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担心金狮子到处嚷嚷是因为白胡子的原因。

  在没有重大利益的驱使时金狮子才不会承认自己气势汹汹而去,然后又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对这两件事心知肚明的战国不得不信服受到这样的刺激还能忍住不去跟金狮子大闹场,反而选择了隐忍:果然不能小看这个年轻人。

  酋长的夜白头,让战国对于韦柏的死亡深信不疑不然的话,根本无法解释对方为什么非要找金狮子拼命:“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此话出,雷格就知道大局已定:“1年到时候,我想请海军帮忙。”

  “帮忙吗”

  战国的语气突然有些不置可否他们不帮忙,天之国度加上艾尔巴夫的巨人,是完全有能力和金狮子拼个你死我活的。

  知道该进行“交易”的雷格也不墨迹:“青海方面,关于海上列车所有收益我们会放弃。”

  “此话当真?”

  战国惊讶道光是这些收益,每年就够组建好几只舰队了,这其中的财富实在惊人。

  “真的我说了,必杀金狮子。”

  雷格森然而笑他这是心痛啊!!

  如果战国不来这里,关于金狮子企图觊觎「冥王」的消息不久后就会传到海军耳中,甚至在新世界闹的沸沸扬扬。

  计划赶不上变化的如今,雷格也只能忍痛用这样的方式来让战国不,应该说是让他背后站着的上层们心动了。

  但这个消息还是要散布出去,而且要等金狮子确实派人去阿拉巴斯坦,再想办法让组织的情报员抓个现行这样的话,到时候就是海军上主力,他这里打下手了。

  「虽然护短的方式不同,但这又是个白胡子式的人物吗」

  恍惚间,战国似乎看到了那个巨大的身影虽然彼此立场不同,但他却对雷格多了几分另眼相待:“我需要汇报下。”

  得到满意答案的战国,终于彻底放下战斗的打算暂且不提这些利益,光是要对金狮子动手,就足够引起高层的极大震动了。

  “请吧”

  强行装作面无表情的雷格心中已经乐翻了天能够利用信息的不对等,从而在智商上狠狠压制战国次,实在太有成就感了:毕竟他除了「佛之战国」这个称号,还有另个举世皆知的「智将战国」!

  战国之智,不论其他单论记忆中的顶上战争中算计白胡子,就可见斑!

  还是两章。感谢不渐雨润下的100币青铜时代单身的1000币打赏。

  第341章三方会谈

  海军本部。

  “以上,这些就是雷格的原话。”

  “我这里也没问题情报里确实有山迪亚的「布拉沃」不知什么原因夜白头,而门门果实的能力者「韦柏」,也在很长的时间内去向不明。”

  “战国大将,你的判断呢?”

  办公室内,场和天之国度有关的“三方会谈”展开了他们分别是:身在天之国度的战国海军本部的空,以及就在隔壁圣地的五老星。

  “我的判断是可信度很高。此次行动虽然不知为何有了泄露,但天之国度的军队装备配给度很高,这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顶着张认真脸的电话虫,将战国的话语转述了过来在它正对面的那只捏了捏下巴:“你的意见呢,空元帅?”

  居于座位上的空,很爽快的相信了战国:“五老星,我相信战国的判断如果能够消灭金狮子,并在他遗留下的领地建立海军支部,那我们对新世界的掌控力度会大大加强的。”

  “那就按雷格国王说的做吧让他先签了转让协议。你们海军,现在最主要做的是将罗杰海贼团找出来!”

  “查清他们所接触过的任何人”

  “有嫌疑的到时候要全部抓捕起来,严格审问!”

  “不需要抓允许你们直接处刑!

  “这太仁慈了,「空白的100年」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外泄凡是接触过罗杰海贼团的都要算在其中!”

  发了飙的五老星,人句补全了对待罗杰与有关人士的态度宁可错杀千,不可放过个!

  “是我们会竭力而为!”

  “我们不需要听口号,行动!给我拿出成果来!”

  “是!”

  “情报泄露之事,不许再追究下去诸君,勉力吧。”

  “是!”

  股脑应“是”的空将来自圣地的通话挂断属于战国的那只,脸上的表情则是复杂莫名。

  “战国,这个时代可不允许我们优柔寡断。”

  “我明白的空元帅。”

  简简单单句提点,电话虫的表情就恢复了平静战国很清楚在其位谋其政,任其职尽其责的道理。

  他身为海军目前唯的在职大将,将来势必要接替空元帅的位置那样的话,需要考虑的东西就很多了。

  尤其是这种会有牵连无辜的决定就算心有愧疚,也必须去做。

  不为其他,只是为了绝大多数平民的安危——旦此时心慈手软,导致将来连五老星都惧怕的历史浮出水面后,那又会对这个世界造成多大的波澜?又会有多少无辜之人因此而丧命?

  “还是你最让人省心泽法心智以失,卡普虽有「海军英雄」之名却行事太过随意,战国——恪守住海军最后的正义吧。”

  “是。”

  船长室内,缓缓放下话筒的战国闭上眼睛在他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惫。

  仅仅是「海军大将」还不够想要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就必须坐上“元帅”的位置。

  在此之前,无论如何他只能忍耐忍耐再忍耐。

  几秒后,再次睁开眼睛的战国扫疲惫,眼中散发出骇人精光他竟是在这寸秒之间,完成了对心态的再次调整。

  “好该做正事了。”

  战国大步流星的走向房门他却不知,在将来所等着他的究竟是怎样的愚弄与无力。

  巴隆站港口。

  “你还好吧。”

  随着那巨大海军战舰同入港的少女,终于有了跟雷格单独见面的机会只是看着眼前那背对着自己的少年,明明彼此的距离很近:但她却有了种他远在天边的错觉。

  “抱歉”

  偷听完战国他们的谈话后,转身的雷格上来就选择了道歉当初心动时,他就做好了今天的准备。

  七武海也好加盟国国王也罢与世界政府直属的海军间,终究是两个不同的势力。

  势力不同,那自然就有摩擦冲突甚至是战争换做少年时期,他确实可能会试图去影响祗园,遇见今天这种事也可能会生气不甘甚至迁怒于她。

  但他不是,他的灵魂早就是大叔级别的了有些事,退步海阔天空:毕竟——能够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

  先前那种远在天边的鸿沟,因为句“抱歉”而彻底在少女的心中烟消云散她展颜笑,令阳光少许失色:“真是的,为什么你要道歉啊。”

  看的微微失神后,雷格挠挠头:“因为让你担心了。”

  措不及防被撩的祗园,脸色染上红晕:“还有心思开玩笑这我就放心了。”

  “如果悲伤就能挽回已经逝去的生命那我肯定整日以泪洗面。”

  差点儿就经历这种痛苦的雷格,将那份心悸深深的铭刻在了骨子里这不是游戏,人生没有重来。

  绝不,他绝不会让韦柏的事情再次发生!哪怕想要实现这天真到了极点的想法需要他付出十倍百倍甚至是千倍的努力!!

  “哈哈”

  落落大方的笑过后,祗园安静下来:“会有那天吗?”

  尽管少女并没有具体说,但雷格还是读懂了她的那份担忧:“不会太久我们终究不是海军。”

  “能这样见面的时光,不多了呢”

  祗园没有掩饰自己的不舍,因为她并不后悔爱上了,这个仅仅是年龄小自己很多的年轻人。

  “嗯。”

  “要不要”

  同时开口的两人目光对上,尔后相视笑既然都有心中所求,从而导致无法放弃各自的立场,那就趁着春宵苦短——约会吧。

  “明天”

  “起看日出。”

  再次想到起后,祗园主动伸出了双手拥抱过后,少女带着清香远去:“约好了哦。”

  压下那份怅然若失的雷格挥挥手:“明天见。”

  「我真是骗子啊」

  雷格自嘲的笑了起来好了,签订各种各样协议的事情他本来打算天就做完的。

  但是现在嘛,让柏格准备的慢点好了然后再次将这个重任扔给科林老师:他老人家不是催着他抓紧时间谈情说爱吗?那就如他所愿好了。

  至于自己能否和她,在最终能否走到起那就交给时间来选择吧。

  第342章各自的遇见

  8月16日,巴隆站。

  砰砰砰铺满天空的星夜下,璀璨的烟花绽放其上。

  仅仅1日,撤出的家园的居民们就悉数返回了本已做好重建家园,甚至是再也回不到这里的人们,自发的组织了这场盛大的烟花大会。

  不需要去报备更不会有人阻止只要巴隆塔的工作人员确认有足够的防火措施,就任会任由人们狂欢。

  换了便装做了简单的伪装后,雷格与祗园也混迹在了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这场烟花,来的真是恰到好处。

  袭白裙惊艳动人的少女,让与之牵手而行的雷格过足了眼福唯有些碍眼的,就是身后的那个“小尾巴”了。

  嘎吱嘎吱那清脆的咀嚼声再搭配上身花花绿绿的夏日衬衫与短裤,脚踩木屐还能在拥挤的人群中“健步如飞”的豪迈作风——除了名为「卡普」的人,没有人能做到了。

  战国是当天就回去了没错,鹤中将是留下来签订协议了没错但这个老小孩儿竟也赖着不走了,非要在这里休假。

  于是鹤就帮卡普找了件事情来做看住他和少女,美名其曰:年轻人容易上头,要有个成年人来做最后的防线。

  因为鹤很清楚有些事,有了第次就会有第二次。

  “甩不掉”

  “嘻嘻”

  “嘎吱嘎吱”

  雷格愁眉苦脸祗园偷笑听的卡普清二楚的卡普撇撇嘴,狠狠塞着仙贝:自己的儿子来了这里趟后就“走丢了”,至今都联络不上,肯定跟这小子有关系!

  今天明天后天——这超大功率的“电灯泡”,老夫当定了!

  “那就去吃冰淇淋吧”

  并不知道其中前因后果的祗园,拽着雷格就跑向另侧。

  「阿鹤我只能拦住这两个小家伙的身体了。」”

  抬头望了眼灯火辉煌的巴隆塔后,正准备跟上雷格两人的卡普突然前倾身体,就像闻到了猎物的野兽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罗杰混蛋!!

  似乎有感般,穿着蓝衬衫戴着大沿帽迎面而来的男人也抬起了头这看,时间便“停滞”了。

  在这对宿命般的对手眼中,整个世界瞬间就只剩了彼此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在这两人隔着人来人往“深情对视”时,雷格也在「南瓜冰城」的柜台前,遇见了两个熟人。

  第个人,他穿着橙色衬衫,金发佩戴着眼镜,右眼附近有着道自眉头而下的伤疤。

  第二个则是个有着及肩银丝的少女:她穿着与这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服饰但是雷格清楚,这是来自和之国的「和服」,却稍有不同。

  黑色为主格调,袖口边缘与腰间缠绕的宽束带皆是红色本该到达脚腕的下摆衣物,却只触及了到了膝盖以上,以至于露出了大片白皙透红的诱人肌肤。

  不出意外,四目相对了少女那两颗蓝宝石般的瞳孔中被雷格整个人所填充:“哥哥!”

  “哥哥?!你难道就是”

  就像那自古对立的光明与黑暗般,句带着深情呼唤的“哥哥”,让袭白裙的祗园升起了强烈的敌意而这个敌意所带来的反应,甚至让她忽略了那个通缉令上的中年人「冥王雷利」!

  「嘶这就是那个海军女娃了吧,真是梅兰竹菊各有千秋啊。」

  感觉自己陷入“修罗场”的雷利也不开口相认,丢给雷格个“你自求多福”眼神后:他竟是装作陌生人悄悄的离开了。

  “”

  祗园那强烈的敌意,让克莉斯多隐藏在两个黑色蝴蝶结下的猫耳朵微动,随后她就消失了。

  “”

  感觉到左边胳膊上的温暖触感后,雷格眼前阵发黑这下好了,渣男行为被实锤了。

  “啧啧小伙子艳福不浅啊。”

  “黑白啊”

  “嘿嘿”

  周围传来的窃窃私语,让雷格不得不强打精神:“这个这!小桃,请听我”

  “哥哥,卡鲁秋!”

  啵像是为了捍卫自己的所有权般,克莉斯多展示了忍者的修行成果:雷格“看”到了,但却因为太近了而躲不开。

  “问候方式吗我懂!”

  因旁人话语而脸色羞红的祗园,选择闭上了眼睛于是另个吻也来了。

  这个能躲,但是不能躲于是围观的众人齐齐出声:哦!!!

  「啊啊要死了!」

  痛并快乐着的雷格知道不宜在此过多停留,反手将两人搂唰!

  “嗯?”

  “人呢?”

  “冰淇淋做好了咦?刚才那个大叔跟那个漂亮的异服少女呢?”

  从窗户内探出脑袋的服务员扫过周围,结果得到了致的摇头他们还想问呢!

  问问这个年轻人:为什么明明是“车祸现场”但你为什么没有被左右开弓的暴打,反而变成了黑白美女左右献吻!

  这小小的马蚤动,因为雷格的快速跑路失去源泉另边,准备与罗杰汇合的雷利却像是被浇了盆冷水般:自天灵盖到脚底板“凉快”的那叫个通透。

  「要不要这么巧啊这位怎么在这儿!」

  看着那视旁人为无物的两人,雷利那是叫也不是,走也不是,简直纠结的要死。

  好在这种矛盾并没有持续太久,同时勾起嘴角的卡普与罗杰笑了随后两人穿过了人群,就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那样拥抱在了起。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成病鬼了。”

  “说来话长你这是又在休假啊。”

  啪啪啪互相拍了拍对方的背后:罗杰的脸色不自然的潮红了起来,卡普却点儿事也没。

  确认这个老对手真的如自己感知的那样虚弱后,卡普即将爆发的战意迅速退却:“看来架是打不了了怪不得你要带上这个好兄弟兼保镖。”

  “喝酒还是行的去不去?”尽管身体并不好受,但罗杰还是咧嘴笑了。

  “不带保镖就陪你喝。”

  卡普口个“保镖”,搞的雷利握住剑柄的手是紧了又放,松了有紧——只有他个人的话,真的打不过啊!

  以罗杰现在的情况,卡普甚至只要两拳就能搞定。

  “事情就这样老弟你不用跟来,我去去就来。”

  “罗”

  “哈哈哈哈”

  未等雷利说完大笑的卡普,就和摆着手的罗杰以勾肩搭背的姿态走向了远处。

  “”

  对这两个亦敌亦友的家伙彻底无语后,雷利忍不住无奈苦笑今夜他这是找谁惹谁了?怎么都嫌弃他是个“累赘”?

  苦笑过后,雷利转身走向远处既然卡普说不打,那今天就定不会打。

  既然罗杰说不用跟来,那他就不需要跟去至于今夜过后该怎么办,到时候再说吧!

  今天两章。感谢万千吃货的300币打赏。

  第343章解释的记忆

  巴隆塔,三层。

  遇见最不想看见的“修罗场”要怎么办关于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为了避免尴尬到想要埋了自己的冲动,雷格选择了分开她们人个客房,个个解释。

  “小桃,这就是克莉斯多的想法。”

  柔和的灯光下,雷格弱弱的向少女解释了为什么他那妹妹会反常态的强势。

  对克莉斯多来说,他真的很重要刚才那种骤然见面的情况,祗园看起来又那么强势,就让她那猫的本能,产生了他会被完全抢走的错觉。

  “按你的说法这件事怪我了。”

  床沿上,面带寒霜的祗园双臂抱在胸前话出口,她就有些后悔: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

  “不。”

  摇头否认的雷格耐心十足越是这种时候,就越不能生气:“我只是希望你能多给克莉斯多些谅解,猫的性格总是小心翼翼的。尤其是想看看吗?”

  “看?”

  作为个敢向“最强”之名发起挑战的女剑士,祗园很快就整理好了那自心底翻涌来的,名为「嫉妒」情绪。

  “嗯有些事情是无法用言语解释清楚的,我的果实能力,恰好赋予了我可以短时间的做到这点,只是”

  说到最后,雷格老脸微红:“只是记忆交换时的感觉很不,这是只有恋人之间才能做的。”

  “恋人嘛”

  喃呢的祗园有些甜蜜亦有些羞愧:自己明明知道这个妹妹做过奴隶,也知道毛皮族的打招呼习俗,对方还是毛皮族中的猫类,天生就敏感谨慎这几件事加起来,她会做出先前的那种事根本不奇怪。

  “画面会很糟糕要做吗?”

  “嗯。”

  “会有些酥麻感”

  “嗯。”

  “那我来了”

  “嗯。”

  如果不看画面,这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