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思想。”

  我轻轻抚摸楚蕙的后腰,从她的脊椎到后臀,是道很完美的曲线。看似她有提臀,其实是错觉,这完全是曲线的原因。唐依琳的身体也是这种强烈的曲线,她和楚蕙样,个学过舞蹈个学过仪态,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哼。”

  楚蕙得意地瞪了我眼。

  “好了,我放心了,原谅你隐瞒小君的行踪。如果下次再犯,看我怎么收拾你。”

  亲眼所见,我终于放心的让小君离开我的视线。

  本想感谢蜜糖美人的苦心,但见她得意洋洋的样子,再想起昨晚的故意隐瞒,我心里有气,搭在她后腰的手微微使劲搔了下。她身体敏感,“咯咯”声笑出来。那群跳舞的人纷纷回头张望,吓得蜜糖美人转身就跑,我跟着追上去。

  逃离这家座落在百越光百货公司旁不到百公尺的“女子仪态美容中心”。楚蕙告诉我她在楼上有租间房间,离内衣店近又方便,而小君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始接触美姿美仪知识。

  我大吃惊,包括葛玲玲在内,她们三个美女密谋半个月的阴谋我竟然点都没察觉。好可怕啊!如果是密谋杀夫,恐怕我早被砍成十八块给野狗当点心了。

  第百二十六章鸿门宴

  “什么阴谋,说得这么难听!这全是小君的意思,她要我们隐瞒你,难道我们会不答应吗?”

  楚蕙很委屈地说,楚楚动人之态令人心生爱怜。

  “她经常来你这边?”

  我抬头仰望这座高达三十八层的青年公寓。

  “嗯。”

  楚蕙懒洋洋道:“小君几乎天天都来。这里离公司近,她经常在公司和内衣店两边跑。”

  “你平常就住在上面?”

  我假装漫不经心地问,实则迫切想知道。这座建筑外观新潮奇特的青年公寓,在上宁市也算是赫赫有名。

  楚蕙洞悉我的想法,她抿嘴窃笑:“第十七层座啦!玲玲现在也跟我住在起,我们三人天天都在家。你若是怕小君半途而废,欢迎随时来视察。”

  我脸热:“莫名其妙,我没有不放心。”

  楚蕙冷笑:“既然放心,你还问个不停?真啰嗦。”

  我苦笑,摸了摸鼻子问:“这里是不是有个地下停车场?”

  “是。”

  楚蕙点点头。

  “走。”

  “去哪?”

  “停车场。”

  楚蕙跟随在我身后嘟哝:“莫名其妙,公司门口不是有停车位吗?鬼鬼祟祟把车停在这里定没安好心眼。是不是昨晚送某个女人回家等等,你千万别告诉我,你在青年公寓里也有养个马蚤货。”

  我苦叹道:“你想象力真丰富,不如把内衣店关了去当编剧。”

  见楚蕙踩着高跟鞋迈着碎步跟来,我露出丝诡异笑容。

  “哼,我担心将来孩子问我,爸爸怎么每天不回家,我该如何回答?你是不是要我告诉她你在十六妈那里?”

  进入停车场,楚蕙的声音在空旷空间里传得很远。我大笑:“十六妈夸张了点。”

  楚蕙大怒:“那会有多少?你说,你别走这么快,你说呀!”

  “啾啾”

  在排停放的小车旁,我停下脚步,随手轻轻抚辆小车的顶盖。

  楚蕙追上我,脸莫名其妙的样子。我指着辆离楚蕙不到两公尺的崭新保时捷,说道:“听说后天是楚大小姐的生日,这小小礼物是我对你的点心意。”

  “这是给我的?”

  内敛的楚蕙伸手掩嘴。

  我微笑着点点头:“你不是喜欢跟玲玲比吗?她的法拉利是三百七十万,你这辆保时捷9——豪华版四百二十万;法拉利是敞篷硬顶,你的保时捷是敞篷软顶;她的是火红色,你的是银灰色。方向盘是特别订做的绛紫色,跟你的唇色样。”

  “中翰”

  声尖叫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久久回荡。

  我调侃道:“不喜欢?”

  哆嗦的楚蕙用磁性的声音撒娇:“老公,抱抱我好吗?”

  我揽住她小蛮腰:“别激动,是这辆车有幸配得上你。”

  “呜”

  颗小脑袋搭在我肩膀嘤嘤啼哭,我柔声说:“青年公寓确实有位马蚤货,她的名字叫楚蕙。”

  “咯咯”

  楚蕙用小舌头点了下我的嘴唇。

  我歪着脖子问:“小马蚤货,能用你的保时捷载我回公司吗?”

  又是声尖叫:“什么?公司就在对面!你哼,看你可怜,上车吧。”

  楚蕙并没有直接送我回公司,而是兴奋地绕了半个上宁市才将保时捷停在我公司大楼前。沿路不时有人关注,停下时更是引来路人片惊——都赞叹人车皆极品。

  为了避嫌,我并没有跟楚蕙多说什么,望着她驾驶华贵的保时捷离去,我心里阵忐忑,爱吃醋的葛玲玲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我曾叮嘱楚蕙,要她强调这辆保时捷是她自己掏钱买的,谁料楚蕙冷冷回我句:“车我不要了。”

  我苦笑不已,多么有性格的女人。我既喜欢有性格的女人又害怕她们,因为有性格的女人如烈马,难以驾御难以驯服。不过只要能征服它,它就会忠诚辈子。

  车行经理送来三辆车,除了楚蕙那辆保时捷,我给自己买了辆宝马5。虽然也是豪华版,但价格只及保时捷的四分之;另外买辆黑色宝马房车给郭泳娴,款式型号与戴辛妮的那辆相同。与上次大张旗鼓赠车相比,这次我低调许多,楚蕙那辆保时捷还是在停车场里偷偷摸摸送出的。

  “二白黑,有什么寓意吗?”

  郭泳娴殷勤地为我倒出碗药汤,她开心极了,谁说女人不爱车?

  我盯着她故意露给我看的||乳|沟直叹气:“你们女人真敏感,不就是款车的颜色而已,还能有什么寓意?”

  “我还以为你也当我是你的妻子,白黑地位相同。”

  郭泳娴撒娇。这段时间她暗地养身子准备做人,饮食搭配得非常精细,才几天时间就珠圆玉润。“是是是,地位相同待遇样。”

  郭泳娴听,顿时笑成朵花似的,拿起汤碗就递过来:“喝汤。”

  我像喝毒药似的,口皱眉,郭泳娴柔声问:“昨晚出师不利?”

  “略有折损。”

  我知道郭泳娴肯定会问。每天她都会查看我的期货交易纪录,昨晚交易不能全身而退,我多少有些沮丧。

  “折损你还买车给我?”

  我叹道:“城东到城西,位堂堂没有车不是笑话吗?总不能都让王怡送你上下班。天气渐凉,她又有身孕,让她多睡点吧。这段时间她胃口如何?”

  郭泳娴夸张地睁大眼睛:“哎哟,我说你怎会突然买车给我,原来是舍不得让王怡送我上班,唉”

  我板起脸把半碗药汤搁下:“再酸,我就不喝了。”

  郭泳娴急忙再端起半碗药汤连哄带骗道:“好好好,不酸不酸。你的宝贝王怡身体很棒,吃饭很香。昨天还买了两个榴莲,个送我,她自己吃个。”

  “能吃就好。”

  我眉开眼笑,口喝完难咽的药汤。

  “你她,我保证她胃口更好。不如晚上回我家?”

  郭泳娴很狡猾地用了个“家”字。

  我不好意思搓了搓双手:“晚上不行,我跟杜大维有约。”

  郭泳娴愕然:“你还跟他有牵扯?”

  我淡淡道:“敌人有时候比朋友更有用。”

  郭泳娴不无担心:“你还是要小心些。”

  “放心。王怡若是问起,你就替我美言几句。”

  “嗯。”

  郭泳娴伸手拉开我的裤裆拉链:“来,我帮你吸下。喝完这些药会有肿胀感,会很难受。这不是血液扩张,而是股内气冲积,需要把这些气排出去,排出后你会觉得神清气爽。”

  我闭目仰靠在沙发上:“泳娴,我感觉近来变得越来越强。以前总想射,现在我能随心所欲,说不射就不射,想射就射,不知道是不是喝药的关系?”

  郭泳娴娇笑道:“说了等于白说,反正你也不懂,省得浪费口舌。等会儿你签笔帐,我要领五十万,这些药汤的原料很贵。”

  我摆摆手:“五十万的数目不用找我,你找辛妮签。”

  郭泳娴忿然:“找辛妮找辛妮。哼,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吗?虽然车子是白黑,但你仍然留个心眼,让我和辛妮互为掣肘。这不是你对我们有所防备,而是你的下意识行为。

  “我观察你很久了,你的城府越来越深,越来越会耍手段,霸气的痕迹越来越清楚。将来你的女人会很多,要想家大必定要业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公司由我看着你尽管放心,这是你的大本营。你应该据此继续扩张,步步为营。”

  我心头震撼,表面平静:“好象很有道理。”

  “跟那些小姑娘相比,我的劣势明显,但我能帮你,那些小姑娘只会娇情。”

  郭泳娴边套动大家伙边强调。

  “泳娴,别小看她们。她们当中固然有小女人,但像你这般有野心的也不少。”

  “野心是相对的。因你沉溺情,根本不适合从政,我唯有帮你从商。商场不需要资历,只要能赚到钱就算成功,这也是我放纵你的原因。”

  说着,郭泳娴低下头含住大r棒顿吮吸,我全身顿时舒畅。

  “你放纵我?”

  我拧住郭泳娴的鼻子挺动两下,她声冷哼:“你敢说我不放纵你吗?”

  “只不过是小君的事而已”

  我讪讪道。

  郭泳娴坐直身体,很严肃道:“光小君这件事就够多了,至于其他胡作非为的事就更多。就说姨妈吧,她很有可能就是你的亲生母亲,可是即便她真是你亲生母亲,只要你想得到她,我保证如你所愿。因为我希望你心想事成成就事业,也好重新光耀我郭家的家门。”

  我纳闷:“你们郭家?”

  郭泳娴叹了叹:“你不知道,郭家以前是殷实人家,家族繁茂,前朝是盐商。可惜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凋零,我父母就是在这残酷的凋零中死去。”

  “这么说来,我责任重大了。”

  我伸手刚想脱郭泳娴的裙子,她猛拍我的手,忧心忡忡道:“别嘻皮笑脸好不好?你虽然年纪还轻,但也是优势。照现在的样子发展下去,只要你沉稳些,我相信不出十年,你就能在上宁市创出片天地。”

  “看来我要开始拼命赚钱了。”

  郭泳娴严肃地点点头:“是的,以后炒期货非不得已不能轻举妄动,我们还是以客户的投资为主。这毕竟这是我们公司的经营宗旨,客户炒期货亏损那是客户的事,我们不能随便冒险。虽然你赚过很多钱,可是旦陷进去,你这根顶梁柱就会瞬间崩塌。你想过后果吗?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位无所负担的李中翰,亏了大不了进去坐几年牢。可现在光我知道的你的女人就有好几个,我不知道的就不说了。”

  听完郭泳娴这番语重心长的话,我顿时全身发冷心头发颤,忍不住乞求:“泳娴,抱抱我。”

  “哼。”

  郭泳娴脱掉长裙,轻轻偎依在我身上。大r棒挺滑入湿润的蜜|岤中,我声叹息:“听老婆言,醍醐灌顶。”

  郭泳娴微抬肉臀,耸弄了十几下:“我对你是全心全意的,因为你是我最后的机遇。再过十年,我会人老珠黄,我已经没有赌未来的资本了。”

  “我不是给你大施拳脚吗?我不是让你做?你在行使权力时,我有干涉过你吗?你花多少钱,我干涉过你吗?”

  摸着美丽滑腻的脸,我点都不相信这位大姐姐会人老珠黄。

  “哼,我感觉你还是没有彻底信任我。”

  郭泳娴怒,摇动得厉害些,嗳液从蜜|岤深处流出来。

  我淡淡道:“帮我把姨妈弄到手,我就连脚趾头都信任你。”

  “这有什么难?”

  “愿听指教。”

  郭泳娴诡异道:“还记得催眠术吗?只要姨妈进入催眠状态,我就能给姨妈下暗示。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与你发生肉体关系,到最后她都会为自己心底的欲望放纵身体,你就可以乘机占有姨妈。”

  “很邪恶。”

  我听得心惊肉跳。

  郭泳娴捶了我下:“因为你邪恶。”

  我笑问:“你不害怕姨妈知道后对你惩罚?”

  郭泳娴愣了愣,坚定道:“我说过,我与你荣俱荣,损俱损。”

  我心头大震。郭泳娴虽然没有小君般的单纯没有唐依琳般的痴情没有樊约般的低调,但她有传统女人的优点,那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和夫家荣辱与共。

  我喜欢这样的女人,看她气喘吁吁的娇羞状,我爱怜道:“这催眠的方法有可能令姨妈产生悔恨,毕竟不是心甘情愿下发生的事情。如果我有机会说服姨妈,这个方法就放弃。”

  郭泳娴从我身上爬起,穿回长裙:“那当然好。不过以姨妈过人的心理素质,你要说服她很难;如果她真是你亲生母亲,那你机会更渺茫。不管怎样,你都要对姨妈好点,让她喜欢你。就算要用到催眠术,也要她潜意识能接受你。”

  我大笑两声说:“我会对她很好,我还要帮她洗澡。”

  “嗯?”

  郭泳娴莫名其妙。

  都说敌人不可怕,因为你直防备他。只要你不给他机会,他就不能害到你。

  朋友就不样,你对他放心,对他敞开心扉,点防备都没有。只要他想害你,你完全跑不了。

  所以我没有知心朋友,值得我信赖的只有我的亲人和我的女人。庄美琪既是我的女人也是我的知心朋友,我的敌人不多,杜大维算是个。

  在这个秋高气爽的夜晚,我打算给杜大维次害我的机会,因为我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人就是这样,只要你有所图,必定会露出破绽。按理说我不应该接受杜大维的邀请,尽管他很诚恳,但他曾经是我的敌人,不过我仍然接受他的邀请。

  “呵呵,李总裁再次光临寒舍,真是荣幸啊!”

  杜大维露出丝诡异神色,我心中微动,有丝后悔。不过转念想,既来之,则安之,前怕狼后怕虎,畏畏缩缩的怎能出来混?

  我向同前来的葛玲玲看了眼,叹道:“直以来,杜经理教会我很多东西。如今你要去美国大施拳脚了,我这个受教之人肯定会来相送。”

  “好好,感谢感谢。来,请坐。玲玲,你随意,过几天这房子就要换主人了,你看看还有什么忘记拿的就拿走吧。”

  杜大维引导我们在客厅的长沙发坐下,眼睛似乎没有很在意盛装打扮的葛玲玲,但我看出杜大维的眼中是多么炽热,他当然不会是对我炽热。

  “该拿的我都拿走了,不该拿的我没拿。”

  艳光四射的葛玲玲不冷不热,语气拿捏得非常精准。同时面对杜大维和我,她多少有些尴尬,何况屁股下的长沙发曾经留下我和她偷情的痕迹,她甚至不敢大大方方地环视这幢曾经住过的豪华别墅。

  杜大维听,脸上依然有笑容:“呵呵,今天是火锅,所有的食料菜肴都是酒楼外卖,不知中翰敢不敢吃?”

  言语暗含挑衅,我岂肯示弱。屁股还没坐热,我就拿起汤勺给自己和葛玲玲盛了碗滚烫的浓汤,尝了口后大赞:“嗯,味道不错,好汤!老婆快趁热喝,别辜负杜经理的番好意。”

  这句“老婆”叫出口,不仅葛玲玲意外,杜大维更是脸色大变。我故意装作没看见,吆喝着与杜大维客气番,随即大快朵颐。心想:我就是要让你看看,我不但敢赴宴还敢放心吃,谅你也不敢设鸿门宴。

  杜大维瞬间恢复笑脸,他没有让气氛冷却,开口就说了大堆感谢我帮他解冻银行账户之类的客气话。之后他夹菜劝酒谈笑风生,极尽地主之谊。几番推杯换盏,葛玲玲渐渐放松。为保持美美身材,她吃得并不多,但酒却喝得不少。只要杜大维给我敬酒,葛玲玲都替我接下大半。她深知我的酒量远远不及杜大维,她绝不允许我醉倒在这里。

  可是即便如此,在杜大维频频劝酒下,我微微有了丝醉意,而葛玲玲更是粉脸酡红美艳绝伦。我暗暗吃惊,心想:这次中计了。照这样喝下去,不用半小时我和葛玲玲都会醉翻。我醉了无所谓,葛玲玲已是我老婆,万杜大维有色心

  我不愿意再想下去,马上把我赴宴的真正目的说出来:“这次杜经理去美国要待多长时间?”

  “不定,起码三五年不会回来。”

  杜大维轻松地喝下大口粮酿酒。

  我略为迟疑下道:“如果如果杜经理能把罗毕留在美国三五年,那我再给两千万。”

  杜大维愣,马上哈哈大笑:“我明白了,你是不想让罗毕与楚蕙见面。我昨晚还跟他通过电话,他问了楚蕙的近况,很关心楚蕙啊!呵呵。”

  说完,眼里浮现片狡诈之色,我却听得气堵。

  “能做到吗?”

  我问。

  “我不要两千万。”

  杜大维又轻松地喝了大口粮酿酒,像喝水似的,我暗暗佩服他的酒量。

  “别太贪心哦。”

  我半开玩笑说,其实只要罗毕不回来,我愿意送罗毕亿。不是说楚蕙只值亿,而是我目前只能给这么多。

  很意外,杜大维摇摇头:“我不要钱,只要张思勤在地球上消失。”

  葛玲玲听,马上杏目圆睁柳眉倒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