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变得有些难以启齿。

  “躲开啊——!”

  看台上的惊险幕让斯嘉丽喊出清脆的声音因为她的眼前出现了这样幕:轰隆轰隆噗嗤!

  久守必失的居鲁士,终于拦不住鹰眼那接二连三的进攻了但他还是有足够的时间去躲开。

  可居鲁士还是没有那样做,他异常憨直的用身体迎了上去那锋利的剑芒,将他的身体带出大捧大捧的鲜血之花。

  “终究还是不行吗”

  鹰眼略带失望的声音飘来他当然不屑去杀戮手无寸铁之人,但他却希望居鲁士可以借此机会更近步。

  先做对方的磨刀石,等居鲁士的剑锋“开窍”了,再将对方当做磨刀石来打磨自己的剑道这就是他刚才所做之事,可惜啊。

  “不要走,我还能继续!”

  剑刃插入地面,呈半跪姿态的居鲁士再次出声挽留准备转身的鹰眼。

  “你会死的,即便那样也可以吗?”

  鹰眼那老鹰般的黄铯瞳孔中多出分凝重3年前的那3个月的争斗中,他是已然认同了对方是朋友的。

  “我不能平白受你恩惠”即便样子相当凄惨,可居鲁士还是带着感激开口了。

  “对于弱者来说,这并不是恩惠,是蹂躏。”

  意图被看穿的鹰眼竟是傲娇了起来帮助别人什么的,他才不会承认。

  “或许你说的没错我现在对你来说是弱者,但这并不妨碍我擅自将你当做——对手啊!”

  咚咚咚艰难起身的居鲁士低吼着,用尽全身的力气拖拽着宽刃剑,步步的向着鹰眼走来。

  虽然看起来走得有些勉强,但鹰眼还是感受到了居鲁士身上涌出的不屈战意你可以打垮我的人,但绝不可能击溃我那守护的意志!

  “倒下啊!”

  “为什么啊!”

  “你乖乖躺下不好吗笨蛋!!”

  另边看台上,斯嘉丽气到双手叉腰,连连跺脚也幸好周围的人都昏了过去,醒着的士兵们也在尽力的摇晃昏过去的同伴,从而导致并没有人看到这幕:不然的话,斯嘉丽平日里给人留下的优雅与温柔的形象就彻底崩塌了。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自己身为国之长公主,怎能如此漠然的看着子民孤军奋战到这种地步!!

  “加”

  “加油!”

  “加油!!”

  这次的声援之音,只在喉咙中卡了下便自然而然的喊了出去只怕居鲁士听不见的斯嘉丽,抛却了从小教育受到的矜持,用双手在嘴边做出了喇叭状,喊得俏脸通红也仍是没有停下的意思。

  “这是”

  正专心于眼前对决的居鲁士,耳边飘来隐隐约约的加油声于是他停住了脚步,慢慢地侧过了脑袋,然后脸色微红。

  因为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那个向来对自己不假辞色极有疏离感的公主斯嘉丽穿着白色百褶裙平日里优雅如花的她,就那样声嘶力竭的喊着,仿佛不知疲倦样。

  这真是感心动耳的天籁之音啊。

  仿佛有股清泉流过心间的居鲁士,疲惫的身体突然有了力气原来如此。

  既然是守护之剑,那就要有必须守护之人才行:公主殿下在下居鲁士,愿用往后余生,为您赴汤蹈火!

  回以她个坚定的笑容后,默默发下这个誓言的居鲁士动了轰隆!

  居鲁士的身上,竟再次出现了狂涌的气浪那鲜血与漆黑的乱发也起随同飘扬!

  “守护之剑啊恭喜你。”

  看着昔日好友从低谷走到名为「剑豪」的高峰,鹰眼嘴角勾起抹明显的笑容,随后毫不犹豫的抬手挥剑——斩下!

  两章到,最近在攒稿子,因为要进入罗杰的公开处刑那段了。在这里我安排了很多主线支线的汇聚,要提前写出来很多章,然后再修改,免得后面出现什么自相矛盾的说法。现在也差不多快理清了,大概会在月中开始爆章三章起步,5更封顶,起码还欠的10章会还清,额外的多更多少,就看到时候的状态,以及工作上的繁忙与否了,就这样,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第391章余波与邀请

  斗牛竞技场。

  蹬蹬蹬蹬蹬蹬!

  “米霍克先生,你也没必要杀了他吧!!”

  路提裙飞奔而来的少女,眼角的泪光悄然洒落如果这是放在几分钟前,她说不定只会悲伤下,根本不可能流泪。

  但现在,来到居鲁士身旁的斯嘉丽快速半跪在地,也顾不上洁白的连衣裙被鲜血侵染,双臂就那样压向他胸口的巨大伤口,企图将血流不止的地方以这样的方式堵住。

  铿!

  随手将黑刀插回背后的鹰眼也不生气,转身便要离开此处下站,天之国度!

  “可恶你就没有点怜悯之心吗?乔拉可尔·米霍克!”

  见鹰眼不仅没有丝愧疚之心,反而异常淡漠的选择了离开,斯嘉丽愤怒的开口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正就是不想这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受到这种待遇!

  鹰眼头也不回道:“怜悯对个剑士来说是耻辱。”

  “那你的强者风范呢?!大家何罪之有,你要用那种残忍的方式逼迫居鲁士!”

  豁出去了的斯嘉丽,也不顾紧随她而来的士兵们的怪异目光如果不是那种会波及到般民众的攻击,居鲁士又怎么会伤得如此重。

  “斯嘉丽殿下,米霍克他,他只是在帮我”

  感受到身上的温暖,接近昏迷状态的居鲁士强行挤出了笑容只是这沾染了鲜血的笑,看起来有些恐怖罢了。

  “他都快把你杀了,还说在帮你!你们快点帮忙他包扎我不允许你死!”

  看着居鲁士那难看的笑容,斯嘉丽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揪起来了这种感觉真是太讨厌了。

  “米霍克先生,请你解释下!”

  眼看鹰眼已经快要走下竞技台,斯嘉丽再度开口质问了。

  “”

  面对这不懂乱问,胡搅蛮缠的公主,鹰眼也是眉头微皱这要是别人敢用这样的口气跟他说话,他早就剑砍了。

  可自己不仅在王宫里养过伤,还接受了她父亲赠予的剑顾及与此,转头的鹰眼决定“报复”下她的这份鲁莽:“我并非这里的国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还有,斯嘉丽公主不要将你对他的那份爱,用来迁怒于我。”

  “爱?我!”

  “呵呵”

  在居鲁士的“守护之剑”下学到不少的鹰眼心情大好,以个谜之笑容回复了斯嘉丽的自我质疑哗啦!

  拿起挂在竞技台下披风的鹰眼脚下不停,留下斯嘉丽怔怔的愣在原地满脸娇羞。

  「难道我真的是?」

  虽然只有13岁,但出生在王族的斯嘉丽对这种事情并不陌生她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在17岁成年之时,嫁给个优秀的男子,哪怕这个人——她自己并不喜欢。

  可是如今咚咚咚!

  摸着自己的那急速跳起来的心脏,看着那被鲜血侵红的手掌,斯嘉丽又看了眼离去的鹰眼这次,不仅有恼怒,还有丝丝复杂。

  离去的鹰眼并不清楚,他简简单单的句话,就将某个少女本来只是懵懂的情愫,转化成了名为「爱」的事物因为他在竞技场的出口前,遇见了个脑袋逞亮身材高大带着蝙蝠状墨镜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刚才少数几个没有昏迷过去的人类他也是剑士,身上亦有着压抑起来的战意。

  “我不是你的对手。”

  松开葫芦状刀柄的男人,选择了微微躬身:“你好,米霍克先生我是欧姆,奉雷格陛下之命而来,请你尽快与陛下通话。”

  “通话?不必了,这太麻烦了带我直接去见他好了。”

  见对方如此识趣,正想找个安静地方消化下收获的鹰眼顺势便开口了。

  “这”

  “更麻烦吧”这几个字欧姆没有说出来但雷格的命令又不能违背,于是他灵机动的取出了自己的电话虫:“那我需要请示下雷格陛下。”

  “随你便。”

  并不上套的鹰眼径直离开,看方向竟是天之国度在这里的中转站。

  “”

  欧姆用复杂的目光看了眼那个背影,以及他身后的那把黑刀后,将号码拨通:“雷格陛下米霍克先生说要亲自去见你。”

  “果然如此吗”

  欧姆掌心的电话虫揉揉眉心,随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两个小手掌拍:“问问他想不想看场世间顶级的剑士对决。”

  “谁和谁的对决?”

  不知道何时返回的鹰眼出现了,并轻而易举的将欧姆手中的电话虫拿走。

  待到欧姆反应过来后,不免惊出身冷汗如果说观看了他和居鲁士的战斗后,自己还有些蠢蠢欲动,那现在就完全没有了。

  他们彼此的差距太大了,大到让人绝望只是,这样真的好吗?

  惊惧过后的欧姆,心中涌起了浓浓的不甘面对这样的对手,经常私下里与他切磋的居鲁士都敢出剑,他又为何不敢?

  「恶魔果实」

  很快又联想到自己竟企图依靠外力来增强自己,心高气傲的欧姆脸色涌上红色决定了,他要放弃被分配果实的权利,心意的磨练自己的剑道!

  “是金狮子和笑大叔的他们两人的对决,还缺少个见证人。”

  另边,并不知道欧姆身上发生了“化学变化”的雷格,向鹰眼道出了两个重量级的名字。

  “我去!”

  鹰眼回答的没有任何犹豫,也不需要有这样的情绪能够见证这两者的对决,是每个剑士都会心生向往的!

  “明白了我会安排的。我们之间的战斗,就放在那之后吧。”

  雷格的话语让鹰眼闭上了眼睛他这人情是越欠越多了:上次在这里的“举手之劳”还没有还清佐乌的同行,和之国闯荡时光月御田的照拂,再加上这次又送来份大礼。

  「只能耐心等候合适的机会到来了到时候,多少都还你!」

  并不喜欢欠人太多的鹰眼睁开眼睛后,瞳孔就变得清澈如水了:“什么时候开始?”

  “「9月」在此之前你要保证我能随时联络到。”

  “知道了,我就在「德雷斯罗萨」等你的消息。”

  “再见对了,还没恭喜你收获无上大快刀黑刀「夜」。”

  “多谢,我会很快配得上它的再见。”

  淡淡地将通话挂断后,鹰眼缓缓将黑刀抽出万米高空的那个并非剑客的人暂且不说,自己如今跟即将决斗的那两人,差距又有多大呢?

  第392章复出

  海圆历1498年,9月1日。

  咳咳咳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回荡在并不算太大药草味浓郁而刺鼻的小木屋内。

  “罗杰罗杰”

  咣当闻声赶来的露玖,将手中的勺子丢下,挺着微微隆起肚子快步来到床边。

  “露玖时间到了。”

  被露玖搀扶着从床上起身的罗杰,哪怕整个身体都因疼痛而不受控制的颤抖,还是在苍白的脸上挤出了笑容。

  “嗯呜嗯!!”

  只是简简单单的句话个表情,露玖便泣不成声了她的丈夫,即便是患了绝症,可在以往却从来没有看起来的这般脆弱过。

  “不不要哭,女人只有笑起来的时候才最美!”

  强行将咳嗽声咽下的罗杰,温柔的替露玖擦拭起眼角的泪光:“虽然从我们相遇到现在只有短短的1年不到但是我很幸福,露玖,谢谢你!”

  “我也是我也是哈哈哈!”

  将脑袋埋在罗杰胸膛的露玖,强迫自己笑了起来尽管这笑声和笑容都有些怪异,但罗杰也同样以难看的咧嘴笑容给了回复。

  “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两人的笑声就这样回荡在温馨的小屋内但无论怎样笑,都驱除不了那离别的氛围。

  是的,罗杰快死了但还有些时间,他只是要离开自己的身边,去做那本该在去年就做的事情:向海军自首!

  哪怕是笑着,露玖的脸上还是被眼泪和鼻涕覆盖了尽管这画面并不美,可罗杰还是没有任何嫌弃的吻了上去。

  良久吻别罗杰再次慢慢的替她擦干俏脸然后慢慢的将露玖从怀中推开。

  感受到那份温暖颤抖与不舍的露玖虽然不愿,但还是顺从的离开了:“早饭吃过再走吧。”

  “不是有干粮吗?帮我带上吧再晚的话,会被其他人看到的。”

  “我不要你走!”

  连最后餐都被拒绝了的露玖又扑进罗杰怀中这都不能做,这也太残忍了吧!

  罗杰脸色古怪的调侃道:“是谁前几天还说会带着从容带着微笑带着安静目送我离开的?”

  “是我是我!但是我现在反悔了!”

  露玖少见得耍起了小性子没办法,想通了并不代表她真的能做到。

  “哈哈哈哈咳咳咳!”

  笑到岔气的罗杰身体又次抖动起来露玖这才想起要把药给他。

  “对不起对不起”

  哗啦哗啦慌乱中倒出的白色药片就这样洒落在地,露玖懊恼的想要弯腰去捡,但却被罗杰紧紧抱回怀中:“不吃了这猛药越吃效果越低,不过是痛了点儿而已!”

  “怎么可能是痛了点儿啊!”

  咚咚咚用小拳头连敲罗杰胸膛后,露玖绷着脸忍住了要重新滑落的泪水:“哼——”

  狠狠的吸气后,露玖终于下定决心:“你等着我去帮你准备行礼和干粮。”

  “嗯。”

  当怀中温暖离开,就连指尖的触感也松开后罗杰心中升起股强烈的想要要留下来的欲望!

  “我是自由的!”

  发出这般违心的低吼后,罗杰将那疯狂上涌的欲望压下他不能就这样自私的死在这里,必须要去!

  他要给那些已经死去的还活着的,全部所有的大家个最后的交待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告诉世人:我们的航海,是有意义的!!

  “对不起”

  闭上眼睛的罗杰将想要滑落的泪水挤了回去随后他挣扎着起身,缓慢的穿上外套,咬牙切齿的蹬上靴子,最后起身时却又变得健步如飞:这模样,哪儿还有先前那种将死之人的样子?

  四四方方的小客厅内,不大不小的行李箱就那样安静的立在了沙发的旁边厨房内,金色的倩影快而不乱,将个又个早以腌制好的食物装在了袋子内。

  「如果有下辈子的话」

  那入目处的温暖,让罗杰眼圈通红他本就是个无神论者,生只求轰轰烈烈,追寻自由之人,但如今却想要奢望的期盼下来世。

  「如果真的,会有的话」

  自嘲笑后,罗杰走向了梳妆台他要重出江湖了,以「海贼王」的身份,又怎么能副邋邋遢遢的样子呢?

  “你啊哪儿有这样梳头的,我来吧。”

  做完最后准备工作的露玖,来到了罗杰的身后这粗枝大叶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打理自己的呢?

  “嘿嘿”

  笑着递过梳子后,坐着的罗杰挺直了身体,还不忘将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腿上那样子,活脱脱副小孩子的模样。

  “噗嗤”

  忍不住莞尔笑了的露玖很快抿住红唇,细心的帮罗杰梳理起头发来。

  离别的氛围就这样被淡淡的温馨驱散,露玖的偶尔皱眉,罗杰也从镜子中看得清二楚他抖抖胡子,咧嘴笑骂了起来:“这混蛋小子还没出生呢,就这么不安分了。”

  露玖嗔怪道:“你太粗鲁了,万是女孩子呢她将来可是要做个温柔可爱漂亮的淑女!”

  “嘿嘿都好都好!”

  尽管看不到孩子出生的那刻,但罗杰还是开心的笑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孩子也算他生命的延续吧!

  “哼”

  轻哼的露玖嘴角勾起:“说起来名字我们还没有确认呢。”

  “男孩的话就叫「艾斯」吧。嘛,男孩子就应该这样!”说起名字的罗杰不禁眉飞色舞。

  “那女孩子的话就叫「安」吧。”

  轻抚了自己肚子的露玖脸上出现慈祥的神色女孩子的话,还是不要打打杀杀的比较好,男孩子也是,他或她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成丨人,自己就已经很满足了。

  “好,就这么决定了”

  起身的罗杰弯下了身体,将脑袋贴上了露玖的肚子咚!

  似有所感般,肚子上传来的胎动让罗杰嘴巴咧到最大:“哈哈哈哈哈露玖孩子,永别了。”

  “嗯,永别了,嘻嘻!”

  如刚才罗杰所说的那般,露玖从容的微笑着,安静地给出了回复只是,从眼睛内涌出晶莹却悄然间令她泪流满面。

  「抱歉原谅我不能在这时候回头。」

  拿起东西的罗杰身体微微颤抖着,但还是毅然决然的迈向了大门:

  你好,世界!

  我罗杰来了,你准备好——天翻地覆了吗?!!

  两章到。

  第393章再见

  9月15日,香波地群岛「17号半岛」。

  “啦啦啦啦啦啦”

  “我是个镀膜匠”

  “镀膜本领强”

  咔擦咔擦在与草地连接,如割草机般的「挤泡器」包围下,金发的男人哼唱着欢快的歌曲,扭动着那细细的腰肢,看得周围的同事们皆是面面相觑。

  唰唰唰随着挤泡器的超负荷运转,位于金发男子身前的那艘大型多桅杆帆船,就这样在他频繁的上蹿下跳中完成了镀膜!

  般来说,这样的工程是要3个镀膜师来做的而且几乎要昼夜连做的3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