不来,烟和钟离的大部队也在城外,你现在是插翅难飞了。”蓝沁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妖孽的笑容却让此刻的他有些狰狞。

  蓝竹皱着眉头看着蓝沁,这个人果然不简单,天下五绝果然不同凡响,不过身为其中之的自己可也不是闹着玩的。

  “你以为包围了皇宫就可以么?你似乎太小看我和妖妖了。”蓝竹从容不迫的拉着唐玲的手坐了下来。

  蓝竹的脸色滞,随即又恢复正常,“那里有月妖简,我想月妖兰会很难对付,毕竟是自己护了这么多年的弟弟,这点功夫足够我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你的确比蓝宁聪明,藏的也深,周水的细果然是你的人。”蓝竹冷下了脸看着蓝沁,没想到蓝沁会拿月妖简作为威胁。

  蓝沁将张纸扔在了地上,上面写着逗你玩三个字,“是啊,我可是很生气得到这样的战报呢。本来想在周水杀了你,却不想你竟然命大的醒了过来,醒了过来也就算了,竟然还变了态度。”

  蓝竹这次没有说话,真正的蓝竹的确死了,但也许他到死都不知道杀自己的竟然是他真正当做兄弟的亲弟弟!

  旁边的商云和商晴天悠哉的坐在椅子上,他们这次之所以跟蓝沁合作不过是双方都有利益而已。不过,商云和商晴天是在想,要是月妖兰来了会怎么办?知道月妖兰是唐家小小姐之前帮助蓝沁他们没有什么负担,但是现在呢?单看唐景之的态度就知道唐门是护定了月妖兰,这件事就有可能成为商家跟唐门决裂的关键点。

  “哥,我们还是走的好啊”商晴天心里有点突突的说道。

  “嗯。”商云赞同的点了点头,起身看着蓝沁,“沁王,我们的任务结束了,接下来看你自己了,我们先走了。”

  蓝沁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妖孽的笑着看着商云即将要离开的身影,但是眼底有着浓重的阴霾,如果商云走了将会是个大威胁,应该解决了他们才好。

  “商少爷和商小姐这是去哪里啊?坐下来好好聊聊的好。”清脆的声音由远及近,所有人看向了不远处那慢慢走来的红衣少女。

  商云暗叫声不好,这下怎么解释都没用了。

  月妖兰笑得阳光灿烂,那张绝色的小脸此刻看上去更美了,但是越美的东西越像罂粟样危险,此刻的月妖兰周身的气息淡淡的,这让商晴天再次感觉到了昨天那股要将她毁灭般的感觉。

  看着周围的状况,又看着被侍卫护在中间的蓝竹和唐玲,月妖兰笑的越来越危险,眼睛笑的都眯成了条缝,身上的气息淡再淡,几乎要没有了气息样。

  “蓝沁,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么?”月妖兰歪着头看着蓝沁问道。

  蓝沁冷下了脸看着她,只要他当了皇帝,只要没有了蓝竹的阻拦,她就会是他的了!可是月妖简怎么会没有拦住她?

  “在想小简怎么没有拦住我么?”月妖兰好心情的为蓝沁解答疑问,“因为,我把他杀了。”

  “我才不会信,你从小就护着月妖简,你能下的了手?”蓝沁并不想相信,中了梦魇这种毒的人会凭空多出来四五十年的内力,不是月妖兰能够对付的。

  月妖兰握了握拳,“月妖简?只要我想杀他易如反掌,小时候是护着他没错,但是次又次的伤害我也受够了。既然他也站在你那边就不能怪我了。月府我是定要保,蓝竹的皇位我也要保,蓝沁,现在请你去死吧!”

  “怎么,你以为就凭你个人能拿下本王的两万军队么?”蓝沁不屑地看着月妖兰。

  月妖兰却笑的开心了些,“也许

  我的确不能拿你的两万军队如何,但是皇宫之外有我爹就不会有事,沙场战神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蓝沁,你不该小看我爹的能力。”

  “月妖简竟然没有杀了月棉?真是废物!”蓝沁猛的站起来满脸阴沉,“不过现在你别想过我这关,在我这里你无路可逃。”

  “当然,如果我没有任何势力的话也许会如了你的愿,不过你败就败在不调查清楚我背后的切。”

  月妖兰挥了挥手,紫和流带的简流阁的人全部从暗处冲了出来,那也是几十号人,而且各个都是简流阁的高手。那股身为杀手的杀气瞬间将蓝沁带着的军队的肃杀之气消磨干净,这些人才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蓝沁咬牙看着月妖兰,他身边也有暗卫,而且也个个实力不俗,但是明显的月妖兰的这些人比他身边的暗卫还要强悍,她怎么会有着强悍的属下?金木阁给出的情报为什么会没有这些?

  “蓝沁,你错就错在不该对我身边的人动了心思。现在,灭了你就成为必须要做的事情了。上,个不留!”

  紫和流第个冲了出去,两个人夹击蓝沁个,但是蓝沁身边还有暗卫护着,时间紫和流只能层层的将暗卫杀死,那些个在正常情况下非常厉害的暗卫在紫和流的手里却像大白菜样不值钱,剑个,均以简流阁最常见的剑封喉结束。

  看着围着他们密密麻麻的人,月妖兰皱了下眉头,看着护在蓝竹和唐玲身边的信点了点头,随后加入战局,以敌百的横扫那些蓝沁带来的将士。

  不过几个瞬间的功夫,蓝沁带来的人竟然就死了上百人。

  蓝沁在暗卫的保护下站在旁边看着这场战局,在任何人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悄悄移向了蓝竹的位置。

  月妖兰的手里没有任何武器,只能在躲着对方刀剑的同时利用8根银针对付对方,但是就算月妖兰再厉害,对方人太多,消磨战对她来说太不明智了。

  渐渐的月妖兰开始体力不支起来,勉强提了精神对付敌人,但是却听闻阵惊呼,回过头便看见被抓住的唐玲。然而也是这回头,便有刀砍在了她的右臂上,深可见骨的刀伤从肩膀绵延至手肘的位置,月妖兰回头掌拍在了那个人的脑袋上,直接将脑袋爆了,地的脑浆和鲜血。

  而月妖兰现在的表情说不上来的狰狞。

  “蓝竹,你该知道怎么做,否则你最爱的女人就会马上跟你天人永隔。”蓝沁的刀架在唐玲的脖子上,阴沉的看着蓝竹和不远处的月妖兰。

  就在这个时候另阵惊呼响起,月妖兰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却看见太后竟然拿刀抵着凤太妃的脖子。皱了皱眉头,蓝烟刚才帮了她杀了不少人,看在这点的份上,凤太妃她会救,可是现在是怎么救。

  “尼玛!竟然敢动本小姐的姐姐,你们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声娇喝传来,但是却看不到人在哪里,“他娘的,商家的臭小子,你们的脑袋不想要了是么!回去告诉你们长老院,商家和唐门全面开战!”

  商云傻眼了,商晴天傻眼了,他们的初衷可不是想跟唐家的人决裂啊!这下完了!光是听声音他们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哎呦,小家伙挺漂亮的嘛!跟姑姑很像的啊!我是你姐姐唐蕊,来来,叫声姐姐听听。”

  月妖兰的面前,个娇小的女子突然出现,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月妖兰,眼底满是兴奋和幸福,自己终于有个妹妹可以抱了!

  可是月妖兰还没反应过来呢,这个女子出现的太突然,甚至连气息她都没有感觉到的直接出现了,就仿佛用了什么可以隐去身形的东西样。

  退后了步,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你是谁?”

  “哎?可爱的妖妖啊,人家是姐姐啊!唐蕊,唐蕊啊!大姐,你都没有跟小妹说么?太伤心了!”

  月妖兰愣了下,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唐蕊身边脸苦笑的唐玲,这刚才唐玲不是还在蓝沁手里被威胁着么?怎么瞬间就在她面前了?

  “妖妖,这是你二姐唐蕊,也是唐门长老院的大长老,唐家真正的掌门人。”唐玲无奈的揉了揉额头,她现在还晕着呢。

  “哦,二姐。刚才”月妖兰只是机械的回答了句,可是不成想唐蕊竟然直接铺了上来,脸在她的胸脯上蹭了蹭,月妖兰小脸红,将唐蕊拽了下来,“咳二姐”

  唐蕊不见了软软的胸脯郁闷的皱着小脸,脸不甚在意的说道,“唐门可是古武家族,不过是趁他们不注意灭了自己的气息,砍了蓝沁的双手救了大姐而已。”

  说得仿佛今天天气很好般不甚在意,月妖兰惊讶的看着唐蕊,要说隐藏气息,她因为君家的独门秘籍才练会的,可是没想到唐门的人竟然也会。

  “哦,对了,我顺带了下那个女人,没救错人吧?救错了也没关系,再杀了就好了。”唐蕊指了指凤太妃不甚在意的说道。

  月妖兰苦笑了下,人比人气死人,“没有,本来也是要救的。”

  “那就好,对了,爹和爷爷他们都在城门外面帮忙呢,商戒那个老不死的竟然跟我们唐家作对,真是找死!商云,回去告诉长老院的,我们唐门准备跟商家开战,你们准备好等死吧!”

  唐蕊脸气愤的看着商云,这个白痴,明明知道这是她小妹竟然还帮着蓝沁那个有雄心没有熊胆的家伙害她家小妹和姑父?

  商云脸僵硬,“蕊姐姐,那个我们也不知道”

  “放屁!不要以为姐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主意,你们商家的寒毒倒是厉害,虽然想冲你们要解药,不过现在不用了,姐决定亲自去抢了!找死的商家!”

  就在刚才她贴上小妹胸脯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寒毒气息扑面而来,没想到小妹竟然中了商家的寒毒,商家的人真是不可原谅!她要开战!开战!反正她已经看着商家的那些个长老院的人不顺眼了!

  “二姐”月妖兰弱弱的叫了句,她觉得她不是最不像女人的女人了,她面前的二姐比她还像男人!

  “哦对了,我们还有正事呢,商家的,会再说!”唐蕊嘀咕了句,然后深吸口气,双手叉腰,做茶壶状,“唐门弟子听令,全面猎杀蓝沁势力范围内的所有人!”

  唐蕊的声音在月妖兰惊讶的目光下遍遍的回荡在整个皇宫里,这这是什么功法竟然如此厉害?

  吼完了之后,唐蕊清了清嗓子,揉了揉脖子走到了蓝竹的面前,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看了遍,“嗯,还不错!姐夫,第次见面,我是唐蕊,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来找唐门,准保好使。”

  豪气的拍了拍胸脯,唐蕊说的那叫个浩气荡漾!转头四处看了看,看着站在旁边脸漠然的蓝烟,多瞅了两眼,然后移开目光,只是不断地眨眼睛。

  唐蕊虽然带来了不少人,但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唐门的弟子也是重伤的重伤,好在并没有人死就是了。看着没有什么特别变化的战场,唐蕊冷下了脸,全身

  肃杀。

  月妖兰也看了看周围,太子府出来的护卫死了不少,这样下去可不行。皱了皱眉头,个闪身消失在原地,下刻她便已经身处在敌人的正中央,不断的撕扯着银针,而连接银针的天蚕丝则是变成了她剑封喉的武器。

  蓝烟看着月妖兰动作,随即也踏入战场,把宝剑横扫千军,凌冽之中带着坚持,这边是蓝烟的剑法。右手移动,挽了个剑花,在其他人看不出门路的千影中,口气杀了十几个人。

  “没想到你的剑法不错。”月妖兰毫不吝啬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