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正要回答的罗杰却突然转向了远方那里,男女结伴而来。

  眉头微皱的白胡子见状,也不得不随着这个目光看去于是,目光对上了。

  “这小伙挺俊的,眼神不错小女娃就差的多了,倒是长的挺精致,看起来与猫蝮蛇犬岚是同族。罗杰,你认识吗?”

  鹰眼的眸子中燃烧着的熊熊战意仅仅被评价了为“不错”,克莉斯多则是因为那双耳朵被多看了两眼,至于实力则根本入不了白胡子的眼睛。

  “这两个小家伙,可是等了你好多天啊”

  被两人目光所冷落的罗杰也不在意,反而露出副看好戏的模样毕竟他已经和两人见过好几面了。

  “哦为什么?”

  白胡子很快收回目光,他这生受到的挑战与注目太多了,要不是罗杰开口他都懒得去问。

  “因为男的叫米霍克他可是个令雷利都夸赞不已的年轻剑客,来这里自然是要挑战你。”

  白胡子的转头让两人的目光转到罗杰身上,随口解释的他朝着山下挥挥手:“女的呢,正在进行忍者的修行来这里是为了瞻仰下你这个破坏了她哥哥计划,却还被他所尊敬的大人物,哈哈哈!”

  “哥哥?”

  白胡子脸色片茫然他可不记得自己破坏过什么人的计划,而且还没将对方顺手砍了。

  “金狮子那次。”

  挥过手的罗杰举起大酒盏:“那个年轻人现在可是值得我们碰上下了,毕竟那个「打不死」的凯多被打的到现在还不敢露面。”

  “咕啦啦原来是那个叫雷格的小子,喝!”

  叮清脆的撞击声后,两人同将酒饮尽。

  “我有预感那个小子,终有天会也会向你发起挑战的,虽然我看不到了,哈哈哈!”罗杰笑的前仰后合,话里尽是幸灾乐祸。

  “咕啦啦”

  同时放声大笑的白胡子拎起酒坛哗啦啦的灌下:“真是让人期待呢至于这个,叫交给下边的人吧。我现在感兴趣的是「」到底是什么。”

  “哦,想知道吗?好,那我就告诉你吧”

  回归正题后,先前还洒脱不羁的罗杰脸色少见的认真了起来。

  “帅哥,美女此路不通啊。”

  唯可以上道瀑布附近的道路前,敞着胸膛手里捧着本药膳大全,有着头金色“菠萝头”的年轻人,拦住了鹰眼和克莉斯多的道路。

  正躺在粉色树荫下的雷利则是缓缓起身,揉了揉还有些迷糊的眼睛:“霍克剑八小多姑娘你们来了啊。”

  “哦原来雷利大叔认识啊?”

  将书合上的马尔科,随手将眼睛取下这才仔细的打量起两人来。

  “雷利先生,我按照约定来了。”

  对于这种打量,鹰眼亦是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感受到对方带来的压力后,马尔科也慎重了许多:“约定?”

  “前些天手痒了下结果不慎输了招,所以我是不管了。”挠挠头的雷利尴尬的摊摊手。

  “那这个「小多姑娘」又是?看样子不是女朋友。”

  没有在两人身上嗅到“恋爱酸臭味”的马尔科不怀好意的瞥了眼雷利是小情人,还是私生女,亦或是别有隐情?不然为什么叫的如此亲昵啊。

  “你想多了”

  捕捉到这个眼神含义的雷利无奈笑,并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少女。

  “你好,马尔科先生我的原名是「克莉斯多」,今年18岁,雷格是我的哥哥。”

  克莉斯多那面带笑靥的自我介绍,让马尔科连眨了好几次眼:“哥哥?18?我记得雷格才12岁吧虽然看起来点儿也不像那个年纪的。”

  “这个是秘密!”

  俏皮笑后,克莉斯多个闪身来到雷利身旁:“加油哦!”

  “悄无声息的忍者?!为什么我要加油”

  意识到对方是那种隐匿手段极强速度超快,连见闻色也无法轻易捕捉到的女忍者后,惊讶的马尔科刚开口就被身边传来的惊人战意吓到这到底是干啥?!

  雷利再度重复道:“所以我是管不了马尔科小哥,上山的路就靠你来守护了。”

  心中大呼“坑爹”的马尔科换上张哭丧脸:“雷利先生你也太不负责任了。”

  “我现在可是自由身可没必要听罗杰的安排。”雷利麻溜的将因自己手痒又因为小看了鹰眼而犯下的错误撇了个干净。

  “咯咯”

  这幕看的克莉斯多忍不住偷笑起来:这个菠萝头小哥的反应,太有趣了!

  “你小子想挑战老爹?姑娘帮我拿下”

  苦恼过后,将书随手丢给克莉斯多的马尔科,半耷拉着的眼皮睁开能让自己产生压迫感的人,是能对老爹造成些伤害的,既然这样就决不能放他过去!

  鹰眼缓缓摇头:“我只是想知道我和白胡子的真正距离!十招换次!”

  嘎吱嘎吱将脖子与手掌扭得阵乱响后,马尔科带上了玩世不恭的痞笑:“好啊我倒想看看你如何在十次进攻内打败我的!”

  今天就两章。

  第331章蓝凤与剑

  樱花湖。

  叮!

  两人的第招交手以浑身燃烧着蓝色火焰,如神鸟般降世的马尔科胜出筹!

  那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不仅没有如同鹰眼所想那般席卷上他的身体甚至带给他种暖洋洋的感觉。

  但是这种看起来“灼热”无比,实际感受却不温不火的火焰亦是夹带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

  触即分后,双手持剑的鹰眼缓缓踱步:“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死鸟」吗?”

  “什么传说?我可还年轻的很别随随便便就把人喊老了啊。”

  左眼升腾起火焰的马尔科,双手轻轻挥舞着覆盖在两条手臂上的蓝色羽翼那随着风儿零星散落的蓝色星火,看起来当真是美丽到了极点。

  “哦那真是失礼了。”

  唰落地无声,起身时却卷起大片坍塌的鹰眼带着沸沸扬扬的尘土而来——嗤啦!

  因为这突兀的无声落地而慢了拍的马尔科,尽力挥动了双翼却还是被鹰眼那漆黑的剑刃削去小半的翅膀:第二招!

  故作纠结状的马尔科开口:“好痛啊你小子使诈啊。”

  “无论受到何种攻击,火焰都能随时再生看来是真的。”鹰眼却板眼的说出了自他人口中得来的情报。

  “就为了试验是不是真的,故意砍偏?”

  觉得自己彻底被小看了的马尔科不再味的防守,而是振动了双翼呼!

  大风骤起之时,化身蓝色火凤的马尔科整个人消失不见铿!

  “只有攻击身体才能造成有效伤害。”

  收剑入鞘的鹰眼,轻轻握住了剑柄刹那间,股强大的劲风盘旋于他的身体周围,马尔科挥翅所产生的气流竟被他已经这样的形式利用了起来。

  唰似有所觉般,化身蓝凤的马尔科速度再增。

  本就不太远的距离,转瞬即至铿!

  “斩。”

  没有威风凛凛的名字,更没有任何丝多余的动作明明在外人看起来像是“飞蛾扑火”的鹰眼,划出了道足以被人铭记在心的挥刃。

  嗤两者碰撞的瞬间,蓝凤周遭的火焰如临大敌般的极速回缩,对呈“十字”交叉的人类手臂死死的压制住了这令空气都发生了哀鸣的斩击:第三招!

  砰自火焰中蔓延而出的右腿,被鹰眼扶着剑鞘的左手重重拍回地面:“第四招。”

  “少看不起人了啊!”

  从未见过如此嚣张之人的马尔科,全身火焰化作狂澜而波——咚!

  记毫不在意剑锋的重拳,就这样砸了下去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让鹰眼在正面败退。

  迅速拉开足够距离后,鹰眼那黄铯瞳孔中所散发的战意更加锐利了恍惚间,马尔科眼中的鹰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把——锐意冲天的利刃!!

  “这才几天?竟然又进步了”

  想起几天前的那场只论剑术的技巧切磋,雷利陡然生出种自己老了的错觉。

  克莉斯多并没有同夸赞鹰眼,而是转向另边:“马尔科先生也很厉害呢那么锋利的剑都伤不了他。”

  “马尔科啊他可是二把手。”

  哗啦雷利的话音落下,自马尔科身上窜出的蓝色火焰流动了起来。

  就像那暴风雨下的海洋惊涛骇浪翻涌而去!

  面对这声势浩大的火焰海洋,鹰眼只是简简单单的挥出了道弯月那明亮的天空也随之暗淡!

  虽然连眨眼的功夫都不到,但天确实在那时被遮盖了随后也自黑色剑气上蔓延而出的深邃,也证明了方才那幕并不是虚幻。

  须臾之后,蓝色火焰与漆黑剑气各自占据了半边天空尔后互相融合了在起。

  狂涌的劲风也随之激荡而起搅碎了漫天樱花割裂了绿草茵茵,劈开了湍急河流!

  “竟然想将马尔科的火焰全部斩灭”

  出声的雷利的惊讶不已如果换做别人来做,他是万万不会信的,但是这个人是米霍克。

  这是个痴迷于剑,专心于剑,对剑道无比纯粹的人即便是不久前还在船上,天赋异禀进步惊人的香克斯与其相比,也差了些对剑的虔诚!

  “熄灭了”

  克莉斯多的喃呢,预示了鹰眼的大占上风呼啦!

  剧烈的风压滚动下,漆黑的剑气如同降临的黑夜,将马尔科身上的青色火焰悉数扑灭却也仅此而已。

  先前那石破天惊的击仿佛从未出现过只剩下遥相对立的两人。

  “第六招。”

  鹰眼淡淡的话语,让马尔科神色彻底阴沉下来看来不动真格的是不行了。

  哗啦再次燃起的蓝色火焰将他的整个身躯吞没。

  美轮美奂的蓝凤形态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个自地狱走出的青色魔神咚咚咚!

  将地面踩出片片凹陷的马尔科,在脚印上留下了燃烧不熄的火焰:“和之国的武士不,和我样的外来者,告诉我你的名字。”

  “乔拉可尔·米霍克,不久之后的「世界第大剑豪」。”

  报上姓名的鹰眼,将2年前曾经雷格说过的“将来”变成了“不久之后”即便这个话语听起来相当狂妄,换做他人恐怕会嗤笑不已,但真正领教过鹰眼实力的马尔科却选择了认同。

  “白胡子海贼团,番队队长,「不死鸟」马尔科招分胜负吧,打败我你才能去见老爹。”

  “正有此意。”

  铿再次收剑入鞘的鹰眼,黄铯瞳孔中绽放出强大的战意。

  “意外的懂规矩啊你。但是我能力有限,别死了。”

  踏出条蓝色火焰路径的马尔科,身上的火焰越发的凝实了如果说刚才的蓝凤给人种不似世间之物的感觉,那此刻化身“炎魔”的马尔科,就是个真真切切的自地狱而来的恶魔!

  “刀流·居合·鹰击!”

  铿清脆的剑刃出鞘声响彻天际,看似遥不可及的云朵也好散漫天空的樱花也罢甚至是周围那无处不在的空气都在刹那间——分为二。

  鹰眼那招如其名的斩击,带着苍鹰搏击长空时的决绝凌厉无畏与高傲而来眼看双方的由切磋演变为绝命击的两败俱伤就要到来,个庞然大物却突兀的出现了。

  第332章分别与离开

  咚——!!

  尘土漫天中,突兀而现的身影名为白胡子!

  化身炎魔的马尔科,刚刚凝聚起来的实质青焰像是阳春白雪般迅速消融:“老爹?!”

  不仅是马尔科,就连旁观的两人都很惊讶他们实在是太专注于眼前了。

  即便是鹰眼也是如此虽然出了意外,但他却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愿:这不就是他想要测试彼此差距的人吗?

  “咕啦啦”

  大笑的白胡子右手随意拨叮铛!

  与马尔科截然不同态度的鹰眼,整个人须臾间没入地面深处而他那斩来的剑刃,则是因为撞上堵坚不可摧的“城墙”后应声而断。

  “不错不错现在这么有自知之明的年轻人可不多了。我的好儿子,老爹可不会拒绝这样的人来挑战。”伸手的白胡子,拍的马尔科那小身板儿止不住的凌乱。

  “老爹说的对”

  马尔科也不纠结没有分出胜负的问题他可是医生啊,没道理跟人拼的你死我活的,而且对方还不是敌人,只是场没有杀意,只有战意的切磋!

  “咕啦啦看在我帮你省了这么多力气的份儿上,回去的时候请大家喝酒吧!雷利,那个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怕是会儿就掉瀑布里去了。”

  敲诈了马尔科后,白胡子话锋陡然转正要询问罗杰情况的雷利脸色苦,边跑边说:“明明都说好了不喝那么多的,多谢了白胡子!”

  “米霍克米霍克!”

  早步趴在那深不见底人形坑洞前的克莉斯多,略带焦急的喊着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下仅仅轻轻拍就将米霍克的最强攻击抹消不说,还将他打的生命气息急速衰落!

  “咕啦啦别喊了,小女娃!你的朋友死不了的。”

  和罗杰聊得很开心的白胡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多了抬起头的克莉斯多,蓝宝石般的双眸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这个需要她来仰视的巨人。

  “我没事”

  随后鹰眼的声音从下方悠悠传来只是其中的虚弱异常明显。

  白胡子嘴角勾起:“小子不错,挨我下还能说话!怎么样,小女娃看明白我是为什么会被雷格小子所尊敬了吗?”

  “明白了强者为尊。白胡子先生,确实值得尊敬。”

  意识到鹰眼还好好的活着后,克莉斯多展颜笑,露出两个好看的小酒窝白胡子随手拎起正在为请客发愁的马尔科:“小女娃,你看这小子可还顺眼?还行的话,我就做主帮你们举办婚礼了。”

  “”

  措不及防的马尔科整个人僵住来了,老爹又来操心他这个儿子的婚姻大事了!

  “啊”

  捂住嘴巴的克莉斯多堵住诧异,随后看到的是白胡子眼中的认真,无奈之下只能浅浅笑:“马尔科先生不是我这个小女娃喜欢的类型呢。”

  虽然是意料中的结果,但马尔科还是感觉自己被暴击了下:“老爹我请两顿!”

  “咕啦啦意外收获!小女娃,见到雷格小子后记得告诉他——我在前方等着他!”

  拎着马尔科的白胡子也不放下,留下句这样的话后“唰”的下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就已经出现在克莉斯多的视线尽头这种夸张的弹跳力,甚至让她生出种永远也追不上的错觉。

  “为什么要让马尔科先生请客呢?”

  喃呢着的克莉斯多,多年以后才知道今日的答案因为白胡子海贼团是个大家庭,而大家庭就是要:人人有肉吃有酒喝。

  但属于白胡子的那份“酒肉”也就是财物却都文不剩的,偷偷捐给了他出生的故乡这个世人眼中的「世界最强男人」,在海贼团中竟意外的是个“小气”的男人。

  “咳咳咳咳拉我下。”

  “对不起,米霍克先生!”

  终于从地底深处爬出的鹰眼也耗尽了仅剩不多的力气不得以,他只能呼唤正看向远方的少女。

  阵手忙脚乱后,像是被座大山从身上碾过的鹰眼,即便痛的眉头紧皱,却还是死死的盯着自己那断成两截的“情人”虽然自己没有倒下,但还是没有将它保护好。

  想要说些什么的克莉斯多,却又在这种无言的气氛无从言语好在雷利很快出现了,而且背着已经醉倒不省人事的罗杰。

  “年轻人,这只是非战之罪。”

  同为剑客的雷利,对鹰眼目前的状态很清楚身为个剑士,在成长的过程中失败是必然的。

  没有什么人是天生强大的,强者恒强只是因为他们天生要强当然,这需要排除某些个别的人类,或者说生物。

  比如说大妈凯多,还有白胡子白胡子的强大两者皆有!

  为了守护想要的家庭,白胡子既可以如人父那般坚韧,又可以如“恶鬼”那般打败想要对家人出手的敌人。

  仅仅是在白胡子手中断了把剑,尽管这把剑很重要,却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其他挑战白胡子的对手,可没有如此幸运。

  “不,是我还不够强。”

  尽管痛的龇牙咧嘴,但鹰眼还是顽强的站了起来想要帮上把的克莉斯多被雷利的微微摇头拒绝。

  踉踉跄跄中,鹰眼来到断刃前,带着满心虔诚将碎片捡起:“克莉斯多请替我转告雷格。”

  “米霍克先生”

  “拜托了。”

  看着鹰眼那郑重的眼神,克莉斯多也只好尊重他的意愿点头她和米霍克是半年多以前来到和之国的。

  这不仅是因为佐乌与掌管国家的光月家族世代交好,还因为她的「月狮」训练已经完成,米霍克也挑遍了国内所有剑客,甚至在分别与两位国王的对练中打的难分难解。

  在不进行生死之战的前提下,米霍克在佐乌已经得不到提升了所以她来这里进行忍者的进修,而米霍克则是化身「大名府」的武士战遍国内的剑道高手。

  “告诉他,再给我些时间。”

  留下这句话的鹰眼微微躬身表示歉意,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规矩林立的和之国,终究不是久留之地,也是时候来场没有回头之路的旅行了。

  “小多姑娘,你呢?”

  目送鹰眼离去的雷利,随后用脑袋示意了下肩膀上的人:“听你们的口气,本来近期有离开的打算?罗杰他啊

章节目录