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最愚蠢的,无论怎么做都不讨好,我正想装作没看见,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我暗喜,终于有人来了,来人多,葛玲玲也不好闹下去。

  出乎我意料,进来的不是别人,而是戴辛妮。

  灰色柳条纹职业装轻佻了些,但戴辛妮穿什么都顺眼,我的口水又在齿颊间打转。

  戴辛妮显然对葛玲玲责罚杜大维的手段习以为常,她只说说几句话,杜大维就不用跪了:“杜经理,董事会议有些事情要征询你,请你马上到会议室开会。”

  “哦,好的,我马上就来。”

  杜大维挪动肥胖身体,从办公桌上爬下。

  葛玲玲还是脸怒气,却也没办法:“开完会马上回来,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

  杜大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如释重负地走出了办公室。

  “请你到我办公室,办理调职手续。”

  这句话是戴辛妮对我说,她的态度既冷漠又高傲。

  我只好跟随戴辛妮离开,在她的身后,我发现戴辛妮的臀部真好看,很圆很翘,形同满月,我的脑子不禁又想入非非。

  刚进戴辛妮的办公室,她就冷冷地叮嘱:“以后杜大维的事你别掺和,别看杜大维傻乎乎的样子,其实他阴险狡诈,他能在投资部经理这个位置上坐了十年就证明他不简单,你在投资部工作要小心些。”

  说到最后,戴辛妮的语气渐渐温柔。

  我的内心激动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这不是在关心我吗?她关心我不就是喜欢我吗?

  “谢谢辛妮,谢谢辛妮的提醒。”

  我笑得嘴都合不拢。

  “什么辛妮?叫我戴秘书,辛妮是你能叫的吗?”

  戴辛妮恶狠狠地拍了下桌子。

  “哦,戴秘书,谢谢你的提醒。”

  我对女人真的难以理解。

  沉默了会儿,戴辛妮突然问了我句令我大吃惊的话:“你家里来了女人?”

  “啊?你怎么知知道?”

  我很吃惊,心想小君刚来,戴辛妮怎么知道?

  难道她监视我?

  “你家里来什么女人不关我的事,但深更半夜的,喊那么大声影响别人。”

  戴辛妮的脸色变得铁青。

  “哎,昨晚我妹妹发现了只蟑螂,吓得哇哇大叫,真不好意思啦。”

  没想到小君昨晚的声尖叫传到了戴辛妮的耳朵里,我赶紧狡辩,幸好本人脑筋转得快,总不能说我妹妹发现了大堆女人的内衣裤吧!

  “你妹妹?亲妹妹还是”

  戴辛妮的大眼睛紧盯着我。

  “是表妹,叫李香君,刚高中毕业,这次回家探亲,我姨父姨妈让她跟我来上宁市玩几天。”

  我如实交代,生怕戴辛妮误会下去。

  “哦,原来这样,李香君这名字很好听嘛。”

  戴辛妮叨念着我表妹的名字,她脸上的冷漠悄然消失,代之而来的又是那种似笑非笑的怪异表情,虽然怪异,但快把我迷死了。

  我呆呆地看着戴辛妮,戴辛妮脸红,娇嗔道:“李中翰,你可以走了。”

  “好吧。”

  我刚站起来,戴辛妮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叮嘱了句:“你少跟葛玲玲说话。”

  “葛玲玲很野蛮,我般不与野蛮的女人说话。”

  我轻笑,似乎另有所指。

  戴辛妮大声道:“我也很野蛮,你以后别跟我说话。”

  “你点也不野蛮。”

  我笑嘻嘻地看着戴辛妮,眼光自然从她美丽的脸转到高耸的胸脯,那衬衫确实太过紧身了点,钮扣要绷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戴辛妮捕捉到我猥亵的目光,桃红粉娇艳欲滴,只是声音却是凶悍异常:“看什么看,快滚啦!”

  她看起来不但凶悍,还很野蛮,我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小君就不同,她很温柔,很容易哄,我果然没有猜错,心肠软的小君不仅原谅了我,还安慰我说:“哥,你别伤心了,好女人多的是,我有几个好同学,她们又聪明又漂亮,有的你以前见过,有的你没见过,呃,等等吃完饭,你带我去买衣服,我就帮你介绍个,好不好?”

  前面的几段话,我还听得眉飞色舞,龙心大悦,直到最后几句我才彻底地明白,女人年纪小小就很狡猾。

  我故意叹气:“看在我们兄妹的份上,你就少买点,嗯,就买件上衣条裙子条裤子双鞋子,对了,再买只袋子,外加支新款手机。公主殿下,这样您满意了吗?如果不满意,还需要添置些什么,您就尽管说。”

  “勉强满意啦。”

  小君咯咯地娇笑,眼睛笑成了轮弯月。

  “吃吧,还笑。”

  我往她的碗里夹了颗紫菜肉丸。

  “谢谢哥,不过点那么多菜我哪吃得完?”

  小君看着满满桌丰盛的美味菜肴大吞口水。这顿饭明着说是为了小君接风,实际上我也是为了讨好这个小妮子,省得她在姨妈面前告我的黑状,说我收藏女人的内衣。

  可爱的小君自然吃得眉开眼笑,嘴里还个劲地埋怨:“完了完了,辛辛苦苦减肥两个月,下子又回到两月前,真讨厌,点这么多好吃的,你这不是害我吗?”

  小嘴上埋怨,手上却把只大海虾的外壳剥光,露出鲜嫩的虾肉,灵巧的小舌头勾,把虾肉含在小嘴里,边向我眨眼,边享受地咀嚼,还不时吮吸尖尖的手指头。

  我暗暗惊叹小君的魅力,这吮手指头的幕,看得我怦然心动,浮想联翩。

  刚斟上了小杯红酒,突然,小君娇呼声:“哎呀,哥,麻烦你递餐纸给我。”

  原来,小君的脸上不小心沾上了菜汁。

  我把包餐纸递了过去。

  小君撒娇发嗲,十指张开:“手都是油啦,帮我擦下嘛。”

  “好吧,把脸伸过来。”

  我拿起纸巾。

  小君仰起姣美的粉脸,噘起红润的香唇,长长的睫毛下,双眼微微闭合,只露出丝暧昧的缝隙,这销魂的姿势宛如情人间的索吻。我的心狠狠揪了下,幸好是大庭广众之下,否则,我定会吻下去。

  没有否则,我拿起纸巾轻轻地擦拭小君的脸上的油渍,指间不经意划过她的肌肤,进而触到了饱满的红唇。我注意到,小君轻轻颤抖了下,双灵动的大眼睛蓦然睁开,在我脸上转了两圈又半眯了起来。看得我神魂颠倒,热血狂流,手指竟舍不得从小君的唇边移开。

  “啊,这么亲热呀?”

  道如黄鹳般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把我吓了大跳,我回头看,天啊,这不是戴辛妮吗?

  “戴秘书,你好,坐,你请坐。”

  惊喜多过尴尬,没想到戴辛妮会突然出现,我赶紧站起来,并情招呼戴辛妮坐下,她改早上的冷漠,满脸春风,笑颜甜美,我注意到,戴辛妮下班后刻意地打扮了番,粉蓝色的百折裙下露出了修长的大腿,深色的柔纱上衣盘花封领,系着条丝带。看似保守,不过衣料贴身合体,衬托出高高耸起的胸部,||乳|罩的轮廓隐约显露了出来。

  我想我再不深呼吸,鼻血就会流出来了。

  “和几个朋友来吃饭,碰巧看见你。”

  戴辛妮妩媚优雅,盈盈坐下,双美目却紧紧盯着小君,小君的眼珠也在戴辛妮身上乱转。

  “小君,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戴秘书,哥哥的同事。”

  “我叫戴辛妮,叫我辛妮姐就好。”

  戴辛妮落落大方,向小君微笑示意:“刚好,我朋友没有来,那那我就不客气了,哇!这么多菜,还有红酒,看来我今天有口福了。”

  “这位就是我表妹小君”

  我话音未落,小君突然抢先说:“姐夫,你夹菜给辛妮姐呀!”

  “姐夫?”

  我大吃惊,我怎么成为小君的姐夫了?

  茫然间,我看向戴辛妮,她脸色大变,满脸的春风瞬间变成腊月寒霜,凌厉的眼神中透射出无比的怨恨。

  “辛妮,我是她哥,不是姐夫。”

  我急忙解释,可惜,戴辛妮猛地站起,冷冷地对我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朋友来了,你慢慢吃,最好吃死你。”

  说完,扭头甩发,大步离开,只留下沁人心扉的幽香。

  “人走了,还看什么看?”

  小君撇了撇嘴。

  “小君,你乱说什吗?”

  我气得七窍生烟。

  “哥,看你,真没骨气,人家都把你甩了,你还对人家念念不忘做什么?没见过美女呀?哼,也没有很漂亮嘛,我就是要气气这个女人,让她知道你早有老婆,让她知道是你甩了她,不是她甩了你。”

  小君副打抱不平的样子。

  “我被她甩了?”

  我愠怒地看着小君。

  “哥,你瞒不了我,你在书签上报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戴辛妮三个字,你在字条里说给女人甩了,如果我没猜错,甩你的女人定就是戴辛妮,那些女人的内衣裤肯定就是戴辛妮的,哥,你就别想她了,哼,你看看她身上的衣服多透明,她定很风马蚤,定不是好女人。”

  小君滔滔不绝地数落着戴辛妮。

  我傻眼了,这才想起早上给小君的留言字条里的谎言,呜呼,真没想到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小君笨拙地为我倒满了大杯红酒:“哥,你发什么呆呀?我保证帮你介绍个比戴辛妮漂亮十倍的同学,来,我陪哥喝杯。”

  “喝杯怎么行?至少喝十杯。”

  我苦笑,虽然酒量很差,但我还是口喝下大杯的红酒,混沌的脑子在思考着如何跟戴辛妮解释。

  小君继续唠叨,又为我斟满了大杯:“哥,你喝慢点,失恋怕什么?我同学叫小胖”

  “小胖?”

  我嘴里的红酒差点喷了出来,瞪了眼笑嘻嘻的小君,我恨声道:“就算哥失恋了,也不能用个胖子来补缺吧?哥宁缺勿滥。”

  “小胖,那是我同学的外号,她可不是身体胖,而是,而是有些地方很胖。”

  小君突然咯咯娇笑,笑得很动人。

  “哦,什么地方胖?”

  我心中动,顿时双眼发直,凭我的好色,已猜到了七八分。

  小君娇嗔:“哼,我不说你也知道。”

  “你不说我哪知道?”

  “旺,刚才你老盯着那个女人的胸部,色眯眯的,我就知道你喜欢大胸脯的女人”

  话还没说完,小君就脸红红地伸了伸小舌头,她点都不矜持。

  我哈哈大笑,扫郁闷的心情,愉快地给小君夹了片鱼唇:“知我者,小君也,看来,哥要好好疼你。”

  “我看中了条裙子。”

  小君两眼翻天。

  我又给小君倒了碗鸡汤:“等会就去买。”

  小君笑嘻嘻地问:“我钱包里有小胖的照片喔,想不想看?”

  “想。”

  我秒钟内连点了十次头。

  “我让你瞧瞧什么叫美女。”

  小君神秘地拉开手提袋,拿出了只精致的小钱包。

  这时,餐厅里突然阵马蚤动,客人们纷纷张望,我随着大家的目光看去,只见位风情万种的绝色美女款款走出餐厅的包厢,我不禁发出声感慨:“这才是真正的美女。”

  听我这么说,小君也扭头看去,只看了眼,她就点头附和:“是很漂亮。”

  不过,她又补充了句:“美女旁边那位才是真的胖子。”

  这美女不是别人,正是葛玲玲,那胖子当然就是杜大维。早上在办公室里,这两人还形同仇人,才半天的工夫,两人又和好如初,亲昵甜蜜,我心中番感慨。

  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眼荡横波,腰纤杨柳,葛玲玲的风采令餐厅里的人都屏住呼吸。我抿了小口红酒,眼神也集中在这位物尽天华的尤物身上,我本以为这对“绝配”将会骄傲地离去,没想到他们竟然朝我走来。

  “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

  杜大维很有礼貌地伸手和我握了下。

  “是啊,真巧,杜经理杜夫人请坐,我今天才算正式成为投资部的人,以后还请杜经理多多关照。”

  我忙站起来招呼杜大维。

  满脸红光的杜大维嘴上还飘着酒气,他摆了摆手,道:“中翰你别客气了,我们已经吃过了。”

  “那喝杯红酒。”

  我热情地拉着杜大维胳膊,只用眼角的余光注视他身旁的葛玲玲。

  杜大维似乎只想跟我打个招呼而已,并不想落座,握手后就想离开,但不知为何,他瞄了眼小君后,居然兴奋的点点头:“也好也好,我正想跟你聊聊。”

  我又赶紧招呼葛玲玲:“嫂子,你也请坐。”

  “喊我玲玲就好,嫂子嫂子的显老。”

  葛玲玲轻瞟了我眼,娇笑中秋波如烟,那动人的风情与早上凶悍霸道的形象有天壤之别,也许喝了不少酒,她神态妩媚,脸色潮红,美得足以傲视天下。

  “呃,好的好的。”

  说实话,我还真不敢称呼她玲玲。

  “噫,中翰,这位是?”

  杜大维虽说想和我聊聊,但他的眼睛却直注意小君。

  “杜经理好,我姐夫刚才还说起你。”

  小君居然又抢话了,既然她表明了身份,我也不好解释了,只是暗中踢了她脚。

  “你是中翰的小姨?呵呵,幸会幸会,你姐夫说我什么啦?”

  杜大维身体胖,眼睛却小得可怜,偏偏他的眉毛又稀疏,笑起来,不仔细看,真分不出眼睛和眉毛。

  我从杜大维眼中看到了猥亵的滛光,心中愤怒,恨不得拳把他的鼻子砸个稀巴烂。

  “我姐夫说你:好有福气哟,身边有位美如天仙的姐姐。”

  小君以前喜欢和我顶嘴惯了,练就了张能说擅道的嘴皮子,可我没想到,小君哄人的功夫如此到家,何况她年纪小,给人童言无忌的感觉,说出来的话,人人都当真,两句平淡无奇的赞美脱口,杜大维和葛玲玲顿时大乐。

  “玲玲姐好,我叫小君,你这条裙子好好看。”

  小君定是发出由衷地赞美,她的眼珠直在葛玲玲身上打转,看得出来她很欣赏葛玲玲的穿着打扮。

  “小君的嘴真甜,你也好漂亮,你看你的头发多柔多亮,有没有用过热油护发?”

  葛玲玲的秀发依然随意地盘着,我有注意到,她夹盘秀发的夹子经常变换,在不同的场合会用不同的夹子,甚至不同的天气,夹子也有各不同。能将夹子配合着心情场合时令,这巧思匠心绝对令人折服,但这细微的变化除了我,又有谁注意?

  我露出了别人难以察觉的笑容,由夹子的变化可以推论,葛玲玲这位大美人定很细心,细心的人感情定很细腻。

  如果说夹子的美很多人看不出端倪的话,那么她的黑色细肩带洋装就强烈地赢得了所有人的惊艳。两条细细的黑色肩带挂在她圆削藕白的小肩上,虽是字平领,但由于领口很低,所以还是能清楚地看见两道立体丰满的圆弧,而修身的腰线更是把葛玲玲的完美形身材表露无遗。

  裙子的长度也很适中,既不长也不短。在餐厅里,过短的裙子会有失身份,过长的裙子又失去性感,葛玲玲就很能把握最理想的长度。更重要的是,穿这种细肩带洋装的女人,胸部必须要挺,才能撑起裙子;穿||乳|罩又破坏美观,所以穿这种细肩带洋装时,女人般不穿内衣。

  我肯定葛玲玲没有穿内衣,她是不是也没穿内裤呢?我龌龉地想。

  “我从来没用过热油护发。”

  “不热油护发就这么亮?姐姐好羡慕喔,这么好的头发小君定要好好保养。”

  “保养?怎么保养?玲玲姐快告诉我。”

  “介绍你用几种精华液”

  两个大小美女不但没有相互排斥,还聊得非常投机,把我们晾在边,我和杜大维相视笑,也干脆边喝酒,边敞开话题聊了起来,言谈中,我知道杜大维又为公司赚了大笔钱,他收获的佣金高得惊人。

  杜大维还偷偷地告诉我,他为葛玲玲买了条钻石手链,我凝神向葛玲玲的手腕看过去,果然葛玲玲的纤纤玉手上挂着条精美的手链,手链在柔和的灯光下,依然闪出耀眼的白光。难怪不得葛玲玲的心情突然变好,我暗暗叹息:要想得到美丽的女人,就必须要有钱;要想美丽的女人开心,就必须要有很多很多的钱,至少像杜大维样有钱。

  虽然我讨厌杜大维,憎恶他看小君的眼神,但我还是佩服他赚钱的本事。

  “杜经理,杜大哥,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

  我努力做出很虔敬的样子,恭敬地为杜大维倒了大杯红酒。

  “别客气,用心做,你也能赚大钱的,上次你就差点赚到大钱,我看了你的交易记录,真替你可惜,那天我都叮嘱过你,亏损了也不要你负责,可是你依然缩手缩脚,如果那天你大胆点,心狠点,那你的佣金至少有七位数。”

  杜大维拍了拍我的肩膀,眼神流露无比的遗憾。

  我更是后悔莫及,如果我有了七位数的佣金,小君的裙子鞋子袋子

  切切都不成问题。

  “小君呀,市有很多好吃地方,你要多玩几天,有时间我带你到处走走。”

  两个大小美女已如胶似漆,葛玲玲似乎很喜欢小君,她边聊天,边抚摸着小君的秀发,亲昵的神态宛如对丽质天生的好姐妹。

  “真是太好了,我在这里又不认识其他人,我姐夫又不带我去玩。”

  小君有点兴奋,差点就说漏了嘴。

  “小君个人待在家里确实够孤单的,你姐姐呢?她为何没来?小君那么漂亮,你姐姐定很漂亮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