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程弓给震慑住,刚才直接冲上来,程弓绝对没有yi点还手之力。

  所以在别人眼中,废掉凌达c司空恒两位龙卫大统领后程弓右手持刀,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无比威风c霸道c嚣张的凝视着凌达跟司空恒,完全是摆酷的做法。但只有程弓自己知道,他正在全力镇压着体内被凌达c司空恒两大统领震得混乱的力量。

  程弓现在虽然只是超凡期第七层,但力量却跟yi般超凡期巅峰yi样,都拥有百象之里。他的身体也丝毫不差,神念更是达到脱俗期第五层,以隐灵刀施展百年沧桑这等神奇刀法,程弓现在遇到超凡期巅峰存在,绝对可以轻易击杀。而今天他更是出其不意,直接废掉凌达跟司空恒,强势出击,震撼所有人。

  现在人在机场,yi会就要登机,出来这么多天,终于要回去了,今天应该还是两更。明天回家稍微缓冲yi下,月底胜己会进行爆发。兄弟姐妹们,人在外边奔波忙碌,你们的月票就是胜己最大的安慰,求订阅c求月票!!!

  第两百六十六章 天价赔偿

  请看电影网开播了! dshubayi2cyi 无高清播放!请大家相互转告!但周围还有其他yi些龙卫跟禁卫军的人,稍微愣神之后,他们已经全部取出武器,眼中带着杀气就准备围上程弓。"混 混小 说 网" hunhun 无/弹窗广/告 全文字tt下载

  “干什么c干什么,操,给你们脸了。”此时,胖子眼睛yi瞪很有威势的看向他们:“你们以为你们比这两个大统领还厉害吗,在大少手yi招你们就全部要废,你们想死啊。妈的,知不知道大少是谁,程老国公的孙子c统领过十万大军剿匪c十万大军围过罗浮剑派c剿灭过血衣楼c文曲星下凡新科状元郎c连风云剑宗来找茬都铩羽而归c陛下亲封的朝廷重臣。你们现在是要做什么,不想活了就动yi下试试,到时候不只是你们自己,连你们家人跟家族都要受到株连,什么狗屁玩意,你们难道真的将自己当成这个破地方的看门狗了,你们是龙卫,是禁卫军。”

  “真的,连我都替你们感觉到臊得慌,你看这里多少人看着呢,先不说你们上来也只是来送死,就算你们能现在杀了我跟程大少,那你们认为这比诛九族会好多少,程老爷子要是不灭了你们我跟你们姓。yi个个脑袋都装的是大便啊,做事情不用用脑袋,看到这几个家伙没有,这就是做事不用脑袋的后果。”

  听着胖子在那胡扯,程弓心中暗自在笑,胖子还是非常聪明的。不用说任何话,看程弓在那摆姿势没动,就知道他是受了伤不能动,所以在那些禁卫军跟龙卫反应过来要动手的时候,他直接开始胡扯起来。

  别说,他这yi招还真管用了,因为前面程弓yi巴掌扇飞程岚,yi招废掉凌达c司空恒两大龙卫大统领实在太过于震撼,他们根本没想到此刻程弓体内力量翻腾,根本没有再次出手的力量。毕竟要废掉两大超凡期巅峰难度跟杀掉他们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要杀掉他们,程弓受伤绝对不会这么严重。

  这也就是程弓身体够强,换了yi般人,刚才就直接倒下了。正因为程弓刚才做的事情太过震撼,众人心中都还惊惧未消,胖子这yi骂cyi喝,还真将他们唬住了。随后胖子就是胡扯,想到哪说哪,总之就是威胁c恐吓c骂人。

  这种时候。谁也没想到胖子是为程弓争取时间,胖子很轻松的就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先是骂龙卫c禁卫军,随后就是骂程岚。程岚本来已经万念俱灰了,被他骂得气血上涌,更是接连吐出几口血去。"混 混小 说 网" hunhun 无/弹窗广/告 全文字tt下载

  周围人yi个个都看呆了,云歌城四大害果然都非同yi般,这胖子骂人损人的本领也真不是yi般的厉害。

  “好了,你跟他们讲这些大道理他们能听懂才行啊。”终于,yi直酷酷的持刀站在那里的程弓收起隐灵刀。转头跟胖子说了yi句。

  大道理

  道理

  周围的人听了都有yi种无语之感,而那些龙卫c禁卫军都快要哭了,胖子刚才那又吼又叫又骂也叫大道理,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

  “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武亲王,过些天我会来收钱,让他准备好了。另外你跟他说yi句。这约斗的事情从年前就已经说好了,他也拖的够久了,要是不敢比就明说,我也不会强人所难,怎么说他也是亲王,这个面子我还是会给他的。”程弓不管周围人如何想,他已经迈步向外走去,人离开话音却响起。

  “早就听说武亲王上次在宴会上跟程弓约好了比斗,没想到竟然是武亲王yi直拖着。”

  “怪不得yi直没比呢,竟然是武亲王yi直避着。真没想到。”

  “不会吧,武亲王怎么会怕了程弓呢。”

  “这就不好说了,你看程弓这都公开将话挑明了,这明显是在逼武亲王比试呢,看来内情不像我们想想的那么简单啊。”

  武亲王大宴上跟程弓提出约斗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当时知道的人很多,随后自然早已经在云歌城传开。过年期间,有不少人都在打听。为什么武亲王跟程弓的约斗还没开始,这件事情也yi直都被人们所猜测着。如今程弓这话yi出,顿时引来众人的无数猜想。

  人的想象力永远是无穷的。程弓看似无意的yi句话,却引来随后各种猜想。

  “你扑”程岚此刻手刚刚能抬起来yi点,想指着离去的程弓说他无耻,但却没等说出来已经又是yi口血喷了出来。

  无耻啊,简直太无耻了,这件事情程岚最是清楚了,因为武亲王前前后后多次派人去程家找程弓谈这件事情,但都被程家的人拦住,最后程老爷子干脆出面将去的人踹了出来,这才没人敢去程家提这件事情。

  现在倒好,程弓yi句话就将事情翻转过来,就没见过这么无耻,这么可恶的人。

  再yi听到周围人的议论,程岚更是冒火。

  此时,程弓带着胖子已经走出御丹堂直接走向对面街上的丹神府,他们走过来周围围得满满的人自动让出yi条道来,当走过中间那yi行字的时候程弓转身回头看了yi眼,抬手凌空比划了几下。

  百象之力的强力,直接隔空凝字。

  “程弓我饶不了你扑”远处,刚刚被人搀扶起来恢复yi点活动能力的程岚,看到了程弓隔空写的两个字直接怒喝yi声,再次yi口血喷出,人直接晕死过去。

  世上谁人敢称神,我。

  徒留笑柄满乾坤,你。

  “只是加了两个字,意思却完全变了。”

  “嚣张,太嚣张了,果然不愧是程大少。”

  “这下御丹堂的脸可丢大了,程大少可是文曲星下凡,跟他玩文字,简直找死呢。”

  程弓加了个我,加了个你,直接将程岚气得吐血晕死过去,程弓则看都没看直接进入丹神府。

  “哈哈,爽死我了,我靠,就比欺负色鬼的爽感差那么yi点点,但也绝对是高嘲迭起,让人兴奋不已。大少,难道你真打算立刻跟武亲王比斗,要不要我通知色鬼他们回来?”胖子yi进丹神府就无比开心的大笑,但随后想到约斗的事情立刻正容认真的看向程弓。

  “这个不急。”程弓淡淡笑道:“我只是先扣yi个大帽子给他们,将屎盆子扣在他们头上,至于具体约斗时间我们决定。这样,你让色鬼立刻联系程斩他们,让他们从原始魔宗尽快赶回来。”

  胖子yi听程弓要将程斩他们调回来,眼前不由得yi亮,看来大少是要有大动作啊。

  武亲王府,早已经恢复当时的情况,事实上出事之后皇帝曾经提过将yi座行宫暂时给他使用,但被武亲王拒绝了。既然他选择了这里作为武亲王府,如果出点事情他就离开,那成了什么。

  武亲王府大殿之内,原本寒冬已经过去,春风拂面,但这里却是冰冷异常,所有在大殿之中的人背后都冒着凉气。

  此时武亲王的重要手下都在,在武亲王身旁站着的就是他的金师兄,左下手站着血衣老祖c苏烈,右下手也站着yi男yi女两老者,男的yi身金色衣服,就连头发c眉毛跟皮肤的颜色都是金色的,女的则是yi身银色衣着,头发c眉毛c皮肤也都是银色的。

  而在大厅中央,程岚被两人搀扶着站立在那里。

  三亿六千万两黄金,这是现在统计出来的赔偿金额,如果随后丹神府出售的药物价格再降低yi些,那这个赔偿金额很有可能会达到四个亿。

  足足接近四亿两黄金啊,就算是武亲王是真正的富可敌国,甚至比国家还富有,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也直发晕。

  “本王将御丹堂交给你,还让凌达c司空恒两大龙卫大统领协助你,结果你竟然搞成这样。难道你就不回用脑袋考虑问题吗?程弓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吗?签字之前难道你就没想想,你长脑袋是干什么的,难道就是为了吃饭的吗,你就不会用用脑袋想想别的。”看着程岚,武亲王都已经快气炸了,赔钱是yi方面,更重要的是现在御丹堂的生意yi落千丈,之前经营起来的局面yi下子就全部毁掉。

  这还只是yi方面,之所以武亲王如今如此愤怒,更重要的原因是这程岚竟然在程弓将不敢约斗这个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时,竟然没有yi点反驳。现在云歌城内在某些人有意推波助澜之下,已经传疯了。

  有比这个价格高的双倍补偿差价,这是你当初定下来的,当时那种情况他买东西我不卖的话,那御丹堂还怎么做生意。程岚的心中不断反驳者武亲王的话,但嘴上却不敢多说话,只能憋着yi口气在那忍受着。

  武亲王也是真的发怒了,他怒的不只是损失这四亿两黄金,他怒的是程岚的无用,怒的是程弓的接二连三的算计自己。尤其是约斗这件事情,现在他竟然好意思当众说是自己不敢出声,亏他好意思说出来。但现在自己再怎么说已经没用了,毕竟这东西无凭无据,公说公有理c婆说婆有理,他这就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能让武亲王如此失态,也只有程弓,但武亲王毕竟是武亲王,很快就已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身体气得微微起伏之后缓缓长出yi口气。再看被人搀扶的程岚脸肿的比馒头还高,失魂落魄的样子,他也就没了训他的心思。

  “送他到里边,让御丹堂其他负责人立刻清理账目。”武亲王说着摆了摆手,让人带着程岚离开,随后又目光扫向在场的几个人。

  第两百六十七章 肆无忌惮

  请看电影网开播了! dshubayi2cyi 无高清播放!请大家相互转告!血衣老祖跟苏烈得到自己药物帮助,如今力量均有提升,尤其是血衣老祖已经超过yi半巅峰脱俗期存在,已经很接近半步神仙的境界。跟我读h-u-n混*h-u-n混*小yi说yi网 请牢记苏烈也已经是脱俗期巅峰,至于这yi金yi银两人,则是六十几年前名动天下的金银双煞。这夫妻俩因为修炼的功法原因,连身体的颜色都跟着改变,原本他们就是天下最出名的杀手。

  他们虽然只有两人,没像血衣老祖搞出个万金血衣楼来,但名头却比血衣老祖还大。金煞,银煞号称无所不杀,几十年前据说他们接下了刺杀蓝云帝国皇帝的任务,随后就消失。这金煞c银煞则正是皇帝派给武亲王的帮手。

  “程弓这个混蛋就会搞这yi手,如今竟然耍无赖耍到了王爷这里来了,王爷,我们现在也是时候动手对付程弓c对付程家了。什么三亿两黄金,他做梦去吧,我们直接灭掉他,让他yi个字也得不到。”看到武亲王看向他们,血衣老祖立刻抱拳请命。口中说着程弓的无耻,心中更是在痛骂,因为跟那洞府相比,三亿两黄金算什么。

  这件事情血衣老祖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包括武亲王在内,因为他yi直期待有yi天能再次夺回那个洞府。只要能灭掉程家,那个洞府依旧是属于自己的。

  “你懂什么,王爷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贪生怕死之辈在这里多嘴。”冰冷c声音像是从机械的口中传出来yi般,说话的正是金煞。因为修炼的功法原因,就连说法都像是金属发出声音的感觉yi般,但以开口却直接针对血衣老祖,在他的眼中更是充满了不屑。

  同为杀手界中人,血衣老祖之前遇到事情就跑,以保命为主c贪生怕死的性格让金煞c银煞非常鄙视。加上前段时间他力量在武亲王帮助下意外有所突破,武亲王稍微提了yi下除了金师兄之外。其他人要以血衣老祖为首的意思,这yi下更是让金煞c银煞甚至苏烈怒了。在他们看来,血衣老祖算什么东西,贪生怕死,有事情的时候跑的比谁都快,他凭什么。

  即便他力量有所突破,半步神仙地步,比正常脱俗期巅峰强了两倍不止,但金煞银煞联手。加上那yi往无前不死不休的战法,血衣老祖都只能避其锋芒。事实上,在武亲王流露出这个意思第二天,金煞银煞就找过血衣老祖,其实力量方面就算yi对二,已经半步神仙的血衣老祖也不惧金煞银煞,但最后金煞银煞施展同归于尽之法的时候血衣老祖退缩了,最终只是个平局。

  而这次事情显然瞒不了武亲王,武亲王也从此没再提这件事情,也因为如此。他们之间虽然接触时间不长,却已经有很深的仇。

  “人不人c铁不铁,你以为你是金色的你就能当黄金用了,妈的,迟早有yi天老祖我要将你拆皮八骨,看看你骨头是不是真可以当金子来用。”血衣老祖气愤不已。自己积蓄了百年,终于在经历了连番挫折之后借助武亲王药物帮助有所突破,达到了半步神仙的地步。寻常三四个脱俗期巅峰都不是自己对手,但没想到却碰到了两个杀手界的怪胎,而且yi直到自己办的万金血衣楼跟自己的事情后,就死活针对自己。

  “这程弓是在耍无赖,但王爷什么身份,什么地位,那程弓可以不要脸,胡乱来。但王爷说出去的话岂是三个亿黄金的事情。虽然这件事情是程岚那个废物办事不利,但别人看的却是王爷,所以我认为这个钱必须给他。而且还要让天下人都知道,钱是小事,对付程弓跟程家对王爷来说也是小事。王爷的名声c威望才是大事。”苏烈没直接针对血衣老祖,但却也否定了他。苏烈毕竟是做过云丹宗宗主的人,自从彻底认清楚情况之后。他就摆正姿态。看武亲王手下虽然高手如云,但却缺少能帮武亲王出谋划策之人。

  否则。怎么会轮到让程岚那种接连被程弓踩在脚下的过气四大才子去管御丹堂,所以苏烈开始在这方面下工夫。但对血衣老祖他也很不爽。原因无他,自己因为有魔核的原因提升速度快,但这老东西竟然在上次之后意外有所突破,达到半步神仙后还想骑在自己头上,平时还想指挥自己办事,简直不知自己姓什么了。

  苏烈没像金煞c银煞找血衣老祖拼命干了yi场,但却也找机会挤压他,每每让血衣老祖很是不爽。

  就如此刻,苏烈说完后武亲王微微点头,轻声叹道:“这程弓也是看准这yi点,而且他要是真有那种丹方c药方,能将价格降到那种程度,正常竞争也已经没希望了。我让人统计御丹堂的账目,就是想看看过几天他们推出的药物是否真那么神奇,如果是真的话,那御丹堂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呵”说到此,武亲王很是不甘又很是无奈的苦笑道:“如果是那样的话,这次这yi仗他赢了。”

  杀了他不就得了,那用废那么多事情,你不方便动手但我们可以啊。你不愿意损伤名望,我们不在乎啊,金煞银煞这两个家伙虽然讨厌,但刺杀技巧绝对巅峰,yi自己如今半步神仙的力量,只要武亲王让自己同龄他手下这些力量,带着这四大脱俗期高手,加上众多超凡期存在,绝对可以横扫程家。

  听到武亲王感叹,血衣老祖心中如是想着,但这件事情此刻他却没敢在说。妈的,金煞c银煞这两个家伙死活看不上自己,苏烈这个阴险的家伙又总挖坑,这让成为半步神仙的血衣老祖很是郁闷。自己可是半步神仙啊,他们竟然敢这样对自己,早晚有yi天自己要彻底收拾他们。

  “算了,这件事情不用你们去管了。”武亲王仅仅是微微感叹yi声,随后已经恢复平时的从容跟自信道:“既然他说出这个约斗,那也正合本王的心意,就算他真的有那丹方跟药方,就算御丹堂真的让他吞了,本王也要让他付出十倍的代价。约斗是吧,苏烈,你现在立刻传本王的话,他不是每次都很喜欢将事情闹大,不是每次都喜欢让云歌城的人知道他的事情吗,你现在就去下战书,十日之后本王要与他在望春亭完成当日之约斗。”

  “是,我这就去办。”苏烈答应yi声,冲着金煞c银煞友善的点头,随后转身直接离去。

  而武亲王随后也离开,最郁闷的就要属血衣老祖了,他的提议甚至金煞说那种话武亲王都没出声,这让他感觉很是不爽。

  “怂人,怂货。”金煞银煞夫妻俩嚣张的看了血衣老祖yi眼,随后yi人说了yi句,转身离开。

  咔嚓c咔嚓

  血衣老祖站立的地方,地面纷纷碎裂,血衣老祖恨不得上前直接将这两个家伙灭杀掉。但这两个家伙非yi般脱俗期巅峰可比,自己没突破之前,连他们yi人都对付不了,现在虽然比他们强,但他们有yi招拼命的招式,血衣老祖可不会真的意气用事跟他们拼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