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收编的收编”

  程弓很随意的说着,但这话落到周逸凡武亲王跟鲲鹏太子三人耳中无异于次毁灭性的大爆炸

  程弓不去管他们怎么想,目光缓缓看向司空沙等人:“现在轮到你们了,天婴存在就很牛逼吗?这话我之前就跟妖族也跟你们的少主们说过,可惜他们不当回事今日并非是要放过你们,只是杀你们没什么意思,回去告诉你们背后的势力,要打要和我程弓接着,世俗战斗已经取得胜利,不服气咱们就来场修真界大战”

  “别说本大少没给你们机会,不论是以寻仇为名争夺利益为实,还是直接撕破脸就要弄死我程弓的,三年后丹城内我程弓将开宗立派,到时候欢迎大家有仇报仇,有事说事,找死或者想弄死我的都过来,到时候次性做个了结如果你们要是在这三年期间乱来的话,我程弓什么性子你们也是清楚的,你们疯本大少就比你们还疯,谁先乱动我就集中所有力量先灭掉谁,就像刚才那个要杀死我却被箭贯穿的家伙”

  “如果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的,也可以约时间地点,咱们提早清算下好了,本大少该说的话也都说完了,你们也不用在这儿再丢人现眼了,滚吧”堂堂的四大天婴存在,还有妖族七音琴宫婆罗多神庙年轻中最杰出的人杰,竟然被程弓像是骂孩子般直接挥手让他们滚

  而且还狂妄到极点,谁乱来就先灭掉谁,他以为他是谁呢?

  这些人背后的力量,最少也拥有几千年历史,强大的甚至拥有几万年,妖族更是从远古时期就传承到现在

  这要是换了平时,谁敢对天婴存在的太上长老如此说话,死百次都死了

  可此刻,这几位天婴存在的太上长老却没个敢说什么

  “就凭你,开宗立派,简直可笑今日你又赢了,程弓,世俗战争你也赢了!我鲲鹏太子从此不会再去理会世俗战争跟别的事情,但我定会亲手杀了你百日之后,我要跟你在南荒之上决生死”鲲鹏太子此刻已经不去看周逸凡武亲王他们,原本他就从来没瞧得起这些人,如今见他们的样子更加鄙视

  开宗立派还敢跟妖族作对,简直不知道死活但鲲鹏太子不会让他成为自己的个阴影,他要亲手将程弓击杀,如果连这点胆气魄力都没有,如何纵横九州大地如何到灵山发展

  “你舍得死,本大少就舍得埋”程弓也并没再多说什么,双龙城南荒世俗战斗自己渡劫乾坤丹宗天宝鼠以及最后站,跟这鲲鹏太子也没少打交道了但这样都不能动摇他的决心跟战意,这种人再说些其他话语对他也没什么影响

  鲲鹏太子不像当初的周逸凡武亲王他们,所以程弓连多余的废话也懒得说

  “走!”鲲鹏太子也没多废话,瞬间飞向远处,蛟龙皇跟狮皇略微犹豫了下,小心戒备的留意弯弓站立在白鹤之上的天狐程宇阳,全速离开

  看鲲鹏太子跟程弓约战,鲲鹏太子带着人直接离开程宇阳并没继续动手,澹台灵智跟司空沙等人也都松了口气

  秦无垠死了,七音琴宫太上长老何来被杀,连西周行省都被占领了,周逸凡站在那里突然有种茫然不知该去何处的感觉

  司空沙找机会也早已经快速离开,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看了眼火凤魔龙,看到刚才也被自己伤到些的火凤魔龙竟然完全恢复,他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全速离开

  第六百二十五章疯了

  第六百二十五章疯了

  他离开后,阴威才小心的离开,生怕别人发现他般但他刚刚离开,程弓手指轻轻弹,三痢的元晶已经飞到柳月手中,同时程弓将段跟原始魔宗有关的魔经传给柳月短时间内倒是不能让柳月力量立刻暴涨,但有这元晶跟这魔经,柳月以前很多问题豁然开朗

  到了天婴境界,念开顿悟有的时候往往远比苦修更有效果,这足以让她的力量变得更强而且有了程弓暗中吩咐,阿古丹泉跟柳月随后也跟程弓告别离开,两人去的方向正是刚才阴威离去的方向

  败了,世俗战斗竟然也败了,周逸凡突然有种无比失落心灰意冷的感觉∞真界的战斗得失他并不算太在意,就算再怎么失败有危险,还能解释得过去,毕竟最终比的是彼此背后的力量,比的是那些巅峰存在,是门派是势力,说白了他们个人作用几乎忽视,至少在周逸凡看来是如此

  可世俗战斗不同,当时集中了众多世俗力量,自己也做了各种准备跟安排,怎么会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败退了呢♀种失败对他的打击超过任何次,因为这是对他最自负的头脑心智掌控能力彻彻底底的打击,是次真正的失败

  “如果再有机会,真想再跟你斗上斗,彻底的失败,但心中却依旧有不甘,程弓,如果我没有进入乾坤丹宗,就算有狂风马帮你训练出来的六支无敌队伍还有蛮族原始魔宗的帮助,你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容易胜利的”从听到世俗战斗彻底失败,程弓掌控了南瞻部洲,周逸凡就有些浑浑噩噩,终于在司空沙跟鲲鹏太子他们离开后,他猛的抬头,不甘心的看着程弓

  “是吗,可我也进入乾坤丹宗宝藏内了,不甘心,你有个毛不甘心的”

  “你进入了乾坤丹宗宝藏内,但外边还有天狐程宇阳暴熊程宇飞凶神白启元这些绝世名将,更有程老爷子这位大帅坐镇,自然能将你的意图彻底贯彻,但我这边却都是盘散沙,而且勾心斗角,完全不能将我的意图彻底观察”

  “看来你是真的输急了,你发没发现你自己现在就是个输光了的赌徒,却总是不甘心,认为如何如何会如何如何你没有了鲲鹏太子的战意跟勇气,甚至没有了当初那种担当跟气魄,输就是输说真的周逸凡,以前我还认为你算是个对手,因为你输得起,现在你连输都输不起了,你真的完了”

  看到周逸凡不甘心的还想说什么,程弓摆了摆手道:“滚吧,别再说那些没用的废话了,这种争辩并不能让你心里舒服多些,你开始将失败的责任推给他人,你说你不是输不起是什么你认为你控制的很好,那你计算过没有,蛮神教的那些战斗力在哪里,你又知不知道罗浮缴跟另外突然股冒出来死守云歌城的力量是谁,而我早将所有力量都转移到云歌城,你困守的双龙城只有空城你自认为掌控切,切都尽在你把握,但连这些都没能掌控,你又能掌控什么,你又能把握什么”

  “还有,你从最开始就没算过我爷爷在世俗战斗中的影响力吧,你难道没想象十几年前的情况,合那些只要收钱什么都肯做的海盗你想过没有,草原王庭虽然被妖族操控,但内部并不是没有其他声音的你知不知道正的血战每隔几年退休代,其他人都去哪里了你知道吗?你知不知道当你自以为占领个地方的时候,只要句话就会出现几百支队伍攻击,甚至在图腾帝国草原王庭内部又有多少人你都知道吗,包括你自认为掌控力最足的西周行尸在最关键的时候有多少人是我爷爷布置下的人,你知道吗?”

  没有大声喝骂,就像是随意说话般,但程弓的每句话都像座山压到周逸凡的胸口,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难看

  “扑”口血直接喷出,如程弓所说的切都是真的话,那就算自己亲自掌控这场战斗,也必输无疑

  城地得失他不怕,只要人活着,场战斗胜负输赢他也不怕

  就算南瞻部洲战斗输了,就算秦无垠死了,身为太尊的徒弟他回去之后也不会有太大事情

  但他心中最后那丝骄傲尊严自信却被程弓摆手叫他滚吧的动作,还有突然变得平实很严肃的话语,以及说的那些话彻底击溃

  掌控掌控别人,但恰恰自己的切却被别人所掌控

  周逸凡突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小丑,自己就像是个小丑

  “哈哈哈哈”周逸凡突然放声大笑,随后直接消失在远方,那笑声那状态,就像疯了般

  疯了吗?

  武亲王看着离开的周逸凡,心中阵阵难过,他跟周逸凡的志向还不同,周逸凡开始就想掌控世俗力量,而且对自己的智谋最是自负,这个对他比什么都重要但武亲王很早就接触了天魔宗,后来奇遇连连,加上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他的目标跟视野也变得大不同虽然此刻当初那个他根本瞧不起的程弓已经高高在上,已经站在了让他要仰望的高度,但他还没绝望

  但周逸凡彻底绝望了,就算不疯,以后恐怕也见不到他了

  此刻众人都已经离开,只有武亲王还没走,因为他还在等,等着那个他长这么大只见过面的母亲端木泪跟蛮神的战斗结果

  “以前感觉你有的时候做事太过嚣张,不按常理出牌,现在才发现也才知道你真正认真严肃的时候才是你真正冒坏水的时候”此时,天狐程宇阳的声音在程弓脑海中响起,只是声音变得极其虚弱起来

  “二叔,我这里有丹药跟元晶,你赶快恢复下”程弓听程宇阳的声音这么虚弱,忙要取出元晶跟丹药来

  “别动,你小子正常起来我就感觉太不正乘现在先别动,会我还要威慑下端木泪,只有让她这个级别的人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跟威慑力,才能产生最大的影响,才能帮你争取更多的时间,刚才你小子答应鲲鹏太子的挑战非常不错,这样至少又多争取了些时间”天狐程宇阳声音越发的虚弱,但却有种之前从来没有过的轻松之感,话语也突然多了起来

  “其实就算最坏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办法的,所以你跟爷爷你们放心,我还有个最后的办法,只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想用而已”程弓也很意外,因为天狐程宇阳现在状态没有了之前的压抑沉闷,反倒显得很轻松,难道是因为知道程家终于算是暂时站稳脚步了

  程弓也没去多想,对于程宇阳说他真正坏的时候是认真的时候,程弓也只能笑笑不去多说别人不知道,天狐程宇阳很清楚,程弓说的话里边七分真三分假,但在程家世俗战斗已经取得胜利的基础上,程弓在以种少有的认真话语说话的影响下,程弓那些掺杂在真话中的假话,也就都变成真话了

  那些话对别人来说最多只会惊叹或者想询问,但对于周逸凡来说,就是对他智谋的种羞辱,彻彻底底的羞辱♀也是彻底让周逸凡最后崩溃的东西,程弓没动手,就又解决了周逸凡这样个难缠的敌人,而这其中多少是假话天狐程宇阳最清楚,所以才说程弓认真的时候才是真正冒坏水的时候

  “哈哈!爽吧,上次你阴我把,这次就让你知道知道受重创的滋味,以为达到天婴第十层就能跟老子装了,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天空之中,突然传来小疯子开心得意的声音

  “轰!”随后空间炸响,两道人影瞬间冲下来,没有撕裂空间,但冲下来的速度快到周围空间都被强大气流冲开,就跟物体在水中快速前行,那些水被冲开般

  “你要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南疆毒教已经成为婆罗多神庙南瞻部洲分支,就凭你人你以为就能支撑得了个势力掌控州之地,简直不知死活”端木泪的身形出现在上方,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但身上却看不到任何伤势,到了这等境界就算身体碎裂也能瞬间修复,如果伤势都不能修复,那也就离死不远了

  端木泪冷冷的看着小疯子,没想到自己达到天婴第十层,竟然打不过个天婴第八层的家伙,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胎

  “南瞻部洲,我程家要定了”天狐程宇阳的声音再次响起,无比的坚定,而他手中的弓也缓缓拉开,天空之中道光芒投下下来,竟然是太阳光芒直接融入弓中

  在那弓缓缓拉开之时,天空之中仿佛出现个殿堂,这殿堂不断变大,不断变换,天空中的阳光则已经快要凝实了般的投入到这弓之中

  第六百二十六章十几年前的事

  第六百二十六章十几年前的事

  “天弓,是天弓,快走!”端木泪原本的不甘已经淡然无存,原本的教主风范也不再去顾及,抬手卷直接将武亲王跟澹台灵智卷入她的件法宝之中,瞬间直接耗费块指甲大小的元晶跟几十万纯元丹催动强行不顾受伤开辟空间之门,如果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没有坐标的情况下开辟空间之门虽然距离穿行比直接撕裂空间要远的多,但结果有的时候也很糟糕,因为不知道会出现在哪里,遭受到的虚空各种不稳定力量袭击,但此刻端木泪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离开724小时不间断更新纯手打小说

  “嘭!”就在端木泪空间之门合拢的瞬间,原本空中显现出来的个巨大无比的神殿瞬间消散,那凝聚的太阳之力也直接出现,弓箭恢复原样,但是天狐程宇阳的身体却直接向下倒去

  “二叔!”程弓大惊,步跨出已经在程宇阳倒下前将他抱赚抱住了程宇阳的瞬间,程弓身体猛的颤,天艾怎么会这样!

  此刻程弓神念瞬间查看程宇阳的情况,原本程弓只是以为程宇阳是脱力或者勉强支撑使用超出自己范围的力量,身体受损类的,因为程宇阳说他只能射箭的时候程弓就想到了这方面

  但他完全没想到的是,此刻在盔甲中的程宇阳生机几乎断绝,这种情况比之秦云儿的更加严重看似他还能支撑赚还有身体还能说话,但这切都不过是空壳子了,真的说起来他应该已经是个死人,只是此刻他的生命跟他手中的弓相连

  在这弓的强大力量支撑下,他暂时还活着

  秦云儿至少生命力还有部分在那小青蛇中没完全消散,程弓才能救活,但二叔现在的情况就跟死去多时的人,留下来的丝神念还在而已,就像是段影像般的感觉,除非能拥有死而复生的力量,否则不可能

  但就算传说中的仙人,也不可能让个真正死去的人复生

  “别废话,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在这里有些话不方便说,我也不能再使用神念跟你交流了,都传你有道器拥有独立空间,快进入那里”程宇阳的声音极其微弱,但却没有任何哀伤,语气中依旧带着之前从来没有过的轻松之感

  程弓心中沉,抬手直接带众人都进入了虚空阴阳鼎外鼎空间虽然最近段时间没再寻回虚空阴阳鼎外鼎碎片,但虚空阴阳鼎外鼎空间已经非常稳固,而且因为大量的元液存在,这里的元气之充足更超丹城

  进入后,程弓立刻让李逸风云无形风无影醉猫蛮捧李恒他们赶快疗伤,他们的伤势都不轻,刚才虽然也服用了丹药,但要想彻底好的话也不是时三刻

  如今虚空阴阳鼎外鼎空间巨大,而且程弓也会带别人进入,毕竟他拥有件道器拥有内部空间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有些东西不能让人知道,所以这里阵法也很多

  只有对极少数的存在,程弓不会隐瞒,像小疯子本来就知道或者血衣老祖跟肉肉这样的,否则就算程老爷子都不知道他真正拥有的是什么

  但此刻,程弓却带着程宇阳来到了虚空阴阳鼎内鼎旁边,九州第神器或许没办法让只剩下最后丝残念的人活下来复生,但程弓此刻却只能消尽量多维持下

  “轰!”程弓神念全速推动之下,虚空阴阳鼎内鼎快速运转,程弓现在对于虚空阴阳鼎内鼎已经有了相当了解,以前他用至阳真火的时候比较多,事实上虚空阴阳鼎内鼎之内奥秘无穷△为九州第神器,光是里边炼丹产生的特殊丹气就神妙无比,当然这种丹气般跟虚空阴阳鼎内鼎是体

  每个丹鼎之内都会有丹气,就跟人的本命元气相似,产生不容易,损失也有很大影响为炼丹之人,轻易不会动用丹气,那是损伤丹鼎之根基的事情

  但此刻程弓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而且他能感受得到,虚空阴阳鼎内鼎跟般丹鼎不同,虚空阴阳鼎内鼎的丹气分两部分,身为九州第神器自身就有种丹气,属于本命丹气存在还有部分,则是后来使用过的人炼丹产生的,这部分却非常之少,虚空阴阳鼎号称九州第神器,炼制出来是以镇压九州大地气运的宝贝,又藏有奥秘,之前虽然也曾经多次被人得到过,却很少有人真正明白这虚空阴阳鼎内外鼎的奥秘

  程弓引动的只是虚空阴阳鼎内鼎后天产生的丹气,但也非常困难,程弓不断以神念催动,催动到定程度,才能引出丝来,直接导入到了天狐程宇阳的体内

  让这丝丹气跟程宇阳的手中天弓起维持着程宇阳的存在,这只能延缓下,其实现在程宇阳只要撒开手,他就会从天地间消亡

  “别忙了,你这个空间很神奇,不像般道器空间♀丝气息竟然能对我这早已经死亡之躯有些作用,难得,如此东西必定是天地间难寻的宝贝,别在我身上浪费了如果你再不听我的,那我现在立刻就松手了”

  “二叔,为什么会这样?您这是何必呢?”听程宇阳这话,程弓不想停也不行了,仅仅这会功夫他就已经感觉无比疲劳,就跟使用神念跟个比自己强大几倍的人打了三天三夜般

  “你能立刻发现我身体的问题,说明你已经足够强大,而且对于炼丹之术已经有了定成就那我也就放心了,至少你能看出来,就算今天我不射那箭,不使用天弓我也活不多长时间了,也不用因为这个背上任何负担来,坐下来陪我聊聊天”天狐程宇阳倒是很洒脱,靠在虚空阴阳鼎内鼎胖,让程弓也坐下

  程弓知道程宇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