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始皇年间的传说(1/2)

加入书签

  感谢地域霸主兄弟的豪赏,还有洪七公22兄弟的一直支持,让我这个扑街很是感动!

  张记酒楼在胶镇也开了五六年,生意直要死不活的,每月勉强维持,如今各地百姓日子都不好过,能赚钱糊口,他也挺满足。

  自从前几天传出醉仙楼转让的事,何奇开始没太过在意,毕竟胶镇就这情况,换任何人来,恐怕都没办法起死回生。

  可今天伙计从外面带回来张醉仙楼叫什么“外卖单”的,让他意外,拿着菜单翻来覆去查看,菜名都是他从没听过的。

  最为关键的价格,那个什么“盖浇饭”简直便宜的丧心病狂,三个铜钱连饭到菜,他妈还送菜上门。

  何奇小舅子王健平时就在店里帮忙,外卖单就是他拿回来的,见姐夫铁青着脸,试探问道:“姐夫,对我们酒楼有影响吗?”

  “有影响吗?有大影响”

  何奇甩着手里的菜单,怒道:“胶镇三四家酒楼,从没有过如此低廉的价格,醉仙楼这么搞下去,咱们恐怕要不了多久,都要倒闭,你说有没有影响?”

  望着手里的菜单,何奇很不解,一盘菜分量那么多,人工,店租都要银子,这醉仙楼菜价订的这么低,难道真有傻子赔本赚吆喝?

  “那怎么办啊?”

  何奇皱眉道:“是谁接下醉仙楼查清楚了吗?”

  难道是外地土财主,宁愿赔本一段时间,以此来挤垮镇内其他酒楼?这是何奇最为担心的。

  “姐夫,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接下醉仙楼的居然是伙乞丐。”说起此时,王建就觉得可笑,这年头啥稀奇事都有,一百岁不死,都能听到奇闻。

  “乞丐?开什么玩笑,这手笔是乞丐能做出来,能想出来的?”

  何奇怒道:“亏你还经常自夸包打听,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王健委屈道:“是真的,我找以前醉仙楼伙计小四打听的,他说是个小乞丐。”

  何奇正要呵斥,忽然想起件事,急忙问道:“是不是丐门的?”

  王建摇头道:“不清楚,小四只说以前很多人去谈过醉仙楼,被张展开的价格吓跑了,这次也不知道小乞丐说了什么,张展那老家伙居然四十块就盘出来了。”

  “那就是了”

  何奇颓废的垂下手臂,嘴里嘀咕着。

  “何老板”

  王建正要询问,被门外进来的人打断。

  “李掌柜,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小店啊。”何奇笑着起身迎了过去。

  来人也在镇里开酒楼,镇南边兴旺酒楼老板谭宏,五十多岁,挺着肥胖的身躯走了过去,摇头苦笑道:“我是有事找何老板商讨啊。”

  何奇将他请进包厢,吩咐王建上茶,坐下后问道:“老哥有何事?”

  谭宏从怀里掏出章纸递给何奇,道:“何老板,你应该听说了吧,张展的醉仙楼换人了,这就是那个新掌柜做的好事。”

  何奇没接,描了一眼,将自己手里的外卖单放到桌上,笑道:“我已经知道了,这不正在为此事愁呢。”

  “哼,那个新掌柜简直就是胡闹,你看看,你好好看看,菜价有这么订的吗?”

  谭宏越说越气“这是在破坏市场,以本伤人,胶镇酒楼生意本来就不景气,大家都是在咬牙硬撑着,这下倒好,他如此做法,简直是不给咱们活路啊。”

  “唉,谁说不是呢”

  何奇摇头道:“可我们有什么办法?”

  “我的意思是,咱们去联合其他两家酒楼,一起去醉仙楼施压,让他停止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做法。”

  “也不一定就是不利己。”何奇道。

  谭宏不屑道:“那么低的价格,你觉得有能钱赚?”

  “老哥,你可看清楚了,那什么盖浇饭你我都不清楚是什么,有可能成本低有很难说,否则他店面还是从老张手里租的,长期下去有几个人能亏的起。”

  “绝不可能,咱们都是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