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儿子碰我,要是传出去我的脸面往哪放?”

  张思勤脸色变,怒骂道:“你不够贱是不是?我儿子表人材,多少黄花闺女给他干他都不定要干,你这半老徐娘能吃嫩草还不知足?”

  妇人见张思勤生气,赶紧继续舔弄棒棒不再说话。

  旁的张亭男已转怒为喜,他迅速脱掉身上的衣服,全身精光地走到妇人的身后,伸出双手按在妇人的雪白大屁股上道:“美纱阿姨,爸说这话过分了点,不过我是真心喜欢你。今天肚子火了,你就行行好,安慰安慰我。我的东西比我爸的长,绝对让你舒服。”

  妇人不依。张思勤见状,马上伸手揪住妇人的头发,让她无法乱动,好让张亭男从容接近,嘴上笑骂着:“臭小子,你讽刺爸的东西短是不是?”

  张亭男还了嘴:“什么讽刺,小芳和倩倩都亲口告诉我,说你的东西比我短。”

  张思勤不仅不服气,还有些自得:“虽然短些,美纱阿姨却很喜欢,她经常给我干到喊老公。呵呵,相信朱九同都没我厉害。你看,美纱阿姨舔得多仔细,儿子你信不信,美纱阿姨的下面已经湿了。”

  张亭男听罢,马上依在床边掀起妇人的透明睡衣,低头往她的股间看去:“真的耶!美纱阿姨真浪!我闻闻。”

  妇人羞极,伸出手掌掩挡荫部。张亭男拨开妇人的手,将脸凑近妇人的屁股:“哇,气味好浓!爸,我忍不住了,我要干美纱阿姨。”

  妇人挣扎:“不不要,亭男,我是阿姨,我们辈分不样,我不能跟你做这事。你可以看可以摸,就是不能做。”

  张亭男跳上大床,套弄着颇为壮观的肉柱,然后跪在妇人臀后,伸出双手抓住妇人垂荡的双||乳|:“能看能摸就能做。我受不了了,美纱阿姨,你的奶子真大,我帮你揉揉。”

  “啊”

  妇人无奈,只能摇臀乞求:“别用力,刚才被你爸爸咬过,正痛着。”

  张亭男干脆把手伸进妇人的睡衣里,边把玩两团肥硕的奶子,边为她抱不平:“我爸太粗鲁,他的女人个个都骂他是老混蛋。美纱阿姨,我不样,我很温柔的。你知道吗?上次你盛甜汤给我吃的时候,我就想干你。你那天穿着条很紧的裤子,发现你|岤|岤的轮廓都露出来,我当时真的好想摸。”

  妇人惊呼:“啊,对不起,阿姨下次穿衣服会注意。”

  张亭男笑两声,随即挺直身体,将粗长的肉柱顶到妇人的屁股中:“没关系,等我干过美纱阿姨之后,美纱阿姨爱怎穿就怎穿。美纱阿姨,我要插进去了。”

  说完,下身前顶,那粗长的肉柱在妇人的后臀消失,想必已经插入。

  可惜我所处位置不能看清楚妇人的阴|岤长什么模样。即便如此,我也看得浑身发热,顺便驱走身上的寒气。侧脸再看身边的何芙,她却脸平静眼神如刀,把黑沉沉的手枪正对着我,把我吓了跳,什么滛想色念全抛上九霄云外。

  可是为了探听更多信息,我与何芙只能继续看下去。

  那张亭男发疯般猛干百来下,把妇人干得气喘吁吁:“别这样,亭男,阿姨求求你了。”

  张亭男问:“求我什么?”

  妇人柔柔道:“求你别别插了啊你快拔出来,阿姨帮你找其他女孩。”

  张亭男狞笑着站起来摆好马步,双手扶着妇人的肥臀,大肉柱直上直下猛烈地抽锸:“我就要干阿姨。喔,阿姨,你的|岤|岤好紧,是不是朱伯伯以前很少干你?喔,真舒服。”

  妇人摇摆肥臀,大声呻吟:“你你怎能说这样的话,朱伯伯对你不错。”

  张亭男与张思勤对望眼,越笑越滛荡:“那我就好好干你,替朱伯伯把你干舒服了。”

  妇人还想再乞求,旁的张思勤也不闲着。他爬到妇人的面前,握住两个丰满的大奶子顿猛搓,嘴上狂吻妇人的脸颊。那妇人受到全方位的挑逗,不会儿就堕入肉欲无法自拔,嘴里发出的不再是抗议和乞怜,而是销魂的呻吟。“喔喔喔”

  何芙推了我把,贴着我的耳朵小声道:“不要看了,我们走。”

  我点点头刚想离去,张思勤身边的电话响了。他触电般从床上跳起,边示意张亭男别弄出声音,边接通电话:“嗯,好好,只要刘行长把这事做得天衣无缝,我保证以后每个月供应你个女”

  后面的话被雨声打乱,张思勤又边走边说,我已听得不清楚。即便如此,我也大吃惊,连忙拉住何芙,恳请她听下去。何芙见我表情严肃,只好随我窥视。由于无法听到张思勤说什么,我的注意力转移到张亭男和妇人身上。两人虽然没有弄出声音,但纠缬激烈,张亭男含住妇人的嘴,身下抽锸有劲。不会儿,那妇人就抱着张亭男迎合,白净的双腿跨上张亭男的腰间。我悄悄侧身看何芙,何芙瞪了我眼,示意要离开,我知道她羞于看到这些苟合之事。

  正左右为难,张思勤终于挂掉电话,兴奋地爬上床。伸手抓住妇人的边大奶子猛揉:“美纱,告诉你个好消息,这次李中翰定逃不出我的手心。哼,没有人能戏弄我,我要李中翰彻底滚出,滚出上宁市!”

  妇人完全处于陶醉中,她抱着张亭男摇动身子没有理会张思勤,旁边的张亭男听了,突然停止抽动对着张思勤咆哮:“他滚哪里我可不管,小君要留下。”

  张思勤哈哈大笑:“你这孩子点真不解风情,干着美纱阿姨,可别叫唤着别的女人,美纱阿姨会嫉妒的。”

  张亭男低头看着喘气的妇人问:“真的吗?美纱阿姨会嫉妒吗?我干得你舒服吗?”

  说着,他重新鼓足勇气,下体如打桩机似的敲打着妇人的阴沪,妇人叫着更欢:“噢好舒服,插得好深,我要你射给阿姨。”

  张亭男滛笑:“没问题。不过,美纱阿姨以后要随时给我干。”

  妇人连连答应:“噢噢阿姨答应你,你想什么时候要都行。”

  张亭男伏下身子,抱着其中边雪白大奶子狂吮:“我还要你嫁给我爸爸,给我做后妈。”

  “噢噢,不,你弄了阿姨,阿姨不能嫁给你爸爸。”

  妇人渐渐迷离,她丰满的腰腹像蛇样扭动。

  张思勤同样叼着妇人的另外边雪白大奶子猛亲:“美纱,我要娶你。只要找到公主宝藏,我们父子俩以后起服侍你。”

  听到公主宝藏,我内心阵狂跳,更是听得全神贯注。

  妇人再也受不了两个男人的三方进攻,扭动片刻,终于尖声大叫,“噢噢,阿姨要来了,阿姨好舒服。亭男,你用点劲,插深点,噢”

  滛笑中的张思勤为儿子鼓励:“亭男加油,快射给你美纱阿姨。”

  张亭男喘息如牛,他瞪着张思勤歇斯底里道:“她不是美纱阿姨,她是你老婆,她是美纱妈妈!喔,妈妈的|岤|岤真紧,我要射了,我要美纱妈妈。”

  大床在震颤,张亭男最后的疯狂委实惊人,他与妇人在这场疯狂交媾中登上爱最高锋,相信有很多液射入痉挛连连的|岤道里。

  果然,疲惫的张亭男软倒在旁时,拔出的棒棒带出浓浊的白色液体。那妇人打开的双腿正好偏向排气口,我得以看得真切,只是难为了何芙,她把脑袋缩在雨衣里。我突然很想知道这位命中的贵人有没有品尝过男女爱,她此时在想些什么?只可惜,此时此地我又哪敢问出口。

  意想不到的是,张思勤居然爬到了妇人身下,短粗的肉柱从液横流的阴|岤口插入:“亭男,你还要学习学习,看看老爸是如何干美纱妈妈。”

  软绵绵的妇人蓦然惊呼:“噢,思勤”

  张思勤得地问:“秦美纱,喜欢喁。”

  妇人显然对张思勤的插入很欢喜,她娇柔道:“喜欢。”

  张思勤更得意,下体抽动“啪啪”声渐起:“还想要吗?”

  妇人半眯着眼儿说:“本来不想了,给你这捣弄,人家又又想了。”

  “哈哈。”

  张思勤纵声狂笑:“秦美纱,你真他妈的滛荡,怪不得朱九同这么猥琐你都愿意替他生孩子。定是他干爽了你,你舍不得离开他,是不是?”

  妇人不语,只是迎合着张思勤。

  张思勤放慢抽锸的速度,狠拧着妇人的大奶子滛笑道:“美纱,你再想想公主宝藏的细节,看看还有什么线索遗漏的,想到了就马上拿笔记下来。我和亭男先回去,明天再过来。小月的事情我很抱歉,那天喝醉了,等她回来,我定会好好待她绝不碰她,毕竟我也是她的继父。”

  妇人呻吟道:“她有打电话回来,说过两天就回来。”

  在旁边休息的张亭男突然忧心忡忡问:“小月现在在什么地方?她会不会投靠李中翰?”

  妇人喘息不语,张思勤狞笑道:“她不会投靠李中翰的。朱九同生前与李中翰是死对头,朱九同还没死,李中翰就把小月赶出。何况朱九同的死与李中翰有关系,你美纱妈妈现在恨不得吃了李中翰的肉扒了他的皮。不过为防万,我观察了好几天,如果小月真的投靠李中翰,李中翰肯定会防备我,绝对不会让小君落单。”

  第百三十章神奇还在后头

  听到这,我既愤怒又暗叫幸运,多亏上官姐妹迟了几他才把小月的事情告诉我,当然更幸运小君逃脱魔爪。如果让小君落入这对畜生父子手上,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下意识地我狠狠打了个冷颤。

  张思勤叮嘱妇人道:“你可别给她钱,她身上没钱撑不久的。”

  妇人道:“没给。”

  张思勤很满意妇人的顺从听话,他越插越猛:“喔,好滑,都是亭男的液。”

  “思勤,你用力点,嗯嗯嗯。”

  妇人又摇动身体了,真的好浪。我虽然趴在冰凉的湿草地上,但下体莫名其妙地胀热。

  张思勤炫耀道:“亭男你看见没有,老爸只要两分钟就能让你的美纱妈妈浪起来。”

  张亭男漫不经心地翻了个身:“爸,我困了,我要回家睡觉,在这里我睡不习惯。”

  张思勤点点头,加快了抽锸:“等我让美纱阿姨爽把就走。”

  我与何芙听张思勤父子要离开,交换下眼色,赶紧提前撤走。爬离排气口,我们小心翼翼地按原路返回。到了二楼的窗口,何芙让我先爬出去她殿后,我会心笑,也不去争,但这细微的举动却令我颇为感动。

  爬出窗口,我翻身跃下,在湿滑的地上滚了滚马上站起。何芙小心关好窗口,又查看了片刻才纵身跃下。我跨前步,张开双臂去接,不料脚下不稳,何芙扑到我身上同时也把我扑倒,我抱着何芙又次滚落到地上。

  何芙迅速推开我站起来,责怪道:“谁叫你接我,真多此举。”

  我也从湿滑的地上爬起来,讪讪笑:“好心没好报。”

  “哼。”

  何芙瞪了我眼,道闪电划过,她的眼神有些怪异,我抓起她的手迅速离去。

  回到车上,何芙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我只听到句:“你们过来吧,我这边没事。”

  我万分佩服,暗赞何芙够稳重。嘴上不说,其实她已悄悄安排增援人手以防万。与她在起,我有很强烈的安全感,这种感觉甚至比我与姨妈在起更强烈。何芙,真不愧为我命中的贵人。

  放下电话,何芙接过我递上的面纸擦了擦脸上的雨水:“事情很清楚了,就是张思勤要绑架小君。别的事情我不管,谁敢动小君根头发,我绝不饶他。”

  我点点头,心中怒火渐渐燃烧:“这个张思勤胆大妄为无耻卑鄙,已到了非除不可的地步。”

  何芙甩了甩微湿的头发,掷地有声道:“我们现在没有直接证据。从明天开始,我找人全天候保护小君,同时监视张思勤。只要有确凿的证据,我就把这个案子办成任何人都保不了他的铁案。”

  “那我就放心了。”

  嘴上这样说,但我心里却盘算着如何彻底解决张思勤。他人脉广泛,连屠梦岚都忌惮他,如果杀他不死又让他缓过劲来,那将来的日子必将是我的噩梦。

  大概是回想起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何芙冷冷骂道:“这两父子就如两头禽兽。”

  见远处有两辆黑色房车缓缓驶来,她摇下车窗眺望:“你回去照顾小君吧,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我们的人到了。”

  我有些不舍:“小芙,那我先走了,你要小心。”

  “嗯。”

  何芙避开我灼灼的目光,推开车门下车。阴暗的雨幕中,她娇小的身躯异常坚强。

  定是大雨的缘故,“夜色”酒吧显得有些冷清,但这里依然散发着动人心魄的激|情。出现在这里的女人都是女人中的极品,她们经济独立有个性爱冒险,聂小敏无疑是这些女人中的佼佼者。我见到她时,她正坐在个灯光昏暗的角落里品尝红酒。

  “女人喝红酒,越喝越美丽。”

  我走过去坐在聂小敏身边,她的打扮并没有因为天气糟糕而变糟,相反的,她穿了条很短的裙子,裸露的双腿散发诱人光晕,那是双穿了高跟鞋的美腿。

  “家齐要我少喝点。”

  聂小敏为我斟上小半杯红玫瑰般的液体,我注意到桌子上放着三个杯子,难道还有别人要来?是她的好朋友怀明珠吗?想到明眸皓齿瓜子美脸的怀明珠,我的下体有发胀的感觉。

  唉,算了算了,与银行当家四花旦的关系最好要断得干干净净,不再有牵扯,否则后患无穷,我告诫自己该收束蠢蠢欲动的色心,约聂小敏来“夜色”是另有原因,“家齐是为你好。”

  我喝下大口酒,顺便驱驱寒气。从海边别墅赶回伯顿酒店的路上,我急着约聂小敏来“夜色”见面。本以为要等她半天时间,没想到她比我预想中还早到半小时。

  聂小敏淡淡道:“他是认为天天喝红酒很奢侈,可我没花他的钱。”

  “快成夫妻了,还分彼此吗?”

  感觉今天的红酒有些涩,我不想喝太多,可聂小敏却为我添了半杯。她瞥我眼,淡淡道:“我和孙家齐是感情结合,经济分开。”

  “这样似乎也不错。”

  发现聂小敏眼神有异常,我暗思她不会对夜情念念不忘吧?我欲笑又止。

  聂小敏冷冷道:“你想笑就笑吧,反正我习惯了享受习惯了购物习惯了美容习惯了红酒我不想因为婚姻而改变这切。”

  我不敢苟同:“人都会改变的。”

  聂小敏大声回敬句:“至少变成黄脸婆之前我不想改变!”

  我干笑两声,脑子飞快转动,开始引出正题:“要想不改变,又不想花你男人的钱,你就必须收入稳定。”

  个性十足的聂小敏同意我的观点:“不错,所以你要尽快想办法对付刘行长。我不但要保住我的工作,还要有尊严。”

  “我可以帮你对付变态的刘行长保住你的工作,但你也要帮我个忙。”

  晃了晃手中红酒,我小口品了下,总觉得今天的红酒味道有点不好。

  “我什么忙都愿意帮。”

  聂小敏微微笑,语气突然温柔下来,显得很有女人味。我马上正色道:“明天或许有笔——十亿款项的信用凭证,我估计这笔款项没实质内容,只是个幌子。你无论如何都要阻止银行为这笔款项出具信用凭证。”

  这是我反击张思勤最关键的地方,知道他的意图后,我明天肯定要拒绝与张思勤共同开发宝藏,但要拒绝就必须合情合理。我不想给张思勤留下任何小辫子,否则凭着他的人脉关系以及老巨猾,我还真拿不准他有什么险恶的后续手段。

  聂小敏脸有难色:“这这是属于信托部的事。银行管理很严格,我根本没机会插手别的部门。”

  我淡淡道:“我给了你讯息你就想想办法。银行每天业务量很多,但二十亿业务相信不会很多,你应该能很容易查到;查到了你就全力阻止,哪怕只能拖延天也行。”

  聂小敏点点头:“我想想办法,但不定能行。”

  我叮嘱道:“定要阻止,就算是刘行长亲自办理,你也要阻止。”

  “啊?”

  聂小敏大吃惊。我朝她眨眨眼放了电波:“放心,你没有后顾之忧。就算你不在银行工作,也随时欢迎来上班,你来的待遇是银行的两倍。”

  聂小敏靠在火红沙发上婉约笑:“帮我倒点酒。”

  “果然越喝越美丽。”

  我大赞,眼前的聂小敏眼波流盼,暧昧的灯光与火红的沙发把她衬托得明艳动人。

  聂小敏也朝我眨了眨眼:“你不多喝点?”

  我猛摇头:“不喝了,等会儿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喝了酒我会意志薄弱,禁不起诱惑。”

  聂小敏妩媚道:“女人喝了酒也禁不起你的诱惑。”

  见话已挑明,我只好叹息:“你是家齐的女人了,我可不能再诱惑你。”

  聂小敏逼视我:“小偷偷了次东西,终生都是小偷。你勾引次别人的老婆,以后还会继续勾引,因为你觉得很刺激。你喜欢刺激爱冒险,真想要解决你的问题,你就去找孟姗姗。”

  “我答应帮你,但我们说好周末才约孟姗姗,你明天先帮我解决我燃眉之急。”

  聂小敏冷笑:“我的事情也是燃眉之急,我也等不到周末。今天要不是刘行长突然有急事,我恐怕要在刘行长和工作之间做出抉择。”

  “他向我发出邀请,邀我去个陌生的地方,我只能答应,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