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那你说。”

  我严肃说:“妈,你太过分了,我直把小君当亲妹妹看待。虽然我喜欢她,那都是亲情,我对她没有半点非分之想,何况何况”

  “何况什么?”

  姨妈似乎觉得冤枉了我。

  我悄悄抓住姨妈的手,深情道:“何况我喜欢的是丰满的女人,就就像妈这样的。这点,妈又不是不清楚。”

  姨妈娇嗔:“哼,我看小戴小琳美琪小樊小蕙,包括王怡个个都是身材苗条,哪里丰满?”

  听姨妈的娇嗔,我的骨头都快酥透了:“唉,要是她们这年纪的身材都像妈样,那她们情愿去死。”

  姨妈又嗔:“这么说,妈应该去死了?”

  感觉在与情人斗嘴似的,我解释完又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每个年龄层的女人有每个年龄层的身材。她们如果到了妈这个年龄,绝对比妈差十万八千里。”

  姨妈拧了把我的耳朵:“哼,算你会说话。告诉你,你碰哪个女人我不管,但千万别打小君的主意,知道吗?”

  我再次把目光聚集在姨妈饱满硕大的r房上:“知道了,那”

  “有话就说。”

  姨妈也不阻挡,干脆任由我看个够,我的鼻血快都要流出来。热血激荡,我的胆子突然变大:“那我可以打妈的主意吗?”

  话没说完,姨妈又狠狠地揪住我耳朵拧了把,我大叫:“哎哟哎哟。”

  “我是你姨妈,抱下可以,其他的想都别想。”

  姨妈警告我。

  我哪里管这么多,恶从胆边生,心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可是,我知道妈喜欢我。记得那天,妈边喊我的名字,边”

  姨妈愣,想严厉也严厉不起来,盯着我嗔骂:“住嘴,不管你曾经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反正妈不会跟你发生关系,你最好想都别想。今天要不是你受伤怕冷,妈也不会光着身子抱你。等天亮了,回去好好对你的女人,早点让我抱孙。”

  我困了,真的困了,姨妈番铿锵有力的表白后,我打消了所有的欲望。欲望没了困意就浓,依靠在姨妈温暖的怀里,我悄悄地起誓:林香君,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和小君样,这辈子注定是我的女人。

  我感觉才睡会就醒了,是被各种嘈杂声惊醒的。天刚蒙朦亮,支庞大的车队浩浩荡荡来到碧云山庄。姨妈为了避嫌,叮嘱我尽快去医院治伤后,悄悄地从后门溜出去。她动作奇快,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大家早。”

  我蹒跚地走出房子,众人马上就发现我,片欢呼雀跃,涌了过来。见我衣衫褴褛全身有伤,大家又是片惊呼,我苦笑不已。环顾了下,发现来人全是女的,小君戴辛妮庄美琪樊约唐依琳章言言罗彤何婷婷都来了,连楚蕙和葛玲玲也来了。放眼过去,花红柳绿,耳朵里全是莺莺燕燕的声音,再郁闷的心情也变好了。

  “你怎么不打通电话回来呀?让大家都担心死了,呜呜呜呜,大家差点报警了,呜呜呜呜。”

  戴辛妮泪水纵横,眼睛都哭肿了。看看其他大小美女也都哭成泪人似的,我鼻子酸,刚刚变好的心情又变闷起来。

  “我滑了下,掉下山坡,手机弄丢手也伤了,只好在这里过夜。本来想等天亮再走出去比较容易碰到人,没想你们都来了。我肚子饿,有没有吃的?”

  我解释了下,隐瞒了惊心动魄的历险过程。

  郭泳娴马上拿出两盒鲜奶:“有有有,天没亮大家都赶来,都没吃也没心思吃。”

  众人见状,赶紧回车里翻找。幸亏女人都爱吃零食,眨眼间,众美女都拿出了果脯蜜饯饼干巧克力等等之类的东西。楚蕙心细,拿出张防水布铺在草地上,大家把手中能吃的都汇集在起,不会就堆满防水布。

  我愁死了,这些零食又怎么能裹腹呢?只能拼命喝鲜奶。众美女见我不吃,心里都不好意思,忍不住咯咯地娇笑起来。刚才还流眼泪,如今又笑,个个娇艳如花,我心情大好,也陪着傻笑起来。

  两盒鲜奶喝完,我舔了舔嘴唇,搂着郭泳娴的香肩问:“都这么牵挂我,为什么不早点来?”

  郭泳娴瞄了戴辛妮眼,见她脸色难看,赶紧拨开我的手:“谁知道你去了哪里?我以为你去辛妮那,辛妮以为你回家,小君以为你去喝酒开心了,大家都不在意。直到晚上九点多,张思勤打电话给我,问我你回来了没有?别墅转让的合约几时签?我这才知道你在山上失踪了,于是到处找你。你电话关机,我就分别打电话给你认识的人,几乎能联系的人都联系了,可大家都说没有见过你,大家就商议着要报警。只是你姨妈的电话也关机,大家猜测你有可能跟姨妈去办紧急的事情了,所以才商议多等半天,如果再没有你的消息,就去报警。可大家心里焦急都没有睡觉,在公司里等了个晚上,凌晨四点就出发来这里,幸好见到了人。”

  听完郭泳娴的叙述,我忍不住阵唏嘘,嘴上不说出来,内心却对郭泳娴更加宠爱。如果第个要娶的是戴辛妮,那第二个必定是郭泳娴。面对众美期盼的眼神,我大声笑道:“放心,我洪福齐天,就是裤子破了点。谁车里有男人的裤子呀?”

  众美女见我的裤子都破了,本来就好笑,听到我这么问,更是娇笑不止。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叽叽喳喳半天,也没见谁拿出。我心有遗憾,却期盼是这个结果。

  突然,庄美琪大叫声:“我有。”

  接着转身直奔向她的红色宾士,大家面面相觑嘀嘀咕咕。我怒火中烧,只是脸上强装笑容。

  庄美琪打开后车箱翻找了会,拿出件东西跑到我跟前。递来看,是条白色的运动长裤,我转怒为喜,急忙脱掉身上的烂裤子。美女们片娇呼,除了庄美琪外,个个都把脸转过去,而我趁机向庄美琪眨眨眼,在她的妙目注视下穿起运动长裤。可惜我的身材比庄美琪高大太多,运动裤穿在我身上犹如紧身裤,我的下体隆起个小山包,而且才长及小腿,更像时下女人爱穿的七分裤。我看,不禁啼笑皆非,可即便如此,也比穿烂裤子强。我干脆把破烂的上衣也脱掉,露出线条不错的身体,庄美琪盯着我的胸膛看了看,脸微微发红。

  我看她的娇羞状,更是饥饿难耐。回头扫了草地上的零食眼,意外地发现堆零食里有三个包子,连忙问是谁的。樊约转身远远地举起小手,我大喜,拿起来口个,吞完后意犹未尽。见小君风吹短裙,亭亭玉立在樊约身旁,不知为何气鼓鼓的,我走过去佯装问:“樊约每天早餐就吃三个小笼包?”

  “嗯,刚才在路边买的。现在冷了,不好吃。”

  樊约不好意思被众人盯着,赶紧向我使眼色,叫我离开。

  我不为所动,边擦嘴角的油腻,边大赞:“好吃好吃,怪不得你身材这么苗条。不像小君,她至少能吃十个包子。”

  小君跺了跺脚反驳:“胡说!我爱睡懒觉,早餐与中餐起吃,所以比樊约姐姐吃多点,但也没有吃十个这么多,最多才吃五个。再说我的身材也苗条,你刚才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不够苗条,像肥猪?”

  “哈哈。”

  众美女片娇笑,小君反而不好意思,怒气也消失了大半。

  我也笑眯眯走上前,搂住小君对众美女大声说:“好了好了,我活得好好的,感谢大家的关心。既然大家来了,就在这里踏踏青,呼吸下市区没有的新鲜空气,顺便看看我家。这五栋别墅我不卖了,改为李氏收容所,往后你们没吃没住就来这里避避,这里管吃管住百年。”

  “嘻嘻”

  大家争相观看已具雏形的李氏王国,就连葛玲玲也露出心仪之色。我见她身边没了楚蕙的身影,举目四望,发现楚蕙独自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处土堆上拔草。我心中动,刚想过去问候,不料何婷婷跑来,把我拉到边问:“总裁,这里的房子好多,我以后会经常来这里度假。你留间房子给我,留间给彤彤,好不好?”

  我怔怔地看了看双眼含春的何婷婷,刚想回答,罗彤却飞快跑来,把抓住何婷婷的手就跑,我当然明白罗彤就是何婷婷所说的彤彤。

  虽说是秋季,但碧云山庄满目葱郁。也许山庄的美景吸引了大家,也许是窝在办公室太久,这群奼紫嫣红的美人很快就投身于鸟语花香的天地间,享受清新空气沐浴早晨的阳光。欢快的笑声中,有人引吭高歌有人翩翩起舞有人拿起,摆起可爱的姿势。切都是这么美好,但我依然心存遗憾,这里唯独缺少位能镇得住我的女皇。

  第九十五章打针

  “不卖了?”

  我很意外,秋烟晚没有告诉我取消卖房子的原因,我也不好追问。可是电话里问起秋雨晴的情况,秋烟晚含含糊糊地几句话带过,令我疑窦丛生。

  放下电话,我竖起十指推算日子。如果秋雨晴真怀了我的孩子,她就成为我第个孩子的妈妈,这令我非常心焦。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尽快见到秋雨晴。

  “去哪?你的伤没完全好,别到处跑。你姨妈叮嘱我好好看着你,你要听话。”

  郭泳娴在镜子前拨弄披散的卷曲长发,黑色长裙下的浑圆臀部正对着我。禁欲了三天,我很难对郭泳娴散发的成熟性感视而不见。

  “又来了,别老拿着姨妈的鸡毛当令箭,你以为我是穷苦命想劳累吗?”

  自从那天在碧云山庄与姨妈分开后,我再也没有见到她。小君偶尔还可以去享受母爱,我却连姨妈的气味都无法闻到,那种思念的煎熬真是难受。郭泳娴不明内情,老在我面前提到姨妈,我能不气恼吗?

  郭泳娴扭了扭腰,交叠着双臂看着我:“哼,人家不卖房子自然有人家的理由。我们现在刚好资金短缺,亿八千万确实不好拿出来,你无缘无故替人家着急做什么?”

  “你不懂。”

  我站起来,虽然身体不利落,但我仍然对三个怀孕的女人忧心忡忡个是王怡个是楚蕙,还有个就是秋雨晴。

  这其中我最牵挂秋雨晴,毕竟王怡楚蕙都在我的掌控之内,可秋雨晴就芳踪难觅。反正医院离我住的源景花园很近,我打完针后就可以回家抱小君,顺路还可以到秋家探听秋雨晴的状况。

  “我当然懂,你不是穷苦命,你是风流命。这秋烟晚确实颇有姿色,也不知道她怎么勾搭上你的。”

  郭泳娴和所有女人样,天生对老公身边的异性很敏感。

  就算秋烟晚与我有私情我都会否认,何况我与秋烟晚清清白白。

  我当然极力否认:“我说泳娴姐,你就知道疑神疑鬼,秋烟晚是何铁军的老婆,何铁军死了后大家都避着她。她无依无靠,现在只能卖房子过日子,我能不帮吗?”

  郭泳娴大吃惊,愣了半天后,面露愧疚:“想不到秋烟晚是大官的老婆。以前她与我有些交情,人很低调,看来我误会中翰了。”

  我板着脸:“想叫我喝药汤就直说,别副马蚤样。马蚤也没用,我屁股正疼,没心思弄你。回头经过菜市场,我帮你买两根黄瓜,你将就几天。”

  郭泳娴温柔道:“我看看你屁股的伤。”

  我莫名其妙:“看什么看?正准备去医院打针。”

  郭泳娴走到我跟前,把将我推倒在沙发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她的粉拳已如雨点般落下:“我帮你打。”

  我大叫:“哎哟哎哟,我错了我错了。”

  眼睛偷偷看,郭泳娴竟然两眼发红。

  我暗叫不妙,这女人的脾气就像六月天,眨眼间就会有不测风云。果然,郭泳娴打了会,眼泪就流了下来:“枉我天没亮就熬汤给你枉我替你着急,我我真命苦,还以为你真的对我好!呜”

  我赶紧道歉:“呵呵,我错了还不行吗?别哭别哭,我只是好久没有吃黄瓜了,就想让你炒黄瓜肉片哈哈,哎哟哎哟。”

  话还没有说完,郭泳娴的粉拳又落了下来:“我现在就用你的屁股肉炒黄瓜,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我大笑:“哈哈,哎哟哎哟。”

  “笃笃。”

  有人敲门,郭泳娴擦了擦眼泪站起来开门。见是黄莺,郭泳娴问:“什么事?”

  黄莺脆声道:“张思勤来了。”

  郭泳娴回头看了看我,见我点点头,她马上吩咐黄莺:“你请他进来吧。”

  掩上门,郭泳娴狠狠地瞪了我眼:“我上洗手间。”

  我向她挤挤眼:“洗手间的莲蓬头很结实。”

  郭泳娴脸红,嗔道:“去你的。”

  “不卖了?”

  憋了两天,张思勤终于按捺不住要求见我。见我改变主意,张思勤似乎很不理解:“是不是那天你失踪了我没找你,所以你改变主意了?天地良心啊!我等了你个小时,因为傍晚要跟人家谈笔大生意,就急忙赶回去了。”

  “就算你赶着回去,你也应该早点通知泳娴姐!”

  我阴沉着脸,侧坐在沙发上,屁股的疼痛少了很多。等会还要去医院打血清,真是受罪。

  回想起三天前掉落悬崖的事,我满肚子的怨气,而张思勤非常可恶,他至少应该在天黑前就通知郭泳娴。

  张思勤百般解释:“我是打算告诉泳娴,正好手机没电,就想回去后再告诉她,可是忙起来就把这事给忘了。直到应酬结束回到家,我才想起这事,赶紧打通电话给她,还跟她说需要什么需要帮助就尽管说。”

  我冷冷道:“但你毕竟还是忘记了,我差点没命。”

  张思勤连连道歉:“对不起真对不起,我老了,记性不好,这事确实也怪我。中翰,你消消气。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每栋加多千万。”

  我摇摇头:“房子不卖了。”

  张思勤从沙发站起来,坐到我身边,伸出两根手指头:“每栋加两千万。”

  我眼睛亮,随即反劝张思勤:“张总,还是算了吧。”

  张思勤急了,他想了想,咬了咬牙根,摊开只手掌:“每栋加五千万怎样?这是最高价了。”

  我拿起面前杯铁观音品了品:“每栋四亿,外加你手上全部股份,怎样?”

  张思勤听,愣住了,半天才呵呵直笑:“中翰,你你很不理智。”

  我摊摊手耸耸肩,很遗憾的样子:“你考虑下,有个买主愿意每栋出五亿。”

  大吃惊,忙问:“谁?”

  我笑眯眯地看着张思勤说:“张总,商业规矩你不是不懂,等将来签了合约你就知道是谁了。”

  张思勤干笑两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时情急。嗯,你的条件我回去考虑考虑,你好好养伤,我先告辞了。”

  “好。”

  我指指屁股:“身体不舒服,就不送了。”

  “别客气。”

  张思勤走了,郭泳娴悄悄从洗手间走出来,表情很古怪:“这事有蹊跷。如果没有其他目的,张思勤出的价格已经高得太离谱,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嗯,我不会把这五栋房子卖掉,所以才故意找借口拒绝,没想到张思勤志在必得。泳娴姐,你再召集部门经理商议,让他们分头到土地管理局城建局城市规划署打听下,探探他们对碧云山庄附近有什么大开发之类的基础建设项目与规划。”

  “嗯。”

  郭泳娴拿出精致的汤壶。

  我想了想又吩咐道:“另外,找些人向当地村民了解下碧云山庄的情况。”

  郭泳娴边点头,边从汤壶倒出褐色的药汤,放上汤勺,推到我面前:“好,我马上去办。”

  虽然药汤的气味大有改善,但我还是敬而远之:“等等,泳娴姐,听说你调了几位得力助手进入管理阶层。”

  郭泳娴愣:“是的,他们的能力都不错。”

  我冷冷道:“据说有两位策划部的主管每天送花给你?”

  郭泳娴掩嘴失笑:“咯咯你消息挺灵通的嘛。”

  我淡淡问:“有没有这回事?”

  郭泳娴笑得花枝乱颤,胸前两团肉夸张地乱抖:“有这回事,但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买的花全是我出钱叫他们买的,我最近研究种花,等你那五栋别墅装修好了,我要在那里种好多花各种各样的花。嘻嘻知道吃醋是好事。”

  我面子挂不住了,干咳两声:“我没吃醋,我我只是随口问问。”

  郭泳娴撇撇嘴:“喔,咯咯。”

  我没好气:“别笑了,笑得点都不好听。对了,姨妈这两天好吗?”

  郭泳娴狡猾地眨眨眼:“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问?”

  我大吐苦水:“姨妈不让我去。”

  郭泳娴诡异笑:“你去看我,姨妈能不准吗?”

  “啊哈,语惊醒梦中人。”

  我眼睛亮,抓住郭泳娴的玉手狂吻。

  郭泳娴把身体靠了过来,神秘地说:“姨妈这两天旁敲侧击问了好多关于你的问题,魂不守舍的。昨晚我给她催眠,她睡下了。半夜我去看她,发现了个秘密,想不想知道是什么秘密?”

  我急忙抱住郭泳娴:“什么秘密?”

  郭泳娴娇滴滴地说:“想知道就求我啊!”

  “我求你了。”

  “先喝汤。”

  “我喝。”

  等我喝完小碗淡香微酸的药汤后,郭泳娴才悄悄地告诉我:“姨妈自蔚了。”

  我冷笑:“自蔚很正常吧!”

  郭泳娴仰了仰头,解开制服的纽扣:“关键是,姨妈自蔚时喊了个人的名字。”

  我心头狂跳:“喊什么名字?”

  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